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敖绝笔书曝光!他曾获聘厦大名誉教授,曾说“无法写我的墓志铭”

厦门快讯2020-07-31 16:43:14

xmkuaixun

点击上方“厦门快讯”关注,一手掌握厦门快讯



据台媒报道,罹患脑干肿瘤的作家李敖,近日因病况转危,今天上午10点59分离世,享年83岁。


家属透过台北荣民总医院发布过世新闻稿,称李敖安详离世。



今天下午两点,台北荣总神经医学中心主任王署君和李敖儿子李戡联合开记者会。王署君说,在2年多的治疗过程中,李敖一直保持正向的思考,在痛苦的时候还是很正面,还会跟他们开玩笑。李戡说:“心情很沉重,希望保有爸爸一贯的作风,不举行任何公开活动,丧礼仪式一切从简。”


李敖18日逝世,主治的台北荣总神经医学中心主任王署君(左)、儿子李戡联合开记者会。(图片来源:ETtody新闻云)


李敖2003年曾患摄护腺癌,治疗后抗癌成功。2015年底因感冒导致肺炎,一度危急,最后化险为夷。2016年李敖因左腿行动不便,就医后发现是脑部长肿瘤。2017年中还曾因免疫能力下降得了肺炎,一度住进加护病房。今年1月曾传死讯,经纪人称李敖住在荣总病房。

李敖去年2月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他脑部长瘤,自认“不久人世”。电话采访过程中,李敖声音听起来爽朗,李敖则说,这是“回光返照”。


今年2月1日,李敖再次更新微博,推介《李敖自传》,这是他生前更新的最后一条微博:




人物简介


李敖(1935年4月25日—2018年3月18日),男,字敖之,思想家,国学大师,中国近代史学者,时事批评家,台湾作家,历史学家;台湾省无党派人士,曾任台湾“立法委员”,2008年任满,宣布退出台湾省政坛。因其文笔犀利、批判色彩浓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所以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


资料图:李敖旧照。(新华社记者 张燕辉


只要你读过李敖的哪怕一篇文字,就不会忘记他。


只要你曾知道李敖的一个身份,就有兴趣知道他所有的。


他是著名的作家,台湾有名的政治犯,人人皆怕的诉讼大王;


他是胡适的追随者,钱穆的学生,还是胡茵梦的前夫,陈文茜的好友。


他平生最喜欢十七岁的女生,找女友的标准是“瘦高白秀幼”;


他喜欢吹牛,喜欢骂人,吹牛的时候狡黠可爱,骂人的时候酣畅淋漓。


敌人说他:狂妄、张扬、跋扈、难缠、有才无德。


朋友说他:义气、豪气、侠肝义胆。


十七岁的女友说他:柔情、才华横溢、风流而最让人迷恋。


前妻胡茵梦说他:封闭、洁癖、苛求,有绿帽恐惧。


妻子王小屯说他:相当强悍,任何困难、打击和争执,他情绪都不受影响。


儿子李戡说他:学问没人能比得上,理财却一塌糊涂。


他一生有十几个女友,各个美艳;朋友不多,敌人不少,问他有没有骂错过,他说,“几乎没有。我又天才又大胆”。


如今,这样一个李敖行将带着他的传奇远去。去年查出脑癌后,他给朋友,也给敌人,写下了这样一封绝笔信:




2017年6月

李敖曾写过一封公开亲笔信:

希望“跟家人、友人、仇人好好告别”


你们好,我是李敖,今年83岁。


年初,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现在每天要吃6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


我这一生当中,骂过很多人,伤过很多人;仇敌无数,朋友不多。医生告诉我:“你最多还能活三年,有什么想做、想干的,抓紧!”


我就想,在这最后的时间里,除了把《李敖大全集》加编41-85本的目标之外,就想和我的家人,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再见李敖”及此之后,再无相见。


因为是最后一面,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坦白的。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知,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


对于来宾,我会对你说实话;我也想你能对我讲真话,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不留遗憾,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对你的期盼。


对于来宾,不管你们身在哪里,我都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邀请你来台北,来我书房,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合一张影,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告别大陆媒体近10年了,我想通过这些影片,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见证我人生的谢幕。 谢谢各位!



2011年4月3日

李敖曾应邀参加

厦大九十周年校庆活动“走近大师”系列讲座

在厦大建南大礼堂

他发表题为《从鲁迅先生来到厦大讲起》的演讲

宽敞的会堂里人满为患

连走廊上都站满了人


李敖从鲁迅到厦大执教、与许广平的恋爱故事讲起,随后大谈台湾问题、中美关系等时政话题,言辞犀利,快人快语,令听众大呼过瘾。不过,由于喉咙发炎,李敖只讲了一小时,最后的提问环节也很简短,让粉丝有点遗憾。


演讲前,李敖获聘厦大名誉教授,厦大校长朱崇实为他颁发聘书。


李敖举起厦大名誉教授聘书向听众致意。(厦门日报记者 姚凡)


以下为当日演讲摘要


谈朋友

与厦大教授曾是“狱友”


李敖亲切称呼厦大学生为“小朋友”。他曾说“我生平不太交朋友”,但当天在正式演讲前,他特别感谢厦大客家研究中心的陈平景教授。他透露,是陈平景教授牵线搭桥,促成了他的厦大之行。他此次大陆之行,陈平景一路陪伴,他们是好友,也曾是在台湾一起进监狱的狱友。


谈及自己交友不多,李敖表示,因为他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感到悲观,尤其在台湾坐牢以后,对人性更加不信任。“所以,我不参加任何婚丧喜庆。”为了固守言行,李敖表示,在厦大校庆那一天,他将“提前告退”。



谈鲁迅

他为了爱情来到厦大


李敖演讲的题目看似没有火气,但是,他一张口就指出:“‘厦门大学’四个字是鲁迅写的,但不是鲁迅专门为厦门大学写的,而是从鲁迅的墨宝里找出来的。”


1926年9月4日至1927年1月16日,鲁迅离开北京,接受了厦门大学的聘请,担任厦门大学文科国文系教授兼国学研究院教授,在厦大共停留4个月又12天。“鲁迅先生在厦大只呆了几个月,可是因为他太有名了,所以我们常常想起来。”李敖切入演讲的主题。他说,一个大学跟一个人的关系是很微妙的,就好像我们谈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时,很少谈到他的校长威尔逊,却经常说起该校没有毕业的学生——美国文学家费兹杰罗。


一般认为,鲁迅接受厦大的聘请,是为了躲避军阀的迫害,但李敖并不这么认为。他说,1926年“3·18”惨案发生后,大家反对军阀段祺瑞,4月间段祺瑞就下台了。鲁迅8月到上海,离开之前,北师大给他开欢送会,他还做演讲、吃饭,随后慢慢离开,不像是被迫害逃亡的状态。那时段祺瑞已经下台4个月了。事实上,在鲁迅到厦门之前,在北京还是比较自由的,因此可以说,政治因素不是迫使他南下的原因。“鲁迅先生到厦大真正的原因是为了爱人许广平。”李敖说,这也是一段佳话。可以说,厦大是鲁迅先生摆脱旧式婚姻,追求爱情的地方。


“鲁迅先生是我爸爸的老师。”李敖这次演讲少了很多火药味,提起鲁迅多称“先生”。李敖的父亲李鼎彝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他说,自己因此向往北大,可是当年被困台湾,这个愿望由他的儿子李戡实现了。


李敖羡慕鲁迅的书籍畅行无阻,是“天之骄子”,而自己写书100多本书,被查禁96种,堪称世界纪录。他说,鲁迅最大的遗憾应是没有写长篇小说。



谈台湾

生活61年来有爱有恨


李敖对台湾有爱有恨。他在演讲中说,自己在台湾前后住了61年,前后只离开过20天,很完整地看到一座东方小岛成长、堕落的过程。他明确表示,“我相信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应该统一。”


李敖当台湾“立法委员”时,曾带催泪瓦斯与电击棒大闹“立法院”。在演讲的提问环节,厦大师生以此问他对台湾的看法。李敖回答:我在台湾当了三年“立法委员”,气死了!一共有245个立委,我在法院告了244个,因为不能告自己。我在“立法院”就是一场闹剧,为什么闹?因为看不起。我不能推翻他们,我用催泪瓦斯把他们赶出会场。



谈大陆

要珍惜发展成果


有人评价说,“李敖是全台湾最快乐的人”,因为他独来独往,高兴骂谁就骂谁,一笔在手,六亲不认。昨日,李敖说:“为什么我很快乐?因为我活到76岁,看到了中国太平的起点。”


“我们的整个进步是这33年发展起来的。要珍惜这一点,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你们的青春没有花50年的时间去打仗,没有浪费在各种运动上,难道不值得赞美吗?” 李敖在说到这些年大陆经济起飞时,流露出感性的一面。他说,“虽然我在台湾,但我们心灵相守,心血相通,对大陆的情况相当了解”。


在演讲时,李敖拿出一张一美元纸币说,这里面有4毛1分钱属于美国领土以外的人,因为美国在全世界发行的纸币比本土还多。金融海啸,美国借货币向世界输出困难,那些钱相当于6000座美国世贸中心大楼。他提醒说,中国不可与美国“比阔”,不能走美国的发展道路。如果全世界都过上美国人的生活,就需要三个地球的资源来支撑,这样的发展道路是没有前途的。


演讲时,李敖拿出一张一美元纸币,阐述美国的货币输出政策。(厦门日报记者 姚凡)



2005年9月27日

李敖曾接受过

《厦门日报》记者宋智明和唐逸豪的采访

谈及自己的养老和墓志铭时

他这么说到:


记者:您说希望去海南岛养老,一个人去看夕阳。有什么深的含义吗?


李敖:我老了,我希望找一个温暖的地方藏起来,我的腿坐牢时受了伤,怕冷。我愿意像海明威那样站着写作,每天只写500字,一年写一本小说。累了就看看夕阳,最后让自己悠闲地死掉。 我希望自己活到90开外。


记者:英国的诗人济慈曾经给自己写了一个墓志铭,把名字写在水上的,如果您自己有一个总结的话,您怎么去写您的墓志铭?


李敖:我已经把我的尸体捐赠给了台大医院,我死了以后,先经过解剖,能捐给别人的就捐给别人,不能捐给别人的老骨头就挂在台大医院,使恨我入骨的人都可以看到,我的下场可能尸骨无存。所以,我无法写我的墓志铭。


记者:这几年您去做电视,写的东西少了。我们还是希望你多写写。


李敖:我不是绝对不写,而是要少写。我已经写了3000万字,还比不过曹景行的爸爸曹聚仁,但我要尽量少写,写得多也不一定管用。媒体进入“声光化电”时代,我选择通过电视来“写”,同样是一件快乐的事。


再见,李敖



丨内容来源:厦门晚报、人民文学出版社等


你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三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