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库尔勒 | 丈夫遇车祸失能 妻子不离不弃服侍13年!泪目!

库尔勒晚报2019-06-20 01:44:04

前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无数初恋的少男少女对彼此爱情最初的承诺;“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而在爱情遭受苦难时,又有几人能坚如磐石,纫如蒲苇?



照顾丈夫如同照顾孩子


“照顾他就像照顾一个孩子,我现在就当他是我儿子。”陈芝一边抚弄着丈夫的脑袋一边说。结婚19年,悉心守护生活无法自理的丈夫13年,她用柔弱的肩膀扛起家庭重担,用对丈夫不离不弃的爱诠释了与子偕老的含义。 



3月15日下午,记者在朝阳街道成功社区工作人员苏金明的带领来到成功欧式花园一栋居民楼里,敲开房门看见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热情的笑脸,她就是陈芝。客厅里有一张单人床,床上躺着一个面容瘦削的男子,他就是陈芝的丈夫郭建林。


2005年郭建林遭遇车祸后左眼失明,同时也失去了语言能力,双上肢不能动弹,只能靠“嗯”“啊”这样简单的语气词来表达意愿。经过两年的康复锻炼,双腿恢复部分功能已经会走路的他在去年10月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左侧腿骨骨折,再次与床榻终日为伴。


陈芝今年46岁,丈夫郭建林49岁。两人从恋爱到结婚再到如今,最初爱情的承诺如今已经演变成了亲情的守护。


 “我这个事算啥?我认识的一对夫妻,他老婆被人砍伤瘫痪在床好多年,这个男人把老婆照顾得无微不至,每天还带她锻炼身体,现在都能走路了。一个男人都能做到的事,我作为女人更应该做到。”陈芝爽朗地大笑起来。

    

花季少女遇到“霹雳舞帅哥”


1988年,16岁的陈芝来到原湖光糖厂工作,在这里认识了当时19岁的老郭。年轻人多的地方,很容易迸发出爱情的火花,爱说爱笑爱跳舞的陈芝很快就注意到了会跳霹雳舞的郭建林。


“那时候他特别帅,霹雳舞跳得特别好,在厂里特别引人注目。”三个“特别”已经道尽了陈芝当时对郭建林怀着怎样一颗狂热的钦慕之心。没有谁先追求谁,也没有谁先向谁表白,两个年轻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这场恋爱一谈就是11年,1999年两人正式领证结婚。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他们开过酒吧,卖过水果,卖过保险,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是入住成功欧式花园的第一批居民。


“好多开过酒吧的夫妻最后都走散了。”陈芝说,像他们这样开过几年酒吧,面对形形色色诱惑的夫妻却没有离婚是非常少见的,这既需要夫妻双方发自内心的自律,更需要双方对婚姻的忠诚。


郭建林喜欢跟朋友喝酒聊天,对此陈芝非常反对,坚决不允许他带朋友回家。“他的坏脾气是出了名的,单位同事和亲戚朋友都知道。但是回到家,他从来不会对我说一句重话,在外面有天大的烦心事,回到家也会心平气合了。”陈芝说,如今一想起丈夫当年的好,她仍然感觉非常幸福。


陈芝有兄弟姐妹四人,最大的哥哥跟她年龄相差20岁,家人对这个最小的妹妹疼爱有加,因此她的脾气也不好。而郭建林对陈芝几乎百依百顺,操心家里的所有大事小情,即使像买西瓜这样的小事也会亲自动手。“没有他我就好像生活不下去。”陈芝说,郭建林对她的包容让朋友们 “嗤之以鼻”,她却安之若素,她的话就是家里的“最高指示”。

    

灾难降临她不离不弃


天有不测风云,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打破了陈芝和郭建林幸福安稳的日子。2005年3月的一天晚上,郭建林到朋友家喝酒,骑摩托车回家时没有戴头盔,在快到家门口的一条巷道里,因为视线不清撞在了停靠在路边的一辆汽车尾部。接到民警的电话,陈芝都蒙了。


郭建林在重症监护室待了24天,只有医学仪器上的数字显示他还有生命体征,甚至医生都暗示他很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即使醒过来也可能终身卧床。有人问陈芝“还有抢救的必要吗?”陈芝不甘心,她不愿意心爱的人就此离开自己,哪怕这个人将来让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地伺候,也心甘情愿。


郭建林左眼失明且失去语言能力,双上肢不能动弹,只能靠“嗯”“啊”这样简单的语气词来表达意愿。看着平时精明能干的丈夫变成这样,陈芝决心用自己全部的爱照顾丈夫,让丈夫在有生的日子里好好活着,用行动兑现结婚时的承诺:无论是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至死亡,不离不弃。从此,倒便盆、穿衣服、煮饭、喂饭……成了陈芝每天的功课。

    

感激娘家全力支持


郭建林从医院回到家最初两年,全靠陈芝的大哥照管,每晚都由他带着睡觉,直到教会郭建林重新学会走路。“说实话,没有我娘家人帮忙,我根本坚持不到现在。”陈芝由衷地说,如今自己的养老保险也一直由两个外甥女交纳,她们希望能让小姨未来的生活有一个基本保障。


出事后,母亲对陈芝说得最多的是:“没事,我们帮你一起照顾。”郭建林出院后,陈芝带着丈夫跟母亲住在21团,这一住就是四年,母亲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尽最大努力帮助这个最小的女儿减轻一点负担。直到母亲去世,陈芝才带着丈夫重新回到库尔勒。


“如果没有妈妈和哥哥姐姐,我也许支撑不到现在。”再次提起母亲,陈芝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她认为是自己和丈夫拖累了母亲,没有让她轻松愉快地度过晚年的最后时光。


屋漏偏逢连阴雨。去年10月,郭建林独自下楼去散步,不料从楼梯上滚下来,导致右侧大腿骨折,不得不重新卧床。为了防止丈夫长褥疮,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陈芝每隔两个小时就要给他翻一次身。白发已经悄然出现在陈芝的发丝里,但她不以为意。


出事前,郭建林和陈芝曾经有过为人父母的机会,但他们当时总以为再过几年也不迟,结果这成为陈芝心中最大的痛。 “如果我当年没有那么任性,如果……”没有孩子陈芝非常遗憾,“如果我们有一个孩子,现在我可以随时叫他帮爸爸递倒杯水,给电视翻一个频道,跟我说话解解闷。”陈芝说。 


日子虽然清苦,但陈芝总是积极乐观,家里被她收拾得井井有条,窗明几净,地上一尘不染。 平时两人交流全靠“嗯”“啊”,陈芝可以根据郭建林的眼神以及眼神投射的方向判断他想表达的意思。厨房灯没有关,卫生间灯没有关,郭建林发现后总会“嗯嗯啊啊”地示意,陈芝很快就能明白。


满足眼前感恩社区


“社区对我们的帮助很大。给我们办了低保,还帮我找了一份工作,让我们的日子过的还不错。”陈芝告诉记者,去年郭建林先后住院三次,经济状况一时比较紧张,到了年底没钱交纳采暖费,她向成功社区反映情况后,社区替她解决了这个难题。


对于未来,陈芝并没有太多的设想,她打算就这样陪伴在丈夫身边。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扔下他不管。照顾他就像照顾一个不会走路的孩子。”陈芝说,在别人眼里她的日子过得很苦,但她觉得生活苦不苦关键是心态。母亲是一个性格开朗待人热情的人,在耳濡目染之中,她也养成了凡事都能看开的性格,虽然有人说她“没心没肺”。


照顾丈夫洗漱、吃饭、排便,再帮他打开电视机,陈芝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感到厌烦。如果看到歌舞节目,尤其播放一些怀旧歌曲,她兴致来了还会伴随着音乐声跳起来,丈夫会露出愉快的表情。


“我们的日子就是这样,我陪着他,能走多远算多远。”陈芝说,照顾丈夫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丈夫就是她的亲人,是亲人就不可能分开。如今,让她感到欣慰的是,两个外甥女打算将她和丈夫接到铁门关市她们工作的地方,以便更好地照顾小姨夫,未来她很知足。

    

本报记者 张娟

微信编辑 杨柳青

采访手记


真爱是无声无息的,不离不弃,甘愿付出的。陈芝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什么是人间真爱。 “无论是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至死亡,不离不弃……”这种结婚誓词更多的是在电影、电视中看到过,而陈芝用实际行动兑现了这样的结婚誓言。相濡以沫的爱情应该就是不离不弃,共同经历风雨,并且一起享受平凡吧。


小编被感动了!

你呢?

欢迎留言!


长按关注库尔勒晚报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