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明辉:“搞石油,也是一场战斗”

中国石油报2019-05-20 02:05:43


文字整理 | 王晓雪 许忠


杨明辉:82岁,1949年参军,原乌鲁木齐石油化工总厂党委副书记。


一个旧羊圈,几间破草屋,挂个牌子就成了我们政工组的办公室兼宿舍。没有门和窗户,我们就用苇席糊上。房顶、大通铺,到处都是芦苇把子,最大的问题是臭虫多。刚住进去时,一个晚上睡不着,“啪啪啪”不停地拍臭虫,早上起来一看,满墙抹的都是血。这就是乌鲁木齐石化厂开工建设初期的情景,那一年是1972年。


羊圈不够住,我们就自己动手挖地窝子。记得从独山子石化厂调来一位干部,是一位科长。我问他:“你们计划科几个人?”他说:“5个人。”我说:“去,一人领一把铁锹,挖一个地窝子。”地窝子挖好后,他们在门口插根木头条,写上“计划科”3个字,办公住宿的地方就有了。


乌石化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建起来的。戈壁荒滩啥都没有,全靠自己动手。一个地窝子,一般住三四个人。旧羊圈又臭又破,还住了10多个人。没有饮用水,要用架子车和大铁桶到远处去拉。后来,我们修了水渠,埋了管子,总算是解决了引用水的问题。


建设队伍从四面八方赶来,那个年代,买粮凭粮票。可当时的新疆,有粮票也买不上粮。在那个年代,交通也不发达,怎么办?我们想了各种办法,克服各种困难,坚持搞建设。


吃喝拉撒睡,样样都受罪。受罪也要搞建设,不搞建设永远都要受罪。现在看来,那个时候是吃了些苦,受了些罪,可比起战争年代,我觉得算不上苦。


在部队,不管是师部、团部还是连部,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下基层。那时车很少,下基层全靠两条腿。记得16岁那年,我们从陕北一直走路到陕南,八九百公里,走了20多天。天不亮就出发,天黑了才休息,两头不见太阳。整个队伍一起走,男的走,女的也走。没有掉队的,没有叫苦的。


在部队时我还受过好几次伤,眼睛受过伤,到现在视力也不好。还有一次是执行任务,马受惊了,我从马背上摔下来,伤得不轻,治疗了3个月。受伤也好,吃苦也好,我从没想过当逃兵。想想多少战友,昨天还生龙活虎,第二天就没命了,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怎么能够当逃兵呢?


从部队到石油战线,我们只是暂时放下武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穿的还是绿军装。在骨子里,我们认为自己仍然是军人。都说没有石油打不赢战争,我们把搞石油也当成一场战斗,一场向地层夺油的战斗。


当年,乌石化年炼油能力250万吨,现在,炼油能力上千万吨了。当年,新疆只有克拉玛依油田,现在多了塔里木油田、吐哈油田,还在建设新疆大庆。这些,都是我们以前不敢想的。现在看来,新疆作为我们国家主要的能源基地,发展前景不可估量。对于我们国家能源的未来,我是很乐观的。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