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公作品(朱家天子杨家将,改朝不换将)

三僚风水师曾凡林2021-10-10 11:13:34

大凡风水先生察龙觅穴,都是应东家之请,或为了扬名,或为了图利。有的偶尔留心风水,对其好坏评品一番,也只一时之事,职业使然。


    杨救贫则不同。他一经发现好的山龙脉象,往往要查个水落石出。否则,就惦挂心中,食不甘味。似乎前生与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次,他在外地为人堪舆风水,途中偶见一支龙脉真形微露、蜿蜓而去。待帮东家做的风水一完事便沿著那支龙脉追寻下去。尽管爬山涉水,脚下无路,饥渴劳累,他都全然不顾。


    这是一支远处发脉而来的行龙。它一路时隐时现。好在杨救贫精於此道,眼看龙脉断了,经仔细察看一番,又能分辨出来,一次次断续,终难逃过他的双目“仙珠”。


    追呀!辨呀!自己也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路,越过几重山,涉过几条小河,不知道还要追寻多远。但他不灰心,决意一查到底。


    这天,红日偏西,已过晌午,他不觉肚饥口渴,只是心想:龙啊!你究竟腾到那裹去的,总不会飞上天去吧!


    又走了不少路程,他来到了一条大河边上,茫茫江水阻断了去路,行龙亦隐伏不见了。无船可渡,不得不伫立河边,朝对岸观望。此时,肚饥、口渴、疲乏一齐袭来,只好找块乾净地方坐下休息。


    杨救贫坐在河边一个草墩上,时而看看河对面的地形,时而观察附近的地形。细看之下,见侧边不远的地方有座石岭颇似伏在那裹的一条牛。不过,说它似牛吗?首尾又不分明;说它不像吗?身子很像牛。从河对岸的山、地形察龙脉,行龙并未过江而去。


    就在杨救贫细细观察,认真分辨,未得其解之际,忽见三个青年从河裹爬上岸来。他们是玩水的。

其中,一个姓朱,两个姓杨。三人上得岸来,穿好衣服,救贫走上前去问清那座石山情况:“几位後生!请问那座山向著大河的一面是个什麽样子?”“你问那座山做什麽?”几位青年见他是外地人问起那山的形状,都觉得奇怪。


    “随便问问。因为朝大河的那一面我看不到,你们在河裹玩水就看得清楚。请告诉我,它像个什麽样子”杨救贫并不说明有何意图。


    几个青年不便追问,一个一句地说起那座山向河一面的的形状来:

    “那是一条石垠,中有一石岩(洞),石垠像个牛头,石岩就像张开的牛嘴”。


    “那像牛头的石跟,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尖峰,倒像两支牛角”。

    “像牛头的前面有一大块倒悬的石壁,好像牛躲在棚子裹似的”。


    “噢!”杨救贫听三个青年说完,点点头。胸有成竹地断定龙脉落在这裹。肯定地说道:这是一个牛形,在那裹可以葬穴好风水。

    几个青年对杨救贫说的“牛形”、“可以葬穴好风水”不太在意,你看看我,我看看他,说声“走吧!”便转身回家。

一个姓杨的青年走出几步,回过头对杨救贫说:那位先生,天气这麽热,回屋裹喝碗泡茶吧!

    杨救贫听青年一喊,看看天上,见骄阳似火,正想找个人家落脚,以便讨口水喝,买餐饭吃,说声“好哇 ",便赶上青年,跟著他们回家。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子,村裹十多户人家,有的姓朱,有的姓杨。一色的土砖瓦房,有的灰片剥落,有的搭个架子用竹子围住,竹篱上缠著藤萝。屋檐下晾著一篙篙包粟,门前池塘鹅鸭成群,屋後树木荫荫,看得出,这些都是作田人家。


    杨救贫来到姓杨青年的家裹。他的父亲见儿子带来个陌生人,让坐待茶。当问过姓名,得知杨救贫尚未吃午饭时,又叫家人炒菜热饭,以“本家”相称,招待得颇为热情。


    到了晚上,“本家”端著凳子领杨救贫到门前的坪上乘凉,另一个姓杨和姓朱的青年,他们父子也拖了椅子坐拢一起闭聊。


    姓杨的问:“本家先生!你过去做什麽事,是教书还是做生意的吧?’

    “不是。小弟年轻时就喜爱风水,後来略有所悟,就一直帮人看风水了”,救贫答。

    “本家”又问:“听说你看出河边那座石山是个牛形,说地方蛮好,可以葬穴风水,是不是?”


    救贫道:“依我看,是个牛形,如果在'牛嘴’裹葬坟墓,是个佳穴,可望福泽子孙”。

    坐在一旁的朱姓青年听人聊天往往喜欢打岔,过去就有人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岔头”。他听到杨救贫说到“牛嘴”,噗哧一笑,说:“牛嘴?一条石缝也说牛嘴!”


    姓杨的瞪他一眼,道:“大人谈正事,後生人不要打岔”。说完,又转向救贫:“本家!你说那地方很好,它好在哪裹呢?”

    救贫解释:“好就好在发脉较远,龙势较旺。我就是沿著那条龙脉寻到这裹来的。它在河边明显的现了形,穴位天然……”


    姓杨的听了救贫的话,顿起在那裹做风水的念头,说:

    “可惜没备好石灰砖石,如果有现成的,我想请本家帮我做穴风水”。

    救贫听他想做风水,就说:在那裹做风水,没有石灰、砖、石也可以。即使有也不便用的,因为从水裹运去有困难,更何况牛形的嘴裹葬墓若用石灰有些忌。


    那姓朱的青年听到这裹忍不住笑,又岔起话来:牛形嘴裹葬墓用石灰葬墓有忌,什麽叫鲤鱼形、河船(蚯蚓)形的做风水都用了石灰,怎麽没听说有忌呢?


    “你懂什麽!叫你不要打岔你又打岔,走开,早点去睡”。姓朱青年的父亲认为儿子不礼貌,训斥他几句後,又对杨救贫说:“犬子无知,不懂礼貌,请杨先生不要见怪”。

    “不要紧,不要紧的”。


杨救贫不但不见怪,反而说“他问得有道理”,并解释道:“很多忌用石灰的坟墓,就比如鲤鱼形、蚯蚓形吧!如果用了石茨,哪是'喝’形不一定喝对了,形状有些像,有的也并非真形,加之真形并未点中真穴,自然就无所谓忌与不忌了。”


    说到这裹,救贫停住,见他们没有岔话便接著道:“风水这一门,信的人也像地理先生一样,什麽都要讲究。很多人自己踩好山头,然後带地理先生去看。到了做风水的时候则说话都很谨慎,怕说了不吉利的话会应报。其实,说好说坏都不要紧。风水的好坏要因形选择,多方结合,不能一概而论。上上的风水少之又少。不然,风水荫泽,就不知有几多人称帝、几多人为王了。”


    “先生说的是。可是,不用石灰泥怎能砌成筋井、砌起墓头呢?”姓杨的问。

    救贫道:“在那裹,上面是陡壁,下面是深潭,是个难得有人去的地方,长年又淋不到雨。因此,可以不砌筋井、墓头。只要把骸骨包好放在那裹就可以了。”


    夜深了,天气渐渐凉下来,大家也有了睡意。另一个姓杨的和姓朱的听说那裹确是个很好的地方,也有些心动。想和那跟救贫称“本家”的一起在那裹葬墓,问救贫可不可以。杨救贫表示可以。谈过一些迁筋等事,三家一起葬墓就定下了。


    次日,三家人请杨救贫去察看老墓,把认为不太好的各挖掉一穴,把掘起的筋骨包好抱回,放在众厅门前。

    按旧习,筋骨是用棕包裹。两个姓杨的筋骨是用棕片包的。那姓朱的青年一时没找到棕,便摘了一把青菜叶包筋,父亲说他马虎,但一时找不到棕,筋又已包好,也就算了。


    筋骨已移好,他们请救贫择个吉日吉时安葬,救贫道:

    “风水以龙脉形势为重,时辰、方位次之。此龙穴坐向天造地设,今天申时,年月日时皆利,正好安葬。”。


    午饭後,杨救贫跟著三名会泅水的青年来到河边。他在岸上叮嘱几句要紧的话,三名青年便各自用绳子套好筋包,挂在肩上,一齐下水向牛形择好的墓地泅去。

    首先是两名姓杨的青年爬上了牛头,他们把筋包安放在“牛嘴”裹。可是,一次次放都放不稳当,盖因牛头浸在水裹,“牛嘴”向下倾斜故也。


    牛嘴裹放不稳筋包,两个姓杨的青年看看两支尖尖的牛角,便爬上牛头,把筋包用绳子分别挂在了左右两支角上。

    姓朱的青年最後把筋包放在牛嘴裹。两个姓杨的站在牛角边,对姓朱的青年说:那裹放不稳,会滑落河裹,把筋包拿上来,我帮你挂到角上吧!姓朱的青年抬头看看他们,说:不怕,你们包筋用的是棕片,滑渭溜放不稳;我用的是菜叶,一放就稳。


姓杨的青年说:现在看,像是放稳了,以後会滑落河裹的!姓朱的青年则说:以後?以後滑落河裹也不要紧,那就……就水葬。两个姓杨的青年见姓朱的不肯把筋包挂在角上,从上面慢慢爬了下来,边下边说:“让你去水葬。”


    就在他们刚要离开的时候,三人回头一望,牛嘴在不知不觉中合拢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异常惊奇。

    三个青年泅水回到岸上,把刚才的经过情形告诉杨救贫。杨救贫知道只姓朱的一付筋骨放到了牛嘴裹,心想:天意!昂或牛不吃棕片喜吃菜乎?

    杨救贫觉得这次寻龙没有白费神,对找到难得的佳穴极为高兴。对几个青年说:“你们葬了好风水,日後定见好处。”


    “什麽好处!”两个姓杨的青年为没有把筋包放在牛嘴裹後悔,心裹很不是滋味。

    杨救贫道:那是个“仙牛汶潭”形。葬了真穴,日後可望出大官,既贵且富也。

    “你说可出什麽大官呢?”姓杨的问。

    “左角出宰相,右角出丞相”救贫答。


    姓朱的青年见救贫只说左右两角都出丞相,接著问:“中间呢?”

    “中间?”杨救贫看了朱姓青年一眼,有意要戏弄一下这个“岔头”,笑著说:“中间出癞痢和尚。”


    杨救贫说的本是一句玩笑话。姓朱的青年却把它看作是风水告竣的赞词,是不吉利的话。因此,认真起来,挨近杨救贫说:“你说是好风水,怎麽又说出癞痢禾尚?要哇过,要哇过!请你先生哇好话。”


    杨救贫知道只有姓朱所葬的才是真穴,见他嚷著畦好话,便改口道:“左角出宰相,右角出丞相,中间生龙口,久後出皇上。”

    姓朱的青年高兴了。杨救贫一说完,便立即道:“全靠先生金口。”


    因为杨救贫说了那座石岭是“仙牛汶潭”形,据说後来那一块地方都叫“仙牛汶潭”了。对於杨救贫最後说的那四句话,也有说是“朱家天子杨家将,改朝不换将”的。


历史上,宋代的杨家将威名传天下。後梁,朱晃(公元907)做了皇帝。到明代,有十七个皇帝都姓朱。开国皇帝朱元璋据说还是个癞痢头。他们与这个故事是否有关谁也不知道。



三僚杨公风水师曾凡林

中国风水术起源古老,古时被称之为帝王之术。唐朝国师杨筠松来到三僚村定居传徒授业,堪舆学才开始逐渐流。
曾 凡林1963年出生于江西赣州市兴国县三僚村风水世家,国师曾文辿四十世孙。高中毕业后跟随祖父学习传统杨公堪舆风水术,在祖父口授亲传和实践指导下,精 通杨公风水各种秘诀,对阳宅、阴宅企业办公、家居布局、择日、定向等都有较深的实战经验 ,长期应用三僚杨公风水术造福于社会,使杨公风水术传承于千秋万代,福泽天下造福有缘人。

学风水看风水联系人曾先生:18079792785(微信)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梅窖镇三僚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