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儿童是天生的哲学家,看成人如何唤醒 李庆明哲学启蒙课文字分享(一)

老约翰绘本馆2019-06-09 02:32:53

有一句流行歌词: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这话套在哲学上,一样适用。

哲学在我们成人眼里,是深奥玄妙的东西,

是存在了千年、却依旧遥不可及的东西。

在出门就要与车水马龙抢速度的生活中,

我们很少会想到“哲学”。

 


但是,昨晚的一堂微课,让我们对它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李庆明,

一位在现代教育大潮中劈出一片海阔天空的改革者,

一位追寻精神原乡、倡导田园教育的教育者,

一位常常有着“过于大胆”行为的校长。

 

李校长的课,为我们开启了一扇哲学的大门。

原来,哲学是古典的,也是现代的;是晦涩的,也存在于我们身边;属于成人范畴,更是缘自孩子的天性。

 

下面,是李庆明校长的微课整理稿,飨各位亲。



哲学是精神的还乡
 第一层意思:哲学真的很玄

一提起哲学,许多人觉得玄而又玄、高深莫测。这个说法有道理,哲学确实是让你思索和领悟微妙至深的宇宙人生大道理的,这些大道理是人生的根本道理,是要我们通过追根寻源刨根问底的理论思辨才能明白的。这就是哲学之所以让我们感到深奥玄乎的原因。不少哲学教科书用抽象晦涩的概念阐述哲学道理,就更让人们望而却步了。

 

第二层意思:哲学又很诗意

这首歌曲的旋律来自捷克大作曲家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中最为著名的第二乐章主旋律,它的主题是思乡。中国早期音乐人李抱忱将这首歌曲译配成中文版的《念故乡》:“念故乡,念故乡,故乡真可爱,天甚清,风甚凉,乡愁阵阵来。故乡人,今如何,常念念不忘,在他乡,一孤客,寂寞又凄凉。我愿意回故乡,重返旧家园,众亲友聚一堂,同享从前乐。”

在我看来,这一歌曲恰恰是对哲学更深一层含义的解读:哲学就是精神的“还乡”!就像德国浪漫派哲学家诺瓦里斯说过的那样:

“哲学原就是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到处去寻找家园。”


小孩子唱的:“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这里有红花呀,这里有绿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 春天在那湖水的倒影里,映出红的花呀,映出绿的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我们的小孩子也懂中国传统哲学的这个道理:“道不远人。”

                                                                                 (插画作者:林田)


第三层意思:哲学没有实际用途,但有“无用之大用”

综上所述,哲学可以说是一种洞察人生的诗意的思辨,或者说,叫做“诗意之思”,这种思辨看上去没有什么实际用处,不像科学知识、实用技术、看家绝活能给你带来可观的财富,显赫的地位,总之,它不开具或提供任何解决现实问题的“实用的药方”,但是,这种“诗意之思”,让人们走出迷误,找到失落的家园!这就是哲学的魅力!

 

第四层意思:不论是人类还是个人都需要哲学的安慰

为什么需要哲学的安慰?我觉得主要是因为,人生其实不过就是一个不断离家出走又不断寻找家园的无限循环的过程。当我们遭遇无家可归的困境和苦恼,甚至失魂落魄的时候,充满诗意的哲学思索就成为心灵的莫大安慰。白居易的“心泰身宁是归处,故乡何独在长安?”“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李白的“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都是一种寻找家园的冲动和安慰,它是对人的成长本性、历史本性甚至时间本性的一种反思和体悟。

n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
哲学的生活
抚慰我们无比困惑的心灵

                                                                (插画作者:银栗子lxh)

         


儿童玩哲学是可能和有必要的吗?

童诗的哲学味

在好多人看来,大人都玩不来哲学,小屁孩就别提了!其实这是误解。前面提到过的那首儿童歌曲《春天在哪里》就暗示我们:儿童对春天的理解方式其实比大人更接近哲学智慧的本性:春天就在你身边,为什么要到处寻找呢?你应该从你置身于其中的活生生的世界里感受、体验生活的诗意和智慧,看来,儿童是有一双洞察世界的慧眼的。下面,我们再来欣赏几首孩子们的诗作,看看他们哲学天性究竟有多厉害。


例1

一个美国8岁的小孩叫玛丽,写了一首《地球游乐场》:

小朋友的地球/应该成为超级游乐场/汽车都去钻地道吧/马路给我们踢足球/轮船全都改成飞艇/大海给我们开碰碰船/在南极和北极之间/再造一列空中飞车/转眼间,就完成环球旅行。

这是孩子对地球或世界的天然理解,它是自由游戏的舞台,而且完全超越时空,真所谓“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这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具有何等的气魄,我们大人可能想都不会想!


2-3

我女儿李筱寅78岁的时候成天叽叽喳喳,说出来的话和诗实在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很有意思:

日课表/是教室的一扇窗子/里面放着规规矩矩的凳子和桌子/坐着规规矩矩的小孩子/下课铃响了/一群小鸟儿飞出窗子/飞向校园/飞向蓝天”

再例如:

太阳公公起床了/小鸟也起床了/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从那棵树跳到这棵树/又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看着路上黑压压的人群/冷冷一笑/‘哼哼,做个没翅膀的东西/——“真没劲”!

这两首诗自然而然流露了是对自由的向往,其实,“人生而自由。”这是一个从孩提时代就被充分认知的人生真理!


                                                                                   ( 插话作者helanger )

4

我国台湾省一个叫林金枝的小学生创作的一首《我家的弟弟》

弟弟跌倒了/擦破了皮/奶奶的眼睛像放大镜/把它看得好大好大/妈妈拿出消毒水、红药水/眼睛像显微镜/一直检视着破皮/而弟弟的眼睛/却像望远镜/直望着/树下的游戏。

还有什么诗句能比得上描写得如此自然、美妙而伟大的亲子之爱?尤其是最后描写弟弟心不在焉似乎是理所当然地消受着这份爱,更反衬了亲情的无比高贵。


5-7

当然,孩子不只是片面地享受爱,他也懂得爱的,有时这种爱还真有点普渡众生或创世的意味。例如日本9岁的小朋友阿雄写的《做动物的朋友》

在小朋友的地球/任何动物是朋友/鲨鱼背着孩子游泳/孩子也不欺负小狗/长颈鹿给教师擦玻璃/熊猫跌跤,我给揉一揉/在和和好好的地球/子弹成了鞭炮/猎枪统统生锈。

根据我国辽宁西丰县小学生李冰雪小朋友的诗《种太阳》谱写的同名歌曲早已家喻户晓。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长大以后能播种太阳/播种一颗就够了/会结出许多许多的太阳/一颗送给南极/一颗送给北冰洋/一颗挂在冬天/一棵挂在晚上/到那个时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温暖明亮。

                                                                              (插话作者人面兽小蜜蜂)


韩国的一位11岁的小朋友李元凤写的《儿童是世界上一点一点的光》与上面两首诗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世界上一点一点的光/已经变成一条一条的小溪流/它们有一天还将变成海洋/当朋友和朋友合在一起的时候/世界上一点一点的光/实在天上流动的星星/它们有一天还将变成宇宙/世界上一点一点的光/各在不同的地方/可有一天它们碰在一起/就像含笑的鲜花开放。


读着孩子们这些美妙的诗句,我们自然会想起《圣经·创世纪》第一章里的那句“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原来孩子就是光明的源泉。

8-11

不过,别以为小屁孩是只懂爱不懂批判的。他们的批判有时很俏皮的,有时又是很辛辣的,充满智慧和哲理。你看:我家的妈妈叱责我的时候/‘你看对面家的哲哲那么乖’/哲的妈妈叱责哲的时候/‘你看对面家的雄雄那么乖’/我家的妈妈叱责我的时候/就像对面哲的妈妈那样/哲家的妈妈叱责哲的时候/就像我的妈妈叱责我一样(《叱责的妈妈》,韩国竹山小学生张明翁)这是批判妈妈的,孩子已经识破了妈妈叱责的诡异之处,你夸人家孩子乖,人家妈妈还夸我乖呢,而你却叱责我!

又如:下课的时候/有很多人在黑板上画画/上课了/老师说:/‘画得很好看/以后天天给你们画画。’”/不久/老师忘了她说的话/天天用黑板出课题(《画画》,台湾建仁小学生洪文彦)这是批判教师,不诚信,而且搞应试,尤其不重视艺术。

又例如:“‘小弟弟,我们来做游戏/姐姐当老师/你当学生’/‘姐姐,那么,小妹妹呢’/‘小妹妹太小了/她什么也不会做/我看——/让他当校长算了’”(《游戏》,詹冰)这是委婉地批判校长,校长常常脱离课堂,脱离小朋友,所以小朋友都觉得校长远远不能和他们心目中的神老师相提并论了!

再看:战争趁和平睡觉时/偷偷地跑出来捣蛋/弄得/美国跟利比亚/伊朗跟伊拉克/以色列和阿拉伯/争得脸红脖子粗/和平/你到底何时才醒来(《和平睡着了》,台湾台中县小学生丁谕弘)这就完全是严肃的社会批判了! 


孩子是个哲学家

这些例子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儿童是个哲学家。

以前的哲学研究只关注成人尤特别是那些大哲学家的哲学思想,几乎不关注孩子是否也有哲学思考。其实这是误会孩子了,孩子的智慧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我认为,儿童的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奇心、求知欲,他们的自由游戏心态,非常合乎哲学问题产生的情境。而且,在我看来,儿童的本源思维、灵性思维、直觉思维、纯粹思维更接近真正的哲学思维,可能比沉醉于俗世的成年人更容易接近世界的真相,就像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孩子一样,能一眼洞穿皇帝什么也没有穿,尽管儿童的哲学表达肯定比成人稚嫩些,但他触及的哲学问题的高度和深度很可能是不亚于成人的。所以,对儿童进行哲学启蒙教育并非不可思议,恰恰是根植于儿童的哲学天性。


                                                                          (插话作者zyy520309 )

马修斯说:“我的意思并不是小孩子、或者某些小孩子作起哲学来比所有的大人都强……但是,孩子的哲学所拥有的清新、迫切、自然天成,既值得我们为他喝彩,又有助领略成人哲学或哲学本身的特质或意蕴。”(《童年哲学》)

事例一

伊恩(6岁)感到懊恼的是他父母朋友的三个孩子霸占了电视;他们不让他看他喜欢的电视节目。妈妈,他用沮丧的口气问道:为什么三个人的自私比一个人的自私好?(马修斯:《哲学与幼童》,对比哈佛大学哲学教授桑德尔哲学课上的问题:一辆电车刹车失灵,如果直行,尽头有五个工人在工作,如果拐到另一个岔道,尽头只有一个工人在工作,如果是你,会怎么做?6岁的伊恩和桑德尔教授提出的问题,都涉及功利主义哲学问题。)

事例二

我女儿小时候特别爱对我进行打破砂锅问到底穷追不舍,她经常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最后会突然问:“‘意思是什么意思?张口结舌之余,我会惊叹儿童对本源问题的迷恋。

对孩子进行哲学启蒙很重要

总体看来,必须坚决承认并惊叹儿童的哲学思辨天性,以至于我们在某种意义(指哲学思辨潜能)上可以说“儿童是天生的哲学家”,并充分地挖掘这一宝贵的思想资源,但又不应当过份夸大其词,孩子的哲学天赋是一种潜伏的、沉睡的智慧,需要我们的唤醒、激活和释放。

需要指出的是,儿童的哲学天性在当下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中普遍地被剥夺、压迫和扼杀,儿童哲学思辨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普遍匮乏,严重影响了孩子们精神发育和成长的高度、宽度和深度。这从反面证明了儿童哲学教育的迫切性。儿童的哲学天性只有通过教育或训练,才能得以释放和实现,由于哲学思辨具有高屋建瓴的品格,所以,通过哲学训练,对他们一生的精神成长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名,谢谢。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