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她只活了31岁,私奔、逃婚,差点被卖为妓女,鲁迅却奉她为女神!(下)

365读书2018-05-15 22:56:37



|国馆 主播|卿因

来源国馆(ID:guoguan5000)


06

“鲁迅先生像我的祖父一样……”

 

1934年,萧红和萧军辗转来到上海。

十里洋场、灯红酒绿的上海滩,

看得两个乡巴佬目瞪口呆。

然而生活的窘迫,从哈尔滨千里迢迢,

也跟着他们追来了上海。

 

两个走投无路的年轻人,

想到了住在上海的青年导师鲁迅,

只有厚着脸皮向鲁迅先生写信,

提出借钱和帮忙找工作的要求。

鲁迅收信后回信及时,

也给了二人很多帮助。

 

萧红后来回忆说:

“我们刚来上海的时候,

另外不认识更多的一个人,

在冷清清的亭子间里,读着他的信,

只有他才安慰这两个漂泊的灵魂。”

二人把鲁迅视为恩师,

被鲁迅引进上海的文学圈子,

从此走上了文学上的坦途。

 

但相比于萧军,萧红更受鲁迅赏识。

鲁迅亲自为萧红的小说《生死场》作序,

称赞这部小说反映了

“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

对于死的挣扎”,

评价她为“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

二萧将家搬到离鲁迅家更近的永乐里,

经常上门去拜访,聆听鲁迅先生教诲。

 

萧红生活上好转起来,

人也变得开朗了许多,

经常讲很多北方趣事,

常逗得鲁迅先生哈哈大笑,

笑得咳嗽起来,

连卷烟都拿不住了。

 

渐渐地,萧红和鲁迅二人的关系,

越发亲密起来。

朋友李洁吾对萧红说:

“鲁迅先生对你真像是慈父。”

萧红听罢,立即反驳:

“不对!应当说像祖父一样……”

 

这个从小缺乏父爱的女孩,

在鲁迅先生这里,

又再度体会到祖父般温暖的感觉。

萧红穿了件时髦的红衣服,

会高高兴兴地跑去问先生:

“周先生,我的衣裳漂亮不漂亮?”

仿佛又变回曾经那个在祖父面前撒娇的孩子。

 

后来她和萧军情感上出现了裂痕,

一时间心情抑郁,无处可去,

常常独自跑去找鲁迅先生聊天,

甚至让鲁迅夫人许广平很不开心,

向友人抱怨萧红来得太频繁,

打扰了一家人的生活作息,

还连累鲁迅病情加重。

然而晚年的鲁迅,

却对他这位得意女弟子的到来感到高兴。

萧红走进他卧室,

他会迅速从转椅上转过来,

微微站起来,一边点头一边开玩笑说: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其实他们上午才刚见了面。


鲁迅去世以后,

萧红强忍着心中的悲痛,

写下不少纪念先生的文字。

论者皆以为,在所有写鲁迅的文章中,

萧红的作品写得最好,

她甚至比鲁迅的终生伴侣许广平,

更懂得鲁迅,更了解鲁迅的内心。

 

古来圣贤皆寂寞,

能懂圣贤之心的人,虽非圣贤,

但也绝非凡人。

鲁迅的眼光没有错。

萧红此生用才学,

和对底层民众的悲悯情怀,

证明了她就是鲁迅精神的真正传人。

萧红在鲁迅墓碑前


07

“不当躲在男人背后的小媳妇”

 

在哈尔滨时,

萧军曾这样表达过自己的恋爱观:

“爱便爱,不爱便丢开。”

萧红问:“要是丢不开呢?”

萧军说:“丢不开就任她丢不开吧。”

萧军有严重的大男子主义思想,

注定了萧红和他只可共患难但不可同富贵。

来到上海后,经上宽裕许多,

事业上两人都有大进步,

但两人的关系却时好时坏,阴晴不定。

 

萧军脾气暴躁,喝了酒之后,

往往因为一些小事对萧红家暴。

一次,朋友发现萧红眼角有伤,

忙问怎么回事。

萧红掩饰说:

“我自己不加小心,昨天跌伤了。”

萧军在一旁说:

“什么跌伤了,别不要脸了!

我昨天喝了酒,

借点酒气我就打了她一拳,

就把她的眼睛打青了。”

说完,还挥了挥握紧的拳头。

 

更要命的是,

萧军身边从不缺乏仰慕他的女人,

而他对于这些投怀送抱的女人,

也几乎从不拒绝。

甚至萧红的一位朋友,

趁着萧红远赴日本期间,

和萧军发生过一段热恋,

还为萧军堕过胎。

而且同为作家,萧军很自负,

觉得自己才华高于萧红,

对萧红那种“碎碎叨叨女人写的东西”,

不大看得上眼。

但鲁迅、胡风等文艺圈内的很多大咖,

都特别欣赏萧红,

萧军其实非常不服气,

免不了逮着机会要讥嘲一番。

 

萧红受不了家暴、不忠、讥笑,

但想起往日萧军对她的种种情义,

一时半会又丢不开这份深厚的感情。

然而动荡的时局,

没有容许萧红花太多的时间考虑情感问题。

1937年,日军开始了全面侵华。

很快,战火烧到了上海。

 

萧红和萧军又只得开启新的流浪旅程。

在山西临汾,日军将要逼近的危难时刻,

萧红和萧军两人的情感,

终于要走到尽头。

萧军想要留在山西,

去五台山参加抗日游击队。

萧红很生气:

“你这简直是个人英雄主义,

你一个作家去逞什么强打什么游击?”

萧红目睹过日本飞机狂轰滥炸的景象,

也曾愤怒地拿起笔来,以笔为武器,

写文章控诉日本帝国主义的罪恶。

但她觉得抗日要“各尽所能”,

作家写好文章,就是对抗日大的贡献。

 

因理念不合,二人为此大吵起来。

萧军最后断然说:

“我们还是各走自己要走的路吧……”

于是,临汾车站,

萧军送梨告别,二萧就此分手,

此生再也没有见过面。

 

萧军后来说:

“她单纯、淳厚、倔强、有才能,我爱她。

但她不是妻子,尤其不是我的!”

葛浩文评价萧红说,

在多年的艰苦生活中,

萧红已经培养出了强烈的女权思想倾向。

萧红有自己的理想和信念,

不会只是个永远站在男人身后,

逆来顺受的小媳妇。

萧红与萧军


08

“我只是想过正常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

 

二萧分手以后,

萧红决定和端木蕻良在一起。

端木蕻良也是东北作家,

但与萧军不同,他出身富贵,

性格温暖细腻,

而且自从认识萧红之后,

就一直很仰慕她的才学。

但苦于萧军是他的朋友,

一直不敢越雷池半步,剖明心迹。

而如今萧红怀着萧军的孩子,

端木却坚持要给萧红一个名分,

这让萧红感动得热泪盈眶。

尽管端木的家人十分反对,

二人的婚礼,仍照常在武昌举行。

萧红虽然大着肚子,

但穿上自己亲手缝制的礼服,容光焕发,

和文质彬彬的端木,看起来十分般配。

 

来宾嚷了起来:

“请两位新人讲讲你们的爱情经历吧。”

萧红答道:

“我和端木没有什么罗曼蒂克的恋爱史,

我对端木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

我只是想过正常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

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

有的只是相互谅解、爱护、体贴。”

 

而也正如她所愿,和端木结婚后,

再没有那么多无聊的争吵,

萧红获得了一方清宁,

也进入了她创作的第二春。

她的《呼兰河传》《马伯乐》,

都诞生于这个时期。

 

然而端木和萧军,恰似两个极端。

端木虽然性格温和,

但有些公子哥的脾性,少了些担当,

大小家务都不会做,

因此全落在萧红身上。

甚至端木动手打了仆人闯了祸,

都是萧红出面去处理。

 

日军向武汉进攻时,

萧红和端木只买到一张逃去重庆的船票。

萧红让端木先走,说:

“要是我走了,你一个人留在这儿,

我还真有点不放心呢。”

然后,端木真的就自个儿先走了,

把大着肚子的萧红留在了兵荒马乱的武汉。

当她后来逃离武汉,来到重庆,

产下男婴,孩子却也夭折了。

 

萧红因为早些年挨饿和生育,

落下了不少病根,身体一直很差,

家庭和事业还要两手挑,

难免感觉到身心俱疲。

朋友靳以回忆说:

“她和D(指端木)同居的时候,

怕已经在人生的道路上走的很疲乏了。”

然而,经历了这么多艰难坎坷,

萧红从需要被男人拯救的弱质女流,

摇身变成坚强勇敢的独立女性,

她倔强地撑起了这片属于她自己的天空。

1938年,萧红和端木蕻良


09

“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

 

1941年,香港。

萧红已积劳成疾,卧床不起,

她的《马伯乐》却还没来得及写完。

与此同时,太平洋战争爆发,

日军开始进攻香港。

萧红一直在异乡飘零,

这回再也没有力气离开了。

 

1942年1月,萧红被庸医误诊为喉癌,

开了刀,没见好转,

但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拿出笔来,在纸上写道:

“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

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

又写:

“半生尽遭白眼冷遇……

身先死,不甘不甘。”

 

在她生命最后的44天,

她的丈夫端木蕻良经常不见踪影,

一直陪伴在她身旁的,

是一个叫骆宾基的年轻人。

萧红最后完全陷入昏迷,

死在了骆宾基怀里。

 

祖父、鲁迅先生都已经先她而去,

汪恩甲、萧军、端木都不在她身边。

她生得寂寞,活得倔强,死得孤独。

短短31年的人生,

面临着我们当代人不敢去细想的可怕困难,

却活出了很多人几辈子才有的精彩。

 

萧红曾说:“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

都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

但在那个给女人套上紧箍的旧时代,

尽管她一路走来,遍体鳞伤,

却用她自强的意志、顽强的精神,

为后世新时代的女性,

留下了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

和一份开拓勇者式的精气神!

萧红墓碑


10

在能够吃饱喝足的今天,

在能求安稳生活不用颠沛流离的今天,

在女人能够自由外出工作的今天,

在女人能够自由婚恋的今天,

在女人能够撑起半边天的今天,

当代的女性相比于,

民国时期那么多死于贫穷、战乱、饥饿的女性,

无疑要活得更为幸福快乐。

 

然而我们不应该忘记,

正是当年那么多像萧红一样,

尝试走出家门,

反抗套在身上枷锁的勇敢女性,

用一生试误,

才换来了今天这个对女性相对开明的世界。

今天的现世安稳,

是她们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

今天那些微不足道的生活小磨难,

比起曾经萧红她们所经历的苦难,

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们还有什么资格抱怨这个世界呢?

还有什么资格不独立、不自强呢?

 

没有!!




END

往期精彩

她只活了31岁,私奔、逃婚,差点被卖为妓女,鲁迅却奉她为女神!(上)

胡因梦:与其取悦他人,不如活出自我

我想穿越旧时光,去抚平那年的创伤


作者国馆:最中国的文化微刊。用文化修炼心灵,以智慧对话世界,在这里,重新发现文化的魅力。国馆2017重磅新书《与世同流,但不合污》正火热销售中。本文来源国馆(ID:guoguan5000),已获转载授权。


主播卿因,治愈系女声,不会摄影的主播不是好文青,视广播为信仰。公众号:天涯遥遥。微信:solenianjun。新浪微博:蔷薇岛屿_卿因


音频配乐:

1、新上海滩原声带 - 歌未央

2、新上海滩原声带 - 就算没有明天

3、伪装者原声带 - 柔软悲情 女声

4、林键标 - 暖雨

5、群星 - 三套车

6、范宗沛 - 无法开口(大提琴演奏版)

7、汤唯 - 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