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教授:愿意为北大学生提供免费电疗

非正常事件研究中心2018-06-12 13:57:18

这是一篇洋葱新闻。有疑惑的朋友更应该坚持到最后。

近日,针对“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的严重问题,中国第一网戒中心正式发布通告,表示愿意为这些北大学生提供免费治疗。

前不久,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在文章中称:“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30%北大学生厌学,只因得了空心病。”

徐凯文称,这些学生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而这正是空心病的典型症状。

该文在网上迅速引起热议。第一网戒中心因为网络不好,直到昨天才收到消息。

“这一切早就在我们的预料之中。”网戒中心主任杨教授告诉记者。

据了解,早在前年,杨教授就曾组织网戒中心的工作人员前往北大考察。

对于网戒中心,“北京大学”四个字也有着非凡的意义。许多家长把孩子带到网戒中心,见到杨教授第一句话就是:我这孩子可是要上北大的。

而杨教授也经常问孩子们:想不想上北大?不想?加50伏。现在想不想?

那次杨教授前往北大,本来是想拍几张照片,回来激励一下孩子们。

但没有想到,在北大,杨教授却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据杨教授回忆,当时他们考察了北大的多个区域,包括教学楼、图书馆、食堂、男女生宿舍、澡堂、厕所。

无论在哪个地方,他们都能看到,一群北大学生在玩手机或玩电脑。

平时没事的时候,北大学生整天就沉浸在各种视频网站、社交网络上,什么微博、知乎、草榴。

就连学习和写论文的时候,北大学生也要登陆所谓的“知网”。

有时候宿舍一断网,北大学生就叫苦连天:没有网络我这论文可怎么写啊。

他们还在北大做了一个问卷调查,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如果有一天你没网络了,你会怎样?A、会死;B、不会死。

令人震惊,大部分学生都选择了:A、会死。

当时杨教授就觉得问题很严重。临走前,他特地拜访了北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告诫他们,最好管一管自己的学生。

但傲慢的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却完全没有把杨教授的话放在眼里,甚至还问他,你是什么学校的?

什么?沂水医学专科学校?没听说过,是985吗?还是211?一本有吗?

但杨教授并没有被激怒,相反他感到非常痛心:“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如今看到这个新闻,杨教授只是觉得遗憾: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这些北大学生到底怎么了?答案只有一个——网瘾。

徐凯文在演讲中提到,北大学生主要有两大症状:1、厌学;2、厌生。

“这就是网瘾的典型症状。”杨教授说。

那些到网戒中心治疗的孩子,来的时候也有厌学的表现。治疗一段时间后,也开始厌生。

据杨教授分析,这些北大学生主要分成两种:

一部分是从小就有网瘾,只不过在父母或老师的高压下,大学前暂时被抑制或掩盖住了。

到了大学,无人看管,这些人的网瘾便肆无忌惮的发作了起来。

另一部分本来是没有网瘾的,他们都是正常的学生,阳光活泼、积极向上,来北大追求真理和金钱。

没有想到,他们身边的人,却都是严重的网瘾患者。近墨者黑,久而久之,他们也染上了网瘾。“网瘾确实是有感染性的。”杨教授强调。

那么,到底应该怎样治疗这群北大学生的网瘾呢?杨教授的答案是:无他,唯电尔。

网戒中心多年的临床试验证明,电击对于网瘾有着无可替代的疗效。

在文章中,徐凯文也提到,作为精神科医生,对付病人的杀手锏就是“电抽搐治疗”。

只不过徐凯文也表示,“但是电抽搐治疗对空心病都没用。”

“那是因为电压不够高。”杨教授说,“不然怎么还能抽搐。”

据杨教授介绍,对于不同人群,电击治疗需要的电压不同。

像北大的这群学生,智商偏高,自主意识强,抗电性也强,需要的电压也就越高。

那么,到底要加到多少伏呢?“这也是不一定的。”杨教授说。

根据学生的具体特质,应该施加不同的电压。这也就是所谓的“因材施压”。

如果是学生会的人,电压就可以低一点,因为他们比较容易麻。

如果是什么北大才子、北大女神,那就得加高压,不然他们越电越嘚瑟。

对于一些不开窍的死硬派学生,在加压无效的情况下,可以考虑“磁暴”疗法。

具体是多少压,他们还要在试验中进一步的摸索,找到那个最有效的击点。

当然,要治好北大学生的空心病,如果加压,也要其他的配套措施。

首先是封闭式管理,把网瘾学生集中起来,断网断手机,强行戒断。

其次,建立起严格的患者等级体系,以患管患,患者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激励。

特别是对那些沉迷于朋友圈的网瘾情侣,必要时让他们互相电击,往往会有奇效。

此外,电击治疗还需要配合必要的精神教育。

对于电击治疗,大部分人从精神上都是抗拒的,北大学生在这方面肯定有过之无不及。

所以要学生们配合治疗,还必须从精神上对他们进行教育,让他们明白上网虽然快乐但却是坏的,电击虽然痛苦却是好的。

这方面,北大可以聘请校外名师来校开办讲座,比如说反转斗士崔永元。“能反转的人,一定能反网。”

杨教授认为,作为中国第一高等学府,北大应该立即采取行动,对网瘾学生进行强力干预。

杨教授最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学生考上北大之后,又网瘾复发。

鉴于北京并没有很好的网瘾治疗医院,北大对于网瘾治疗也比较陌生,杨教授代表第一网戒中心,愿意对北大提供帮助。

只要北大需要,他们随时可以组织学生前来第一网戒中心进行治疗,食宿全包,治疗费用全免,治疗无效绝不放人。

如果北大觉得学生课业繁重无法离校,杨教授也愿意率队前往北大,驻校治疗,上门电击,北大只需要承担交通费、住宿费和电费。

第一网戒中心还愿意免费向北大提供网瘾排查服务,对于全校学生进行网瘾诊断,查缺补漏,另可多抓几个,绝不放过一个。

“没有什么事情是220伏电压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440。”

上面是一篇洋葱新闻,其特点是以最正统的新闻报道手法,报道纯粹虚构或真假掺半的新闻事件,从而达到娱乐或讽刺的目的。

下面是一个捐款二维码,您投入的每五毛钱,都将用于非正常研究。



【消息一则】

中心信箱开放。如果你有任何非正常的信息或困惑,欢迎来信:sunqian@jiemian.com



公众号内所有文章,皆为本中心研究成果。如需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转载要求。

本中心常年招聘助理研究员,回复【研究员】查看详情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