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弟子忆恩师】吴山:怀念我的老师林应强教授

广东省中医院2019-06-30 22:21:11


怀念我的老师

山河齐恸哭,天地共凄悲。黄昏离别隔阴阳,惟留涕与泪。

寻径明灯灭,思容痛心肺。十载恩情杏林事,欲语无言谓。

--------卜算子•失恩师   

作者:吴山  黄彦彬


2017年3月2日是一个悲伤的日子,我敬爱的老师林应强不幸逝世。林老师是精武门霍元甲第三代真传弟子,悬壶济世四十载,把中医的推拿手法与精武门的跌打理疗手法揉合在一起,融会贯通,自成一派,济世救人,妙手回春,誉满海内外。可惜天不假年,林老师还来不及安度晚年就撒手西归,令人唏嘘不已。从此国家失去一位正骨专家,推拿界失去一位领军人物,老百姓失去一位好大夫。回想起他老人家以前对我的谆谆教诲,我悲痛欲绝,难以用言语表达。


一、德艺双馨、善心为人


毛主席是这样评价白求恩的: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我想,这用来形容林老师对工作的热忱是再合适不过的。由于林老师的技术精湛,要求他看病的人很多,但林老师每天的挂号有限,所以很多病人要求增加挂号,他也乐于帮助别人,因此他每天工作都很忙,可以说,他没有一天可以按时下班。对此,林老师无怨无悔,乐此不疲。在他看来,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做医生就必须急病人之所急。因此他对工作的狂热,四十年如一日,丝毫不减。他有一个原则,病人不看完不下班。有一次我跟林老师出诊,一个病人去照X光片还没回来,林老师就在诊室里面等他,都下班很久了,还不见回来,于是他打电话去问放射科,放射科却说那个病人已经拿了片子走了。原来那病人由于照X光片而过了下班时间,就自己想,医生应该下班了吧,我还是明天再过来继续看病吧,不要妨碍到医生下班了,所以就自己回家了。殊不知林老师毫不知情,一直在诊室等到六点多,估计那病人不会回来之后,这才下班回家。林老师就是这样,把病人当亲人,时刻为病人着想,他经常教导我:病人有了病很痛苦,我们应有一颗善良的心,急病人之所急。



二、治学严谨、不问出身


林老师治病有自己的原则,他对待疾病很认真,每个病人他都要自己仔细检查,明确诊断,然后才做出针对性很强的治疗。他不止一次地教导我:给病人看病要有自己的原则,不管病人是谁,疾病都应明确诊断,治疗应合理合法。他时时告诫我:一失足成千古恨,对待疾病容不得半点马虎。我从事医疗工作也有很长时间了,在临床上,有时会遇到一些有身份的人,看病时很不自然,总觉得有点别扭,此时林老师会教导我说,无论治疗的对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你都要一视同仁。在你面前,病人就是病人,你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你是看病,不是看人。必须按照原来的思路看病,不要由于病人的身份而影响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在他的言传身教下,当我再面对这样的病人时,诊断时就消除了很多的顾虑,治疗也自然多了。


三、粗中有细、文武全才


跟师期间,林老师精心教诲,对我要求很严。作为山区孩子的他,从小习武,又深得霍元甲的大弟子李佩弦的真传,传奇的习武历程,练就他一身硬板子,使他具有雄浑的力道。他天资聪颖,把中医的推拿手法与精武门的跌打理伤手法揉合在一起,融会贯通,自成一派,因此,林老师无论在力量还是在技巧上皆有独到之处。其手法与一般的推拿手法不同,普通的推拿手法用均力,而林老师使用的是爆发力,用三至五下点或按的动作,纠正关节错位而解除神经压迫从而达到止痛的目的。因此,林老师的手法必须具备足够的力气和技巧。虽然我的基础不错,但林老师还不甚满意,他严格要求我,必须加强身体锻炼,在气力上更上一层楼,在技巧上,他要求我去掉以往不好的用力习惯,他说所谓“四两拨千斤”,只有强健的体魄,并掌握了正确的手法,才能事半功倍,治好疾病,为患者服务。



四、知识渊博、学贯中西


林老师曾在骨科工作十余年,在省中医院得到了骨科名医何竹林、黄宪章等老前辈的指点,充实了中医正骨的手法。随后又跟随著名西医外科医生陈之白、周良安学习西医,巩固了现代医学的解剖、生理、病理学知识,真正做到中西医结合。他熟悉人体内部组织结构,运用武术中的点穴、闭气、分筋、挫骨等手法,结合中医正骨的“摸、接、端、提、推、拿、按、摩”八法揉合在一起治疗,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五、手法特别、立竿见影


林老师熟练地掌握了中医的正骨手法和现代生理解剖学,又掌握武术跌打理伤的精髓,因此其手法与一般按摩截然不同。普通的按摩手法用均力,而林老师使用的是爆发力,在患处徒手以爆发力,用三至五下点或按的动作,使患者顿时感到神经松开或关节错位纠正。在临床来说,是起到纠正因经络的紊乱、失常而改变生理系统的失常,从而起到整复脱位、剥离粘连,解除痉挛的功效,因此效果立竿见影。


六、谆谆教诲、受益匪浅


林老师的谆谆教诲,使我受益匪浅,无论是在医术方面,还是在医德方面,我都收获颇丰。本人正骨推拿技术突飞猛进,疑难杂症处理起来也游刃有余,从此崭露头角,名声渐开,已能独当一面,为广大病人服务。在他的指导下,我们已经完成课题《提拉旋转斜扳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评价及技术规范》和《腰椎斜扳定位手法的生物力学》,其中《提拉旋转斜扳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评价及技术规范》已经通过了国家的鉴定,并获得广州中医药大学科学技术一等奖。论文《林氏手法治疗脊椎侧凸的临床观察》和《林氏旋转斜扳法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的疗效评价》也在省级以上杂志上发表。



回想起老师教导的点点滴滴,如今老师顿离人世,我犹如万箭穿心,心如刀割,悲痛不能自已。这十年来,我在林老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但学海无涯,我不能裹足不前,满足于现状,我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老人家的遗志,继续钻研,技术精益求精,为广大病人服务,不负林老师所托,以慰其在天之灵。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