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袁林 印象

老古懂工作室2019-06-03 04:53:06

袁林先生


我与袁林初次见面带有很強的戏剧性。大约在好多年前,我应约去见卜敬恒,可是我找错了地方,进了一个小区,保安问我找谁,我说找一位画家,他名叫卜敬恒。他说没有什么卜敬恒,是不是我记错了,我说绝对没有。嘴上虽硬,然而我明白我是找错地方了,心想明日再去造访卜敬恒也不迟,不妨再结识一两个新朋友。保安很有趣,他说现在画家很多,我们这里就有两位,你可以去问问。我说哪俩位?他说前面一单元住李耀奎,后面一单元住袁林。见我有点儿犯难,保安又说了:姓李的这个高,很壮实,头发短,象进城的农民工;姓袁的一个不高,体瘦,头发长,象个小学教师。我怕他再说过不休,连忙说我去找姓袁的。其实那时这两个人我虽认识,但不太熟,然而凭我的直觉,袁林似乎要好打交道一点,没有架子不说,而且随和得如人们用俗语说的“二醒二醒的” 那种,更没有某些“名画家” 的装模作样与盛气凌人。

我真有点不揣冐昧,上了袁林所住的楼。没有电梯,又住楼顶,够累人的。我当时更没多想,人家万一不在,累一身汗不说还会自讨没趣。退一步讲,即使人家在,可是与人家不熟,见面咋说。我没想那么多,上前叩门,谢天谢地,有人!门开的是位女士,个头高,上穿红衣下着兰裤,一手把住门,一手牵着狼狗,有居高临下之气势,直视于我,问我找谁,我说袁林……袁林一声“认识!认识!”随之“哈哈” 大笑,打破了尴尬,我们算认识了。袁林引我进了他的画室,对我的初来乍到,十分热情,忙这忙那,烧水泡茶。茶具精美,上等瓷那种盖碗,茶叶当然好,不消说了。我一面品香茗,一面环顾室内,用古色古香来形容毫不为过,我真大开眼见。寒暄数语,喝茶了两三道,然后他叫我起身,走到室外。小路曲折有致,秋兰与金菊争相竞放,苗圃与盆栽相得益彰。主人不愧是画家,生存有道,布局有方,审美有据,真令人赏心悦目。再返回室中去看他的收藏,他一 一指点,如数家珍。青花瓷器最多,玉石珠宝也不少。又去拿画册,他说:“你的运气好,我刚出了两本画册,请鉴赏!”我一面品香茗,一面看他的画,是荣宝斋给他出版的,精美之至,我真大开眼见。他说:“我又出了两本画册,是国内有名的美术家团体主办的,也算我最近几年的成果吧!”我翻阅他的画册,处处感受到灵性的渲染,幅幅都体现理念的升华。总的说来,对他的画的欣赏是美的享受。构图新颖,韵律天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如诗般意境。“画如其人” ,一点也不错。袁林不善言词,也从不吹嘘自已,仿佛一辈子都没正二八经讲过什么。在外行人眼里,他是不象画家的画家;在行家眼里,他是另类画家。我在六十年代中期搞上专业,就在乐山文化圈内混,与搞艺术的在各种场合开的会不算少,唯独没见过他一次。他是嘉州画院的老成员,只有他没“出息”, 他的师兄师弟当院长的当院长,当人大、政协委员(常委)的当人大、政协委员,有的头上还有名师光环,只有他什么都不是。他是真正看淡名利的人。他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凭自己的实力走向全国,画技更加炉火纯青,他到过美国,到过港澳,到过上海、北京、琛圳、广州,普遍受到欢迎。他的画成为对外文化交流、认识乐山的桥梁,日益受到关注,颇具影响。


袁林先生作品赏析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