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林勇 敬畏

九龙作家2018-06-12 15:11:25



作者简介:林勇,1967年生于重庆江津,大学时开始诗歌写作,近百篇(首)诗歌、散文、随笔散见于《诗歌报月刊》、《葡萄园诗刊》(台湾)、《重庆日报》等,有诗入选《爱情诗历》(安徽文艺版)、《四川新时期诗选》(重庆出版社)等选集。重庆作家协会会员。做过报社记者、编辑,现居九龙坡。


1
几十年前,中国人多的是人定胜天的自信和豪迈:“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在中国人眼里,天上、地面和海底,没有人不能控制的东西。土地物产不丰,可以自欺欺人地“放卫星”增产;企业产能不高,不惜毁尽林木和家用铁器大炼钢铁;麻雀害人,发动群众驱赶,不准其在任何一处山岗、田地和树木上落脚。
但是,心比天高的人们却最终命比纸薄:多次灾祸之后,很多人生活朝不保夕,死于贫病交加的人民数以万计。国家不但没有迅速“赶英超美”,反而与多数原本经济相当的国家差距越拉越大。
2
改革开放以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使很多人的创造潜能得到发挥,小煤矿、小砖窑、小水电、小纸厂、小化工等企业应运而生,带动了一地一时的经济发展,也改善了人民的眼前生活。但是,一切向“钱”看的企业主,使中国大地迅速变成了到处污水横流、尘土飞扬的低级工场,曾经的绿水青山逐渐淡出人们视野。
为什么我们的家园会变得越来越难以生存?我认为,这是当代中国人不与环境和谐相处,一味向地球索取、反复蹂躏地球的结果,从根本上说是大自然对我们“不畏天,不敬神,不信前生和后世”的报复。人们只顾眼下,不问未来。只重肉身的欲望满足,不重灵魂的纯洁和升华。
3
古代中国家庭长期供奉的“天地君亲师位”早被砸碎,却没有任何共同信仰或普世价值取而代之。
曾经,我们还畏惧电闪雷鸣、畏惧河神怒号、畏惧山岳崩摧,更畏惧自命为“上天之子”的帝王,对父母执事甚恭,把传道授业的老师视为再造自己的恩人。我们时时反省自己,是否因不仁不义或不敬而惹“天怒人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而现在,在很多人心中,没有任何东西是需要敬畏的,人类完全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自己似乎就是上帝,自己来到尘世只是为了好好享乐,甚至认为世间万物和他人都是为自己存在的。
4
一切神灵不再进入法眼,一些“聪明人”只信奉科学,认为科学能应对一切。
其实,科学能够解决的只是人一生中所遭遇问题的一小部分。像地震、飓风、海啸、火山、泥石流等自然现象,科学要么不能掌握其行踪,要么能预测其踪迹却无力制服它们。
再如,人能感知的物质、颜色、声音等,只是宇宙中同类存在的小部分,人类不同通过肉眼见到、耳朵听到的东西,不等于不存在。所以说,在我们的视听之外,是否还有类物质或其它不能命名的东西,我们不能妄断。
此外,人的梦境、人的预感、人的未卜先知等,也不是科学所能回答和解决的。
一个人一定要有所敬畏,才可能将自己的灵魂导入正轨——不管敬畏的是大自然、神明还是某种主义。有了敬畏,才会认为人世间有神圣、高尚的东西不得亵渎。
5
人与世界上的许多生物相互依存。人虽然有智慧一时控制和支配它们,但绝不可对其任意处置。人不能以万物主宰的名义命名自己,也不能认为自己是地球甚至宇宙的唯一主人。
事实上,人与周围的花草、林木、家禽野兽并没有太大的差异,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不管是一年就完成生死轮回的花草,还是几百上千年才进行一次代谢更迭的乌龟王八,都应是人类的友邻、朋友甚至亲人。对这些看似微弱的生命,我们如不善待,它们可能寻机对我们进行报复。或者说,一旦地球遭遇大的卫星、行星甚至黑洞冲撞,地球上最先毁灭之一的是人还是其它生物,还不知晓,毕竟前一次的地球大灾难中,当时的最强者恐龙就是灭绝的物种。


(责任编辑 浮小白)


九龙作家
  这是开端,但我们看见辽远的未来。
  一个新传播方式的诞生,是想借助更多的平台,逐步推介本土作家。盼望大家把自己满意的作品奉献出来,不断注入新的元素和养料。
  让九龙文学的生态更臻完善,九龙文学的版图需要凝心聚力绘制。
  我们执着于一份热爱的操守,无力规划一座城市的物质走向,却乐意做一些精神的牵引。
  好吧,安静,慢下来,好好写作。
公众号 ID:cqjiulongtan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