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靖 我的妈妈

杨靖故事汇2018-09-24 12:48:18


原创散文

我的妈妈



一直以为,“妈妈”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称谓而已!常常在读别人描写关于妈妈故事的时候,被深深的感动。而我从未认真的想过,妈妈在我心里的位置。


我的妈妈,是一个性格直爽,爱说爱笑,普普通通的农村女人。


即使在日子最困难的那些年,都是妈妈用她瘦弱的小身板撑起了我们一大家子人的一片天。


妈妈和她的同龄人相比,小时候的她,生活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因为我的外公在最艰苦的那个年代就是村干部,粗粮还是可以养活我的妈妈她们,不至于和别人家一样挨饿。妈妈有一次给我说起,在她二十岁的时候经人介绍就嫁给了我爸爸。从别人介绍到她结婚进我们家门,只和我爸爸见过一次,用她自己的话说我爸就是“人没凉没瓜,也不缺胳膊不少腿”。




那时候我们家真是家徒四壁,我爷爷从生产队承包到户,就一直挑着瓦罐到北后面,去换粮食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我的奶奶也因为气管炎,没钱治病而早早的撒手人寰。听说奶奶端一个破碗吃了半辈子饭,直到去世!可想而知,那时候的我家是如何贫穷困苦。我妈妈一进门就要面对着上有老下有小的穷苦日子。


妈妈和爸爸结婚后,因为添了人口,经常也是吃了上顿没了下顿,所以我爸在我妈进门不到三个月的时候,带着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我三叔,去了新疆煤矿上挣钱。这一走就是整整两年多。




生下我之后,妈妈既要带我,还要承担起所有的家务和地里的农活,实在没办法就在下地之前,把我送到村头一个七十多岁的五保户老太太那里,让帮忙照看着。老太太的眼睛看不见,那时候我刚会爬,就在土院子里自己到处爬,捡起院子里的羊粪蛋蛋就往嘴里放。两年后我爸终于回家了。多年后他说:当时一进家门看见院子里有个小孩子在玩,都不知道我是他的孩子!


妈妈因为长年累月的劳作,积累下了一身的病痛。从我记事起,就知道了妈妈是一个干农活的好手,扶犁,撒种,打药甚至就连有些男人都驾驭不住的架子车,她都能操控自如。他常常把我放到架子车上面,自己用她瘦弱的身体拉着我去地里,遇到下坡她还可以自己嗖的一下,也坐到车辕边上,两手抓紧车把飞快的冲下坡。那时候坐妈妈的架子车,就是我最期待的事情。到我五岁的时候我们从旧庄搬到了新村子里,圈院盖房整个忙下来,妈妈终于累倒了!




请来村里的赤脚医生,看完之后包了一些药,然后告诉我们,药吃上,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果然妈妈在家里躺了三天,就又开始忙里忙外的干活了。只不过从此后就落下了病根,只要活干的太重,等晚上躺在炕上的时候就会手足麻木,心虚气短。胳膊疼腿疼,常常让她到大半夜都睡不着觉。


自从我爸开始在外面跑货郎,家里日子贱贱有了起色,我也开始在村里上小学了,妈妈却更加的忙碌了,她要早早起来给我和弟弟收拾,打发我们去学校,然后再做早饭,安顿好爷爷的饮食起居后,匆匆忙忙吃上一口就要下地干活了,后来到我上初中,早早的就要出发,赶十几里的山路才能到学校,妈妈又要很早起来,给我做早饭,等我吃完后看着我出门。日复一日的陪着我度过了我的三年初中生活。她却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我到县城上高中后,离家有十八公里,就开始住校了,她知道我喜欢吃咸菜,每次都要给我准备好馍馍和咸菜,吃的,用的东西,然后再送我到车上才回去。夏天的馍馍过两天就有味道了,有时候毛都长出来了就不能吃了,所以星期六回家,她都要在星期天我回学校之前,把馍馍烙好,准备好够我吃三天的就可以了,然后到星期三,她又会把新烙的馍馍稍到县城的一家面馆里,我放学后去拿。


后来我不读书了去外面,妈妈更加是日夜操劳,每次在我出门之前的几天里,我就发现,她的话就会越来越少。那时候我不理解,我不就是去外面嘛,有什么可担心的呀!又不是出去不回来了。在我临走的前一夜,她的话突然就又会多起来了,就会坐在炕沿上千般叮咛,万般嘱咐:“出门在外,不比家里,要记得按时吃饭,天气慢慢的变冷了,记得要穿暖和。挣一分钱不容易,千万不要乱花钱啊……”每次都是这些话,听着我都能背下来了!听着她的唠叨,我总会不耐烦的敷衍着:“昂,知道了,”




都说岁月催人老,对于生活在农村的父母来说再合适不过,由于长期辛苦的劳作,四十多岁的年纪,脸上早早的爬满了皱纹,鬓角也早早的就染上了白发。等我自己有了孩子后,才一点一滴的体会到为人父母的不容易。于是我不再和他们犟嘴,不再冲她发脾气。听到妈妈的唠叨,也乐呵呵的对着她笑,耐心听她说着家常话。


每次给妈妈打电话想着有很多话要和她说,可等接通后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该说些什么。所以每次都是简单的几句问候:家里都好的没?你和我爸也不要干重活了,给你们做的吃好点,要多注意身体!说完后就听她在电话里的唠叨,永远都是那些话:家里都好,我和你爸爸身体也都好着呢。现在方便的很,想吃啥都有呢,再说了我和你爸种的菜都吃不完。还有村里谁家的孩子结婚了,办的体面很;谁家买了一辆车,听说要好几万呢……她感觉说不烦,说不厌!我也总是会耐心的听她说,一直到电话那头父亲的声音传过来:你看你都说了些啥,正问的一句也没问,你赶紧问看孙子上学咋样子?娃还碎,叫他们不要打的惹!我在这头听的真真的,就朝电话那头喊:没惹,我们在外面都好着呢,你们两个不要担心,照顾好自己让我们放心就行了。然后电话两端都沉默了!十秒,半分钟……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嘟的声音。挂了电话心里真的会很难受!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




去年回家,一进门的看到妈妈苍老的面容和满头的灰发,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感觉到很心疼。她真的老了,不在是当初那个能扶起犁,拉着架子车操控自如的年轻女人。现在的妈妈就是一个守望着儿女,盼望孩子能过的幸福的迟暮老人。


我们长大了,父母却老了!常年在外的我们从来都没有顾及到父母此时此刻的感受!都说养儿为防老,父母不是我们隔段时间给他们寄点钱就够了。他们也需要关心,需要我们做儿女的多回家看看,多陪着他们说说话,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仅此而已!他们想要的真不多,可是却显得是那么奢侈。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海吃海喝,浪费时间在做着一些无聊的事情,却总以忙,没有时间来当做不回家的借口。一首《时间都去哪了》打动了多少人的心!是啊,相比父母对我们的付出和爱,我们又怎能报答万一啊!孝就请从现在起,不要让“子欲养而亲不待”成为我们一生的遗憾!




过完年我走的那天,她依旧坚持要送我上车,上车后我挥手示意她赶紧回去,告诉她:“冷的很,你赶紧回起,照顾好我爸和你自己。”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站在路边上。我看到她嘴唇微微颤抖着,用她那冻的通红,干枯的小手朝我使劲的挥。瞬间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她一眼,害怕她看到我在流泪的双眼。


车子开动了,慢慢的离家越来越远,妈妈依然站在路边,被山风吹乱的灰发,却依然清晰的在我的眼前飘动着,那么久,我知道那是妈妈栓在儿子心上永远的牵挂!


又快到年关了,妈妈又开始在电话里念叨:“过年了就早点回家,我想孙子了!我早早地把炕给你们烧上,不然冷的很,冷的很么。”


母    亲 


儿女都已长大

时光磨去了您的风华

在您膝下承欢的日子

早已让岁月风干


在遥远的他乡

托清风稍去丝丝牵挂

羔羊尚知跪乳

儿能用什么报答妈妈


游子异乡的梦里

您常出现在村头

那棵老槐树下

望着儿远行的方向


在夕阳的余韵下

花发上落满了槐树花






作者简介:杨建平,笔名:杨靖,生于1980年,籍贯,甘肃秦安。自幼酷爱阅读和写一些表达内心深处情感的文字!愿和所有的朋友真诚相待!个人微信号。yangjing1046432562






强力推荐阅读王托弟的散文集《回不去的故乡》一书,购买可添加王托弟本人的微信(微信号:panke201408)!







(本文系作者原创,文中插图均来自网络,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                            


责任编辑  杨靖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建议和精彩的评论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