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绝色股民》(十七)

李江小说连载2020-09-15 16:39:50

  二十六

 

 

    刘丽领着她那只脖子上系个小铃铛,头上还扎根红头绳的蝴蝶犬,一天去了交易所。看看自己那五万块钱的股票是涨了跌了,再也是想许翠仙几个了。

    许翠仙、朱一文未见狗进,先听铃当响,就知道是刘丽来了。那小狗被刘丽调教得会两个前蹄抬起来作揖,许翠仙、朱一文几个逗着小狗一个劲地给自己作揖。玩够了,就埋怨刘丽,攀了高枝,忘了旧友,连交易所也不常来了。说它的股票前一阵跌得挺多,几个全为她着急,也不来看。    刘丽语气中夹着对股市的不屑,说:“不是忘了老朋友,挺挂记你们几个的。只是,这股票,也实在没啥好炒的,费劲巴拉地还尽赔钱,再说我也不缺那俩小钱。”

    几个人就听出了刘丽话中的口气,说她现在真是过起了官太太的日子,感慨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朱一文调侃:“刘丽你其实就是只潜力股,过去长期被一些没有能耐的日八操股东换来换去地糟蹋,把一只好端端的股票变成了st。现如今,终于被有实力的大庄家相中了,拿去资产重了组。这不,身价打着滚地往上翻。”

    许翠仙捣朱一文一肘子,“咋比喻呢?”

    朱一文嘻皮笑脸道:“本来嘛。看人家刘丽都不恼,你急啥眼?”

    许翠仙也觉得朱一文这话虽苛刻尖酸但却有道理,耐人玩味。就埋汰朱一文:“那你是啥股?”

    朱一文脱口自嘲:“啥股?垃圾股拜!”

    许翠仙一语双关:“还有自知之明。拿了你这样的垃圾股,啥指望没有,只有喝西北风的命!”

    刘丽也一语双关反唇相讥:“明知道是‘垃圾’股,可还要硬拿它。”

    许翠仙自嘲:“不拿它咋办?已经套上了!当初买‘它’时,谁知是垃圾。”

  ?刘丽:“抓紧割肉呀!”

    许翠仙笑弯腰:“割了,你给我推荐只好的?”

    

    几个人耍闹够了,许翠仙就说刘丽:“那你也得跟人接触呀,总不能被有实力的大股东重组了,无忧烦了,就天天一个人关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那不又回到你当初没进股市的日子。”

    刘丽就说:“就是。我也感觉到了。只是不像当初那样为了跟踪王强,天天心里七上八落的。可是,越这样,我心里反而越空得慌,新的烦恼又来了。这不,耐不住,今天就又找你们来了。”

    许翠仙就又问她结婚后的一些情况。刘丽如实说了。如何跟市长的老婆养猫,如何跟那帮局长的婆娘们养狗。早上干什么,中午干什么,晚上又干什么。

    朱一文听了半天,插话:“听了半天,你这一天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伺候狗呢。”

    许翠仙捣朱一文一肘子:“咋说话呢?”

    朱一文笑着辩解:“可不咋的,听上去,她一睁开眼睛就围着狗在转,一直转到睡觉。”

    许翠仙就说:“不行仍来股市?天天跟我们在一起。虽然股市这些年一直熊,挣不上什么钱。可我知道你现在也不缺那俩钱了。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多好。”

    刘丽不语。

    朱一文看了出来,道:“刘丽是不屑与我们为伍了。人家老头是谁?堂堂市府的大处长。再看看我们身边的这一个个,不是退休老头,就是下岗女工。转着数一下人头,还就你我有份工作。”

    刘丽说:“我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就把于敏说要帮自个恢复工作的事情给几个讲了。

    朱一文:“那还有啥好说的,今中午请客。”

    刘丽:“人家也只是随便那么说了说。”

    朱一文道:“那叫随便说说?那可是从市长夫人嘴里说出来的话,能是随便的吗?今天你这饭是请定了。”

    刘丽不屑道:“不就一顿饭嘛。你们不说,我原本就是想请你们去吃饭的。你们说,想到哪去都行。”

    许翠仙问:“那你家那口来,不给他做饭了?”

    “他干的就是专门陪人吃饭的工作,别说一星期了,就是一个月,也在家吃不了几次饭。这会儿,恐怕早都在饭桌上趴着呢。”

    几个人出了股市,打个的,去了一家高档酒店,要了包厢。刘丽让两个尽量往贵里点,点得不贵,就是不给她面子。两人对着菜谱看了半天,不好下手点,重又将菜单推到刘丽手里,说:“你点,你肯定跟上你家那口吃得多了见了世面,知道哪道菜好吃。我们土老帽,知道个啥。”

    刘丽笑笑,瞧着菜单点了好几样菜。许翠仙和朱一文两个阻拦道:“好了好了,点那么多吃不了,浪费。”

    刘丽拨拉许翠仙的手说:“不是给我们点。我们吃,也得让我的小狗吃不是?给它也得点两个爱吃的。”转头问站在旁边的服务员:“这牛排是甜的咸的?”

    服务员小姐有点儿二思,吱唔:“可能是甜的吧。”

    刘丽就说:“你这个服务员,是咋当的?可能是,到底是甜还是咸?我要是你们老板,都能把你给辞了。”

    姑娘涨红着脸说:“那我给您去厨房问问。”

   “快去问。我这小狗,吃了甜的会拉稀的。”

    服务员姑娘出去了。许翠仙就说刘丽:“你这当了官太太,脾气也见长了。”

    刘丽:“没有呀,我是跟她好好说的呀。”

    许翠仙:“你自己当然感觉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酒菜上来了,几个人举起酒杯来。许翠仙和朱一文又对刘丽恭维一番。许翠仙半开玩笑半认真:“真给咱留着点心,看市委大院里还有没有最近死了老婆的。”

    刘丽说:“有有有,前天一个管后勤的科长,刚刚死了老婆出完殡,还是我们钱多一手给张罗办的酒席。就是岁数有点儿大。”

    许翠仙问:“多大了?”

    刘丽回答:“五十九。”

   “不大,赶快让你家钱处长给我介绍。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就是退休了,也总比我这样不上不下地吊着的强。本来就嫁个穷鬼,结交个朋友,还是个穷鬼,这穷日子我是一天也不想过下去了。”说着,仰脖儿把一杯干红倒进肚里去,接着又打个喷嚏出来,溅了一桌子。

    刘丽一边厌恶地擦自己身子,一边夸张地说:“得得得,这一桌子全是你的,我家小狗也不让它吃了。”

    许翠仙骂道:“嫁个当官的,妈的连狗都过得比我们人强!”

    刘丽和朱一文逗得咯咯咯笑起来。

 

                                    二十七

点击上方“李江小说连载“,可看过往全部篇章。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