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证券研究院李志林:若有超预期措施 年内A股仍可上4000点

腾讯证券2018-08-08 08:51:25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腾讯证券”关注我们!


腾讯“证券研究院”特约 李志林 华东师大企业与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


两度急跌探明了两种底部


“首次急跌”探明的“国家队底”。从6月15日5178点到7月9日3373点,连续暴跌34.9%,经政府推出十几项救市举措,包括证金公司动用万亿资金救市,才探明了3373点底部。但市场认为,这只是国家队救市底部,仅化解了流动性危机,但并不是市场底。


果然,当大盘反弹到4184点后,仅一个月,管理层就表示,证金公司已将部分股票转让给汇金公司,国家队近期不会有入市操作。市场便顿时陷入恐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相继击穿了“国家队底”3537点和3373点。


“二次急跌”才探明了“市场底”。由于国家队退出,以及证监会对恒生电子、同花顺、铭创三家配资公司立案调查,估计有1万亿场外剩余配资被限令平仓,并触发场内券商1.4万亿融资盘减仓,遂展开了第二轮“股灾”。从7月24日4184点到8月26日2850点,同样是以2千多只股票连续跌停、指数以连续两天暴跌8%—9%的多头踩踏方式,暴跌了31.9%,与首轮股灾跌幅大至相当,在市场称之为“闪崩”中,在大多数人认为还将大跌、毫无准备时,2850点的“市场底”便于瞬间与人们擦肩而过,失之交臂。


两轮暴跌有何异同
>>>>

从共同点来看:

两次“急跌”都是由高杠杆的场外配资盘平仓和爆仓盘所引发的,时间都用了一个月,跌幅都超过了30%;都出现了罕见的指数连续跌停和千股跌停的奇观,都出现了多头踩踏现象而盘中和次日都无反弹;投资者的资金每天都以8——10%的速度消散,市场都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惧。

>>>>

从二次“急跌”的差异来看:

第一,位置不同。首次急跌始于5000点—4500点上方,集中爆发于4200点—3500点;而二次急跌始于4200点—3500点,集中爆发于3400点—2850点。


其次,管理层的态度不同。首次“急跌”时,政府积极救灾,每晚都发一至几条利好,并动用万亿巨资全力救市。而二次“急跌”中,政府既不发利好,也不做任何表态,更不动用国家队救市。


第三,杀跌的猛烈程度不同。首次急跌时,因有“石化双雄”,银行股,保险股等大盘股的强烈护盘,所以每天指数跌幅不大,但相当多的个股却在7月上旬4200点以下连续7个跌停板,个股的杀伤力远远大于指数。而二次“急跌”中,上证指数的杀伤力极大,连续2天创出8.5%-9%的史上最大跌幅。例如,从8月18日4006点-8月26日2850点,仅6个交易日就下跌了1156点,下跌猛烈,创了中国股市历史之最。而除大盘股、高价股以外的绝大多数个股,一般只出现3个跌停板。指数跌幅明显大于个股。


第四,受损对象不同。首次“急跌”时,遭重创的,大多数是使用高杠杆配资的“80后”股市新手,以及私募基金场外配资盘,大量被打爆,甚至被消灭。而二次“急跌”中,私募基金和公募基金大多仓位很轻,受损不大,打爆的是剩余的场外配资盘,以及重创了许多场内1:1比例的融资者。但遭到重创的,主要是相信政府、坚信国家队救市的双底3537点和3373点不会跌破、在4000点以下大胆抄底和融资的股市老手、高手、超级大户、分析师和股评人士。所以,这次对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打击相当大。许多人正是在低位惨痛地割肉杀跌出逃后,拼命叫喊,还要跌到2000点、1800点,但愿望落空,不少被踏空。


第五,市场的心态不同。首次“急跌”时,市场虽然被从未遇到的高杠杆配资盘平仓、爆仓引发的雪崩式暴跌打蒙了,但由于政府积极救市、不断发利好,国家队还在积极护盘,所以,市场的信心还比较足。而二次“急跌”时,市场因国家队过早退出、双底被打穿而极度失望,对国家队再次救市不抱希望,所以对A股的未来极度悲观,近乎绝望,不少人割肉离场后,发誓今后再也不进股市。


为何说2850点就是本轮调整的底部?


首先,3000-2800点区间是去年11月的位置,不容跌破。因为,这里有上市公司今年初以来1.53万亿的股权质押贷款,有场内1.11万亿券商融资,还有一定数量的银行理财产品和信托产品进股市的资金也将面临爆仓的灭顶之灾。


如果被打穿,就不是一蹶不振的问题,而是估值狂泻,一泻千里,系统性金融风险,甚至金融危机便一触即发,问题的严重性绝不亚于7月8日,这是政府绝不能容忍的。央行突然“双降”,就是为了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其次,2850点附近,股市已具备中长线投资价值。


上证指数的市盈率只有13倍。与2005年的998点时的17倍、2008年1664点时的13倍、2014年2049点时的13倍估值相当。上证50和沪深300的市盈率也与去年7月22日行情启动的2049点相近,更以低于美股、欧股和日股的估值。这表明,2800多点股市的估值低廉,已调整到位。


尤其是,在3000点以下央行“双降”,市场绝大多数人却对利好麻木,反视为利空,一致认为,应该见消息出货,只是“双降”当日股市继续下跌。这更是底部的重要特征,是难得一遇的投资机会。


在国内舆论一片看空声时,又是华尔街嗅觉灵敏,在3000点以下高调唱多,呼吁抄底A股;高盛称A股年内有涨36%的机会;外资借道沪股通,4天买进300亿。而绝大多数国人又成了底部的后知后觉者。


再次,在3500—2900点下跌区间,护底的态度依然积极。最先公布的利好是国务院于8月23日(周日)批准了市场呼唤了十几年的《养老基金入市管理办法》。当时的收盘点数是3507点,显然是试图守护国家队底部3373点。


接着是,当3373点底部和3000点被击穿、收于2964点时,央行于25日晚,出人意料地宣布“双降”。显然,政府非常在乎3000点整数位的得失。


同时,中金所因应了市场强烈要求修改期指规则、严格限制做空、甚至暂停期指交易的呼声,颁布了期指限空新规,利好市场。


(1)大幅提高了各期指品种的交易成本。交易费,由原来的万分之0.3,提高3倍,到万分之1.2。这对高频交易(程序化交易)构成巨大打击。(2)大幅提高三大期指品种的保证金,由原来的10%,提高到20%。此举可将随意开空仓的数量和持仓量减少一半,削弱空头的力量和对市场的影响。(3)将开仓平仓由1200手降为600手,作为异常交易的红线。此举会使期指的日交易量,在一两个月内,比目前减少一半以上,对A股的指向作用和引领作用大大减弱,使期现同时做空的难度大大增加。(4)使期指T+0已名存实亡。不仅交易手续费大幅提高,而且限制了高频交易,规定日内回转交易不得超过600手,使T+0交易数量大大减少。这等于是T+1。(5)可消除期指交割日魔咒。按新规,临近期指交割日,逐步提高保证金,可抑制进入交割月之后的投机性,化解每月第三周期指交割日魔咒引发的市场剧烈波动。


隔日,中金所就对期指交易违规的164人作出冻结账户一个月的处罚。


公安部还带走11名违法人员,协助调查,向市场发出了严厉扼制恶意做空、打击虚假信息和内幕交易、维护市场稳定的信号。


又次,在市场走出2850点底部后,救市态度再度升级:国家六部委放宽房地产外资准入;人社部财政部周五上午召开通气会,称“将尽快启动地方社保基金投资入市,约2万亿可投资(可有30%进股市)”,证监会主席肖钢约谈证券期货交易所等19家会管单位的党委书记和纪委书记,要求严格规范权力运行,把权力关进纪律的笼子里;时刻牢记纪律要求,坚守底线,不触碰红线。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周四下午,已经退场的国家队对部分银行股、保险股和券商股发动了猛烈攻击,上证指数暴涨5.4%,再现千股涨停。周五继续大反攻步伐,再放量暴涨近5%,一举收复了3230点,再现超500个股涨停,这次轮到了空头踩踏。


最后,在2850点底部,市场和管理层终于找到了股市长期暴跌不止的元凶——成为全球最大“赌场”的中国股指期货。


那就是,是A股成交量几倍的3-4万亿日交易量,以及500万亿的年成交量。用每天几百次的T+0交易,用8倍的杠杆恶意做空。长期来,利用多单日限开600手、而空单可开无限量的不公平规则,在期指和A股同时恶意做空,尤其在中证500小盘股两线做空。成交量与持仓量之比,美国是1:1,最多1:1.5,而中国的股指期货则高达1:28,最多时1:30,完全失去了套期保值的功能,俨然成为一个最大的赌场,这不仅导致中国股市“熊冠全球”6年,而且打败了国家队的救市的种种努力,经常性制造股市暴跌。仅短短两个月,就造成国家和广大投资者近30万亿市值的损失,相当于半年的GDP灰飞烟灭。


过去多年里,许多市场人士早已揭露了期指的这些弊端,但直至如今国家队救市失败,市场强烈要求暂停股指期货,管理层才认识并承认期指规则的一系列漏洞。周五,中金所调控限空再次升级,将空头日开仓限600手,骤降为100手,并将保证金由20%提高到30%(注:在我看来应提高到50%),应该说朝市场的要求又靠近了一步,是股市的重大利好。


由此可见,管理层对迅速摆脱3000点以下危险区的渴望十分强烈,救市措施相当有力。


本轮反弹的目标位预测:第三目标或是4000点


鉴于经过两轮“股灾”,已经有效地割除了约2万亿元的场外配资盘这个毒瘤,股指回到了3000点附近的低位,市场有望重新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这是接连遭遇水深火热煎熬的广大投资者不幸中之大幸。


本轮反弹的目标在哪里?我认为,第一目标是补8月25日跳空缺口3123——3209点。周五下午,已一举补尽,收3232点。但仍然低于去年底收盘指数3234点。


经震荡整理后,大盘将再指向第二目标,去补8月24日3388——3507点缺口,亦即收复前期国家队救市双底3373点和3537点。但实现第二目标,须有利好政策和成交量的配合,过程比较复杂。


如果管理层超市场预期地推迟重启IPO,如果地方社保基金能及时,确切地大量入市,如果财政部批准降低印花税,如果国务院国资委不失时机地推出国资改革“1+N”的顶层设计方案,并且利好超市场预期,如果再度入市的1.4万亿国家队不再匆忙退场,而是至少蹲守一年,作为维护股市稳定的坚强后盾,那么,大盘可能还有第三目标,即年内股市有望重上4000点的能力。


这个市场一切皆有可能!但需走一步,看一步。


96%的人看过此文会关注下方微信:


腾讯证券(qqzixuangu)

赚钱资讯第一时间送达!
研究院 | 涨停板预测 | 白话股市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