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笑面猴(四)

李江小说连载2019-12-17 09:54:22

                                        

                                                                                                         

自马二胡被提拔为副科长后,科里除过新来的思敏,就只剩下王小聪与大老刘两位大头科员。思敏新来乍到,又是女大学生,一些科里的婆婆妈妈的繁杂事项,就落在了二者头上。这天 王小聪和大老刘就被胖主任指派到外边参加个会议。

走在路上,王小聪唧唧道:"什么大不了的会,重要得不成,还要派两人去开?"

大老刘上次被闪了一下,没被提起来,还记恨着胖主任,悻悻道:"妈的,一天尽干些没屁眼的事。象这样的会,本该是他来参加的,却把我们支使上来。"

还不是看着你我在办公室里转磨磨,没事干,怕我们又关起门来打牌。就把你我都支了来。

“他也就不想想,马二胡刚提了,还不屁颠屁颠地猛表现,还能再跟我们打牌?他就是打,我也不会和他打。”大老刘说。

王小聪就发现大老刘和马二胡有了疙瘩,心里就感慨一番:两人以前还是一起上电大的同学,平时老同学长老同学短的。听说两家老婆也因此成了朋友,逢年过节的还你请请我家,我请请你家的,可一遇切身利益,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你说这上边也不体谅,给两个副科指标多好,谁也不争,谁也不抢,两人准保仍和和气气的。

王小聪道:"去点个卯,就走人。家里下水堵了,得赶紧找个熟人让房管所派人给捅捅。”

 "我也要上医院,看个亲戚。晚期肝癌,这一两天就放命。"大老刘道。

来到会场,签完到,俩人就拣在最后排坐下。

会刚开了一会儿,俩人就准备拔屁股开溜。

就在此时,台上主持者的一句话,穿过会场上一片嘈杂之声。飘进了他俩的耳朵里,"会议结束之后,将给每位来参加我们这次会议的代表发一纪念品……"

王小聪心里一动,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儿,偏头向身旁一会议参加者问:"要发什么纪念品?"

对方回答:"我也不大清楚,听说好像是条高级腰带。"

大老刘在旁心里也咯噔一下。

两人都没有象路上讲的那样,开溜。

台上,市上的一拔领导讲完之后,又轮上各有关局的领导讲,每个领导一讲就是个把小时,内容大都相互重复。王小聪实在耐不住了,站起身摸着裤腰去上厕所。此举感染了大老刘,也相跟着到厕所去。

在厕所里,一边撒尿,王小聪一边随意地问大老刘:"你不是上医院看病人吗?"

 "你不是也要找人捅下水吗?"大老刘笑笑,反诘王小聪。

王小聪明了大老刘含意,就道:"我想溜了。不就是条皮带吗?为它,在这里泡着,听那一个个又臭又长的讲话,实在是活受罪!"

 "你走我也走。"大老刘显得更加无所谓的样儿。

俩人提了裤子出门来,一个向东,到医院看望快咽气的病人。一个向西,找熟人联系捅家中的下水。

一会功夫,王小聪就又转了回来,在会场入口处,却碰上了已比他先来到的大老刘。两人都有点尴尬地笑了起来。

大老刘先表白道:"医院早上不让探视病人,得等下午去。"

小聪也道:"我满楼找遍,也没找到那朋友,说是出去办事了。下午才能来。"

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相跟着重回到座位上去。

主席台上,一个讲两句、喘三声的老头儿——也闹不清是第几位主儿了,正在开讲。俩人耐着性子听着,终于熬到了钟点。不料,只听台上会议主持者对着麦克风道:"上午的会就到这儿,因还有三个部门的领导没讲话,会议延续到下午继续开……"

……

捱到下午,王小聪和大老刘好像有约定似的,2点半刚到,就碰头到会场门口。俩人打过招呼刚准备进门,却发现胖主任啥时候早都在会场门边等着,见着他们俩,吩咐道:"你俩回去吧,和他们几个把办公室卫生打扫一下,上边又要来检查。这会我来接着开。"

两人懵了。

 

       

         

 

下午上班后,王小聪发现马二胡也没来上班,大老刘也没来上班。马二胡不用说了,当头了,也管不了人家。可大老刘,明明主任交待了他,下午打扫卫生,他还给躲了,只剩下他和小思俩。过了不一会,就接到大老刘的电话,说是自己到医院瞧病人,下午就不来上班了。放下电话,王小聪就骂道:“我家的的下水该比你瞧那病人还紧迫吧?我都来了,你却耍滑头。”

思敏问是咋回事,小聪说大老刘闹情绪呢。不过,小聪乐不得科里人都不在,只剩他和小思来打扫科里的卫生。

两人一边打扫,一边唠着科里的一些事情,对小聪来说,也真是一种享受。

“我觉得纳闷,你说都已经宣布让人家老刘临时负责了,最后提拔的却是老马。撂谁谁都想不通。”小思一边收拾着废纸篓子,一边有口无心地说。

王小聪狡黠地道:“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你新来乍到,根本摸不着这办公室池子里的水有多深。马二胡前一段住过几天院你忘了没有?”

思敏说:“我记着,好象是胃做手术。”

小聪神秘地说:“我从隔壁科室的王美丽嘴里得到的情报,他们两人的换马,好象就跟马二胡的胃做手术有关系。”

“啥关系?”思敏不解地问。

 王小聪笑笑不做回答。

 思敏百思不得其解。

 王小聪转过话题道:“据我所知,大老刘为这次提拔,可是下了不少功夫。没少溜咱主任。”

 “怎么溜的?”

  王小聪边擦窗子边回答,“以后,你就知道了,我暂不告诉你。”   _

“买那门子关子!”小思道。正说着,突然象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从大老刘的桌子上拿起一本书来唤小聪,“快来看快来看,这有老刘的一本诗集。”

小聪就道:“我正要就给你讲他出诗集让胖主任擦屁股的段子呢!”

“那就赶快讲!”

王小聪上两个关于胖主任与马二胡的故事,早把思敏的胃口吊了个足。

小聪就边打扫卫生,边给小思讲起来——

那还是在一年多以前。一天,办公室里,大家伙一边唏溜着茶水,  一边各自翻看着当天刚到的报纸。王小聪被市报上一条消息触动,禁不住念出声来:"王二近获《未名诗人》杂志桂冠诗人称号。"

  "就是大老刘的学生,肉联厂宰猪的王二?"马二胡惊讶地问。

  "再还能有那个王二!"小聪接着往下念。

大老刘倏地从椅子里腾起来,凑到王小聪桌边上,抢过报纸来,爬在那里继续往下看,看完了,脸上有点儿挂不住,嘴里道:" 这家伙,竟然出息了!"

 大老刘前几年也捣鼓诗,偶尔在报刊上也发过一些。王二曾来办公室找过他几次,说话不着调,一张口,就"刘老师长,刘老师短"的。弄得全办公室都知道大老刘有这么一个既杀猪又写诗的学生,招他烦。后来,觉得写那劳什子实在没多大出息,便渐渐疏懒了,经营起为官之道,也就和那王二少了接触。没想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两年不见,这泼皮竟然成了"桂冠诗人",唬他一跳,心理上有点不平衡。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哪!"      王小聪揶揄大老刘。

 马二胡感慨道:"你老刘这一两年咋回事?好像心思没在写诗上。凭你笔下那灵气,这顶'桂冠'说啥也应该是你戴,而不是他王二的!"

 说得大老刘心里酸溜溜不是个滋味,就躬身去报架上翻那一堆旧报纸。小聪问他干啥?

他回答说:"前几天在张啥报上看到个诗歌大赛启示,当时没在意……"

几个人就都笑起来。

王二成为桂冠诗人的事实对大老刘刺激不小,过后没几天,他专门上肉联厂拜会了王二。那小子完全没了对他的谦卑之态,还说他得奖登报后,商业局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局长要调他去当秘书。很快就要告别屠宰生涯了。并且从铺下翻腾出一大堆剪下的多种诗歌大赛启示。从中拣出一份某三流杂志亲自给他邮来的一份铅印的给大老刘推荐。那上边写着:"凡参赛者,缴一定参赛费。缴30元者,作品保证发表;缴50元者,作品有百分之五十获奖可能;缴一百元者,获奖率百分之百。王二并开导大老刘道:"你以前,太傻了,只知道愣写,写了那么些年,也没写出个多大名堂来。干啥,都有曲曲道。别看它收钱狠点,可,放点血,买个名,不很实惠?以后,逢提干、评职称、调工作什么的,都能管用。外人谁知道你这玩意是怎么来的?只凭这本本,就能把他给唬住!"

经王二这么一撺掇,大老刘就重又和王二粘乎到了一块。两人象烙烧饼似地撂了个,王二再不称他做老师,他常常听王二的点拔,有点变成王二的学生。还真见效,跟着王二,一年多下来,居然还真的得了几个奖。一杂志社给获奖者卖书号出书。他一咬牙,也筹款三千元,准备出一本簿簿的自包发行的诗集。样书到手后,大老刘乐得几乎疯颠过去,在办公室,让那几个互相传阅。唬得他们一个个直翻白眼。特别是马二胡,显得格外地不自在。临了,大老刘恭恭敬敬地在那书的扉页上写上恭请主任扶正几个字,呈送给隔壁办公室的胖主任。免不了又得到胖主任的一番夸赞,大老刘心里象灌了蜜似的。

不久,就逢过大年,大老刘和科里几个人同被胖主任请到家中去吃酒。大老刘被"诗人长,诗人短"的灌了个半醉,去上厕所。解完大手之后,却发现厕所里怎么没有手纸,四下里寻觅,就发现一痰盂上放有一撕去二分之一的书籍。心想,这胖主任,真抠到屁眼了,现在,谁还用它揩屁股。没办法,只好撕下一张来,这纸,还不怎么硬,挺软的,也能凑合着用。突然,他在撕下的纸上发现了什么,瞪眼一瞅,傻眼了,这不是自己的一首诗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身子一滑,几乎摔倒在卫生间里,没把胖主任家的坐便盖给碰坏。出门来,再到酒桌上,就闷闷不乐不吭一声,与上厕所前判若两人。别人没发现什么,却没躲过王小聪的眼睛,小聪那时候刚调来科里一年不到,和大老刘关系还不错,两人平时有心里话都还给对方讲,出书的事先前也曾给小聪吐露过,征求过小聪的意见。席散之后,从胖主任家出来,马二胡岔道走了,王小聪就急着问大老刘,:“你刚才咋了,怎么上了趟厕所出来,就不对劲了?”

大老刘憋闷了半天,不肯讲,后禁不住小聪反复追问,终于骂出了口“你说主任是不是个东西,我送给他的诗集,他,他竞然放在厕所里当手纸擦屁股,真是个大大的大老粗!”È

 

                                                 

                                                 十一

     

胖主任开会回来后,就在全科传达市上会议精神,说这次会议如何如何重要,是全市迈步提前实现现代化小康城市的总动员大会。其中,一个子项目中的子项目涉及到处里,就是处里管的职工之家活动室,需要重新投入建设。胖主任说开会回来就给处长作了汇报,处长埋怨说当初科里为啥不给他汇报,就把那卷皮子给贱卖了,要惩罚他们科一下,嘱咐胖主任由科里出钱,再派人去重买卷皮子回来用来活动室铺地。

胖主任就把这个任务派给了大老刘和思敏,让他俩先到临县的批发市场看看,那里的东西便宜,看好之后,再问局里车队要车去拉。本来大老刘是不想去的,可接着听有思敏和自己一起去,也就乐意,没有找借口拒绝。本来这事派小聪和思敏去最合适,因小聪脑瓜活,鬼点子多。可小聪最近和思敏粘的太近乎了,胖主任有意冷一下他俩,包括前几天派小聪和大老刘去开全市提前迈进现代化小康城市总动员会,也有这层意思,尽量不给小聪单独接触小思的机会。

小思跟大老刘去临县,坐在交通车上,小思就恭维大老刘道:“我来这么长时间了,前几天才发现,没想到,你还会写诗,出了本诗集。”

大老刘就立马警觉起来,问:“是不是王小聪那小子给你说了什么?”

思敏笑笑,说:“那天,我和王小聪打扫卫生,我收拾你的办公桌时发现的。”

大老刘还是追问:“王小聪肯定给你讲了些什么?”

经不住大老刘的一再盘问,小思只好将小聪讲给她的故事——胖主任将他的诗集当手纸的事说了出来。大老刘后悔当初和王小聪关系好时没个遮拦,将不该讲的都讲了出去授人以柄。小思却道,“这只能怪主任素养不高,你没啥可丢人的。不管诗集是怎么出的,终归是出了,就是让我拿钱出诗集,我也写不出来。”

听思敏这么一说,大老刘心情好多了,觉得有了知音,附和说,“可不咋的。”略一思忖,道,“我给你讲件他们几个看艳舞的笑话,你听听科里这些人是个啥素质,还一个个埋汰我呢。”

大老刘就在交通车中给思敏讲了起来——      

去年盛夏的一天,从内地来了个歌舞团。一大早,小聪闯进办公室就道:"你们听说了吗,昨晚那个歌舞团在演出中,一位年轻女演员,具说还有点名气,拍过几部电视剧,披着件披风在台上扭呀扭呀地唱歌,忽然,亮开了披风,下边人都呆住了,那女演员屁股光溜溜啥也没穿……"

胖主任刚好端着个茶杯踱过来视查谁迟到了没有,瞪大眼问:"真有这事?"

小聪说:"我刚在路上亲耳听人讲的。"

胖主任忿忿就忿忿道:" 他们可是正几八经的公家的歌舞团。不是在那些地下黑歌厅,剧院里那么多的人,影响多坏!”                                

马二胡也接茬说:“ 这纯粹是搞黄色宣传,也没人管管,就让他们这么演下去?"

王小聪附和说:"现在确实什么都商品化了。艺术也堕落了。为了挣钱,这些演员都要钱不要屁股了。"

三人同声谴责那个歌舞团和那个女演员。

可是,王小聪中午,就去挤进俱乐部售票窗前的人堆里,买了一张当晚的票。

晚上,王小聪怀揣一颗砰砰跳动之心,早早儿来到剧场坐定,盼望着时间快快过去,演出快快开始。

终于,剧场的铃声响了。

果然,一位浓装艳抹、穿着外露的女演员,风风骚骚地从幕侧出来报幕。

王小聪猛然从聚光灯中,清清楚楚地看到,第一排正中坐着,马二胡!

还末等他回过神来,,有人横着要从他腿前挤过,去坐隔他几人的一个空座位。他让开腿,王小聪第六感觉本能地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熟悉之人,抬头一看,失声叫道:"主任,你也来了!"

胖主任被吓了一跳,浑身哆嗦一下,才低头道:"哟,是你。我,我,从这儿路过,一个熟人,说他有事,硬将他票塞到我手里……"

小聪忙道:"别解释了,主任,演出已经开始了,赶快坐下来看吧。"

小聪不知道台上唱了些什么,跳了些什么,只是一门心思急切地等待着那个场面的出现,可是,直到终场,那个光身子女演员也未出现。

第二天一上班,马二胡倒坦率,当着胖主任诘问王小聪:说他特意买了张票去看,你那光身子女演员在哪里?

胖主任也责备王小聪:说王小聪你那嘴里,什么时候有个真话!

王小聪也委曲得厉害,辨解道:“肯定是他们歌舞团自己放出来的风,不然,我从哪里知道有这回事?妈的,现在的人,都是一帮大骗子!”

思敏听得嘿嘿嘿笑出声起来,惊动了车内的其它乘客。

点击上方蓝字——李江小说连载,再点击其中“查看历史消息”,便可看所有过往篇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