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一路向西的路上(三)二千公里南疆风景、风情和故事:乌鲁木齐——喀什(4)

蓝天骑行俱乐部2020-06-29 12:49:35

本篇讲述了一个自爱上骑行后多次西行的故事,经过原作者春水一江的同意,本俱乐部将他创作的游记转发,与大家一起分享骑行的故事



好吃的轮台白杏

              骑行第六天:库尔勒——野云沟

     库尔勒市座落于欧亚大陆和新疆腹心地带,塔里木盆地东北边缘,北倚天山支脉库鲁克山和霍拉山,南临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
    "库尔勒"是维吾尔语,意思是"眺望"。这里盛产香梨,又称梨城。常住人口48.7万人,有23个民族,少数民族约占总人口30%。是南疆最大的城市,也是新疆仅次于乌鲁木齐的第二大城市,是进出南疆的要塞,新疆的南北疆分水岭。

     5月23日上午七点多,我还是按习惯起了床。这里因为有二个多小时的时差的原因,早上7点天才开始发亮,晚上要十点多天才黑。头天晚上,他们因为逆风的辛苦,早早的就上床了,没有告诉我们第二天的计划,和我同房间的老李说:他们要睡到自然醒。
        住下后,我就对天一说:“我注意了下午起风的时间,如果明天还是二点多起风,那么下午起风就是有规律的了!这样,我们就要每天抓紧早上骑行的时间了。”

        库尔勒到轮台170公里左右,我们的计划是用二天的时间完成,所以,可以不用紧张的赶路。

早晨,我一个人骑车到城里转了转。
  库尔勒市的规模很大,建筑已经现代化,只是有些散漫,这是因为这里人少土地多的原因吧!
  早晨街上的人很少。这里的人晚上活动时间长,睡的晚,早上都是北京时间九、十点以后人们才开始活动。在这样的有规模的城市里,我看到马车、驴车在有红绿灯的宽阔的大街上穿行着,让有着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在我十点多钟回到招待所后,天一他们才慢慢的起床,等收拾好吃好饭,已经是中午了。

 出发时,我发现:昨天在安排住宿的地方,犯了个小小的错误:骑行在城市住宿,不是住市中心,就是应该住在自己计划路线的方向。这样可以便于参观和节约第二天的时间。
         但这次我们既没有住在城市中心,却住在了路线的反方向。这样,为出城,我们走了很长的一段回头的路。

        走出城外,我们竟然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出城后,我们就走上新修的高速的道路,它和314国道并向而行,并时而同路。
          可骑行20多公里后,314国道看不到了。骑在前面的我,再次上到高速路口,看到那里有几个警察在路口的凉棚里执勤。

         我上前询问314的情况,警察告诉我:314就在下面,但道路的状况不是很好。


         我看到314前面的路况非常的糟糕,就拿出我的警官证,和路口的警察商量起来,撒谎说:我是市公安局的领导,带几个特警骑行沙漠公路的,下面的路不好走,通融一下走上面。这时候,在后面的5个人赶了过来,警察看了看我的警官证说:“老同志!路上要注意安全。”
         我在路口一挥手,大家一起冲上了高速路。
        我路上把刚才的情况和他们说笑着:以后你们就是特警啦!

 

道路的右边是荒芜的山岗和戈壁,左边的库尔勒就象一条绿色的长龙,在荒凉的戈壁上绵延100多公里。而库尔勒就是这绿色长龙的头部。

         原计划我们到离库尔勒50多公里的三十团住宿,因走高速道路离住宿的 地方太远而放弃。只好再到前面的库尔楚。

下午的逆风如期而致,我们骑的速度慢了起来。

      下午5点多才到库尔楚。可这个原来有旅社的地方,因为新修的高速路没有了客人都关了门。
      我们只好继续前进,赶往离库尔勒100多公里的野云沟。

这个年轻的妈妈非常为她的孩子骄傲,说:让你看看我这维族的娃娃!

         我们在一个路口下了高速路,野云沟是一个314国道路边的乡,这里盛产的白杏非常好吃。路边,我下车买了些当地的特产:轮台白杏。

         野云沟仍然没有住宿的地方,这时已经九点多。

 就在我们讨论住帐篷的时候,路边饭店的老板告诉我们:前面6公里有个独门独户的司机饭店。
  因为大家都非常的饿,我们就在野云沟那个路边的饭店吃了个晚饭。

  在我们赶到那个叫永红的司机饭店,天完全黑了。

         这样,我们在逆风里走走停停,用了十小时骑了110公里。

          我们住下时,天一说:“明天早晨睡到自然醒吧!”伟钢说:“那我们还吃逆风啊?”天一又改口说:“那还是7点半吧!”我笑着说:“好!这就对了,我们应该抓紧上午的时间,下午可以多休息。逆风中骑,我这受伤的腿受不了!”

            我和老李住一间,他们四个年轻人住一间。我洗好很快就上了床。

            这时,伟钢推开房门说:“时间改了,明天还是睡到自然醒。”老李说:“自然醒也要定个时间吧!”伟钢想了想:说:“那就九点吧!”

           我说:“你们睡到你们的自然醒,我睡到我的自然醒。我腿不好,我自然醒后就先走一步啦。”

          我不知道,在他们吃了这二天的逆风后,为什么就不知道改变呢?

沙漠边缘的县城

         骑行第七天:野云沟——轮台

        5月24日上午7点48分,我一个人提前出发了,老李说还是跟他们一起走。

 清晨,这里虽然是沙漠的边缘,但还是非常的清凉。因为一路有着村庄,在那淡淡的朝晖里,路边苗条修长的白杨树,在微风里翻动着它那一面绿一面白的叶子。
       早上赶路非常舒适,一路清风拂面,一路的缓下坡,让我感到无比的畅快。

我的速度不知不觉就快了起来。我在离住宿九公里的一个村庄地方很悠闲的吃了个早餐。

吃过早饭后, 在出了一个叫策大雅的地方,绿色就逐渐地消失了。
  放眼望去,是看不到边的荒漠,让你逐渐的有了走到了沙漠的边缘的感觉。 路边干干的水沟里,有着一层薄薄的白色盐霜,应该就是所谓的盐碱地吧!道路的左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右边那远处的雪山绵延不断。

 中午十一点多,我远远地看到轮台县城了。

       沙漠公路的零公里碑就在城外的道路的左边,应该就是城外通往塔里木盆地的道路。

 中午十二点,我进了轮台县城。这是一个沙漠边缘和石油有着紧密联系的美丽县城。

          我给路上的天一发出短信:说我在一个宾馆等他们。

       天一回信说:风提前了,他们在离城十公里的地方又遇到大风。

            下午三点,在大风里的他们进了城。我们住在“新新步行街”上的如意宾馆,每人30元。

           下午四点,我在骑行的路上第一次上网。我在QQ的“说说”上写到:

            “5月18号我们一行6人骑车从乌鲁木齐出发,风雪夜困在第一冰川,翻越胜利达坂,从巴仑台到库尔勒,今天到轮台,这个塔里木盆地边的县城非常的美丽!”

          我还把一路的照片分四个专题放在QQ里。这样,我的网友们就能欣赏这一路的美丽的风景了。

          网上遇到杭州的美女驴友十里,她和周天、小纪、左岸的猫也有个新疆旅行的计划,但这一次因为路线不同不会象2010年那样相遇了。

          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踏上了以维族人生活为主的地区了


一个道听途说,让我们又一次改变了方向!

          骑行第八天:轮台---轮南镇

 轮台县地处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早在公元前60年,西汉政权就在这里设立西域都护府。现在是一个有着11万人口的县。全县维吾尔族人为主,占全部人口的70%。我们在野云沟吃的就是它们当地的名产:轮南白杏。 
         我们在轮台住下后,晚上,我们就在步行街的广场上吃晚饭。

“新新步行街”那充满民族风情的广场上,汇集着当地的各种小吃。旅行的和本地人都喜欢这里的黄昏。

         年轻人喜欢吃羊肉串,因为乌鲁木齐的“遭遇”,我一路吃东西非常的小心。吃坏了肚子,后门的路就别想骑了,但还是跟着吃了一串,然后要了一碗羊肉饺子。
          天一对我们说:“因为补给和安全问题,我们不走原定的库车前的那个新沙漠公路了!”那就是就近走轮台到民丰县的沙漠石油公路。
         未巍说:“怎么突然改变啦!我一下还接受不了!”天一说:“库车的那条公路是新沙漠公路,还问不到更多的情况,一是水的补给问题,更主要的是安全问题。那条路刮沙尘暴没地方躲。”

          我说:“那条路我问了旅行社,有二个补给点,还为旅游考虑了一些设施,应该没问题。沙尘暴来了,我们不走就行。”

         天一说:“沙尘暴来能把车吹翻,把人吹到8公里以外的!”老李态度非常坚决说:“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安全是第一位的!”
   对走那条路对我而言无所谓,只要穿越沙漠就行。我此行第一个目标,就是走一趟真正意义上的沙漠。

         回到旅社,我和同房的老李聊天时才知道,在野云沟前面那个永红旅馆住宿的时候,一个住店的司机,听说我们要走沙漠公路,就对天一和老李他们说:沙漠非常危险,沙尘暴是怎么怎么的可怕,大风能把人吹到8公里以外呢!

         安全在旅行中,是放在第一位考虑的问题。

         一个道听途说,又使我们改变了原来预定的方向。
         躺在床上睡不着,想到我一个人在街上转的时候,了解到唐代著名诗人岑参曾在轮台从过军的。
       上网一搜,果然,他曾在一首诗里写道: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
        平沙莽莽黄入天。 
        轮台九月风夜吼,
        一川碎石大如斗, 
        随风满地石乱走。


       虽然不是九月,沙漠里也没有石头,但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四天半我穿越了塔里木盆地

               骑行第八天:轮台---轮南镇

        5月25日,晴天有大风。

       我们的计划是上午休息买点东西,因为我们就要走进沙漠了。下午到离轮台县城外70公里左右沙漠公路上的轮南镇住宿。

     四个年轻人依然是睡到自然醒。我一个人在轮台县城转着,想找那个古代的都护府遗址。

 在城中心广场,一个出租车司机告诉我:那个县招待所所在地地就是。我去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就一组雕像在那里。
  我回到旅社后,几个年轻人才起床,他们早饭、中饭一起吃了。等大家收拾好,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出发的时候,几个年轻人又说要上超市买点东西。我就说:我的腿还没有完全的好,骑的慢,还是先走一步!

  我一个人在出城8公里处,上了标有沙漠公路路碑的道路。
  在我眼前就是一片的广袤的沙漠了,风开始刮了起来,又是逆风。

这里的风,看来非常的有规律。风虽然不是很大,但明显的影响着我骑车的速度。

在一条向左通往库尔勒路牌的叉路口,右拐就是沙漠公路。这是一个出轮台后沙漠公路的一个服务区,公路二边有着很多的饭店和住宿的地方。我看码表,这才走30多公里,接着继续往前走。

 在沙漠公路40公里碑,我到了一个叫“轮南作业区”的地方,道路左边沙漠公路上的标志门竖立着,上面是七个红红的大字:“塔里木沙漠公路”,二边的对联是:”千古梦想沙海变油田,今朝奇迹大漠变通途。”公路的右边还有一个高大的S字母的不锈钢标志雕塑和一个宣传栏。
        在轮南作业区沙漠公路45公里碑,我看前面就是茫茫一片的荒漠了,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车就上前询问,司机告诉我:轮南镇在前面,还有30公里的路

这时未巍来了电话,问我到了什么地方?我告诉他:我已过了轮南工作区,在到轮南镇的路上!未巍说:他们不打算走了,就在轮南作业区住下了!我说:“你们不是计划到轮南镇吗?只有30公里了。”可他们还是坚持住下。

       我说:“那我就不回头了,一个人到前面的轮南镇住啦!”他们可能因为逆风,就又不想骑了。

 这样,我在这个看不到村庄、看不到人、看不到车的路上,一个人骑着。

         远远望去,公路二边虽然是荒凉的沙漠,但还能看到沙漠里,那稀稀的在强烈阳光下顽强生长着的胡杨树。

  那黄色沙漠里的绿色,让我非常地感动!
     那已经死去的胡杨树一棵一棵成片的在阳光里,就象一个个巨大的根雕在沙漠里矗立着。人们对胡杨林是这样赞美的: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烂!

      看着这些有生命的和曾经有过生命的东西,它们在终日的风沙和阳光里,顽强的为生存挣扎着。我想:不知道多少年前,这里应该是一片水草丰美的地方,现在那波涛的沙丘,应该就是那湖泊的河床吧!

下午5点多,我经过塔里木胡杨林公园。这是一个在道路左边的风景区。

           风景区里有着成片的活着胡杨树,它们高大而茂密。风景区看不到一个人,收费亭上写着:门票30元。看了公园简介,在这里可以坐小火车游览观光:“一跃绿草地;二窜红柳林;三过芦苇荡;四过恰阳河;五绕林中湖。尽情饱览大漠江南秀色。”
           我一个人不敢耽搁时间,就在外面的胡杨林里拍了一些照片继续赶路。

在我看到道路左边轮南镇的地名牌时,发现这里是一个看不到人的新建的办公楼群。
          好在不远处的路边就有一个路边店。我向看店的维族小姑娘要了一瓶健力宝。这是我一向问路的方式,买点需要的东西,再问问路上的的情况。

 那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胖胖的小姑娘笑着用汉语对我说:你可以再来一瓶!我打开瓶盖,真的是再来一瓶。

        我笑着喝着打开的健力宝,又用瓶盖换了一瓶健力宝带着。在征得小姑娘的同意后,用相机给小姑娘拍了二张照片。
  她告诉我:前面就是塔河了,那里有住的地方。这里无论大人和孩子会汉语的不多,想问个路都非常的难。
          下午七点,沙漠公路77公里碑处,我终于看到路边那远远挂着宾馆牌子的房子。
          那牌子在这荒漠里,对我来说就是温暖,就是安心啊!

我在沙漠公路77公里处的轮南镇塔河乡的华鑫宾馆住下。这里临近塔里木河,公路二边有商店、饭店、旅社、维修站和加油站。
         华鑫宾馆是一个由原工程处改建的有着十多个房间的宾馆,20元人,是一个卫生和条件都很不错的地方,但客人似乎就我一个。

         老板是一对中年四川的夫妻,询问中,老板告诉我:前面187还有一个可以住宿的地方。
          187不是地名,是公路碑的所在地。这里过去到119公里碑的肖塘道班才是真正的沙漠石油公路的起点。但现在把起点改在轮台城外了。从肖塘道班那里开始,每4公里就有一个有人看管的用来灌溉护路灌木林的水井房。看来沙漠公路上水的供应是没有问题了。

        塔里木沙漠公路北起314国道轮台县东,经轮南油田、塔里木河、肖塘、塔中4油田和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至民丰县恰汗和315国道相连,南北贯穿塔里木盆地,全长522公里。其中穿越流动沙漠段长446公里。
        塔里木沙漠公路是目前世界上在流动沙漠中修建的最长的公路。

文章来源于网络,我们致力于推广权威、专业知识,如影响原创权益,请联系小编,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蓝天骑行俱乐部,是由骑行爱好者自发组织成立,以自行车休闲活动、野外锻炼的兴趣组织,旨在通过组织骑行活动,以“绿色出行,低碳生活”为主题,以“真诚、互助、微笑”为宗旨,促进自行车文化发展,宣传环保、低碳、绿色的出行方式,培养挑战自我的信心和勇气,宣传健康、简单的生活方式,是自行车运动爱好者的家园。


联系我们

QQ或微信:79944652

微信公众号:lantianqixing



本俱乐部有 库克童趣生活馆 淘宝店

在路上骑行装备门市 阿里巴巴店大力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