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政经事】市中院院长罕见亲自审案,为什么?

咩事2020-11-27 07:03:39

男子谢伟东因追求女孩阿娟遭拒,于今年4月7日在天河区大观中路一公交站刀捅阿娟致死。昨日谢伟东站在了广州中院的被告席上,主持对他审判的是广州中院党组书记、院长刘年夫。其实可能大家都不知道,院长亲自审案,这在今年以前可是件十分罕见的事。

===============================


很少当庭一审 院长“有压力”


3个多月前的5月27日,刘年夫本年度第一次坐在了该院第二法庭的审判长席位上,审理的是一宗抢劫案。案情是一名19岁的男孩为凑钱买摩托车,半夜潜入祖父母的卧室偷钱,被发现后转化为抢劫,将祖父母杀死。


昨天的庭审,是今年的第二次。与三个多月前的首次出庭审案相比,刘年夫看上去娴熟、镇定了许多。


“压力是有的。”刘年夫事后说,他以前曾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过,担任审判委员会委员、刑一庭庭长,但主要都是办理一些二审案件,也多是书面审理。像今年这样正儿八经地坐在法庭审理一审案件,则还是第一次、第二次。



中院领导扎堆审案


今年8月27日,在广州中院公开开庭审理的一宗国企董事长职务犯罪案件中,法庭审判长席位上出现了广州中院现任政治部主任杨正明的身影。杨正明也是该院的审判委员会委员,有着三级高级法官职称。


稍早前,权威渠道传出消息,广州中院的副院长舒扬,也出现在了一宗复杂的金融案件审判庭上,担任该案审判长一职。


对此刘年夫介绍称,从今年5月下旬开始,广州中院正式启动了各级领导参与审理案件的机制。


院长每年至少要办2宗案件,副院长为4件,庭长为12件,副庭长为24件。“这些都是有审判职称,级别比较高的法官,理应带头办案,而且要办大案。”刘年夫称,让这些走上了领导岗位的法官,重新回归审判岗位,有利于他们了解审判一线情况,发现新问题。“接接地气。”广州中院的另一名负责人这样形容。


“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长年以来,我国各级法院系统审判权力的运行机制,一直带有浓厚的行政色彩。法官上面有正、副庭长,再往上是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院长。法官审理的案件要报庭领导签批,重大案件还要经分管副院长签批,或由审判委员会集体讨论决定。审理者不能裁判,作出裁判结果的不参与审理。这一现象一直为舆论所诟病,司法的公正和权威受到质疑。


十八大后,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成为司法系统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工作和趋势。


“现在院领导亲自参与办案,也是实现谁审理、谁裁判、谁负责。”刘年夫称,如果不是法院领导办的案子,目前广州中院也在推行合议庭负责制。一般案件不再实行上报签批制度,由合议庭法官自己决定如何裁判。只有重大疑难案子,经分管副院长提请,才会提交到审委会去讨论决定。


院长亲自审案,有什么不同?


昨日的法庭现场,颇多细节值得关注。例如,法院选择在设备最齐全的第二法庭,该法庭能够实现全程网络直播。


1、走足程序


以往的刑事案件开庭前,法庭纪律一般是由书记员口头简略宣读。但昨日却是由电子显示屏声画同步播放,显然更高大上。刘年夫在查明被告人身份、户籍,告知拥有回避等权利方面,也是走足了程序,无一省略。


2、副检察长亲任公诉人


以往的刑事案件,当检方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时,一般会保持坐姿。但昨日的公诉人,选择了更正式、庄严的站立宣读起诉书方式,这一般只在涉黑案等重大案件审判时见到。


更值得注意的是,检方这次出动的2名公诉人,一名是前广州中院的副院长、刚调任市检察院副检察长不久的王健。另一名女检察官,据称也是公诉人队伍中的“老资格”。


3、现场罕见出示血衣等物证


一般刑事案件审理的举证质证阶段,检方多采用归纳性宣读证人证言、或重点出示书证、物证的图片资料等形式,昨日的质证阶段,检方公诉人罕见地将两个关键物证带到了庭审现场。一个是被告人谢伟东在现场留下的带有其DNA的烟头,以及行凶时留下血迹的黑色上衣。法警特地戴上准备好的口罩、手套,从公诉人手中接过物证,并走到谢伟东面前出示。


4、院长发威


整堂庭审中,刘年夫语气一直相对温和、平缓。被告人谢伟东一直辩解自己与阿娟是感情纠纷,只是一时冲动才杀了人。公诉机关则指控他是追求女方被拒,报复杀人,法医鉴定结果显示多处刀伤很深,手段残忍。


为查明捅刺的恶劣程度,刘年夫询问被告人谢伟东,“女方被刺抱头蹲地后,你有无继续捅刺?刺了哪儿?”谢伟东表示“有继续,具体位置记不清了”,有含糊其辞之嫌。


“到底刺了哪儿?”刘年夫突然提高了声调,厉声质问。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