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北大泌外 蔡林:医者父母心

大医生兵器谱2020-10-17 09:30:06

打造首个医疗原创新媒体

报道中国最顶尖医疗团队

提供服务性最强就医指南


寻访中国顶尖医疗团队——

本期科室: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 蔡林(系列报道24)

主笔:大医生兵器谱 荆冰


“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好!”大爷扯着大嗓门,嘴都快凑到了蔡林脸上了。

一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蔡林大夫好脾气地听着,也提高了音量,把要说的医嘱大声“喊”了回去。

这一次的问诊就这样“喊”来“喊”去地进行着……

34岁的北大泌尿外科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蔡林,在老年人居多的患者眼中,跟自己的晚辈没什么两样。

可是这个“小伙子”挺谦虚,他顶怕别人夸他年轻有为——“千万别说这个,谁都可能是最年轻的那一个。”


为病人明白,宁愿多费些口舌


1米83的身高,清清爽爽的板寸,“蔡大夫真年轻啊!”

这感慨,因着他的年纪,因着他的和善,更因着患者们在得到他细致耐心的解答后的一种满足。

泌尿外科的一大特点,就是老年人居多。他们一见到蔡林,就毫无拘束感地打开了话匣子,巴拉巴拉……有抱怨,有烦恼,有不解,有诉苦……

蔡大夫笑着,听着,最让病人安心的,是解释起病情来,通俗易懂:

一外地患者,膀胱癌电切后,病理显示的结果不是太好,当地医院建议患者行膀胱全切术。家属拿着片子来咨询。他反复看了片子,拿出张纸,边画边解释:“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瘤子根儿本来就不深,从膀胱粘膜往膀胱腔里长,就跟树似的,树冠在腔里,如果根扎在肌层,侵犯比较深,局部电切就达不到根治目的。目前看,这次病理结果看,发现根不是那么深,这也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本身长得浅,一种是没切的那么深,就是没把根都刨出来。”

看到患者家属不断点头,他进一步说:“所以,下一步治疗,就是建议二次电切,就是再往深层挖一下。如果病理显示肌层里有肿瘤细胞,那膀胱就得全切了,因为肌层里有丰富的血管和淋巴,很容易转移。目前阶段呢全切的证据不够,所以你们还有机会。”

形象生动,患者家属放心而去。

看病人的同时,不时还有患者进进出出:

蔡大夫,帮我加个号吧?

蔡大夫,给我开个化验单吧?

他一般二话不说,有求必应。对此他解释说,只要是诚心诚意来看病的,能加都加。“要不然,还得有更多人看不上病。”



为病人获益,宁愿给自己找事


每位外科医生都有着自己的风格:有的快,有的稳,有的细腻,有的粗犷。蔡林的一位同事这样评价他:“基本功扎实,技术全面,手术细腻,沉稳。如果我把我的病人交给他,我很放心。”

蔡林的专业方向是腔镜和肿瘤。泌尿系肿瘤的发病率逐年增加,且越来越年轻化。切掉病灶,固然可以根治或者延长患者的生命,但也有可能牺牲掉患者其他的一些利益。

比如,做肾部分切除时候,以前的标准术式,都是在阻断肾动脉的情况下进行。这样可以减少患者出血,术者也可以获得更清楚的视野,但是,肾脏如果缺血超过20分钟以上,对肾功能的恢复会带来不好的影响,严重的可以引起肾小管坏死,甚至肾衰竭。

如果把肾脏血管比作一棵树,那么主动脉就是树的主干,还有许许多多小的分支。以前,血管阻断就像直接从树干上阻断,整个肾都处于缺血状态。蔡林看到国外相关资料,想:能不能把工作做得再细致一点,从分支阻断,这样整个肾功能的血供不受大的影响,对于术后功能恢复肯定有益。

“就像从树上摘苹果,想摘哪枝上面的苹果,只需要砍断(阻断)哪支树枝,而不是把整棵树干全砍断。”

听着简单,其实这是给自己找麻烦。单从尺寸上来讲,肾主动脉直径差不多有8毫米,而下面的分支,最多也就一、二毫米,差别立现,对技术的要求也更高。

我开玩笑说:“这属于是给自己找事吧?”

他笑了笑,说:“只要对患者有益的事情,我会主动去做”。如果血管条件好,肿瘤位置合适,他会主动选择这样的术式。反过来说,如果条件不好,他也不会为了追求技术而勉强。



为病人安全,不打无把握之仗


北大泌尿研究所之所以在国内泌尿界一直处于领头地位,除了先进的技术引领外,也与一代代毫无保留的传承有关。高年资大夫的业务指导,行医态度,都对年轻的后辈们起到了巨大的影响。

蔡林屡次提到了老大夫们对他的影响,也让他从职业生涯的一开始,就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做一名有良心的好医生。

一位老教授说过的一句话让他非常认同:当你设计一个手术方案并实施的时候,你是否把患者想象成自己的亲人?如果是你的家人或是朋友,你是否依然能使用同样的方案?

就拿淋巴结清扫来讲,除去肾癌,泌尿系肿瘤大都需要进行淋巴清扫,淋巴清扫的范围、数量,直接影响到患者的生存时间和质量。医生在手术台上多花1小时时间进行清扫,病人可能就会多生存1年。

但说实话,淋巴结清扫的质量,病人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尤其当一位医生,一天手术下来,早就疲惫不堪的时候,清扫淋巴结,可以“除恶务尽”,也可以“一带而过”,蔡林的选择是:咬牙坚持。

他说,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像他这样正处于成长期的年轻医生,可以选择“慢慢走”,也可以选择“加速跑”。对此,他的看法是,绝不做没有把握的手术。如果刚刚会走,就要去跑,那么摔跟头的机会也会多一些。这个“摔跟头”,是病人“摔跟头”,医生的手术技能有可能提高,但患者的安全性却保证不了了。“如果有时需要在自己的成长和患者的利益之间选择的话,我肯定首选的是患者的利益。”扎实、稳重,在他这个年轻医生身上透出了老大夫的气质。

一进入专业角色,讲手术,讲病例就侃侃而谈的蔡林,最终在谈自己的时候“败”下阵来。用他话说,就是“做到10分说到5分,很舒畅,说到8分,就紧张了,说到12分,自己就受不了了。”


本期其他文章(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医生档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 蔡林


知道各学科顶尖医疗团队都在哪,就陪着我们一起来走这条寻访之路吧,也许有一天你能用上,也许你的家人朋友能用上。

点击右上角分享给有需要的人,愿大家不再乱投医。


以上内容是大医生兵器谱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医妹儿联系topdoctors@topmh.com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原创报道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