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水产版“秋菊打官司”,平沙鱼塘养殖户林勇不想索赔只为“讲理”

农财宝典水产版2019-11-03 16:20:47


林勇自学法律,希望自己出庭应诉。南都记者 吴进 摄


暴雨中20多亩鱼塘被水淹,损失十余万元,52岁的养殖户、草根发明家林勇由此自学法律,先后将珠海市信访局和珠海海洋农业和水务局告上了法庭,质疑后者应对台风不力。


“我只是想辩个理,几十年这么多大台风暴雨都挺过来了,为什么这一次一场普通的雨就水浸了,水闸的管理部门究竟有没有管理不当?天灾背后还有没有人祸?”林勇坦露起诉的初衷,称自己这次没有索赔,只想找出问题。


没有缠访,林勇选择用法律手段维权。有人说他傻,民告官想打赢很悬;也有人说打官司太麻烦了,还不如上访解决问题快。


林勇没理会,说:“做什么事情都得讲理,按规矩办事,不能胡来。”


他成了珠海版的“秋菊”,也成为中国法治进程下民众司法意识觉醒的一个缩影。


“现在没时间管鱼塘这摊子事”


平沙镇鸡啼门大桥下,高瘦的林勇站在连湾水闸上,从袋子里掏出厚厚一沓诉讼材料,约40厘米厚,几斤重。海风不时将纸张卷起,他无奈地搬来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


“前几天上法庭吃亏了,人家的律师连哪一条法律是几条第几款都说得一清二楚,证据的目的是什么,能证明什么,条理清晰,我都只知道大概,说得也不清楚。”林勇一边给南都记者翻看材料,一边讲述8日在金湾法院一审审理其状告珠海海洋农业和水务局的庭审情况,嘴里嘟囔着这段时间还要下点功夫,把法律条款弄明白。


五十多米外,连片分布的养殖鱼塘一望无际,养殖户们都忙着干塘:冬天放光鱼塘的水,清理淤泥消毒准备春节后投放鱼苗。林勇承包近两年的鱼塘则无人打理,一池清水在阵阵冷风中兀自颤抖,掀起冷冽的浪花。


“现在没时间管鱼塘这摊子事。”林勇说,鱼塘也是被水浸的证据,他担心放干了水,以后如果要调查有些问题说不清楚,不如留下来,再说他眼下也没有余钱组织再生产。


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林勇嘴里不时蹦出几个法律名词,他还带着几分得意地逐字逐句解释,有时发现嘴不够用了,就捡起路旁的一根树枝带记者到塘边的草地上连比带划。


有朋友开玩笑,说如果这场官司打完,你完全不用养殖了,可以转行当律师。林勇郑重其事地说,可以考虑。


他会用微信,留言不无自豪地说自己是珠海状告信访局第一人。


林勇:暴雨致鱼塘水浸损失10余万


让林勇死磕法律的是2015年10月4日的一场暴雨,台风“彩虹”在500多公里外的广东湛江登陆,给珠海带来了一波降雨。


当晚深夜至10月5日上午8点,平沙连湾水闸河道内的水汹涌而出,淹没了林勇在一旁承包的20多亩鱼塘。他慌忙报警求助,但无力回天,事后清点,养殖一年多即将上市的虾大多跑了,损失十余万元。


“积水超过四十厘米深了。”林勇掏出手机,翻出水淹时拍摄的图片,白茫茫的水覆盖鱼塘和塘头的小路,一片水世界,他在鱼塘旁搭建的工棚犹如一座孤岛。


10月8日,林勇向有关部门投诉。平沙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后来回复,称水闸工作人员24小时轮班,按潮汐时间及水位,及时配合排水,但因降雨量大、持续时间长,致水位上升过快,造成养殖塘水淹,此为人力不可抗。


但天灾的解释并未说服林勇。“既然是不可抗力,为什么以前雨量大得多,台风登陆珠海都没事,这次雨量不是特别大,反而水浸了?”林勇质疑,彩虹未正面登陆,珠海当天虽有暴雨,但整体雨量并不大,连湾水闸的降雨量事后统计10月4日仅约140毫米,远小于一般台风150至300毫米的降雨量,“除了天灾,到底还有没有人祸?下一次该怎么办?”


林勇将矛头指向了三防等相关部门在台风中的应对处置,质疑水闸的工作人员在大雨来临前,未提前采取排水措施,以至于当时河道内水位较高,几乎失去蓄洪能力,当后来遭遇大雨,水位急剧上升后,已经无法采取措施了。


58岁的本地养殖户叶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自己从小就生活在连湾水闸,在这里养殖鱼塘也有十年了,记忆中只有上世纪80年代因为水闸缺堤,曾出现过一次水浸,但积水很浅,并没有去年10月那么深。


“固执”地搞了十几年发明


尽管有养殖户对这次水浸同样抱有疑问,但只有林勇选择了用司法手段讨说法。2015年11月,他先后将珠海市信访局和珠海市海洋农业和水务局告上了法庭,希望寻找水闸没顶被淹的原因。


对簿公堂前,林勇曾咨询了三家律师事务所和两个律师朋友,大家都说这起官司没什么胜算,取证困难,劝他放弃。林勇说,不管法院最终如何判决,但作为养殖户,应该勇于站出来用法律发出自己的声音,“既然大家都觉得这次水浸很蹊跷,就应该弄明白原因,道理只有打官司才能分辨得清楚。”


起诉前,林勇找过其他受损的养殖户希望一起集体诉讼,但都被拒绝了。有的说,打官司太麻烦了,还不如上访快;也有人说,民告官想打赢很悬。


林勇带南都记者上门找到养殖户叶先生,后者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接到过林勇一起打官司的电话,但自己这段时间确实很忙,要干塘,实在没空。


林勇请不起律师,只能自己辩护,每天通过网络自学法律。“我把我官司里可能涉及的法律全部找出来,每天琢磨、研究。”林勇不无自得地说,自己如今也算是养殖户中最懂法律的人了。


林勇不是个一般的农民,他说自己是个固执的人。早年从一所农业院校毕业,分配在广州一家农业单位,后来单位倒闭了,林勇为了谋生,开始承包养殖鱼塘,十年前突然对发明萌生了兴趣,一边养鱼一边利用业余时间研发一款能治疗颈椎、腰椎病的仪器。


2008年,林勇来到珠海承包了几年鱼塘,攒了点积蓄,便放弃工作,专心在家搞科研,如今取得了六七项专利。“如果我不是固执,就不会花十几年时间去搞一项发明了。”林勇说,2014年9月,他搞发明花完了钱,才跑到连湾水闸旁养鱼,没想到养殖一年多,还没收成,就遭水淹了。


这段时间,林勇专心攻读法律,日常生活全靠做月嫂的妻子接济。


部门回应


珠海市海洋农业和水务局:应对台风积极履行了法定职责


对于林勇的质疑,两被告单位分别作了回应。珠海市信访局表示,林勇因为水闸被淹,虾塘受损上访一事属实,该部门依据信访条例积极予以处理,但信访工作机构是各级人民政府或政府工作部门授权负责信访工作的专门机构,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承办、协调处理、督促检查、指导信访事项等行为,对信访人不具有强制力,对信访人的实体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法院不应受理林勇的起诉。


珠海市海洋农业和水务局则表示,在应对2015年10月台风“彩虹”的过程中,该局以及市三防办等单位积极履行了法定职责,包括组织召开会商会议,部署防汛防风工作,启动防风防汛应急响应,连湾水闸所在的高栏港区海洋和农渔局也启动了应急响应,包括24小时全天值班,派检查组到平沙、南水镇检查水库、水闸等。


该局还表示,10月5日,市三防办接到110转接的林勇反映水闸被淹的电话后,及时通知高栏港区三防办进行处置,并立即告知平沙镇三防办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第一时间了解水位情况后,致电林勇解释由于连湾水闸外江水位比内江水位高,无法开闸排水,在达到排水条件后马上开闸放水,并先后两次到连湾水闸现场调查,并且按照操作规程进行了水闸开启工作。


起诉信访局的官司去年12月18日已被一审驳回,法院裁定信访工作机构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这让林勇感到生气。他翻找最高法的各种解释,一边念条文,一边问南都记者,你说法院的判决有没有道理。林勇已提出了上诉,说下一步自己连法院也打算起诉。


而林勇与海洋农业和税局的官司还在审理当中。


“如果官司都输了怎么办?”南都记者问。林勇说,他只认理,如果法庭调查清楚,确实没有人为原因导致水浸,自己也认了,但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要尽力而为。


他坦言,官司进展虽然不如自己的期望,但他对法律有信心,会一直坚持把官司打下来,“我这次没有提出索赔,只是希望相关部门能找出水浸的问题,吸取教训,不再发生类似或更大的事。”


声音


“既然大家都觉得这次水浸很蹊跷,就应该弄明白原因,道理只有打官司才能分辨得清楚。”


“我这次没有提出索赔,只是希望相关部门能找出水浸的问题,吸取教训,不再发生类似或更大的事。”


——— 林勇的朋友劝他别浪费时间,他却较个真。


来源 | 南方都市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