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知名作家赞上林:沈杨—难得的“天地大澡盆”

上林旅游2021-04-03 13:57:00


沈扬,原名沈桂才,广西荔浦县人。1988年毕业于广西大学新闻系,同年分配到广西公安厅边防局政治部工作,专职新闻干事。1995年,进入广西日报社,继续码字。先后有小说散文《塑料壳子》《傣家男儿皆和尚》等百余篇发表;有报告文学《山中,那一座坟茔》《零公里纪事》等50余篇。1993年6月,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圆梦》,后陆续发表中篇小说《虞姬别霸王》《洗心》等。曾获2015年度首届《红豆》文学奖年度新人奖。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沈杨作家的作品


难得的“天地大澡盆”

文 / 沈 扬

村里有一口自流井,“哗啦啦……”的,一年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有清凌凌的泉水流出……也不知是那一代人,早在井口四周砌上大青石板,建了一个水池子。于是,白天那里是妇女们洗菜洗衣服的地方,而一到了晚上,那里就是男人们的世界。

到那里去洗澡,村民俗称“洗大澡”。一群光身男人,或聊天,或搓背或嬉闹……往往是,谁有一块香皂,拿出来,二三十个人轮流使用,一下子就消耗去了一大半……

  小时候,我总是喜欢赤条条地躺在水池里,让泉水冲刷满是污泥的身子……井水恒温二十二度,在炎热的夏天,泡一泡,一夜都不要摇葵扇。冬天里泡一泡,也是暖和。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枕一块石头,躺在哗啦啦的泉水之中,仰望天空上一轮明月,那个意境,真是叫人“宠辱皆忘”!

  后来,出来读书了、出来工作了,自然就少去了许许多多与这“天地大澡盆”亲近的机会。

  在北海银滩的海滨泳场玩过水,在南宁的邕江游过泳,在长江在黄河在西湖也嬉闹过,可我念念不忘的,还是村里的“天地大澡盆”。

  不过,这样的“天地大澡盆”在广西还是有的。比如,兴安县的天门峡。前些年,跟朋友到过那里。我们从山脚的峡口沿着小溪流往上爬,一路上就看到,许多的积水潭像是一串珍珠似的镶嵌在绿荫的山沟里。特别是一些落差较大的地方,那些大石头被瀑流而下的山涧水冲刷,竟然形成了一个个石臼,像一个个大缸似的。呵呵,脱了衣服,跳到“水缸”里,那才是一个爽啊!

兴安县·天门峡

  在桂平的大藤峡,也有这么一个“天地大澡盆”。那里的溪流落差大流量大,因而潭水面积也大,水也很深。我们在水里游玩了一个多小时,也是十分的惬意。女驴友说,澡后起来,头发却是十分的柔顺。她说,在城里,如果洗澡不用洗发水,就感觉头发干涩枯燥,没想到,这山涧里的水,竟然让她的头发澡后依然柔顺。大伙说,不奇怪呀,山涧里的天然水,富含各种微量元素和矿物质嘛,有养分。

桂平·大藤峡

  最近,听说上林县大明山东麓也有许多这样的“天地大澡盆”。朋友说,上林离南宁不远,开车也就是个把小时。高速路,很方便。说着,朋友通过微信把图片发了过来。一看图片,我就手舞足蹈了。“这个好呀!”于是,利用双休日,几个哥们就开车去了。

▲大明山·夏之瀑

车子从县城边上穿过,向左转,就向距县城九公里的大丰镇开去。很快,我们来到了大明山东麓。

▲下水源

据说,下水源村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该村海拔五百多米,四周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半山腰上,一栋栋民房依山坡而建,层层叠叠,错落有致, 远远望去,确实有一点布达拉宫的气派和模样,因此得名“上林县的布达拉宫”。由于山高林密,常年气温比城里低二至六摄氏度,即使是炎热的夏季,晚上睡觉也要盖被子,看来,这还真是一个度假消暑的好地方。 可这个“布达拉宫”对我来说,也只是引起三秒钟的兴奋而已,吸引力不大,房子而已嘛!

于我而言,最具魅力的,还是那些绿幽幽的水潭。

下水源村,两边是莽莽大山,“哗啦啦”的,山涧在嶙峋的怪石丛中倾泻而下,每到一处平坦或低洼处,便形成一个个泛着绿光的水潭。这才是我向往的“天地大澡盆”。

村前,清澈的溪水被两处水坝拦腰斩断,形成宽阔的水面。水并不深,有不少大人小孩在游泳在泡澡。那水,也是清澈见底,冰凉凉的,伸手撩撩,在这大热天也倒是有一点凛冽刺骨的感觉。有同行的说要脱衣下水,先去享受一番山涧水的清凉。我坚决反对。我的理由是,风景在险峰,要往上攀爬。 我说,勇攀高峰这才是驴友精神。我的提议得到了多数人拥护。于是,一群驴友就开始攀爬。尽管山沟里有很多水潭, 尽管一路上尽是玩水嬉闹的人群,可我们的目标是人迹罕到的高处。

大明山东麓,丛林密布,古树参天,空气清新。河谷间,处处流泉飞瀑,处处清瀑碧泉,处处百鸟啾鸣,处处奇花异果飞禽走兽,奇异多姿景色迷人。这里,环境依然是自然状态,特别是山涧里的水,清澈见底。渴了,顺手捧一把,直接就喝了,清凉、甘甜,润肺、解渴。有资料表明,这里的水,不含铜、铬、镉等重金属,也不受污染,为此,游人沿溪而行,根本就不用带水。

攀爬了大约三公里,我们来到一处深深的山沟里。

“好大的一潭碧水!”

“瞧,前边还有一帘瀑布!”

在“哗哗”的流水声中,我们站立在了水边上。

壁立的大石墙上,爬满了不知名儿的古藤,时不时地滴下粒粒水珠。小树上,也是不知名儿的小鸟在跳来跳去,欢唱着它们自由自在悠闲而幸福的时光。

“就这啦!”

“好,就是这里了!”

“瞧,水里有好多小鱼!”

千百年来,山涧里的水,早把沟底里的泥土冲刷干净,剩下的,就是石块以及少量的沙石。平坦低洼处,那些大块大块的石头,把水屯住,这就形成了一个潭子。

上游二十来米的地方,是两块大大的石头,门板似的,耸立在山沟左右两边。水流穿过“石门”,稍稍转弯,瀑流、倾泻下来,跌落石块上,飞溅一朵大大的水花……

由于爬坡,都是一身汗水。纵然碧水诱人,但我们也不敢立马下水。丢了行囊,剥了衣衫,六七个人就坐在水边石头上乘凉,等候身上热汗退去。

“呼——”就有人开始深呼吸。

“这里的空气,吸一口,该值多少钱?”

“拿汽油钱算,拿过路费算,拿车辆的磨损率来算,这些成本,除以你吸入的空气,就可以算出来了的。”

“这也太俗气了吧?”

“对呀,新鲜的空气,是人类最值钱的东西,无价之宝!”

于是,就有人用手机搜搜。

“在这里,负氧离子含量高达八万八千多个呢!”

“哇塞,太棒啦!”

于是,都盘腿端坐,双手合十,开始闭目做深呼吸……此时,一股云雾在峡谷中涌动、翻腾,空旷、坦荡的峡谷立马就变得有些狂野和桀骜。湍急的水流,在“哗啦啦”地轰鸣,和着小鸟的歌唱,伴随着崖壁上野花的芳香,在涤荡着我们的身心……

“噗通!”、“噗通!”大伙儿一个接一个跳入水中。这个三十多平米水面的潭子,有了几个“人鱼”的搅腾,顿时就热闹起来。

水不深。进水口处,也就两米多,出水口处,也就一米来深,很适合游泳和潜水。

还是我表现得斯文一些。踩着浑圆的滑溜溜的鹅卵石,慢慢地走向深潭。在潭边,水底的石头和小鱼儿清晰可见,这时,我心里痒痒,虽然斯文,但也有着急于融入碧绿的潭水的想法。一边行走,水一边慢慢地淹上来,从小腿到肚脐再到胸膛……山涧水,渗我肌肤沁我心脾,困倦,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

从树叶缝隙透射下来的光斑,闪闪的金光,在水面上跳跃着。撩起一把水,抛洒出去,飞花溅玉似的,十分好看。

“这水实在是清爽腻滑!老沈呀,当年杨贵妃华清水暖洗凝脂,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觉?”

“人家那是水暖,这里是爽凉好不好?”说着,我捧起一把水,掂量掂量,果然觉得,这水,好像要比城里的自来水比重要大一些,应该是因为含有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以及各种有机质的原因吧?怪不得那位驴友叫嚷这水清爽腻滑呢。

游到了进水口处。这里的水,哗啦啦的,有些湍急,但倒也是特别的干净。我背靠水帘坐了下来,两只脚搁在水里的另外两块小石头上。坐稳了就慢慢躺下,让湍急的涧水冲刷。久了,转过身来,枕一块石头,仰卧,让水从胸膛上冲刷然后往肚皮上腿上流过……水声哗哗,这大澡洗得更痛快更透彻。这时,蓝天,成了一条线,贯穿东西。云朵走得飞快,纱巾一般轻盈地飞飘。偶有飞机高高地掠过,留下一道白色轨迹,然后很快被风吹成剑的形状,横在穹顶……

“爽啊,潜入水底,与小鱼同游,觉得自己也是一条鱼了,都不想浮出水面!”有驴友边叫喊着边朝我走来。他白净的肌肤,挂满了晶莹的水珠子。“从水里冒出头来,抹一抹脸上的水珠,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实在忍不住叫喊‘爽啊爽啊!’,这一种感觉,就像熬夜后的睡眠、冬天里的火炉,夏天里的西瓜,那么令人惬意。热暑,全没了踪影,这全身上下数万个毛孔,没有一个不在叫喊着惬意啊惬意!”

 “呵呵,你很有诗意嘛。”

午后的风,从树梢上吹了下来,带来丝丝凉意,在水面掠过,亲吻着我湿漉漉的皮肤。泡在水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让水流冲涮……这个时候,我不去想任何事情,一切随他,好一似列子御风,有一种“也不知是我乘风,还是风乘我耶”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想起了儿时仰躺在村头自流井水池里的情景。

回不去的童年,这话是谁说的?

我想,岁月是找不回,年龄也是找不回,但心情是完全可以找回来的。只要你初心不改,没有过多的贪念和欲望,就不会陷于烦扰和纠结之中,童心就可以留住。毕竟,这个世界上,童颜鹤发的人,几乎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找到的。


—end—


小编寄语 

每周一,【上林秘色】栏目将为大家奉上知名作家千字美文一篇,用优美文字为您勾勒上林之美,敬请期待哟~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上林旅游】。



图文来源 │上林旅游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