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靖我去山沟里挑水了,请不要再找我

杨靖故事汇2020-06-29 15:19:58

原创散文

我去山沟里挑水了,请不要再找我




有点口渴,就去买了瓶矿泉水。可两元一瓶的矿泉水喝进嘴里,怎么也没有家乡山泉水甘甜的那个味道!


想起那年妈妈来新疆,我给她倒了一杯水,她喝了一口,就说这新疆的自来水还不如老家的泉水。想起很多老乡一起喝茶聊天都有共同的感觉,新疆的水,泡的茶都没有老家泉水泡的茶香。突然好怀念爷爷用山泉水熬的罐罐茶。




美不美,泉中水,亲不亲,故乡人!也许我们嫌弃的不是新疆水,而是眷恋故乡的泉吧!


记忆中,农村老家水资源十分欠缺,我们吃水都要到沟底的泉里去挑。可尽管如此,还不是说你挑着两只桶,跑到沟底泉边就能舀上水。尤其到农忙时节,人们的心有时候是很矛盾的,麦黄六月怕下雨耽误地里的活,可长时间不下雨,又发愁泉干了没水吃。于是就出现了晚上公鸡一叫,人们就挑着水桶,拿着镶了长长木把的马勺,争先恐后的去泉边排队等水的情景。



我大奶奶是一个勤快的有点过分的人,一直到现在我都想不通,她瘦瘦小小的身板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能量。家里家外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干,还常常比别人早起,在我家后院墙背后,扯开嗓子叫我妈妈和她一起去等水。干了一天的农活,妈妈累的头都不想抬,可大奶奶一个劲的叫,我也醒了,就从炕上爬起来挑着水桶跟着她一起去排队。她看到我出来后,催促着:“赶紧走,不然去晚了等到大中午也排不上队。”



后半夜,满天星星和皎洁的月光,照的整个村子如白天一样清楚。一老一少,我们两个人快步来到沟里泉边。才发现竟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可为什么只有水桶却没有人?还有谁会比我们更早呢?不管它,先排上再说吧!瞅了一眼泉里,总共也舀不上半桶水。耐心等吧。夜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我感觉有点阴森森的,头皮发麻。盯着泉里不敢去看别的地方。


大奶奶看出我有点害怕,她本来想说两句壮胆的话,可一开口我更害怕了,她说:“你们男娃娃都有煞气呢,那些鬼啊都不敢来。现在鸡都叫了,鬼也都回阴间了,不会出来的。”我的大奶奶啊!你这是干吗呀?咱大半夜能不讲这些东西不,我心里想着。嘴上去犟着,用颤抖的声音说:“我才不怕什么鬼呢,我们老师说过,这世界上就没有鬼。”大奶奶听我这样说,笑了笑再没吭声。



就这样干等着,过了好一会突然听见“吧嗒,吧嗒”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我又开始头皮发麻,手心都是汗。那声音感觉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我们旁边,我硬着头皮抬头一看,我去,是建明家我大爸。原来他比我们先来,他有经验前半夜没人来挑水,肯定泉里就有水了,于是他挑了两对桶下来,先挑了一担回去,等再下来估计又可以舀满一担了。果然他蹲在泉边用长把马勺,一点一点的舀,差不多十几分钟就舀满了一担水,挑着回去了。


我们还要继续等,陆陆续续又来了好几个人,大家都自觉排好队,你一句我一句的拉起了家常。人多了我也再不感觉害怕了,很快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我也慢慢的往桶里舀水,大奶奶在一旁指点我:“马勺放浅浅的,轻轻的舀,不然你舀的就是稠糊糊。”我按她说的一点一点的舀,一只桶满了,又过了一会,给另一只桶舀。


我的两只桶都满了,大人们帮我提着放到一边。我一边听他们聊天,一边等爸爸或妈妈下来挑水。等大奶奶也给她差不多快舀满的时候,爸爸来了,他挑起两桶水在前面走,我就跟在后面。走了几步,爸爸催我赶紧前面先走,说我妈做好了早饭,吃完了赶紧上学去。



在以后的日子里,半夜去排队等水成为了我常做的事,直到后来我去县城读书。慢慢的后来家家都打了水窖,洗衣服,浇地方便了很多,可爸爸妈妈却依然挑着泉水做饭吃,烧开水喝。今年村里通了自来水,我还没机会去喝一口,不知道是不是沟底那泉水的味道。


第一次离家出远门,妈妈说的一句话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出门在外,喝口凉水都要钱咧!”是啊,城市的自来水是要交费的,矿泉水是要花钱买的。可为什么花钱买的水,喝不出家乡泉水的那种味道呢?







作者简介:杨建平,笔名:杨靖,生于1980年,籍贯,甘肃秦安。自幼酷爱阅读和写一些表达内心深处情感的文字!愿和所有的朋友真诚相待!个人微信号。yangjing1046432562






强力推荐阅读王托弟的散文集《回不去的故乡》一书,购买可添加王托弟本人的微信(微信号:panke201408)!







(本文系作者原创,文中插图均来自网络,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                            


责任编辑  杨靖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建议和精彩的评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