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真嘻哈非得有毒品女人?真相声非得有伦理哏屎尿屁?

中国成语大会2021-02-28 12:51:15

文章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ID:zhangjiawei_1983)

作者:张佳玮



大概从去年某节目开始吧,国内流行了饶舌嘻哈。继而流行起了一种说法,说嘻哈就该有女人和大麻。


我想起了以前大学宿舍,的确有哥们爱听Mc Hotdog。在少年无处伸张情绪的夏夜,他时时把《我爱台妹》放着。那年蔡依林刚开始七十二变,他还指望林志玲和侯佩岑一起出现。三个姑娘连他凑一桌麻将,谁输了谁就主动脱衣裳。


大学毕业后四年再见,他还是跟我把MC推荐。我暗笑他的品味没有变,然后被那歌词惊艳:



《差不多先生》:


差不多的夜生活,又喝着差不多的酒,听着差不多的音乐,喝醉差不多的糗。有着差不多的绝望,做着差不多的梦,裹着差不多的衣服,脑袋差不多的空,差不多的挂,说着差不多抱怨的话,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我那差不多的家,差不多的瞎,指鹿为马,都差不多吧。继续吧,继续瞎子摸象吧,有差吗?


《请拍手》:


我知道忧郁的框框它很难逃,就像大马戏团欠我的钱很难讨。但是没有什麼事情真的难得倒,所以我燃烧吧火鸟,你有善良的心还有头脑。人生哪,就像一场扮家酒,我写了这首歌特别为你加油!



我想,真是绝妙好词。敢情,说唱乐是可以这么端正上进,倾吐人心的呀!


这些年听相声的。有些比较图刺激的,会直接上伦理哏、下三路、屎尿屁。哪位会说了:相声嘛,旧社会的原初形态,就是伦理哏;图一乐,怎么了?不让听了?也没不让听。但相声哪,不止是伦理梗屎尿屁。


听老相声的诸位,都知道得很:相声里有使脏活臭活的,确实乍听也好玩,刺激。但是有底线的老诸位会节制,并不会到处无限制散。


当年解放前,刘立福先生说张寿臣先生,《枪毙任老道》,有个验某部位的包袱,比较下三路。如果下面都是男客人,张先生就直接说了,大家哄堂一笑。但凡看见有女客,张先生就东拉西扯,拖时间,当着女客,不说这路脏活。


我们不能指望每个演员都有张先生这觉悟,但这是个意思:有点廉耻心的相声演员,是懂得的:荤段子下三路,不是不能使,但不能总是这个,而且,得避开姑娘大婶小娃娃。不能把臭活脏活说得理所当然。听荤哏没事,听个乐嘛,但并不因此长脸。


西安说相声的王声老师,自己也是位球迷。吃饭时,他跟我打过个比方,说这路擦边球活儿,好比球场上的小动作。好比罗德曼起跳前的一搡、鲨鱼横肘子朝腰里那一下。你真没法了,不得已而为之,使一个,而且使得巧,不让场子冷了,行。但如果你从头到尾使这个,还美其名曰“我们以前就这么打球的”,那就跟野场地那些老球皮流氓没区别了。



认定嘻哈音乐里必须有毒品醇酒妇人的,与认定相声里必须带伦理哏屎尿屁的,有一个共同特点:


他们咬住了一个艺术门类的下限,还把自己打扮成原教旨主义者,“最原初就是这样的!”

而忽视了,一种艺术门类是可以发展的。


哪怕饶舌音乐,在最初,也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元素。东西海岸的互相仇视,大金链子吸毒把妹,这些都是表象。老听饶舌的,怕也不止听的是歌词的感官刺激:hook,beat,flow……


现在说起来,自然是Jay Z和侃爷之类为尊,早些年许多人是阿姆入的坑。其实再到1990年代初黄金年代末尾,风格也已经发展到琳琅满目了。包括NBA几位爷,像鲨鱼,像利拉德,像AI,都出过相当有品位的好说唱。



就说当下NBA说唱第一人利拉德——哪怕论NBA历史,怕也只有AI和鲨鱼能压他。看他写的词:


Me being the chosen one was like a blessing interception

City known for homicide, majority depression

Grinding in the gym so I could live through the recession

Real goons show me love 'cause they can feel how I’m connected

Background of a street dude, mind of a scholar

Just to pop our collar, man, we climbing for the dollar

I mean it when I say it, bruh, we started from the bottom

Childhood friends dropping like leaves and it’s autumn

Don’t believe time is money, money is time

When you focused, man, you look up and your money is fine

I’m from a city where your friend will put a gun to your mind

'Cause you eating and they envy all that glory and shine


有脏东西吗?没什么吧。


饶舌音乐发展快半个世纪了,1990年代初期就黄金年代了。各色好玩意好技巧都有,却拽着黄赌毒这点圈粘子的玩意说是不可或缺的元素,这感觉……


就好像相声已经被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诸位先生发展出如此炉火纯青的技艺了,尺寸劲头都明明白白有了典范性的存在了,侯耀文少马爷也发展出一套好玩意了,大家却还在听屎尿屁,还认为相声就是屎尿屁。


真有点辜负这种艺术本身。



当然,乐意接受这种感官刺激是各人自己喜好,只是这里有个问题:


——滥用擦边球和感官刺激的,要么是用来掩盖技巧差,要么是本身就没打算给观众好活儿。

——还有一种可能是,本身所在的圈子,视野就这么点。

——就像在球场上从头到尾靠小动作打球的,不是打得差,就是坏。

——或者一整个球队都是这德行。

——如果还念叨“打球就是要靠小动作从头撑到尾”,那就是傻坏傻坏的了。真是打算把各色前辈都给气死了。



这两天还有个闹人心的事儿:一伙人把周杰伦这一路前辈拽出来顶缸。仿佛曾经被主流非议过的,都是好玩意似的。


可惜了。与《金瓶梅》一起同期被禁的也有许多明朝小说,但《金瓶梅》如此好的世情小说,明朝也只有这么一本。


周杰伦当年被非议,更多是因为他的唱法超前到在21世纪初期的大陆,许多人前所未见。但周杰伦本身从技法到内容,都很到位。最好的是,因为他本身的英雄情结(也可以说是中二……),所以并不盲目移植华人世界没有的东西,着力添加中国元素。这才真是西学为体中学为用,而且独创机杼了——并不是所有一时非主流的东西都是一路。并不是所有地下的东西都那么脏。接地气不是照搬黄赌毒。什么叫接地气?十八年前胡吗个《部分土豆进城》就是典范了。


我也很奇怪:哪怕不提周杰伦和陶喆们,早有了阴三儿、宋岳庭、黑撒们,甚至崔健某些玩儿的东西,出来十几二十年了,偏在资本把一个综艺推起来之后,才搞得一副开天辟地了的样子,甚至还为了给一两个人遮羞,把嘻哈整个给污名化了,这算啥?


——我有个朋友,这两天还怯生生问我,“你说鲨鱼、利拉德、艾弗森、勒布朗他们都唱rap,是不是也都是黄赌毒?”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赵丽蓉老师


二十年多前,我第一次听见rap,是在一台晚会上。一位花甲之年、初次登台唱rap的歌手,即兴来了段,结合了中国传统民俗、表达了对荒诞商业社会的无奈、自嘲与愤慨。创造了著名的叠句,beat绝佳,flow独特,而且从头到尾干干净净,既不沾侮辱女性,又无毒品醇酒,diss社会商业现象还无比完美,而且人民喜闻乐见,过目能诵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啊六月六看谷秀,我春打六九头。这么包装简直太难受,我张不开嘴,我跟不上溜,你说难受不难受你说难受不难——受!”



您知道了,这就是我们敬爱的赵丽蓉老师。这才是真正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说唱艺术啊!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