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洹上袁林

与照耀同行2018-04-25 12:29:27

我听爷爷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里的事是那昨天的事

故事里有好人也有坏人

故事里有好事也有坏事

故事里有多少是是非非

故事里有多少非非是是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从殷墟出来,本来安排去袁世凯墓和文字博物馆,不过在殷墟看的时间太长了,要坐晚上去洛阳的高铁,只能选择一个景点了,自然就选了在中国近代史上大名鼎鼎也好臭名昭著也罢的袁世凯的墓了。

袁世凯(1859-1916)字慰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出身官宦家庭。1881年投淮军统领吴长庆门下;1882年随其入朝鲜平定“壬午兵变”、“甲申政变”,因功被授同知;1885年任驻朝总理交涉通商大臣;1895年受命赴天津小站以西法督练“新式陆军”,形成日后北洋军阀班底;1898年12月任山东巡抚;1901年以后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同时兼任中央参与政务大臣、会办练兵大臣等,创下北洋新政策业绩;1909年受皇室排挤被迫下野,隐居彰德;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出任内阁总理大臣,主持军政,挟革命声威使清帝退位;1912年3月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3年10月成为正式大总统;1915年12月复辟帝制;1916年3月被迫取消帝制,同年6月6日病逝于北京,8月24日葬于安阳洹上。

袁林最显眼的建筑就是牌楼,与传统木石结构不同,袁林的牌楼是用铁筋洋灰石子筑就,这在中国陵墓建筑史上极为少见。当年为了修建这座陵墓,北洋政府专门从日本进口了大量水泥。这六柱五楼冲天式的高大牌楼,雄居神道中央,每个柱子顶端都盘踞着一个阔口仰面的神兽望天吼,为这座建筑平添了几分神秘、威严、镇摄之力。

不过走近了在水泥柱子上还依稀可见疯狂年代的遗迹。真是奇怪,想想多少历史名人在大动乱中被刨坟毁墓,但被新生政权唾斥为窍国大盗的袁世凯的墓怎么却能保存下来?答案到后面就会知道了。

袁世凯小的时候,就知道安阳有个洹上村,相传商朝名相伊尹在朝中遭人诽谤,到洹上村隐居三年,后来商王亲自到洹上村迎他复任。安阳也是袁世凯的远祖汉朝大将军袁绍发祥之地,袁世凯觉得洹上村对他是一块吉祥宝地,还在小站练兵的时候,他就买下了这里的二百多亩地,建了一座堡垒一样的庄院。溥仪登基后,他曾下野回到这里过上名义上的闲居生活,但不甘寂寞的他最终还是如愿所偿地像伊尹一样东山再起,而且获得了更大权势,直至登上权力的顶峰。1916年,时任民国总统的袁世凯病逝。当时主政的北洋政府遵其“葬吾洹上”的遗愿,经过两年多的时间和耗资70余万银元,在洹水河畔建起了这座占地近140亩的被称为袁林的袁世凯墓园。

袁林建筑的总体设计独特,在我国陵墓建筑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设计者是德国工程师,因此它的特点是中西合璧,前边部分是中国明清陵寝的风格,只是规模变小,后边大墓部分是西洋陵寝的建筑风格。主体建筑自南而北依次为照壁、糙石桥、清白石桥、牌楼门、望柱、石像生、碑亭、东西值房、堂院大门、大丹陛、东西配殿、景仁堂、墓台。

碑亭里立着“大总统袁公世凯之墓”的墓碑,这是民国第四任总统徐世昌的手书。袁世凯死后,他的大儿子袁克定想效仿历代帝王称为“袁陵”。但当时当政的徐世昌却明确反对,表示“林与陵谐音,《说文解字》上所载陵与林二字又可以互相借用,避陵之名,仍陵之实!”徐世昌的话很有分量,于是袁克定便弃“袁陵”而称之为“袁林”。

牌楼两旁,汉白玉质的望柱、石像生遥遥相对。望柱,是袁林陵地的标志,柱身六面,满饰称为“章”的花纹,因为总共有十二种,所以称作“十二章纹”,是中国传统的帝王专用纹样,它以黼黻为中心,四周围绕着日、月、星、龙等不同的图案,经过石匠的巧手雕琢,共同组成了一件难得的浮雕佳作。

林荫夹道的神路两旁是对立着的华表、石马石虎石狮石雕武将、石雕文臣等。这当然是按照“帝王”的规格,为袁世凯墓做仪仗。

令人感到特别的是,不论石马石虎石狮还是文臣武将,全都是短腿,特别是石虎和石狮雕刻得好可爱,“萌萌,站起来,加把劲,站起来。”


神道两旁的文武翁仲最能体现袁林时代特色。它们真人般大小而略胖,完全是袁世凯执政时期的装束。文官头顶平天冠,身着祭天大礼服,袖手肃立,神态恭谨;

武官身着北洋军服,腰扎皮带,手握军刀,神态威武,共同守卫着袁林。这一文一武,时代特征鲜明,即反映出当时人们的审美观念,又充分体现了袁世凯时期的礼仪风貌。

走近了细看,那一对文官都身穿九个团花的祭天礼服,头戴冕毓官帽,手捧觐见皇上时才用得着的笏板,其实就是袁世凯称帝到天坛祭天时的样子。

至于那武将更是活脱脱一个袁世凯的化身,这真是中国陵墓史上独一无二的石像生了。

见过不少武官,老的和少的,中国的和外国的,高的和矮的,饭量大的和饭量小的,还是更喜欢一身戎装,最好再带些家伙的样子。于是请导游帮我跟面像富态的将军合张影。可惜背景不太上像,竟然是游客餐厅。

当年建成后的袁林敞宏阔大,整个墓区藜寨围护,寨外辟渠注水,环绕周遭,寨内松柏梅槐浓荫蔽日。三十年代,侵华日军砍树在附近修建飞机场,四十年代,国共内战,守军伐木修建工事,自此林木砍伐一空,墓园面积大减。1964年阶级教育运动中,在墓地大丹陛西侧添建展览馆24间,占地546平方米,这就是现在看到的游客餐厅。同时又顺沿墓地大门前大丹陛的边沿筑墙围护,正面留门房,形成目前的院落格局。

现在餐厅铁门紧锁,落满灰尘的玻璃窗上还有破洞,看来好久不用了,这也算是一段历史吧。

转过碑亭,便来到堂院,这是袁林最重要的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堂院大门,为单檐歇山顶建筑,上覆绿琉璃瓦,面阔三间,在每一扇门板上,都有横七排、竖七排的铜门钉,它不仅起到装饰门面的作用,更重要的体现出一种森严的等级,表明它的主人虽然比故宫里的皇帝低一个等级,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贵人物。

堂院是一组四合院式样的建筑,由景仁堂和东、西配殿组成。景仁堂居中,当年是祭祀袁世凯的地方,设有袁世凯灵位及生前的衣冠剑带,现在改为袁世凯生平展览。

在展览里有一幅1916年北洋官员在景仁堂前祭祀的照片,现在的景仁堂保存的和当年基本一样,从差不多的角度拍一张照片,时光倒流一百年啦。

走进景仁堂,在导游的讲解下,详细地参观了袁世凯的一生。一大圈听下来,感觉历史上真实的袁世凯怎么跟从小不从历史书、电影电视剧和民间传说里看到袁世凯不大一样啊。

过去民间骂袁是癞蛤蟆转世,可袁却是个大孝子,为了作为侧室的母亲不受气,不惜从袁家分支出来。

说袁靠出卖维新变法而发家,事实上袁很年轻就凭军功当上了清国驻朝鲜的总督,干净利索地结束了大院君和明成皇后的争端,根本没有韩国电视剧里那么麻烦,因此具有足够的军事和政治影响力而成为维新派和保守派争取的对象。

说袁是卖国贼,可是袁世凯通过把军队变为警察的花招,把中国武装力量重新打入了辛丑条约后不许中国军队进入的地区,还有被誉为民族英雄的詹天佑为维护国家主权而主导修建的京张铁路,其实是由袁世凯最早提出并大力支持的。说袁压制社会进步,其实中国实行千年的科举制就是由袁倡议废除的,袁还创建了中国的现代警察制度,结束了几千年的衙门和公差。

袁有野心和手腕,但他绝不是粗鄙无知、唯利是图和卖国求荣,袁被骂的最厉害的廿一条,其实那些条款中真正出卖中国主权的两条,袁都没有同意。如果袁世凯没有称帝,那他就是完美的完人,孙中山就没有国父的份了。

不过袁世凯最终称帝了,所以他以前的所作所为就全是为个人野心而进行的有预谋的欺骗。

人的欲望真可怕,多进一步就是万丈深渊,袁从星宿下凡就成癞蛤蟆转世,从众望所归变成举国声讨,可是又有谁到了那个位置上真能抑制住自己的欲望呢。还是后人精明了,前车之鉴,只做不说了。

感受到不一样的袁大头了吧,再听听这首歌,这可是当年老袁在小站练兵时的阅兵曲啊。

其实,最早这是一首德皇检阅的普鲁士军歌,被老袁抄来当了自己的进行曲,再后来被谱上新词,赋予了崭新的意义和生命。1984年新中国第一次参加的奥运会开幕式上米国银就演奏了这首歌当作入场曲,把无数国人感动得那啥那啥了,其实都转好几道圈子了。

绕过堂院即达袁世凯的墓庐。来到这儿,罗马式的大柱子和浑铁铸就的大铁门使得建筑风格与前面迥然不同,一派欧式风格。大铁门呈“山”字形,以浑铁铸成,镶嵌在西洋柱廊式的白石双柱之间。

铁门的上端各有一个八角徽章,徽章的中心仍是十二章纹,反复强调着墓主人的独特身份。

不过,铁门上挂着的墓徽雕刻着苍龙、猛虎等,墓台前还设有中国明清陵寝风格的青白石五供,突出显示了德国工程师中西合璧”的特点。

袁林的墓台部分是比照美国总统格兰特墓的形制建造的,墓庐作圆形,由三层台阶隆起,清一色的青白石,分三阶垒成。

墓庐周围雕有十二尊石狮,更加显示出了一种威严之势,这也是借鉴了西式建筑的特点。

不过袁墓最特别的地方还不是它的西式构筑风格,与一般中国墓葬相比,袁墓最大的特点是,它不是掘地落棺木,而是平地建墓圹,也就是说袁墓没有像中国传统帝陵那样设有挖地宫。墓圹整体用钢筋水泥构筑,缝隙处浇铸铁水,再铺上青石,然后盖上黄土,不久就长出茵茵绿草。

袁世凯一生爱权但不大爱钱,身后没留下什么遗产,就连修墓的钱也是由各方捐献集资的,袁墓也没有随葬值钱的东西,再加上墓圹非常坚固,用炸药都炸不开,因此比较平稳地渡过了那些兵荒马乱的岁月。

参观过程中,正好有一个老年旅游团,几个全白头发的老人围着导游问,“小姑娘,我们都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袁世凯墓怎么保存的这么好,这是不是文革后修的?”是啊,大革命中,连岳飞这样的民族英雄都被从墓里挖出来鞭打焚烧了,窍国大盗乱世奸雄人民公敌的袁世凯怎么能安稳地躲过呢。

其实袁林能保存至今,完全缘于伟大领袖的一句话。1952年11月1日,当家作主刚三年的老爷爷视察黄河沿岸。路经安阳时先看殷墟,再看袁林。看过之后,地方官员赶紧说:袁林是要平掉的。不料,党和国家最高领袖在袁世凯墓台对面享堂后门的台阶的第三级坐了下来,不以为然地说:“不要平嘛,还要保护好,留作反面教材”。因此,袁林作为阶级教育基地安然渡过了镇反、反右、四清。

直到1966年。到了那个天下大乱的年代,知道领袖最高指示的官员已经被打的不知南北,袁林于是受到了冲击,现在还能从牌坊上看到当年气势磅礴的大标语,端正的宋体加粗。对于从小生长在北京的我,这样的字体很熟悉,特别是那句“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冲进袁林的人们大砸一气,然后要挖开墓室,让大坏蛋袁世凯从安乐窝里滚出来接受人民的审判。不过当年德国工程师的手艺真是没的说,墓室用炸药都没炸开。这时,实现了与革命群众联合的地方官员终于有机会传达领袖当年的指示,于是大队人马高呼万岁和胜利口号后,与其他革命队伍串联汇合,杀向另一个罪该万死的地主头子孔丘的家乡。正是德国工程师的敬业和最高领袖的高瞻远瞩,才使近代最大的反动封建军阀头子的陵寝得以保存下来。

游览了一天,手机计步器里已经说走了一万七千三百一十三步,真够累了,就在当年伟大领袖坐过的第三级台阶上小憩片刻,与伟大领袖战斗过的地方自拍合影留念。

望着对面风风雨雨已历百年的墓台,希望下个一百年里墓台不要哪天突然写上个大大的“拆”字。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