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胡刚和他5.0版 “不易复发保留脂肪除眼袋新术式”

新商报2019-05-23 19:27:19

,医学博士,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从事外科及整形外科事业三十余年,创下万例手术零投诉的纪录


,突破了国际整形美容界近半个世纪延承的切脂肪除眼袋经典术式


,研发首创的“不易复发保留脂肪除眼袋新术式”,成为目前眼袋整复位居国际领先的技术


人物名片


    胡   刚

医学博士,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整形科主任医师,从事外科及整形外科事业三十余年,尤其擅长整形与美容外科具有一定挑战性的手术,在眼周、鼻整形美容和面部年轻化手术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并创下万例手术零投诉的纪录。


胡刚研发首创的“不易复发保留脂肪除眼袋新术式”,成为目前眼袋整复位居领先的技术。

7年前,胡刚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整形科出专家诊。


坐在胡刚面前的于文,一身掩不住的成功女企业家风范,但,精致的妆容和强大的气场,却被两只憔悴的眼袋打了折扣。于文掏出好几张亲友在别处做过的除眼袋后反弹的照片——其中一个顶着两泡黑厚大眼袋的男子,居然是曾经家喻户晓的央视国宝级主持人。她问:“我几乎咨询了所有能找到的顶尖专家,都不敢给我打‘不复发’的保票,小小一个除眼袋,难道竟然是现代医学也无法突破的哥德巴赫猜想吗?”


胡刚微微一笑,稳稳地说:“我能做到。”因为,这个在业外人心中的“哥德巴赫猜想”,早已经被他攻克了。


7年后,于文又坐在了胡刚的专家诊台前,依然一身掩不住的成功女企业家风范,妆容精致,明眸善睐,明明早过了知天命的年纪,看起来却只有四十出头的样子。这已经是她第N次带朋友来胡博士这里求美了。


而此时,胡刚的“不易复发保留脂肪除眼袋新术式”,已经升级到了5.0版。

此前,全世界的整形美容专家做除眼袋手术,都遵循一个核心套路——拿掉眼袋的祸首——“眶内脂肪球”,后或切掉“多余”的下睑肌肉和皮肤。这一术式虽然立竿见影,却问题丛生,近期并发症也多多,如血肿,下眼皮外翻变成“巴巴眼儿”;下眼皮退缩变成“翻白眼儿”;手术肿胀期过后,还会有明显的凹陷发生,半年后眼袋复发极为常见;最不能接受的是,去眼袋的本意是希望达到年轻化,但结果反而因为脂肪切除后的眼球进一步下沉和后缩,导致角膜(黑眼球)暴露变少(也就是眼睛变小),眼神疲惫、呆滞、苍老。


“全世界的整形美容医生都知道经典除眼袋术式有这么多弊端,但近半个世纪了,还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胡刚也曾为此“心里过不去”很多年,甚至有求美者要做除眼袋手术时他能拒绝的都拒绝了,因为那样做效果不理想,做了对消费者是不负责任,于心不忍啊!


十几年前,一位知青好友找到胡刚,想去除那个挂在脸上显得苍老的大眼袋,胡刚立下了誓愿:“等我攻克这一技术难关后,一定给你做个漂漂亮亮,靠谱的手术。”


立下这个铿锵的誓愿之后,胡刚开始了“一个人的长征”。

寻找技术难关突破口,一场远征开始了

立下誓愿,胡刚把自己的精力收敛、凝聚,如痴如魔般进入技术创新的“避谷”态。手术空闲他就拿起相机,反复拍照自己的脸,对照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思考,对照,再思考……一次做了一天手术后,他太累了,躺在床上自拍,突然发现照片上的自己年轻了不少,平时大大的眼袋没了!坐起来再拍,眼袋又冒了出来,又老了许多!为什么呢?……重力,对,地心引力!衰老时,下眼皮的肌肉收缩力和皮肤弹性下降了,已经兜不住眼眶内半流体状的脂肪,在眼球压迫和地心引力合力作用下脂肪向眼眶外疝出,形成了眼袋,而不是脂肪增多了!做眼袋不能去脂肪!悟出了这一感性认识,那有没有同行共识呢?


他查找文献看到1995年,国际整形美容界最权威的PRS杂志发表了美国整形专家Hamra(哈默)的一篇论文引起了胡刚的注意。Hamra(哈默)的先进理念和技术突破是:不切除眶隔脂肪,而是给脂肪球来一个“眶缘释放”,也就是说,把凸起的小橘子瓣形状的眼袋,擀成稍扁平半月状的“鸡蛋饼”,获得外形上眼袋不那么突出的效果。可这种“擀皮儿”术式不但没有根除眼袋形成的根本原因,反而把脂肪疝出的通道弄得更通畅,更多的眼眶内脂肪被释放到眶缘外眼袋很快复发,并使眼球降得更低,眼神变得更苍老。但其与经典术式完全迥异的“保留脂肪”的思路,与胡刚苦思冥想的感悟,与他们所做1200例人面部软组织衰老测量结论不谋而合。


因为有深厚的解剖及生理学功底和多年外科手术经验,胡刚确信“保留脂肪”将成为颠覆传统术式的突破口。

(手术效果图)

但,到底怎么保留?又如何具体施术?胡刚继续日思夜想……抬头看天,朵朵白云成了眼袋脂肪球;资料图翻阅久了,一切触目所及又都被自动解剖成各种皮下组织;某次科室聚餐,桌上一道蒜泥白肉,让胡刚奇思乍现;又一次,曾经带过的印度尼西亚研究生请吃饭,窗外夕阳西下的一幅景色,又让他妙想顿出。既然眼袋是由脂肪疝出造成的,那么,把脂肪送回去,控制住不就万事大吉了么?“送回去,保留住”比“切下去”,操作起来的难度系数不亚于攀登珠穆朗玛峰。


比如,“缝合打结”在此就是个技术难点,折磨了胡刚好些日子。某日深夜半梦半醒之间,他想起小时候用自行车驮大米的场景,自己绑在后座上的米袋子总是走一段路就七扭八歪拖到地上,而老父亲拿根麻绳左右上下一通捆扎,再系一个特殊的绑扣儿,跑好几十里路颠簸到家,米袋子还是板板正正的。胡刚一骨碌爬起来,迷迷糊糊把要领记到了笔记本上。外科缝合的难题,就这么迎刃而解了。


将所有技术环节无数次推敲,全方位地论证了新术式的可行性、可靠性和安全性,胡刚才胸有成竹地给知青同学打了电话:“兄弟,来吧!”


作为“不易复发保留脂肪除眼袋新术式”的体验者,这位同学对愈后效果非常满意,因为年轻了许多。但,胡刚却觉得“不够完美”,因为缝合线还是不如理想中的精细。


此后多年,胡刚一直在新术式的精益求精上跟自己较劲,满世界撒网寻找最理想的缝合线。手术器械不顺手就自己研发,光是用于不同操作步骤的自制精细小器械就足足有五六件……(在胡刚博士的办公室窗台上,记者看到小老虎钳,锤子,钢锯 ,锉刀等工具一堆)从最初的1.0版,到如今的5.0版,胡刚的“不易复发保留脂肪除眼袋新术式”,已经甄于完美,但他却还在精雕细琢着,在他的标准里,“完美永无止境。”

当整形美容业内,

广大求美者对这新术式产生极大兴趣时

此后,从医学杂志上,从学术交流会上,从求美者的口口相传里,从胡刚的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里,从术后完美的年轻化效果里,整个美容整形界,都对这项“完整保留脂肪”的除眼袋新术式翘首企盼。每逢学术交流会,国内、外同行们都会寻找机会,想方设法刨根问底。有一位“整形大国”的整形外科医生以极其敏感的商业职场嗅觉盛邀胡刚博士去他国做学术访问,其间东道主准备了几位要做眼袋的求美者请胡刚博士做手术师范演示,被他委婉拒绝了。


为什么呢?胡刚说:一来,是出于职业使命的“敝帚自珍”。虽然这项新术式已然升级到5.0版本,但他还是觉得,不经过“理论阐述+术中解剖+生物学测量+器械研发+长时间病例随访评估”等环节一丝不苟的积累和整理,就不能贸然地以“差不多就行”去发布推广。因为,胡刚不希望,自己走过的1.0“弯路”重现;更不希望,兴冲冲奔着新技术来的求美者们,在技术失控情况下成为新一轮新手上路的试验品。这,会毁掉这项新术式的。二来,拉动中国内需的爱国情结。完成新术式系统整理的大量工作后,胡刚最想第一时间让这一创新技术在国内开花、结果,把美容业的强劲需求引留国内,拉动内需。而不是任由号称来自“整形大国”的某些医生们凭着一知半解和道听途说来抢断,来号领整形美容市场。他说要为提高中国整形美容业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话语权做点事。


他更不希望,这项技术完全沦为商业噱头,让职业素养不高的医者们照葫芦画瓢;他看到“整形大国”的首都某条街上因美容手术纠纷跪在路边投诉无门的同胞姐妹;对每年3.15晚会上近乎血泪控诉的消费者他记忆犹新!他谋划要用科学严谨的方式,系统地培训有医德,有爱心,有悟性,有责任感的医生。让他们出手时,就能成为消费者信赖的医生,就能为广大求美者造福。


有人笑他痴,有人叹他太书生气,但胡刚义无反顾。

解密胡刚

他这一路,是无比艰苦的跋涉

1982年,医学本科大四的胡刚,生产实习轮转到整形外科,亲眼目睹第一例整形手术,就是主任医师做的“再造耳朵”——一对爷俩打架,父亲把儿子耳朵咬掉了——过程之艰难,技术之挑战,瞬间就点燃了胡刚的职业方向:做一名化腐朽为神奇的整形外科医生。虽然那时,整形外科还是医院里特别边缘的科室,但这一点也打消不了他做住院医师期间苦练手术缝合等基本功的积极性。这一练,就是四年。


然后,是大学里将近十年的生理学教学生涯,“什么结构决定什么功能”的理论,被胡刚研究理解的很透彻。


1991年~1997年,中国医科大学“整形外科+解剖学”硕博连读,胡刚师从著名整形美容外科专家高景恒教授和国际知名解剖学家、“中国皮瓣”基础研发者李吉教授——“手术中对组织的保护,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导师们的话,胡刚用几十年去践行,博士论文《影响皮瓣的成活机理》也由此而来。


因为师承严格,读研究生期间,胡刚和师兄弟们是没有资格主刀手术的,“配台”一配就是多年。为了能争取到更多进手术室“配台”的资格,他每天都会抱着病志抢着干活。数年间千例手术观摩下来,各种术式和操作流程早就熟记于心。


直到博士毕业两年后,才因悟性好,“提前”被允许独立操作一个简单的疤痕切除手术。当时,因为太过紧张,刚刚画完切口线,他拿起刀就要切,吓得助手忙喊“别!别!别!局麻药还没做注射呢”。好在,有惊无险,切疤,皮下缝合,表皮缝合,整个手术流畅完美……


如今,整形美容从业近30年的胡刚,是业界和求美者口中“对患者最好的人”。他的好,不止于态度和蔼,百问不厌,更是精益求精,对每一个医治环节都竭尽所能,用心去做。


尽管,在胡刚看来,整形美容行业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渐入正轨,医学学科的尊严日益加强巩固,求美者也越来越理性,但,耐得住寂寞、有坚实的学术功底、涉猎广泛,素养全面的医者,还是远远不够社会需求的。

三年前,一位胡刚成功为其实施眼袋新术式多年的女求美者,陪亲友去韩国做整形手术,主刀医生给她那位朋友做检查的时候,却对她频频侧目,后来实在忍不住,韩国医生问她:“您这年纪怎么没有眼袋?”这位女士也是实诚人,“这是我们中国医生给做的,完整还纳脂肪除眼袋……”这位韩国医生惊讶万分,把她的脸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一通研究,却始终没找到“还纳脂肪”的诀窍所在。最后惊讶又疑惑地说:“怎么可能!”

(手术效果图)

是啊,怎么可能!发展中国家的整形美容医生怎么敢向最发达国家的大专家挑战?又怎么可能做出如此超越的漂亮手术!


不,怎么不可能!


他是那般执着地热爱自己的事业;他拥有那般扎实的基础医学知识功底;他对本职工作那般的精益求精;他对自己的服务对象有那般高度的责任心;他对攻克技术难关又是那般的如痴如魔……有此,再难的“哥德巴赫猜想”终会破解,再高的珠穆朗玛峰也能翻越。


苦修精进的路,注定都是美丽而寂寞的。



文/雪眉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设计:吕彬   责任编辑:谷鹂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