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五十七)

李江小说连载2021-11-19 09:41:56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五十

有鬼问狗:“近晌忙啥?”

狗爷:“刚帮着办完一桩丧事。”

“鸡”儿媳者:“这墓地近日也没到鞭炮声响呀?”

狗爷:“你傻。现在的墓地都扩大多少了!分好多个区呢。一个区,又要分几个小区。墓园里,以前,只有一条路,现在,都有三环了。”

老师:“啧啧。不是说现在的人都寿命增长了嘛。”

狗:“不懂,不知你这种说法有何依据。反正我用我的狗眼直觉观察,近些年,来这墓区躺的人是一年比一年的多,而且好多似乎并不大,按人与狗年龄一比七的算,好多还得叫我老哥甚至老叔呀什么的。”

“鸡”儿媳者:“说说你在为谁帮着办丧事。我很好奇,哪有狗为人帮着办丧事的,难道这家的人手太缺了?”

狗:“你说对了。现在这世上,就没有你想不到的事情。”

“鸡”儿媳者:“哪就快讲来给我们听,每天,闷得就等你讲外边的新鲜事。”

狗爷嘬嘬嘴,吐了两嗓:“这两日油大,吃得有点儿伤胃口。”

“鸡”儿媳者:“还摆上谱了,快讲吧,别拿板了。”

狗爷:“我为他办丧事的这人吧,其实也是这地下老师的一位学生,同时也是那度假村当地文化人的中学同学。”

老师:“噢?”

狗爷:“说起来,老师你可能记得,叫XX。”

老师半天:“想起来了,学习也不咋样,脑子好像还不如上一位灵光。”

狗:“我的感觉也一样。可是,他身上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得与优越感。”

老师:“噢,从何而来?”

狗爷:“他好像是个副处级。而你那个会作诗的学生则一辈子啥也没混上,只是个大头科员。”

老师:“噢。当年看他天资平平,没考上大学,去了工厂当钳工,能混到今天,也算不容易,当然应该有点自豪感。说实话,他这才走的是正道。那个会作诗的学生,别看你把他吹的,我打心底里,还是瞧不上他。”

狗爷:“你这当副处长的学生,还有一得意之处。”

老师:“啥?”

狗爷:“他儿厉害,竟然在若干年前,考上了中央要害机关的公务员,几年时间,混了个正处,比他老爹还高出半级。老实说,你这学生退前,只是个科级,那半级,是退休时,给照顾上的。”

老师:“不管照顾不照顾,副处就是副处。真是个官宦世家呀,有出息。当时,我还真是没看出来,他能退休混到个副处,还能把儿子培养得这么出色。”

狗爷:“他不是到年龄退的,是一次因公出差,半路上中风,被救了过来,偏瘫,没办法继续工作了,所以,组织上才照顾的他。”

老师:“噢,原来是这样的。”

狗:“倒霉的是,他刚偏瘫没多久,老婆却又查出得了癌,没一年,就撇下他走了。”

老师:“祸不单行。不过,好歹给了个副处,生活上没啥可耽忧的吧?”

狗:“经济上是没啥,雇了个保姆。可是,耐不得孤独呀。所以,打听到他同学在郊外整了个度假村,隔三岔五,就让保姆推着来了。”

“鸡”儿媳者:“可是找着地方了。我为啥活着的时候老去公园,因那儿有十好几个残疾,呆一起,就感觉一天的时间过得快了些。”

狗:“可是,那文化人与他这偏瘫同学,呆一块就吵。其实那文化人很烦很烦他来,背地下,经常给那个北京来的文化人咕叨。”

老师:“咕叨什么?毕竟都是小时一个班的。”

狗:“你不知道,老师,你这偏瘫了的学生,一喝上两杯,就开始显罢。先吹自个的工资是他同学的一倍,又说他雇的保姆的工钱都比他同学的多,轮椅是几万的,心脏里搭的五个支架就是对方度假村的全部家当如何如何。说文化人当时就是不学他,会来事,所以,才混到今天如此地步。结果,文化人就跟他争:‘我这混得是少吃了是少喝了?是我到你家去吃喝了,还是你到我这来找吃喝?坐轮椅、搭支架也整出优越感了,舒服吗?”

老师默。

狗:“更让文化人烦的是,洒桌上,只要有新人来,三句话之后,你那偏瘫了的学生准能把话头拐扯到他那京城要害部们当处长的儿子身上,自得之意溢于言表。接着就是大吹特吹:‘别看我现在瘫了,年头节下的,市委书记都领一帮头头脑脑到家来慰问。老伴去世时,市委组织部亲自出面给张罗的一切。组织部长主持的追悼会,排场大了。市委书记虽然白天不便出席,可是,晚上,却亲自来到家中,表示慰问,还送了礼金,’如何如何。整得满桌子的气氛很不对劲。你那文化人学生就不想让他再来,可是,躲不了,腿在他身上,虽然瘫了,可有轮椅呀。每次来,刚开始还可以,只要酒杯一碰唇,就又开始翻肠子倒肚子上边那些个,整得你那个文化人学生还没折,因为他口口声声‘同学’、‘发小’的。本来一桌子的雅人,刚开始也谈的是雅话题,到最后,每每让他整得很俗。他不但自个来,有两次,还把他原单位的下属也整来,在酒桌上,借着酒劲,耳提面命:‘如果没有我当年提拨你……所以……你要……’如何如何。对方给他个面子装出洗耳恭听样子,其实是为了应付他。可是,他以为对方听进去了,翻来倒去地叨叨,把你那文化人学生惹烦了,埋汰:‘呃呃,码子点清楚了,你现在就是一退休闲人,而且还坐在轮椅上。人家可现在还在任上,工作上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自会有人家现任领导安排,也轮不上你嘴皮子都磨破了的指教。’结果,一句话把他给惹翻了,两人竟然几乎酒杯一摔撕把起来。也就是那文化人有涵养,又看他是个瘫子,旁边的北京来的文化人也劝架,你那文化人学生才让了步,并丢下话:‘以后,就请你再不要上我这来,爱到哪浪到哪浪去!’呃,这副处长的脸皮就是厚,过后,照来不误。”

“鸡”儿媳者:“你扯得有些远了,你不是说他近日死了吗?简单了说,别啰哩啰嗦的。”

狗:“不说前边,你如何理解后边?前不久,这瘫子的儿子出事了,都上新闻了,说是内鬼,为得经济上的好处,给正在查处的对象通风报信案子的调查进展。你想想,这还了得!他自个被‘双规’调查了。瘫子听到这一消息,当场就晕过去没醒来,两天后,就乌乎哀哉了。”

“鸡”儿媳者:“这次丧事是咋整的,组织部门出面了没有?”

狗爷哧:“出面?躲还来不急呢!”

“鸡”儿媳者:“原单位呢?”

狗:“连那位他提拔起来,酒桌上对他捣蒜似装顺从的下属都没来。也就是文化人念及和他同学、发小一场,替他草草张罗了完事。你可能想不到,连他的遗像,一路上都是由我来抱到坟场。那文化人发感慨:他这‘自豪’了个啥?他单位一个退休了的老职工就留在本单位打更几十年,算下来,瘫子这辈子拿的工资总合连人家打更者的一半都不到,还活着的时候使劲地吹吹吹。活了一辈子,也没长大,真是个巨婴。’”

老师还要问什么,狗说:“我得赶快到他那边看看去。今早晨,我唬他:‘听说你虽然躺这了,好像你儿子的事与你也有牵连,上边已经来人了,马上就要到坟头上来问你。’一句话,就把他又二遍吓死过去,半天听不到动静。这会儿,我得赶快过去,看看他醒过来没有。”

点击上方“李江小说连载”,可看所有过往篇章。


 

 

 

 

 

· 

· 

· 

·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