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靖 | 姐妹易嫁

杨靖故事汇2020-06-29 13:34:07

原创小说
姐妹易嫁   



希望当爱情褪去激情的外表,回归平淡的真身,我们还能握着彼此的手,一直走下去,白头到老。

              

  ——题记

 

杨靖



1

常慧烧了两大壶开水送到了上房里,屋子里一大帮老爷们抽着烟,烟熏火燎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她妈妈在角落里抹着泪还不时问她大:“你说这可咋办呀!死恰地艳就这样不管不顾的走了,咱们给人家可咋交代啊?”


常慧给屋子里每人倒了一杯茶水,也给妈妈递过去一杯水,小声说:“妈,你别哭了。姐已经跑了,我们先听大大和各位叔伯看怎么说昂!放心,总会有办法的。”


“唉!我养的碎先人呀!这下子可把人害死了。不但把人家娃娃的名声害完了,也让我以后都抬不起头啊!她要是回来,我就打断她的腿,我把她养活上一辈子,看她还咋跑。”常有贵拧着脖子狠狠地骂着大女儿常艳。


“哥,你现在骂也不起作用啊!这大女子已经把祸惹下了,咱们现在就商量看咋解决这个事呢!反正咋说都是咱们理亏,先等着看人张家梁上的亲戚咋说么。”说话的是常慧四叔,他常在外面跑小买卖,也算弟兄里见多识广的一个。常有贵心里还是很佩服这个一母同胞的亲弟兄的,他瞅了一眼兄弟,慢慢的点了点头。


常四叔话音刚落,堂叔有乾在鞋底上磕了磕旱烟锅,不紧不慢的说道:“咱们的女子为啥要跑?到底是因为看不上张家的那娃娃还是因为啥嘛?估计人家那边的人明天就过来了。咱们得先听听人家怎么说,然后再决定事情咋解决,对不?现在咱们一家子说也说不出个啥。”


“唉!也不知道这娃娃心里咋想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硬要胡跳弹呢么。你跟上个死狗流魂的货以后就后悔来不及了。”大爸有禄皱着眉头说。


有贵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使劲抽着烟,仿佛那烟就跟自己的仇人一样,恨不得咬碎嚼烂了。他看到哭哭啼啼的女人,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哭,就知道哭!都是你把她碎妈惯成精了。我看人家明天来要人你咋办。”


女人看有贵的脸色那么难看,她也不敢言喘了,只是用手抹着眼泪低下了头。常慧看着大大发火,帮妈妈悄悄递过去一条毛巾,然后说:“我姐夫他们家人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姐姐跑了那也不是咱们家教的让跑的,等明天姐夫他们来了把事情问清楚,相信能解决的。大大,妈妈你们也不要太担心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我姐找回来。”


“慧娃说的对,哥,嫂子你们也不要想太多了。啥事都等明天人家过来咱们再说。时候不早了,我还要去给牛添草,饮水。”老四说完话转身就走了。


其他人也都起身各回各家去了。留下常慧一家子你看我,我看你,都心事重重的。


2.

深秋的夜凉如水,夜色笼罩下的张家梁和往常一样安静。今夜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偶尔传来几声也不知是猫还是什么的叫声,划破深夜的宁静让人听着心里发慌。


张睿平家的灯还亮着,院子里摆放着许多桌椅板凳和其他过事(婚丧嫁娶在自家院里办酒席)的用具。农村人过个事不容易,尤其是结婚这样的大事,都得提前做准备。这日子早都定好了,亲戚朋友也早早都通知了。可如今倒好,眼看还有三天就到日子了,可准新娘却不见了。


张睿平站在院里,看着眼前的这些东西,眉头皱成了铁疙瘩,心里又是气愤又是难受。屋里穿出来妈妈长长的叹息,一声声都像一根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心上。


“妈,不要想了!明天我过去商量着把这个事解决了就好了。您赶紧睡吧,我也睡去了昂。”睿平对着屋里的妈妈说完,就回到自己装修一新的婚房里,爬在炕上对着墙上的结婚照,他想起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想自己十一岁的时候,大大就因病去世了。是妈妈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才把他和妹妹小莲拉扯大的。他自己本来读书也挺好的,可每次看到妈妈为了供他和妹妹读书,没白天没黑夜的辛劳,实在让他感觉心疼。为了能给妈妈减轻点负担,他初中毕业就死活也不愿意再上学了。


十六岁,张睿平拿着东凑西借的1200块钱,跟上堂哥去青海转货郎。凭着能吃苦和一个活泛的脑子,四五年下来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店铺。这日子虽不说是大富大贵,但也过得顺心。去年妹妹小莲也考上大学去了西安上学,村里谁见了都会竖大拇指,夸他们兄妹俩有出息。


这好名声一传十,十传百,就连周边村子的人也都知道了。很快就有个远房亲戚找到他家里,对张睿平和他妈妈说:“常家沟来常有贵家的大女子不但长得俊俏,而且干活打理家务都是一把好手。正好她家要盖房缺钱,这常有贵就打算给大女子寻一门亲,也好要上些彩礼钱贴补。这不,他也听说咱们睿平不错,就托我过来问问。我一想,哎呀!这可是大好事啊!女方家托媒这说明啥?说明咱们睿平娃攒劲呀。再说我看人家那女子也真是百里挑一,和咱们睿平还真般配。现在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打算?”


睿平妈妈一听,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啊!还怎么会不同意,只要人家两个娃娃能看上就行。经过媒人两边传话,两家一商量,张睿平和常艳见面一谈,彼此也都觉得挺满意,很快就把这门亲定下来了。


转眼就一年过去了,张睿平私下和常艳商量着尽快把婚事办了。一来常艳可以名正言顺的过去帮他看店,也就不怕有人说三道四了;二来也好让妈妈安心(他妈妈也不知道从那里听到了一关于常艳的些闲言碎语);三也是自己的私心,他真受不了这种牵挂和思念的煎熬了。两人一商量常艳也同意,再去和她家人商量,常有贵很痛快就答应了,因为他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女婿。


定日子、置办家具、请亲戚、拍婚纱照,所有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两家人都沉浸在这种忙碌而又幸福的喜悦中。还有几天就摆酒席了,一大早照相馆打来电话,叫他们取照片并安排婚礼上的新娘化妆等细节。他和常艳到县上后,常艳让他先去照相馆,说她要去买一些女孩子私人的东西,一会就去照相馆找他。


他在照相馆等了好久,还不见常艳回来,给她打电话却已经关机了。他也没想太多,以为是她的手机没电了,可左等右等都快中午了,常艳依然不见踪迹。感觉有点不对,到处打听寻找可就是没有她的影子。赶紧给她家里打电话,结果也都说没回去也没打电话。


两家人找遍了整个县城,两天过去了,常艳就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张睿平收到常艳发来的一条短信:“我走了,不要找我。”然后就又关机联系不到了。常有贵看到这条短信时,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3

八九月的天气,就像人的脸色一样阴晴不定。一早起来,天气阴沉沉的乌云满天。张睿平安抚好妈妈就去了常艳家。本来昨天说好和堂叔一起去,可晚上他想了又想,觉得还是自己一个人过去比较好,因为他相信人心都是肉长得,将心比心谁家不嫁女儿,谁家不娶媳妇;常艳她们家虽然穷,但常有贵却也是个耿直硬气人,而且通过这一年的接触他也看得出来,常艳她妈妈也是老实厚道人。只要自己把话说透,这件事情一定会圆满解决好的。


他一进常艳家,发现屋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他上前打招呼:“姨夫,姨娘,各位叔叔伯伯大家都在啊!来,抽烟。”掏出“红双喜”香烟没人散了一根。常有贵红着脸接过他的烟问:“狗狗,咋你一个过来了?你们亲房家咋也没过来个人?还没吃饭吧!慧慧,赶紧给你哥收拾上些吃的。”


“没事的姨夫,我吃过饭了!慧慧,你不要管了昂!”睿平刚坐倒急忙又起身阻止常慧去做饭。常慧递过来茶水说:“哥,你先喝水,饭我一会就做好了。”说着她就要去做饭。睿平赶紧挡着不让去,两个人互相推让时,茶水一下子就撒到睿平身上。常慧拿过来一条毛巾要替他擦,他一下子脸就红了,伸手去接毛巾“没事,没事,我自己来。”却又不小心抓到她的手,这下可好,连常慧都羞红了脸,心里小鹿乱撞,低下头快步出了屋子。


张睿平自己也很尴尬,他默默地坐在那里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常慧大爸说:“狗狗,你既然过来了,肯定你们那边也都商量好了。我们也都听听看你们的意见,事情已经到这一步,怪我们的娃娃不争气,现在把咱们都闪到半道上了么。”


“对!你今天过来,咱们就商量着把事情赶紧解决了,不然拖的时间长了对你影响不好。”四叔也说道。


睿平听两个人说完,先给他们每人又散了根烟,然后微笑着说:“常艳我也不知道她咋想的,其实她如果不愿意和我结婚,也应该早点提出来就好了,这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她不愿意我真的不怪她,说明我们两个没缘分。她不管跟了谁,我都祝福她。事情走到这一步,我今天过来也就是看看,也请大家都不要着急上火的。”


“唉!都是我把完货养下了,还能说啥,当初我是一心一意的要让咱们两家做这个亲戚,可现在,唉!”常有贵痛心疾首的说道。紧接着他又是脖子一拧,大声说:“狗狗,你放心!就是做不成亲戚了,我也不会做亏人的事,要你家的彩礼钱,还有平时的花销我一分都不会少的给你退。你列上个清单,三天之内我保证送到你家里,也去给你妈妈和亲房当面赔罪。”


“姨夫,看你说的,还赔啥罪呢!常艳走了我们都知道又不是大人教上走的。我也和我妈妈说过了,其他零七八碎的都不算,看您这边啥时候手头方便,把那六万块钱的彩礼还回来就行了。即使做不成亲戚也都乡里乡亲的,以后还要抬头不见低头见啊!”


4

张睿平话音刚落,常慧突然就冲了进来,对着所有人说:“我姐走了,我愿意替她结婚。”说完她就站在哪里,脸色通红地望着众人。


什么?这一声像平地炸雷一样,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不要胡说,这都到啥时候了你还开玩笑,真是不知道轻重。”妈妈显然被女儿的这种举动吓到了,赶紧出言呵斥。


常慧看了一眼张睿平,对妈妈说:“大大,妈!我没胡说。刚才大家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尤其我姐夫说的。你们想想,我姐姐都把人家害成啥了,可我姐夫和他们家却一点也没有怨咱们,还处处为咱们考虑,我觉得他人品好,有主见。我姐不愿意嫁过去是她没那个命,我就喜欢他,也喜欢他们家,我愿意和他过一辈子。”


“好!慧慧这个想法我感觉能行,说实话,我是真舍不得毁了这门亲事。睿平娃的人品那是没话说,谁嫁过去都不会受委屈的。只是不知道你愿意不?”常有贵因为高兴,他的语调也显得比平时温顺了许多,瞅着张睿平就等着看他的意思了。


张睿平这会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完全被突如其来的事件变化整懵了。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我,我也不知道,就怕这样做委屈了慧慧,再说这两天了,什么都来不及给慧慧置办呀!”


“还置办啥,不是都有现成的吗?如果你没啥意见就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该怎么操办还怎么操办。你现在就和慧慧去县上,给她买衣服,再去那个照相馆安排好新娘的化妆就行了。”常四叔笑着说。


“可,结婚照和三金咋办?都来不及呀。”张睿平看着常慧说。


“那有什么关系!这些都不重要,等以后再说。反正我也不在乎那些。”常慧看着他微笑着说道。


常有贵从柜子里拿出钱,把常慧叫到一旁说:“这些钱你拿上狗狗,下去想买啥就买,不要委屈自个,后天我要看着我的娃心心疼疼、体体面面的嫁过去。”常慧接过钱,看着大大鼻子酸酸的。


睿平和常慧坐在去县城的车上,不时的互相看对方一眼,两个人的手紧紧牵在一起,天空中乌云散尽,红红火火的太阳透过车窗,晒得人暖洋洋的。睿平闭着眼睛,仿佛看到常慧穿着漂亮的婚纱,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他迎上去看着她,就那样傻笑着、傻傻地笑着。很甜蜜,很幸福。常慧回头看到他闭着眼睛嘴角上扬的脸,不由得有些痴了。


睿平,睿平快醒来,咱们到县上了。


啊!到了呀?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叫一声听听。


姐夫,姐夫,哈哈……


常慧叫完笑着跑开了,睿平边追边喊:别跑,看我怎么抓住你哦……

 


—— 完 ——


本文系作者原创,图片来自网络,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


关注文字就好,因人丑才借文聊以充饥
杨建平,笔名:杨靖,生于1980年,甘肃秦安人。搬砖之余,读书写字一杯清茶!笑对红尘,静看花开花落。愿和所有的朋友真诚相待!个人微信号。yangjing1046432562





点击如下链接,查看往期文章:

杨靖 | 青梅竹马 之 错位的爱  上

杨靖 | 青梅竹马 之 错位的爱情  下

杨靖 | 爱到尽头就是劫    上篇

杨靖 | 爱到尽头就是劫    下篇


长按识别如下二维码,关注微信平台号红尘温馨驿站



喜欢本文的亲们,请置顶分享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