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冯林作品——黄土崖下的回忆(二十)

时光读书会2019-06-11 15:21:48








青涩的记忆

枯燥简单的生活,繁重单一的学习,丝毫影响不了正在懵懂年龄少男少女对美的渴望和追求。没机会创造机会,没有理由寻找理由。照相对于当年的孩子们来说是最奢侈和时髦的一件事情了。春天小花吐蕊了要照,夏天绿树成荫了要照,秋天硕果累累了要照,冬天雪花纷飞更要照。用照片纪录着四季,用胶片纪录着青春。尽管和现在相比色彩没那么鲜艳,像素没那么清晰,表情没那么丰富,就连姿势都显得有些扭捏,但那份独有的纯真的情感确再也找不回来。那份真实的记忆在脑海里时而清晰,时而恍惚。一晃25年过去。但未有翻开快要泛黄的相册,一切变得清晰起来,就好像在昨天,就好像在身边。

照相,远没有今天大家拿手机随时随地那么方便。更没有那么多软件可以修图P图那么完美。当年照相需要有专门的师傅操作,需要提前预约。因为毕竟偌大的学校,甚至小镇只有一个摄影师---大家都叫他四四,中等个子,脸膛黝黑黝黑,特别爱笑,成天咧着大嘴露着满嘴的黄牙,不过四四经营还是很有一套,特别会夸人,遇到高的他说你很挺拔,遇到矮的他说你很灵活,遇到瘦的他会说很苗条,遇到胖的他一定会说你很健康,班里的男生张帆被四四形容为林志颖,何庆就是吴奇隆了。什么王祖贤、林青霞、贾宝玉、费翔等等几乎都有归属,就连最丑的赵传都有归属。远远见了几乎丢掉了真名,煞有其事的在大街上直呼起来。小镇供销社对面四四临时租住的小店,也是少男少女们的乐园,不光可以便捷的提前欣赏大家所有的美照,关键耳边这一句句巨星的名字叫的舒服呀!闲暇时四四每天骑着蓝色的小摩托车在学校门口晃悠。关键同学们也会挑自己最满意的时节去拍照,而且往往出现难得的好的景致,比如下雪了,快毕业了。所有人都会一拥而上。地点集中,时间集中,甚至因此都需要排长队,走后门。而且照相是件很隆重的事情。大家都需要提前梳洗,换好自己认为最中意的衣服,待在自己选好的背景前静静的等待着照相师傅蹬着自行车的出现。说到照像背景选择,现在觉得可笑,甚至悲凉,四四的二手摩托车,几乎是当时最时髦的物件,而且在没有时间选择更好的景致时,这是最简单而时尚的选择了。那感觉不亚于今天自己拥有一辆劳斯莱斯、法拉利轿车般的兴奋和自豪。 

学校操场附近的大渠堰是最常使用的背景,高高的白杨树,潺潺的大渠水,尽管有时都拍不到流水,甚至冬天都会选择这里。一堆女生大渠边上席地而坐,惬意而浪漫,那一刻才感受到大自然的恩赐,生活的绚烂,青春的美好。总之一切新鲜的物件,都会成为拍照的背景,都愿意依附于此,合影留念,留住岁月。学校操场后边的黄土崖上,据说当年要响应国家“电视村村通”号召,于是在高高的黄土崖上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矗立起一个偌大的信号接收器(老百姓习惯叫大锅盖)。但没想到没多久这个项目因为村民不愿意缴收视费,于是就搁浅了。电视没有通了,反倒在黄土崖上留下这样一个“大锅盖”,静静的呆在那里,无人问津。不知哪一日,夜间狂风大作,一声巨响。这个偌大的“大锅盖”竟然被大风吹落在校园操场。早操自然会受很大影响,但因为太重,也就没有人会去清理。不过它的出现,对大家来说就像一个天外来客般的欣喜。一群群的学生下课后就会围着它,没事就绕着转,仔细观察上面的每个线路和螺丝。就像飞碟降临人间般的新奇。自然村里的村民无事也会三五成群结队到这里看新鲜。一天两天,慢慢大家失去对它的好奇,任由其在操场的一角静静的躺着。不过却无意中为照相多了一个新的景点。 

照相的美景实在找不到合适新鲜的,校门口的标语,甚至镇政府的标语前都会是很好的背景,什么大树下,草丛里,甚至河渠上都是选择的绝佳地点。确实能在黄土崖边寻找到如此景致也确属不易。

截千流(音同,准确写法还需考证)可以算得上是小镇最大的自然“公园” 了。说是公园其实就是更大的河渠,只是错综很多条,蜿蜒曲折,满坡全是天然的石头一堆堆,石头下面有很多的蝎子,据说到了夏天会有村里的孩子到这里抓蝎子,很值钱尤其是活的。截千流上到处是说不上名的野花野草,蜜蜂蝴蝶翩翩起舞,各种鸟叫欢唱,时而也有野鸡和野兔出现,河渠边上都有成排整齐的杨树矗立着。两面还有黄土崖围绕着,这在当时就是最美丽的“花园”了,甚至当时小镇里年轻的男女恋爱约会都会选择在这里。截千流最吸引人的是河渠连接的中心是个巨大蓄水池。蓄水池中有几个很大的泉眼,一年四季清澈的泉水,从泉眼里汩汩的向外涌。若是酷暑之日,下到水池中,踩在大石头上,弯腰捧一捧泉水喝下去,真正的沁人心脾,甘甜无比,一股冰凉的瞬间直达心底。绝对胜过而今所有的纯净水、矿泉水。相信一定对人体是极有益的。当然这般景致照相是绝对不会错过。但由于距离学校较远,只有暑假前夕或者秋假期间才能感受。当然一般每年的夏季都会被即将毕业的男女生们所霸占着。几乎每天都会成全结队云集于此。好些低年级的只能望而兴叹。不是其他原因,只因为照相的四四师傅只有一个,根本轮不过来。每年毕业生有两三百人,都会各种合影留念,简直那几天人山人海,四四都会咧着大嘴,满头是汗“你们着急甚了,有的是时间,人家今年毕业马上就走呀,现紧着人家来,你们不要添乱,不忙再说”满屋子嘈嘈嚷嚷的声音,说话都需要喊。四四几乎每天都是忙的饭都顾不上吃,而且还要骑着摩托车奔走于县城之间,因为大量的照片需要冲印,在小镇根本没有这样的设备和技术。那几日每天供销社对面四四门前都会围着大群的人等着开门。木板封着着的窗户,让很多的人失望而走,只有少数还不甘心的都会坐在房檐下,一直静静的守候。远处传来“突突突”摩托的声音时最悦耳的。远远的看到从校门口开始就有大群的男生女生紧随其后追赶着摩托朝小店飞奔过来。那感觉就像热恋的村姑盼着邮差般的激动和兴奋。四四神气的开着摩托,腰板笔直,还不忘向追跑的人群逗乐“张学友你再跑得快点,周润发到前面了,看看人家钟楚红不光人美,腿也欢,哈哈哈哈”。刚到小店门前车还没停稳,一群人蜂拥而上,直挤得四四连人带车人仰马翻。“死娃们,急死了!快看看把我的车跌坏了没”“门口排队,要不今天不发了”很快整齐的队伍在门口列好,四四会紧紧抱着大布书包,从列队中走过。照片发的很快,大家都会静静的翻看着自己的照片,不时相互交流交换着。“四四,俺们的呢”高伟和贵牛羡慕的看着别人都领到照片,着急的询问。“你们前天才照的,早了,一周以后吧!今发的是上周的”两个人低着头叹着气消失在人群中。

其实照相是一种记忆,也是一种心情。而今翻开相册就像打开了过去的世界,所有的人事慢慢都变得清晰起来,甚至偶尔也会在梦中寻找到当年的场景。时光荏苒,岁月如歌。虽然青涩,却很真实。


冯林

   原平籍,电视导演、策划。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曾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送学行动》总导演;曾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欢聚一堂》导演、策划;曾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艺苑风景线》导演、策划。



朗诵嘉宾

贺荟蓉,现就职于原平市某机关,时光读书会成员。喜欢温暖的阳光,安然的生活。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