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姜化铸:春风花鸟香 | 杨象宪教授书画艺术赏析

齐香斋画廊公共平台2019-05-04 22:14:04

杨象宪教授是省内外知名花鸟画家。我与他交往近20多年,其人品、艺术令我敬佩,一直想为他写点什么,因工作繁忙而撂笔,但真正动笔又从何写起?在一次出差的机会拜访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评论家郎绍君先生。郎先生是我敬重的艺术评论家,不仅因他曾为中国艺术大师齐白石立传,为中国最后一位大师级的山水画大家陆俨少撰写万余字评论文章,而且他是一位严谨、有良知的艺术评论家,对任何人不说过头话,对不够“格”的画家,纵使你使出千般本事也搬不动他为你写一个字。当我把杨象宪教授艰辛的学画历史、艰难的创作道路一一讲给他听,并把杨先生早期、近期画作展现在他面前时,这位年届70的老先生激动了:杨象宪花鸟画不落俗套,传统笔墨功夫深厚,不少画作具有时代信息,尤其近学八大一路虽多为小幅,但很有品位。于是,他欣然在杨象宪二十四开杂花团扇册上题写“平正而朴厚、野逸而雅淡”——读象宪先生杂花团扇,郎绍君拜题。这一题跋,立即引起我的共鸣:大评论家就是大评论家,一语中的。“平正而朴厚”不正是对杨象宪人生、人品的真实写照吗?“野逸而雅淡”则是对其花鸟画的高度概括了!在这简练而又富含深意的评价里,可又有谁想到这里面蕴藏着杨象宪教授学画历程和人生经历。




家学渊源    矢志苦读

    对杨象宪教授的家世过去了解并不太多,只知道他是教育世家,家学渊源,是宁海人。近期,偶得一份宁海史料,对他的家世才有了详细的了解。杨象宪,1937年2月出生于浙江省宁海县。其父杨其华在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首届国民代表大会上被推选为宁海县国民参议员,是响誉宁海的商界代表人物。他不仅经商有方,而且热心办义学。从民国十二年(1923年)至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杨其华在宁海任桃源学校校长长达二十一年之久。该校学生大都是商界贫困子女,经费除收部分河棚摊位费外,主要仰仗商界捐款,遇到商业不景气年份,常有歇学之虞,杨其华常常变卖自家家当以补办学之急,历尽艰辛,坚持把学校办下去,直至宁海解放,把学校交给人民政府。杨其华为社会培养了大批人才,自家四子二女,除次子英年早逝外,其他五个子女皆秉承父志从事教育且事业有成。杨象富是杨象宪的二哥,于1952年在宁海中学任教,是特级教师,先后在20余家报刊发表论文100余篇,在两岸出版专著40余本。数学大师苏步青和著名教育家林迪生对他的教学科研成果予以高度评价。



    杨象宪教授的童年、少年就是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度过的。杨象宪同书画结缘既有风景秀丽南国水乡的天时、地利,也有一段鲜为人知且尘封五十余年的“大师之缘”。“缘”起于杨教授的父亲杨其华先生少年时代在宁海县城“正学小学”念书,时任校长是徐抚九(字履谦),城关小北门人,清光绪秀才,以经学和诗画闻名浙江,曾被聘任为杭州育英书院(杭州大学前身)首任院长,此人就是杨其华的舅舅。命运的安排和巧合则是与杨其华同校同师同年同窗的潘天寿在此就读,且日后成为一代国画宗师。这一奇缘影响了杨象宪的一生,包括他的快乐、痛苦与成功。



    杨象宪教授在回忆自己的学画历程中谈到自幼受家庭、环境的熏陶、浸润、启蒙。解放前家中的书籍、碑帖,特别是父亲的老师徐履谦的书法对联和绘画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后来,家乡解放时,家中住进了一位解放军,每天画画,当时不知道他画的是什么,后来才知道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些素描,如飞天、圣母玛利亚等。渐渐的杨象宪自己也动手画。五十年代的报纸杂志发表齐白石的画很多,他一有机会就收集、剪贴,并跟着学。后来父亲看到了,劝他学吴昌硕、潘天寿,并把与潘天寿的交往讲给他听。上初中和高中时,他把主要精力用在了画画上。在宁海中学读初中时,启蒙老师柴时道教他学画花鸟。柴先生同潘天寿常有往来,一次潘天寿送给柴先生一幅画和对联“安禅倘有华光纳,钵底丽龙定欲飞”,至今记忆犹新。这种启蒙之情延续多年。高中时,结识了卢鸣治先生,他是老新华艺专毕业的,曾跟诸乐三、诸闻韵、潘天寿等学过画,他家收藏甚丰,有潘天寿、黄宾虹、谢无量、蔡元培的字和画,诸乐三先生的画就更多。后来杨象宪经卢鸣治介绍拜访了诸乐三先生。诸先生非常热心,常在寄给他的画上修改并题字,高中毕业时,他意愿报考浙江美术学院,但因报考学子颇多,几十个人取一个,未敢报名,报的其他学校又未录取,于1958年休学。那时,个头不高、血气方刚的杨象宪是县里体育尖子,400米中栏的成绩是国家三级运动员的水平,县里把他送到台州地区集训,后到杭州参加省体育大会。利用此机会,他再次拜会了诸乐三先生并请其指导绘画。回家修学后,他一边在宁海中学代课,一边挑起了家中农活的担子。撸草、施肥、种地、拉板车,所有农活都干。一二百斤的担子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赢得乡亲邻里称赞的目光。后来,杨象宪教授回忆时说:“这一段时光终身受用。”他一边教学一边劳动,手中的笔却没有停下来,时常把作品寄给诸先生求教。1959年杨象宪想考浙江美术学院,诸乐三先生叫他考浙江工艺美术学院,不要考国画,当时他本人也不能画画。这时杨象宪想起了父亲曾谈及的潘天寿就在这里做院长。于是,鼓起勇气给潘天寿写了信并寄去了画作,潘先生很快回复了三张纸的信,主要针对画作中的毛病。说学画路子要对头,不能乱学一通,再则基础要打好,不能像沙基筑塔。要记住杜甫说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只有死不休才能语惊人,他对杨象宪的画有灵气给予了肯定,并让他报考浙江美术学院。当时报考浙江美术学院的学生大都有备而来,且都是各地的高材生。杨象宪经过了生活磨练和名师的指点,满怀信心地走进考场。经过素描、命题作画等科目考试,以优异的成绩被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录取,实现了自己多年的梦想, 1959年他成为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的一名学子。



寻古师法    默默耕耘

    书画之道,自古以来就注重师习传统,秉承前人,而后自立。纵观每一位有成就的大家,无一不是良师言传身教于前,自己潜心习作于后,厚积薄发。杨象宪正是真真正正的师承正宗一派。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学画五年。一二年级开设的课程为必修课,人物、山水、花鸟、工笔、写意。班主任是顾生岳。陆抑非教工笔和兼工带写。诸乐三教写意。三年级分专业时选学了花鸟专业。四五年级由诸乐三和吴茀之任教,陆维钊教古典文学和书法,潘天寿教画论。这些教师多是从上海美专聘来的精英,在当代画坛是当之无愧的大家。他们特别注重学生基本功的训练,重视格调,重视诗书画印的全面修养。杨象宪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的,他每天早晨背《古文观止》等古典名著,练习书法,画梅兰竹菊,追求的是“清、淡、古、雅”,设色上讲求炉火纯青,常观摩沈周的设色花卉、陈老莲的线条、倪云林、董其昌的用笔、齐白石的天真烂漫,还有潘天寿的高八度(强烈),苦学五年,眼界大开,画艺大进。毕业展览时,杨象宪交了七幅写意花鸟。同班同学卢坤峰画了四幅工笔花鸟,吴山明交了人物和花鸟作品。在当时能考进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已经称得上“骄子”了,能留校任教更是众生翘首难得。其实,杨象宪留校绝非偶然,当年在美院就已小有名气。一次几位美院学生拿着一幅横幅“松树”给吴茀之先生看,吴先生误认为是潘先生的画,经说明后在画上长跋:象宪老弟此作出奇制胜,追拟寿师黄山松而得其神似可喜也。壬子冬至后三日茀之题于湖上看吴山楼之南窗,时阴雨蒙蒙有欲雪意。此画早已被黑龙江博物馆收藏。同时被留校的还有同窗卢坤峰、吴山明。事隔四十年后的2004年同班同学重聚杭州,时任系主任的顾生岳向杨象宪透露了一个不被人知的秘密:你的留校是潘天寿院长亲点的,令杨先生激动不已。如今,当年的同学卢坤峰已是工笔花鸟的领军人物,吴山明宿墨人物自成面貌,响誉画坛。杨象宪也成为花鸟画界的名家。其他一些同学有的在上海,有的在北京,如繁星闪烁在各地。



    历史往往青睐于勤奋而有天赋的人,有时也会捉弄你的命运。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几千年悠久历史的大国。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是中国社会发展的一大特点。1966年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给中国的文化带来灾难性的破坏,杨象宪视之为生命的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国画艺术,转眼间成为“封资修”的代名词。在那个黑白不分、是非颠倒、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的年代,杨象宪迷茫、彷徨,被那种潮流推着走过,也为此受过不少委屈,但令他欣慰的是没有做愧对良心、良知的事。那个年代在学校无事可做,可以混天聊日,也可以静观以待。但他不愿意白白浪费大好时光,决心到基层去做文化工作,在另一种天地里有所作为。留校七年后的他回到宁海县文化馆工作。他以照相机做“笔”,上山、下海,拍摄了大量的作品。馆领导还为他举办了个人摄影展,其中《东海前哨》等两幅风光摄影作品被选入“浙江省摄影展览会”。后来他积累的这些资料成为他自身书画创作的好素材。气候稍转,馆领导在城隍殿后院专门为他整理出一间画室供他创作。窗外就是人声鼎沸的农副产品市场,杨教授称之为“听市楼”,为此还专门治印一方。后来,为了不辜负家乡父老养育之恩,不愧对老师的教育之情,精选150幅画作举办了“杨象宪花鸟画汇报展”,展示了潘老高足花鸟画的风采,轰动了整个县城。在那个风寒乍暖的年代,透示出一些春的气息、花的美意。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1981年的春天,在经吴山明引荐下,杨象宪到曲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从事教育事业,使这位教育世家的莘莘学子又回到了自己热爱的岗位。在这个具有两千多年文化积淀的孔子故里,杨象宪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坐标,施展才华的用武之地。而曲师大美术系刚从艺术系分离出来,正需要像杨象宪这样在绘画技法、美术理论方面都能拿得起来的教师。这位瘦削、清朗的南方人,操着浓厚的宁波话,成天笑咪咪的沉默不语,像一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质朴农人,在国画艺术的田野里勤奋耕作。多年来,他出版画集、画册二十多种,《杨象宪扇面作品集》、《杨象宪花鸟册页精品集》、《杨象宪书画集》等画集,较全面展示了杨象宪花鸟画的全貌,给人以耳目一新。他的作品展览也是一个接着一个举办。早在1992年7月至1993年5月他在美国讲学期间,举办了三次个人画展和学术交流。近几年在山东的威海、莱西、聊城、济宁、曲阜等地又举办了多次展览。2002年秋季,《杨象宪花鸟画展》在山东博物馆举办,济南军区原司令员张太恒、省市领导、大专院校美术师生及有关人士云集泉城,200多幅作品布满展室,既有丈二巨幅、八尺整纸、六尺整纸,更多的是尺幅不大的小品。面对如此巨幅作品,令人惊讶,过去只知他的小幅作品很有品位,不知其巨作也是笔墨功底深厚,使人们更加全面认识了解了他的书画。



    细读杨象宪花鸟画作,我感到最能显露其才气和艺术魄力的还是他的构图、线的运用、文人画的高逸灵秀、题款的讲究。在浙江美术学院十多年里,追随潘天寿系统地学习了其思想和艺术风格,曾在形似上达到了一定水平,这在美院有口皆碑。而当时对八大山人其名和画却很少去研究。随着年龄和学养的变化,对这位三百年来开创花鸟画创新的第一人愈加崇拜。八大经过人生剧变,从人生浮华的贵胄的俗世,到遁入了空门,削发为头陀,用他那极精炼的笔墨绘就的花鸟画来倾注他全部的生命,不愧为一位超凡入圣的大画家。杨象宪从早年优越环境,到休学期间艰苦磨练,以至跨入高等学府成为“骄子”,再到后来“文革”中的风风雨雨,宁海十年等经历,引起了他与这位大家心灵的共鸣。他深知只有读懂八大才能读懂中国写意画,立志把学习八大山人的画和书法作为主课,作为自己笔墨升华的一次突破!实践证明杨象宪后来在线的运用上,正是借鉴了八大山人的笔墨。荷花是杨教授笔下常常出现的题材。他笔下的荷少了潘天寿中锋出笔那种挺、直、硬力度很大的线条,也少了吴昌硕用笔的厚重、精到,他笔下婷婷玉立的荷花,不是一笔直下,而是随着手腕的转动使笔有变化,用书法中的屋漏痕、折钗股使其直中有曲,干湿有变。他还对构图上的大疏大密进行了探索。他常讲一幅画只看画的是什么,而不看其空白,说明没看懂画,空白有很大的学问。“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境”。空白留好了,主体就更加注目和突出,以虚显实,使画面开阔、有气派。老子说的“知白守黑”就是这个道理。2005年出版的《杨象宪画集》中的一幅《芳枝迎春》,盛开的桃花爬满了枝头,一只小鸟在翘首远望,其画面疏密有度,透过盛开的花枝,仿佛望到了远处的绿野春光。又如画册中的一幅墨梅、兰花,此构图更是有大胆的留白。一枯梅老干在笔锋逆转中斜插画面,婀娜多姿的兰草从右方向老梅“暗送秋波”,精心留出的三大块空白变化有至,使画面简单中显丰富,精干中显充实。写生,也是杨象宪一生丢舍不下的功夫。他的不少画作是从海南、西双版纳、微山湖等海域湖泊、名山大川写生而来。他的写生不是走马观花,也不是借用照相机代替,而是近距离对景写生。微山湖他每年都要去几次,不仅写夏日荷花的骄艳,更爱写冬日枯荷的沦容。他在写生中不求细节的准确,而力求变形,也不求形象与真实的对象的完全相似,而主张艺术夸张。你看他画集中傲立松枝的雄鹰、野渚中顾影的鹭鸶、风柳中自怜的八哥、湖中相忘的游鱼……他笔下的花草也多是得其迎风、带雨含露之意态,让人感到她是有生命力的。求的是神似,不求形似,那是残缺的美,是大美!



   中国画的题款在世界艺术中是独树一帜的,犹如中国京剧之为综合性的艺术一样。它把歌舞、杂技、对白、美术(脸谱)服装、布景、文学合为一体,给观众以多方面的艺术享受。中国画的题款亦如此。杨象宪教授每幅花鸟画题款都是静思凝想,从不轻易下笔,他很少抄录前人现成的佳句,多是自己由感而发,题写位置也是据其构图、布局而定。如山东美术出版社1991年出版由崔子范题写书名的《杨象宪画集》中《白菜蘑菇》,了了几笔,一颗水墨白菜,三颗蘑菇跃然纸上,而一段长跋自上而下倾泄而至:近辈名家余独爱宾虹之浑厚华滋,白石之天真烂漫,寿师之深邃谨严,然可看而不好学也。观此款后使人引发很多联想,自有谦词,又有心得,令人回味无穷。他的题款书体多变,或隶、或行、或草、隶并用,有的是多款,有的是单款,再加上精心拎盖于画面的印章,可谓画龙点睛。他对印章是很讲究的。早年的印多是同班同学、后来分到上海画院的金光瑜所刻,如“老杨、雕虫、袭予”等,著名篆刻家叶一苇为其制印也很多,如“杨氏、象轩、蜗步楼”等,这些印多属吴昌硕一派。近年偏爱西泠印社理事、山东印社社长范正红教授的治印。完美的构图,老辣、变化无穷的笔墨线条,潇潇洒洒地题款,既溶潘天寿、八大及诸多名贤笔法于一体,又显见其个人风格,在当今花鸟画坛实属不多见。



以书入画    老而弥坚

   杨象宪花鸟画已响誉齐鲁以至更远,然知其书法者甚少。杨教授所处的那个年代、那个家庭给他的书法打下了扎实根底。进入浙江美术学院后又受到正规的书法训练。时任院长的潘天寿就是一代书法大家,且最重视学生书法训练,于1963年在浙江美术学院创办中国第一个书法篆刻专业。选派正草隶篆皆精、亦善绘画、篆刻的陆维钊教授任书法教师。加之当时的陆俨少、吴茀之、陆抑非等教师都是诗书画印俱佳者,无与伦比的环境和天资的聪慧,使其书艺大进。



   书画同源,书画相通,杨教授深谙此理。他把学习书法当作提高绘画中“写”的能力。学习书法中,他不拘泥于一家一派门户之见。他认为书法家各自的风格、面貌如同京剧中的人物,颜真卿的字宽大浑厚,如舞台上的大花脸;钟繇、王羲之的字清秀、妩媚,像旦角;怀素的狂草雄健豪放,如武生。要根据自己的情况选学帖子,关键要对路,是他写字的心得。这些年他最钟情于方饬凝重的《礼器碑》、《史晨碑》、《乙瑛碑》,方正、浑厚、开张、遒劲的《张迁碑》,圆润娟秀的《曹全碑》,奇纵咨肆的《石门颂》,尤对通隶楷、备方圆、高浑简穆的邹城“四山”(冈山、尖山、铁山、葛山)摩崖刻石最推崇。对散氏盘大篆等也用功颇多,行书学孙过庭《书谱》、八大、吴镇。几十年来,他牢记老师讲过的:学字需平心静气,可锻炼静心,要天天练,不断下功夫,先求其熟,熟能生巧,巧则生变。特别是在浙江美术学院学习期间,时常看到潘天寿等老先生,年纪都很大了仍用功不止,每天临帖、写字,这些影响了杨象宪一辈子。几十年来,他每天临池不辍,雷打不动。对自己的书法作品,他并不看重。而一些到他家拜访的有识之士,却当作珍贵的墨宝,有的拿去装裱成册页,有的装裱成手卷收藏。一位热心的朋友把杨象宪的书法拿给著名书法家魏启后,魏老看后大加赞赏:字写的好,画也很文气、秀气。著名文艺评论家柯文辉先生来济宁时和杨象宪操笔交流。今年五月出版的《杨象宪书画集》,以一画一字的格式排版,真是珠联璧合、书画双佳。《书画集》中的“梅兰竹菊能养性,琴棋书画可陶情”,“万卉敷荣、群枝吐艳”等字的结体用笔,在横划上不作汉隶的藏锋蚕头,出锋雁尾,在磔笔上往往纵笔势而不出锋,运笔曲中有直,曲直相间,显得意态雍容,情味含蓄,在舒展豪宕中别具一种君子藏器、含而不露的高人风韵。每日静对此联便可以“陶情、养性”了。《书画集》中《欧阳修试笔》手卷,近千字以行草书写,一气呵成,前呼后应、字断意连,笔墨酣畅,雅趣横生。无论在笔势、章法上都有“智巧兼优、心手双畅”之感,达到了人书俱老境界。



    “人生有限,艺技无穷。”在浩瀚的艺海里多少大家、名家星起星落,有的像彩虹,有的像流星,有的如日月。无论大家、名家,都有他的历史局限性和缺憾。杨教授出生在浙江的宁海,南方人的细腻、精明和内秀的性格比较明显,而北方人的粗悍、豪放则少了一些。这些都能在其作品中显现出来:他笔下的花鸟画成功率较高,几乎没有太差的作品出去,但有的在用笔上有失精到;他的画,无论大幅巨构,还是小品尺页传统笔墨功夫深厚,但有的显得拘谨一些,放不开。这些对他似乎有些苛求。杨教授曾感叹到:中国绘画艺术像登山一样,达到一定高度再向前迈一步都太难了,要具备扎实的人文功底和学识修养。近几年之所以连续出画集、办展览,别无他求。现在国泰民安,工作稳定,名和利对自己来说都是身外之物。为的是在有生之年办些展览、出些画集,在创作中进行比较、升华,挑出精品回到母校——中国美术学院办一次汇报展,以了多年心愿。每当我听到年届七十有二的杨象宪充满自信的话语,每当看到他那平静似水的心态,读书不止、临池不辍,身体矫健、硬朗的身影,便想起了著名作家徐迟的名句:似有美丽多姿的白鹤在飞翔舞蹈。你看那玉羽雪白,雪白得不沾一点尘土;而鹤顶鲜红,而且鹤眼也是鲜红的。它踯躅徘徊,一飞千里。还有乐园鸟飞翔,有鸾凤和鸣,姣妙、娟丽,变态无穷。这不正是杨象宪教授耕耘的——春风花鸟香和谐的世界吗!

                                                                              

姜化铸 

写于2009年6月11日

相关文章>>>

戴丕昌:德艺双馨 笔精墨妙 | 纪念恩师杨象宪先生逝世7周年

宗学军:长相忆 | 杨象宪先生绘画小品展

张锁诚:象宪先生的笔墨语言是独特而有魅力的

邵仲武:略论杨象宪绘画的笔墨特征

李立华:我的恩师杨象宪先生印象谈

纪念杨象宪先生逝世7周年 | 象宪自述

毛岱宗:其笔墨之道,妙不可言说 | 谈杨象宪先生

郑工:他的作品险中出奇,奇中求正 | 论杨象宪之书画精神

彭锋:他的作品深得中国画“写”的妙境

王树良:他的画笔飞墨舞,一派大家风度

顾生岳:我为浙美能培养出杨象宪这样的人才感到自豪

单应桂:继承传统 自成面貌 | 记著名花鸟画家杨象宪先生

柯文辉:奋发晚程 拥抱希望——读杨象宪兄的画

三木:入春解作千般语 ——读杨象宪先生的几幅春意小品

翰墨齐香:杨象宪绘画小品展开展

袁僩:杨象宪先生的第一堂课

张志民:清新 宁静 自然 | 杨象宪绘画小品展

常诚:陌上花开——写给杨象宪先生扇面小品展

杨郁:追忆父亲 | 杨象宪先生小品展




杨象宪绘画小品展


展期:2018.3.6—3.26

地点:齐香斋艺术馆(马鞍山路52-2号怡文轩一楼)

策展人:李德生

联系人:13969177123


微信平台

齐香斋艺术馆
魏启后书画艺术馆

微信号:jnqxzhl 或 qixiangzhai

地址:济南新世界珠宝古玩城二楼

马鞍山路52号怡文轩一楼、四楼

电话:13969177123/13808924270

邮箱:qixiangzhai@126.com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