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靖 | 算命

杨靖故事汇2018-09-23 16:28:20

原创小说
算命



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运永远掌握在自己手中。

 

文/杨靖


卢有根今年四十有二,长得普普通通,但他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因为他能言善辩,熟识的人都戏称他为“卢千嘴”。


二十多年前他跟着卢老爹跑货郎,经过父子两多年的打拼,硬是用一条扁担挑出了一个殷实的家底。如今卢老爹早早已退休在家,有根也已经是一家大超市的老板了。要说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历史典故、野史传奇,他都能信口而出;头脑精明、人缘又好,生意做的也是顺风顺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特别迷恋求神问卦,算命。


二十岁那年,他挑着货郎到来到陕北一个小镇,当时镇上正在唱大戏。戏场里那可真是热闹非凡,有卖吃喝的、有杂耍卖艺的,当然还有年轻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的。他把担子卸下来正好和一个算命测字的先生摆在一起。


再看这位摆摊算命先生:身穿黑色道袍,头挽发髻;虽然须发半白但却面色红润,气度不凡;带一副圆形古色眼镜,长髯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他面前铺开一张一米见方的公布,上面画着一幅八卦图案,图案两边是苍劲有力的十个大字:上下五千年,能断吉与凶。


算命先生看卢有根已经摆开阵仗,微微一笑说道:“小哥是从秦安来吧!”有根急忙答应说:“老人家看的真准,我是从秦安来的,靠这些针头线脑,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口饭吃。”他掏出纸烟双手递了过去,老先生摆摆手说:“我不抽烟不喝酒,这些都是伤身之物啊!”


有跟嘿嘿笑了两声,自顾点了一根抽了起来,笑着说:“老人家您是高人,我们都是些俗人也不讲究这些。”


“咱们千里相逢也算有缘,来,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不用,不用!我就是个跑货郎混日子的,没什么要算的。”有根嘴上说着,心里暗暗寻思:“我出门几年啥人没见过,还能相信你们这些江湖术士吗?”老先生看有根拒绝也不着急,只是手拈胡须淡淡的说道:“你高堂健硕,家境殷实,兄弟和睦,只是……”


“只是什么?”


“没什么,不说也罢,我也是随口乱说你不用放在心上。”


“哎呀老人家,你看闲着也是闲着,您就说说嘛!不能话说一半还留一半,这不是存心让人着急呢吗?”这下有根确实是急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听听看老先生能说出个啥道道来。


老先生仔细看了看有根,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观你手相和面相,看出你啊这一生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也算平安无忧,婚缘方面嘛也能称心如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只怕你没有后续之功啊!”


听完话,有根长出一口气,笑着摆摆手说:“本来我就是个农民的命,只要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就行了,大富大贵咱也不想了。可我不懂您说的后续之功是啥意思,您再解释解释呗!”


“所谓后续之功,就是后代,子嗣,我看你……唉!”老先生说完又是一声长叹。


“俗话说得好,这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一辈子人长的很么,把自己的日子能过去就行了,那能管得了下辈子人的事,没事,没事,哈哈……”有根算是彻底看透了这算命先生,心里想:“看把你还能得处放了,你还比那天上的神仙都牛,能算我上下三辈子了都。”他掏出一根烟点上,招呼前来买货的人,那些骗人的鬼话早就抛诸脑后了。



有根第二次算命是在老家的庙会上。那天,他和怀孕的媳妇去逛庙会,老家有讲究,孕妇不能去拜神,说那是对神圣的大不敬。于是他趁媳妇看戏的空挡自己去拜神,进到庙里,烧香磕头,他看到面前香案上的签筒就动了心思:“三年前那老道说我一生无后,这不是媳妇照样怀孕了吗?我今天摇一副签,彻底推翻他说的那些骗人的话。”


抓起签筒,满脸虔诚,哗、哗、哗哗、哗地连续摇了几下,一支竹签掉落在地,他拿起竹签,双手恭敬的递向解签的老者。那位老者看了一眼竹签,翻看签谱上对应的数字,找到后慢慢解说道:“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意思是说一条船上有一个穿着烂衣裳戴着草帽的老汉,天寒地冻的还在钓鱼。你想想,这老汉孤独不,没人管晚景凄凉啊!”


从庙会回到家,有根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可心里却越来越沉,就像在心上压了一块千斤石一样沉重。如果说三年前那老道是胡说八道,难道连神灵也会撒谎吗?唉!看来自己这一辈子真的是注定没有后人了。


三个月后,他媳妇生产,明明一切都非常顺利,母子平安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压在他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有根激动的泪流满面,他终于有后了,他恨不得仰天长啸,向老天爷宣告:我卢有根终于当爹了!可还没等他平复激动的心情,半夜里初生的婴儿突然开始抽搐,还没等医生进来就夭折了。


妻子,老母亲的哭喊有根似乎都听不到了,他瘫坐在医院的过道里,任由泪水肆意的流淌,嘴里喃喃自语:“命啊!这都是注定好的。命啊……”


他把算命,求签的事深深埋在心里,发誓一辈子再不去算命,一心一意的开始跑光阴。既然命中注定没有后代,那就努力让自己把日子过好。可命运似乎专门和他开玩笑,就在那孩子夭折不到半年,他媳妇又怀孕了。他心里除了期待更多的是害怕,老道士的话和那道签解就像刻在心里的烙印,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克子,于是他选择逃避,把媳妇扔在家里,然后进了好多货就出门在外,一年多了也不敢回家,他知道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已经快半岁了。


当他揣着钱和为儿子买的衣服玩具战战兢兢回到家,面对父母的责骂,妻子的埋怨他深感愧疚,看到可爱的儿子他又无比欣慰,从一开始小心翼翼的接近孩子到尽心尽力的抚养他,有根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心血。为了儿子,他买了一只羊祭神,感谢神灵赐给他这么可爱的儿子;为了儿子,他特意大办酒席,补办孩子的满月酒;为了儿子,他请了有名望的算命先生给儿子起名字;为了儿子,他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烧香拜佛,真可谓虔诚至极,用心良苦。


儿子一天天长大,真是越长越漂亮,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善财童子。他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日子不知让多少人羡慕称赞。熟人都开玩笑说:“这孩子可一点都不像你们两口子,你看把所有的优点都长在这娃娃的脸上了。”有根一听,心里乐开了花。


如今孩子都十多岁了,那些玩笑有根也听了十多年,从一开始人家半开玩笑的话他都开心高兴到慢慢地习惯,现在他只要听到有人说孩子不像他,他就特别反感,心里竟然很失落。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了的儿子,他有时候会默默地观察儿子,到底怎么回事呢?这孩子为什么无论从相貌和性格上都跟自己一点也不像呢?多年前老道士说的无后续之功,签解也说老了晚景凄凉又重新浮现在脑海里。


心里的阴影挥之不去,他又陷入到无尽的折磨中。终于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朋友们起哄开玩笑说:老卢的儿子是不是亲生的,会不会……嘿嘿,嘿嘿……他失控的掀了桌子,然后跑回家找老婆质问。


也不知是让酒喝坏了脑子,还是他被鬼迷了心窍,总之他们吵的是鸡飞狗跳,天昏地暗。二十年来他第一次对老婆动了手。结果老婆哭着回了娘家,还说日子没法过了要离婚,儿子也背着行李离开了家,扬言再也不回来了。


难道这一切真是命?谁又能说得清呢?


“狗屁的命,自作孽不可活,你不作能死啊!还不赶紧去把女人娃娃都找回来。”有根迷迷糊糊睁眼,老父亲正瞪着眼在骂他。




—— 完 ——


本文系作者原创,图片来自网络,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

杨建平,笔名:杨靖,生于1980年,甘肃秦安人。搬砖之余,读书写字一杯清茶!笑对红尘,静看花开花落。愿和所有的朋友真诚相待!个人微信号。yangjing1046432562



点击如下链接,查看往期文章:

杨靖 | 色字头上一把刀

杨靖 | 父亲的病

杨靖 | 姐妹情仇

杨靖 | 离开的成全

杨靖 | 村官现形记

杨靖 | 才女王托弟继散文集《回不去的故乡》后拍摄微电影《回家》,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

杨靖 | 让生命之花在阳光下怒放




长按识别如下二维码,关注微信平台号红尘温馨驿站



喜欢本文的亲们,请置顶分享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