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从建筑师到刺青师-杨永

赤青订阅号2021-02-23 15:16:42



当下,刺青的日趋流行是世人皆知的,这种行为方式渐渐褪去过去给人的那种市井感觉,已经化身时尚文化中炙手可热的品类。因此,吸引了更多有着良好美术教育背景的艺术家,设计师转行或是兼职从事刺青艺术。今天我们介绍一位建筑师出身的刺青师——
斑马刺青创始人杨永。


杨永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得建筑学学士学位(五年),2005年以绘画专业排名全国第二的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毕业于日本建筑大师六角鬼丈教学工作室。在校期间获得央美手绘大赛第一名,并曾在国内知名的建筑设计院从事建筑设计工作。


杨永建筑手绘

赤青(C):和大多数的刺青店的名字相比,斑马的名字挺特别,工作室为什么起名叫斑马呢?

杨永(Y):因为斑马身上的条纹像是大自然给予的天然刺青,很美,也很与众不用。当然斑马刺青是艺术化刺青,对图案的设计性,细致程度要求比较高,也有别于一些社会风格的刺青店。



C:我了解了您的个人经历,中央美院建筑设计专业毕业(2005级),师从日本设计大师六角鬼丈,毕业先后去了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悉地国际,作为一名主创建筑师,为什么突然跨界做了刺青呢?



六角鬼丈,1941年生于东京,1965年于东京艺术大学建筑学科本科毕业之后,进入矶崎新事务所工作,1969年独立开设六角鬼丈计画工房。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在东京艺术大学任教,2004年就任该校美术学部长,2009年9月开始作为特聘教授受聘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代表作品有:“杂创的森林学园”、“东京武道馆”、“立山博物馆”、“曼陀罗游苑”、“感觉美术馆”、“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取手馆、上野馆)”等。

Y:跨界说大了,只能算是转行吧。简单的说:做建筑师,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可把控的太少,建筑是多人对多人的模式,一个设计团队,面对一群开发商或是政府的各种领导。一个建筑的完成参与了太多社会综合因素。而我个人的性格喜欢一对一的工作方式,简单明了。画画和刺青是我的兴趣取向,喜欢竭尽所能的完成一个客人需要的刺青,同时也会获得很大的成就感,因为刺青会陪伴一辈子。

这不是宁财神吗!


C:当时转行有没有受到过质疑?我是说一定有人会认为建筑师的职业地位要高于刺青师吧?

Y:起初很多人劝过我是不是要考虑清楚,毕竟刺青师是一个小众的行业,外界基本上也不了解。但我知道我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我喜欢刺青,喜欢绘画,就像当年必须要考上美院一样,骨子里有一股劲儿。我的职业要从我自己兴趣出发,而不是别人眼中我该做哪个行业。那样会活的不情愿,也累。

C:身边的设计师迫于工作的压力,尤其是现阶段建筑设计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负面情绪高涨,您有没有做刺青觉得厌烦的时候?

Y:刺青师职业看似轻松,其实很累,尤其是对于喜欢设计原创的刺青师来讲,一定是比其他只会复制的刺青师要累很多,我还好,因为喜欢,所以陶醉其中,累也觉得充实。每个图案都不同,设计时都有新的挑战。

C:客人们都重视原创么?

Y:前些年带图来纹的客人很多,我不鼓励客人带着图来纹,不喜欢照搬原图,无聊,无内涵。每个人都不同,而刺青最该是代表自己。有时候我和客人会聊很久,聊喜好,聊经历,挖掘一些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作为设计素材,我的客人也都很欣赏我这一点。他们觉得这样的刺青师很认真,踏实。

C:有没有给建筑师同行做过刺青?

Y:当然有,而且很多,建筑师身上的刺青通常都比较含蓄,一般都是很小的图案,但是都会赋予专属的精神含义。

C:有没有建筑题材的刺青作品?

Y:我最近正巧还在给一个建筑摄影师刺一个建筑题材的作品,是用著名建筑大师柯普西耶的经典作品做了一个包小臂,风格是参照毕加索超现实主义时期的画风,内容包括柯布西耶从比例人,朗香教堂,到马赛公寓等不同时期最经典的代表作,都会有所体现,但还没有最终完成,还需要两三次的深化,完成后会第一时间与大家分享。


杨永原创的柯普西耶主题的刺青手稿


C:你觉得刺青师工作与过去建筑师工作的最大不同点和相同点分别是什么?

Y:不同点是,建筑师的工作模式一般多人对多人的模式,而刺青师是单人对单人的模式,而我的性格更喜欢后者,而相同点是无论是建筑作品和刺青作品都对人的行为和生活产生很大的影响。


C:你有没有尝试过用自己过去所学的建筑软件来负责自己的刺青创作?

Y:未来有可能,但现阶段主要用的还是Photoshop等平面类的软件。

C;我看了您很多作品,真的很美很精致,看得出是很用心的。对于想做刺青的客人,他们如何鉴别一个好的刺青,如何选择一个好的刺青师?有什么推荐吗?

Y:不得不承认,刺青这个小众行业,里面的水分和炒作成分不少,但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手艺好的刺青师越来越容易被认可,客人可以选择感兴趣的刺青师,加微信,关注微博,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看看近期作品,可以感受到刺青师的状态和水平,然后再登门拜访,进一步沟通。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方式,起码不会因不了解和冲动而后悔。


C:有没有你喜欢的刺青大师?

日本刺青师黄岩(右)与杨永(左)

日本刺青师黄炎,原名岩崎成格,1970年出生于日本广岛,在横滨的哈雷机车制造厂工作,1995年开始自学刺青,2000年设立工作室,2001年开始参加Paul Buse保罗先生主办的麻州城大赛之类的海外比赛,为了学习更高层次的刺青技术,于2002年跟学瑞士的Filip Leu菲利普先生学习3个月的刺青修行。下图为黄炎作品。


Y:比较钦佩日本大师黄炎,也有去日本拜访过几次,和黄炎聊了很多。工作室没有豪华的店面,没有浮夸的言辞和炒作,安安静静的,很谦逊的在创作每一幅作品,能感受到他对刺青的热情,一如既往的创作,自我提高。作品和他的状态都是我所喜欢的。

 

C:这样的大师,价格是不是很高?

Y:价格确实不低,但别忘了,他们有这样的水平,曾经付出过多少坚持和努力。


C:你所了解的日本刺青的现状是什么样的?

Y:首先日本刺青艺术并没有受到公众推崇,刺青在日本只是如山口组等一些崇尚武士道精神的黑社会成员才会有,并不是日本的主流文化,即使是日本潮男演员身上也没有刺青,刺青的受欢迎程度和普遍性远不如中国。


C:你所理解的日本刺青的特点是什么?

Y:比较重视手工和细节,认为只有承受痛苦获得的精美刺青才是武士道精神的体现。


C:问一个关于学刺青的问题吧!一个有绘画基础的想要学会刺青需要多久?

Y:很多想在斑马学习刺青的人都有问到过,其实所谓的学会,可以指拿起机器在人身上简单操作,这种“学会”一个月就可以了;但是真正的学会,那太难了,我觉得我做了6,7年,现在还是有很多很多东西值得学。每个新的刺青,都是一个新的挑战。


 C:现在已经有了3D打印机,会不会有一天发明了刺青打印机,不需要刺青师了?

Y:不可否认,科学技术在提高。但我觉得,机器没有感情,刺青却需要感情,照片像素再高,也无法取代油画,因为画是有人的感情的。科技越是发达,越是需要匠人,有手工,才有温度。


 访谈中所有刺青作品全部出自杨永

杨永的微信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关注“赤青订阅号”,更多殿堂级的刺青师等着你

  *本文版权归赤青订阅号所有,转载请告知,侵权必究。

点击阅读原文,回顾经典文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