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袁林:地震

昭通创作2019-10-19 08:36:34

袁林 生于七十年代,在工厂工作10余。在省、市、区级报刊发表作品多篇。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入选《昭通作家丛书小说卷》、《昭通作家丛书散文卷》。


自从8.03地震以来,我时常饱含着泪水。我的心很痛,撕碎般的疼痛。为逝去的生命!为消失的同胞!

83430分的那一刻,我、妻和一个朋友在一个熟人家四楼的屋子里。忽然,妻一声惊呼,地震了。我们其他几个人还懵懂在意识迟缓中。紧接着,房子摇晃了起来,强烈的地震硬生生地把我震得头晕乎乎的。随着几秒钟的地震持续,我心中一下子闪现一个念头:糟糕,不知震中在哪儿?但愿它不要超过六级,甚至不要超过五点五级,问题就不大了。我感觉到这次地震震级肯定是在五级以上的。

说起地震,在那次汶川大地震所产生的震波给我的感受以前,我的意识中对地震的慨念是模糊的。以前几次地震的感受,也并没有留下太多的恐惧,虽然印象深刻,倒也坐怀不乱。只是汶川大地震的那一次,我才真真正正地感觉到了地震的强烈与恐怖。大地持续了长达几分钟的震颤,大地的震颤让人体五脏六腑都失重,大脑晕眩意识也一片模糊,那种心有余悸的强烈感受至今难忘。

我的愿望在几分钟以后被打破,消息传来,昭通五点七级,震中在鲁甸县的龙头山,震级达到了六点五级。我的忧虑倾刻间像潮水般袭来,心紧着,悬着,脑海中就只闪现一个念头:糟了。

我对脑海中闪现的念头是有理由的:鲁甸龙头山,一个我熟悉的地方,妻以前工作了近十年的老根据地。那里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人与事,都给了我挥不去,抹不掉的深刻记忆。从鲁甸西门丫口出发,一条道路伴流而行,顺流而下。山与山连绵起伏,无边无际,与天相映,望不到尽头;一条河流在两排高低间隔、错落无序的山间流淌,歇脚小寨,浇灌和滋润了那里正日负盛名的樱桃树,又马不停蹄奔腾不息地前行。因为有这条长年流淌的河流,因此顺河便建有四个梯级的水电站。因为这里的水电站,因而妻在这里的水电站工作,我才跟这里的山水人家、草木屋舍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缘。这里人们的房屋都依山而建,依水而居,只要有一个稍微平坦一些的地方,一个村落就落地生根,生生不息;只要有一块修得下几间房屋的空地,这里就鸡鸣狗吠,炊烟缭绕。因此,这里的山脚,山腰,山顶不时地冒出几户人家,隔山相望,隔水相居,顺河而下的这条主干路上便有了像人的经络和血管一样延伸出来的小路通往四面八方,与各个村子相连,与各个山寨相通,便有了沿途山脚的小寨、许家河边、沿河,更多的则是修建在山腰与山中的诸如甘家寨子、光明、八宝、西瓜地,以及无数个类似这样的地方。这里的山是贫瘠的山,秃山上杂草丛生,仅有的少量的树也不过是些没有多少经济价值的灌木林,受了环境的制约,他们居住条件与自然生存环境尤其艰苦,但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那种不惧艰险的生活态度,以及他们与环境抗争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我接触过许多这里的人,感知到这里无数的人们顽强地与自然和命运抗争的故事,可歌可泣可哀可叹。我亲眼目睹了散住在村落里的孩子们到学校去上学的情况,孩子们每天清晨六点不到就得出门上路,书包里装着午饭的饭盒,要翻几座山,趟几次河,走上几个小时的路,才能到达学校。遇到下雨天,孩子们把书包抱在怀里,全身却淋得湿湿也全然不顾。这里的农民修建的房屋大多都是就地取土,舂墙而成,顶上盖了瓦片,就成了他们的居所,艰苦与简陋不言而喻。这里并没有太多的经济作物,近几年,花椒树成了他们的经济支柱和希望。曾经与妻一同上过班的有个同事叫杨正英,她的丈夫因病去世,丢下两个没有成年的孩子,由于是合同工,上班工资低,要养活一家人,更要让两个孩子一直把书读下去,她毅然地辞去了工作,在家种了许多的花椒树。她花了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精心培育它们。那年干旱来袭,她没日没夜地挑水浇灌它们,因此她的花椒树比别人家的长势都好,她对生活的信心和希望更足了。为了第二年让花椒有个好的收成,到了冬天的季节,她依然用她柔弱的身躯一担担地挑水来,合着汗水,又完完全全地把它们浇灌了一遍,这份艰辛与困苦,只有自己知道并默默地承受着。可是,谁又能想到呢,许多年没有产生的冷冻在这一年发生了,被她浇灌的花椒树在这一年被这个地方罕见的冷冻无情地冻死了。第二年的春天,她看着心爱的花椒树到了季节还没有冒芽的迹象,就着急了起来,看到别人家的都冒芽发绿了,她才意识到自己家的出了问题,早知道今年有这么大的冷冻,她又何必挑水来浇灌它们呢,这不是费力不讨好吗?她伤痛欲绝,欲哭无泪。又只得出门打工,在一个偏远的工地替人做饭,挣孩子们的学费,供他们完成学业。她的辛苦,她的忍耐,她的坚强和与命运抗争的精神,确实让人佩服。

另一个获悉龙头山附近地形和情况的是,在前年和去年的时候,跟我心心相惜、同命相怜的底层作者、写了《九山演义》和《神珠演义》两部长篇巨著的万国超,我们相约去了几次,并且在龙头山方圆留下了探寻历史的脚印。到得最多的是距龙头山几公里以外的八宝与银矿一带,由于受到采银矿的影响,这一带的地理环境更加恶劣,道路由于运矿而显得凹凸不平狭窄难行。据说开采银矿的矿山下面已经成了一个空洞,我们也亲历见证了有一个地方几米的大坑,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因为蹋陷造成的,这就印证了山体成为空洞的说法;旁边还有一大块山体也垮塌了,大块的石头一看上去就让人心悸和忧虑。进入这些地方的道路都异常艰险,人们的居住都与山为伴,开门就见荒山上的枯草与石头。

不幸的消息从电视和微信上源源不断地传来,我们的心情凉飕飕的,仿佛从这炎热的夏天一下子就掉进了冬天的冰窟窿里一般。死亡的数字一步步攀升,一次次地被刷新。妻坐不住了,就一刻不停地打起电话来,她开始与灾区熟悉的人进行联系,只盼他们能交好运平安无事。先打的几个电话都联系不上,要么是无人接听,要么就是关机,把人急得坐立不安。终于联系上了一个,她是十年前带我们家儿子的小余,小余现在也已为人母了。她的老家就是龙头山镇的乐马口,那里也是重灾区,她还有母亲、姐姐、弟弟等家人在那居住。从电话里得知,她的母亲地震时在坡上的花椒林里采摘花椒,没有问题,弟弟也安然无恙,只是二姐家被埋了两个人,二姐夫和一个女儿,救出来已经没有了气息。刚做月子三天的二姐抱着刚出世的孩子则是从被石头砸出大洞的屋子里爬了出来的,母女才捡了两条命,她的大女儿也在地震中石头把手砸断了。小余二姐家的情况我们还是了解一些的,这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跟前夫离婚,她带着一个女儿,嫁给了本村带着三个孩子的现任丈夫,并跟现任丈夫又生了一个还在襁褓中才三天的女儿。如今,丈夫与一个女儿走了,丢下她带着四个孩子。房子没了,丈夫没了,依靠没了,一切都在倾刻间化为乌有。我看到,接电话的妻已经泪流满面,安慰对方的声音也有些哽咽。

再一个电话得到的信息,也让人揪心伤痛,以前与妻一同上班的一个姓肖的本地人也遇到了不测。地震发生时,他恰好到甘家寨子去帮人修水管,而甘家寨子虽然住的人少,但在这次地震中半座山都蹋下来了,整个村子都被掩埋了,这个同事也失去了联系,凶多吉少啊!在这里,我要说的是,妻的这个肖同事家也是个不幸的家庭,他们家有四个兄弟,大哥在电站做着合同工,下班后又帮人在工地开车拉土石,一次倒车中,车人一起倒翻进了牛栏江,到最后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四弟则在一次犁地的农活里,腿上被犁的铧口划破了,因此得了破伤风而死去。现在,他又生死未卜,这一大家人,该如何是好啊?

灾难就发生在一瞬间,生死也就在这一瞬间,电视上画面上,垮蹋的房屋连片,一片片废墟触目惊心,死亡的数字直线上升,我的鼻子酸楚一次接一次,我强忍泪水,我的心紧着,痛着,随之而来的是刀割般的疼。

救灾的队伍以排山倒海之势涌进了灾区,拉开了挽救生命与时间赛跑的战争。

我想着要为灾区做点什么,灾区的道路进行了管制,社会车辆是进不去的,我就沉重地跟妻说,死伤了这么多人,血库肯定告急,明天我去献些血吧!


主编:吕 翼 副主编:胡永坚 编辑:王娟

昭通文学艺术家创作中心位于昭通城南凤凰山脚,背靠飞霞凤岭,面临蜃影恩波,山清水秀,风光旖旎。占地11亩,有文学陈列室、书画展室、创作室36套及其他配套设施。院内花木扶疏,鸟语花香,环境清幽。主要职能:一是培训的基地;二是创作的中心;三是交流的窗口;四是展示的平台。

开办官方腾讯微博@昭通创作、微信号ztcz6699,新浪博客@昭通文学艺术家创作中心;新浪微博@昭通创作。面向昭通或昭通藉文艺家征稿,其他文艺家关于昭通题材的优秀作品也可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文责自负,在《昭通创作》刊出后,方可向其他媒体投稿。投稿邮箱ztwycz@126.com

关注@昭通创作,扫扫二维码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