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邱林:澳大利亚为何对中国投资欲拒还迎?

草野思想库2020-11-05 08:34:02

点击上方“草根智库”可以订阅哦!

尽管近段时间以来澳大利亚收紧的海外投资政策,令不少人担忧,但观察家指出,这并不影响中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能源、矿产、农场及住宅地产的兴趣,而且,其需求比过去更加强劲。

最新的例证是:中国商人桂国杰的上海中房置业有限公司近日携手澳大利亚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的汉考克勘探公司出资3.65亿澳元(约合18.56亿元人民币),竞购该国一家历史悠久的畜牧企业。

此次上海中房置业竞购目标是基德曼公司拥有澳大利亚逾1%的土地,面积超过爱尔兰国土。此前澳方以国家安全为由,已两次拒绝中国企业收购申请,部分原因是广袤的安娜溪养牛场位于导弹射程内,关系到“国家安全”问题。

由于有前车之鉴,上海中房置业为避开澳大利亚审核机构的严格审查,联手汉考克公司收购这家畜牧企业,以便测试澳方对中国投资者的容忍度,因为澳大利亚从2015年以来收紧了对于中国投资者收购资产的审查。更何况,澳大利亚对来自中国的收购的审查要比其他国家要仔细得多。

这反映出澳大利亚人对中国投资是欲拒还迎。今年4月,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率领庞大的代表团到中国访问,其成员包括一大批商人和企业家,其目的是为澳大利亚吸引中国投资。然而,一谈到合作实质问题,澳方就拿审查的“尺子”来衡量——澳大利亚与中国任何合作似乎都具有政治上的敏感性,对中国投资总是心存疑虑。

澳大利亚海外投资审核委员会主席威尔逊曾表示:“澳洲的企业,不论何种所有权形式,都应以追求纯粹的商业利润为目的来经营,而不应作为他国政府政策、政治或经济计划的延伸”。虽然威尔逊并没有否认中国企业来澳投资,但他的言论却为将来在拒绝中国企业投资的决定上留下更大的空间。

当然,澳大利亚普遍对中国投资的恐惧是有点缺乏根据,甚至被过分夸大了。无可否认,澳大利亚国内对中国投资的紧张情绪仍不可能马上消除。

40年前,日本投资也曾在澳大利亚面临同样的境况。当时,强硬的经济派占上风,澳大利亚从而得益于日本的投资。同样,当时的日本也被抨击为民主国家里的“国家资本主义”,在澳投资的原始动机为保证日本国内的能源安全。

也许有人会说,日本是美日澳联盟系统的一部分,中国却不是。澳大利亚政府仍会以国防、安全和情报为由拒绝某些海外投资进入本国,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完全否决来自中国的投资。

其实,澳大利亚应抛弃危言耸听的态度,摒弃那些认为中国有控制全球野心的暗示,从新的角度,从过往澳大利亚如何在外资中受益的角度,再次思考中国投资。

历史的经验证明,任何崛起的经济大国最终都要试图塑造其所处的时代。中国现在已替代了日本人昨天的角色。而且,中国人的口气比日本人更大。像中国投资者这样一掷千金,要购买澳大利亚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许还会不断涌现。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一位副主编在其博客中写道,“中国富人似乎没想扮演别人给他们规划的时代角色。如果北京觉得堪培拉歧视中国投资者的话,中国对澳大利亚作出强烈反应的可能性将增加。”

直到不久前,与澳大利亚从亚洲国家发展中获得的经济好处相比,对中国崛起的战略影响的担忧似乎不那么重要。澳大利亚之所以在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从未陷入过衰退,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中国对澳大利亚能源、矿产以及农产品的强劲需求。

说白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模式可以说是最依赖中国的,也正是借由中国,澳大利亚在过去十数年间成功发展了自己的经济。虽然澳大利亚是中国数以十亿计美元投资的一个目的地,但却有一个障碍——那就是澳大利亚人自己。他们或许忘记了一点,中国企业投资于澳大利亚,不仅仅会给他们带来现金资本,也是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


草根论天下,智慧在民间!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轻松一扫,即可订阅!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
即可免费订阅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