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六十二)

李江小说连载2019-11-10 10:11:23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六十一

狗爷对社会学家:“教授,跟你说件事。”

社会学家:“啥事?”

狗:“今天我闻到一股香味在这火葬场的后墙跟下飘荡,便寻上前去,发现有几个人正在往粉刷一新的墙上镶字。”

社会学家:“镶的什么字?”

狗:“我也不识得,只听那几个正坐在一个床单上喝酒吃肉,一边聊大天。说是‘埋子孝母’什么的。”

社会学家:“我知道,那是二十四孝上的故事。怎么又整起它来了?过去一直被认为是封建糟粕,好多年都不提它了。”

狗:“呃,整得可是漂亮,还配有图画。”

社会学家:“火葬厂墙上整这些个玩意,给谁看?”

狗:“教授你看你就是有些夫子气。就是给那些送葬来的人看的,提醒让他们要尽教道。”

社会学家: “明白了,有道理。”

狗:“领着他们干活的头儿,似乎提到了你与那位人类学家,还有那个疯子。他好像跟你和人类学家中学同届,比疯子早几届。”

社会学家:“你没听到他叫什么名字?”

狗:“没有,好像他手下都叫他X经理。对他可尊敬了。”

“他到底是谁呢?”社会学家问狗,也问埋在身边的人类学家。

人类学家:“狗爷提供的信息太少,只说个姓,谁知道他是谁?我们上中学那时,这学校一千多人呢。”

社会学家问狗:“他是怎么提到我们的?”

狗:“我一边拣他们吃了扔在一边的骨头,一边支着耳朵听,还真听出了些眉目,全在埋汰你仨。说,一个比一个活得可怜,早早就躺在了这里,哪有他大半辈子活得自在潇洒。”

社会学家愠:“谁呢?一个开殡葬公司的,竟然埋汰我们!”

狗:“你们中间是不是有一个人,考上了北大,回来给学校作过报告?”

社会学家:“对对对,是我,他说的莫不是我?”

狗:“那就对上号了。他说他当年被刑车上绑着游街示众时,正路过你们学校大门,报告会刚刚结束,志得意满的你正好跟他四眼相对。他终生难忘。”

社会学家对狗又对人类学家:“那就彻底对上了,那不是xx嘛!当时正逢严打,他扒女厕所,被抓了个现行。在风头上,好像被判了六年。”

狗:“对对对,就是他。他在笑你呢,说是当初得亏扒了女厕所,得亏被人发现扭到了公安局,得亏被判了六年。要不然,和你们一样考了大学,说不定,这会儿,他也跟你们一样躺在这儿了,哪还能正喝酒吃肉聊大天,美着乐着。”

人类学家:“后来,风闻说他出狱后,到处找不到工作,只好到火葬厂当了名殡仪工。”

狗:“这就更是他了。他一边喝酒啃着骨头,一边得意地吹他当殡葬工时的事情。”

社会学家,“咋吹?一个殡葬工,有什么好显罢的?”

狗:“呃,教授你真是有些迂,不懂世事变幻如魔方。求他的人可多了,那些死了人的家属,对他就像爷似的敬,都给他下好话——烧的时候,上点心,多烧,烧透点……什么的。”

社会学家与人类学家嘻。

狗:“别嘻,真的,干一般工作的人,都不爱上夜班。可他这行,都抢着上。五更天发丧,家属都要给他们塞红包的。他得意说,‘把他们那些个医生,算个球。人模狗样的。其实,我一个月下来,得的实惠,不比他们少。’”

社会学家:“那他最后怎么又不干了,开起了殡葬公司?”

狗:“他后来发现,其实殡葬公司,才是最大的爷,比他还牛。一个骨灰盒,标价八百没人要,后边再添个零,出手得可利索。死人家的丧事,开头到结尾,全交由殡葬公司包办。出殡时,一路吹吹打打,不管你是高官门户还是巨贾之家,全都听他摆布,吆五喝六,装神弄鬼,折腾得死人家属叫往东绝不往西,顺溜得毛驴似的。说那种享受,是你们一个个所谓教授们绝对想不到了。”

社会学家与人类学家默。

疯子发声:“在世间快渴死的人,必然学会从一切杯子里痛饮。不愿喝脏水者,到头来,却只有渴死的份……”

狗:“还有呢,说出来愕死你俩。他顾了一帮哭丧的,那些女的,都是农村来的,一个个更是把他当大爷一般巴结。他看不上谁,立马就让她走人。你想想,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说他其实夜夜在当皇帝。甚至最后发大了,不屑玩这些个贱的。白天料理完丧事,晚上,西装领带,粉面油头,就去了高档夜色总会或是洗浴中心。那些个小姐,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嘴甜……”

几位均默。

疯子又开始乱语:

我不能说出的悲

也是你的悲哀。

我愿意表达的,

其实也是你的表达。

人生的魔方,

总是在坟墓里,

才似乎有了解它的答案

……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