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绝色股民》(四十二)

李江小说连载2020-05-21 15:04:07

       第六章     股场精英

 

 

                                 七十五

 

  

    一年后,雄关市和临市的旅游资源要整合上市,白老板从权达那里提前得知了消息,带着xx证券公司姓黄的一位老总来临市,帮其承揽公司上市的举荐业务。白老板和黄老总来后,不找其它人,先见刘丽,在酒桌上推杯换笺间,白老板对刘丽好一番夸赞,说是这事谁都不用找,就托付给刘丽办,准成。又将她跟前省委书记的关系大加渲然一番。刘丽酒桌上被拍得舒服,特别是证券公司的黄老总,听上去是那么大证券公司的老总,但看上去岁数并不大,白白的脸皮,两腮的胡须刮得干干净净。听白老板介绍,还是某著名大学毕业的博士,就对其很心仪。觉得其跟自己所结识的那些个土包子男人就根本没法比。席间,黄总也好几次夸她漂亮,年轻,根本和她的实际年龄不相符。说真没想到,在祁连山脚下,还藏有这么一位既美丽漂亮,又落落大方的年轻女干部,真是养在深山人末识。夸得刘丽眉开眼笑,一口便答应尽自个全力促成其事。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刘丽放下其它工作,全程陪着两人,引见两地的有关领导、上敦煌、下临市、看魏晋墓、观悬壁长城,钻千佛洞,凭吊玉门关、阳关,其乐陶陶。两人临离开前,黄总真诚地对刘丽说:“我这一趟来得很值。不但事情办妥,而且结识了你这么一位新朋友。一个多星期时间,过得很开心。无以为报,这样吧,之前也听你在炒股票。我给你推荐一只xx股票。你去买了它,长期拿着不要动,肯定有丰厚回报。不过,不要再给别人说。”

    送走黄总,刘丽就将自己帐户上的其它股票全打了,买了那只股票。

 

    其间,权达下来过几次河西,名义是工作上的事,但却白天视察作报告,晚上,就给刘丽打电话,在她临市的房间里见面。刘丽虽然也好皮好脸地接待他的到来,装着或是真的见到他很开心的样子。但,内心里,已经有了三分应付的成份。云雨过后,一边看着当地新闻中关于权达视察工作来的镜头,一边在床上问权达:“你羞不羞?看你大白天人模狗样的样子。对着镜头说的那些个冠冕堂皇的话,告戒别人要这样那样,过什么权力关、金钱关、女人关的,谁会想到这会儿晚上你却紧着跑来躺在我床上。你是人还是鬼?不知你哪会儿算是演戏?”

    权达:“娘的,你挖苦我?生活本身就是个大戏台,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戴着面具在演戏。你难道能保证你就没在演戏,还那么认真的?”说着,拧一下刘丽的小鼻子,“奶奶的。就这小鼻子,长得勾人。在兰州时,时不时地老在我面前晃荡。有两次,在梦里,还在拧它。”说着,就手上使了劲。

    刘丽被拧得生疼,眼泪都下来了,踹了权达一脚:“狠死你!”

    权达:“打是疼,骂是爱。你从我的手劲上,就知道我这一段去兰州后,有多想你。”

    刘丽翻过身去:“哄鬼!怕是早都找到了新的替补。”

    权达重翻过身去搂住刘丽,不让她挣脱了,狠狠在其脸上亲一口:“你在我心里。我还哪有心思去找其它人?想你都来不及呢。”

    刘丽从鼻吼里嗤出一声:“不想那小护士?恐怕这一次都已见过她了。”

    权达表忠心:“没没,都已经让查过一次,哪敢。再说人家有家有室的。”

    “我就没家没室?”

    权达也从鼻子里嗤出一声:“你那家——”欲言又止,意味深长的样子。

    刘丽知道那嗤声的含义,捣其一肘子。

    权达忙转了口:“我是说,多少双眼睛在盯着。”

    “来我这就不怕人盯你?跟随的人不问你?”

    权达回答:“我跟他们打了招呼,见个老朋友。”又感慨:“身上职务高了,也不好。有时就像那劳改队的犯人一样,行动一点不自由。”

    刘丽骂一句:“真是得了便宜卖乖!那就辞了当平头老百姓呀,那自由,就是嫖娼也没人管你。可上次就把你审查那么些日子,看把你急成了啥?两月不到,头发几乎掉光了!”

    “别挖茬人了好不好?我发现你现在对我说话一点也不礼貌,随随便便。我可是一厅之长,你不就是个副处长,还是我给你提的。要是和我没这层关系,平日里在工作场合见着我,能以这种口吻对我说话?还不紧着权市长权市长短的!”

    刘丽:“你的权力欲咋那么强!和人在床上都要讲个你高我低!”

    权达:“不是我跟你讲高低,我早都感觉到了,自打你攀上老x头,后来又当上这个接待处副处长,你就有些拽起来,对我说起话来不似以前那样恭顺了。人哪——”感叹一声,“都落不了这俗套。”

    刘丽:“你要那样想,我也没办法。”——权达的话使她想起刚刚送走的黄总。那潇洒的身影时不时总在她脑子里闪过。

    权达又伸手欲将刘丽搂进自个怀中,刘丽使劲挣脱了,转过去,丢给权达个脊梁骨。

    权达放软声气:“我服了你还不行?说是说,我这次来,是想当面跟你说件事。过一段时间,你还得来省城一趟,再到老x头家去一趟。”

    刘丽:“干啥?”

    “不干啥。有人不甘心,又给省委打小报告,说我在雄关市的一些个事情。”

    刘丽警觉起来,“啥事?”

    权达敷衍:“也没啥大不了的事。”

    刘丽问:“是不仍是程书记跟你过不去?”

    “你问那么详细干什么?”

    刘丽感慨:“人都走了,还搅劲。”

    权达:“官场就是这样。”

    刘丽嘴上敷衍着,心里开始嘀咕。上次权达受审查,把她着实给吓了一大跳。好不容易觉得事情过去了,这会儿听权达这么一说,她神经又紧张起来,开始在心里盘算,如何金蝉脱壳。这个权达,看来是再不能粘了,真似一颗卧在自个身旁的定时炸弹,随时有引爆的可能!老父亲敲打自己没有错,看媒体上揭露出来的那一个个头头脑脑,有多少!掉了脑袋的也不在少!到时候,权达一出事,拔出萝卜带出泥,自己准跟上倒霉。她在跟权达这几年的交往中,真真切切意识到,当官其实也是一高危职业,不要看台面上吃香喝辣,吆五喝六,风光无限,一朝东窗事发,身价性命全完。

    过后,权达来电话催促她好几次,她都拿工作忙推托。权达看她不听使唤,又诱她:“我手头有我们省另一支股票的内部消息,你不想了解?”

    刘丽钱早全买了黄总推荐的股票,心里有底,不屑道:“不想。”

    “真不想?”

    “真不想。”

    “我不明白,这钱就象白捡你不要?咋跟以前的你似变了个人?”

    刘丽:“我也学了一些证券法规,你这样提前泄露上市公司消息是要犯法的。我不想把自个牵扯进去。”刘丽的话明指股票,暗指其它。噎得权达在电话中半天没了声气。

 

    其实,那一阵,刘丽也确实是在为当地旅游系统的整合上市忙乎。黄总三天两头就飞过来,在雄关市一呆就是十天半月,每次来,刘丽都是全陪,哪有工夫与闲心去替权达攻关。

    权达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在电话中开骂,说刘丽翅膀硬了,连他的话都敢不听,忘恩负义的东西!云云。

    刘丽在电话中仍旧拿话敷衍,放下电话,骂道:“你算个屁!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刘丽,是你手中的面团,任你揉捏。跟你见个面,都象妃子见皇帝似的,得等。也让你尝尝,被人晾着的滋味!自身都难保了,还讲起话来颐指气使!谁理你!”

 

                                        七十六

    

 

    这边,自打钻过祁连山后,吴大为和刘丽重续上了旧缘,还以为刘丽又会像以前那样粘乎他。刚开始还犹犹豫豫,怕刘丽得寸进尺。他是既想抱紧刘丽的大腿,又不想跟刘丽粘得太紧,让这事影响到自个的家庭与前途。没想到,事情过后,刘丽竟然好长时间不约他。他以为是刘丽在忍着吊他的胃口。又过了一段时间,仍旧不见动静,倒是吴大为有点受不了了,主动给刘丽打过去了手机。没想到,刘丽在电话中,闪烁其词,说自个正在宾馆会客人,过后,她给他打过去。可是,过后,吴大为等了一天也没能将刘丽的电话等来,就在心里揣度:在宾馆会什么重要客人?连给我打个电话的功夫都没有!浮想连翩,脑仁子都想疼,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后又忍不住给刘丽二次打过电话去,刘丽却轻描淡写嘻嘻两声道:“哟,我咋把这事给忘了。”

    吴大为心里忿忿:和我在祁连山里的车上整事时,搂着我那个骚情样!现如今你竟然连电话都忘了给我打,你把我吴大为太不当回事了!但嘴上却甜甜地哄刘丽:“这一段,挺寂寞,我一直想我们在祁连山里玩的那趟,多痛快。不行,这个周未我们再去玩?”

    刘丽敷衍:“再说吧。我可能脱不开身,最近工作实在太忙。”

    吴大为几乎跳起来:“有多忙,忙得连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

    刘丽就说:“真的很忙,不骗你。”

    “你在忙啥,忙得星期天都不休息?”

    “我们两市旅游系统整和上市的事。这个周未,得陪证券公司的老总去祁连山看“七一”冰川 ,星期天,还要陪他去敦煌,日程安排得满满的。”

    “那下个星期呢?”

    “下个星期也保不准。可能得出差,和他们一同去上海。”

     吴大为只好悻悻地挂了电话。

     刘丽则全身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一种报复后的得意。心里说,你也有现在!想当初,我在法院门口大太阳底下堵你;失魂落魄地从那农家乐园出来时,是个啥滋味,今天让你也尝尝!                                       

 

                                   七十七点击上方“李江小说连载”,收藏,可看所有过往篇章。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