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专访李林一个演员、名校生和道家居士的操守

爱奇艺奇葩说2020-07-31 16:53:08



85年出生的李林今年31岁,刚过而立之年。从十五岁进入曲艺界开始,他从师的都是行业届的大腕,而后一路考进中国最好的曲艺学校——南京曲艺学校、以优秀毕业生身份毕业,甚至连毕业论文也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这个“传统文化”的信徒,同时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事事要做到最好的他,如何与自己“一个不红的演员”这个身份相处?面对“三十而立”,每个男人都要面对的拷问,他如何看待自己和自己所处的位置?特立独行的他,怎样评价自己的同辈八零后群体,又怎样面对轻狂的九零后?一句“别光打嘴炮,咱得见真章”,多少道出了这个北京爷们儿的认真和骄傲·······



▲周二,李林按照约好的时间到了公司接受菌菌采访。依旧是一身中式服装,但离近了看他的衣服材质都是上乘,平平整整一个褶也没有。脖子上戴着一块老坑翡翠,万幸的是,他的小指上没留长长的指甲。


“没有一个演员是不想红的。”

奇葩菌:这几年你一直在不断参加各种节目,在参加这些节目的时候,心里会有期待吗?比如,一夜之间就红了?

李林:我记得自己上节目的时候说过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演员或者主持人是不想红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事儿毫无疑问。但是我会指着一个节目突然蹿红吗?从来没有过。这得感谢我老师,我十五岁跟我先生学艺,我老师叫何炳珠,是中戏的副院长,当时她就跟我说:“李林你记住,你从事的这个职业,跟一般的工人没什么区别,你只要能养活自己,你把你这一身本事学瓷实了就好。至于火不火、红不红,那是尽人事听天命的事。”该让你红你就红,挡也挡不住;不该让你红,你费死劲你也红不了。不该让你红你天天想着红,万一你哪天红了,像范进中举看过吧——那尼玛就疯啦!所以,我参加所有电视节目,就一个目的:吃饭。我得活着嘛!

 


▲像所有文艺青年一样,李林爱旅行,上图是他在非洲旅行时候拍的


奇葩菌:所以一直以来心态都特别好

李林:也有不好的时候。我当年刚大学毕业,才22岁,刚到北京市曲剧团参加工作,因为吃不饱,又巧遇高晓攀,就帮他一起创立了嘻哈包袱铺。退出后我又给曹云金的听云轩当了三年的倒二(相声术语:倒二为压轴、最后一个上场的为大轴),虽然我不是专业的,我是业余的相声演员,因为我专业是话剧跟北京曲剧,但那时候北京说相声的里也有我这么一号。可是我经常问我自己,你能把台底下一千多观众逗得嘎嘎大笑,把椅子上的都能给笑到椅子底下去,怎么一晚上才挣两百块钱呀?即不能养家肥己,还把当时的女朋友给穷跑了,你这手艺怎么就那么不值钱?不过每当这时候有一点还算不错,就是会给自己吃宽心丸儿!这得感谢我的宗教信仰——道教。顺其自然、无为而无不为,这是我的宗教理念,也是我的处事原则。节目播出以后有好多人在网不上问我:“你是不是真的出家了?”我没出家,我就是道教全真教南宗金丹派的一名居士,只是想出家随时都能出罢了。道家说,道法自然,这事(红不红)我说了不算呐!



“希望有一天我让内行和外行都认可。”

 

奇葩菌:觉得参加奇葩说以后,红了吗?

李林:只能说,知道我的人更多了。红了到底是什么标准?我的粉丝从最早一万五千人到现在的八万多人,这季《奇葩说》播完以后,我的粉丝有可能会涨到十五六万,当然这也只是我美好的愿望。但问题是,这就算红了吗?我觉得红了的概念有好多种吧。相声界有一种说法我比较认同,说要不然你就打相,要不然你就打空,要不然尊驾您就相空皆打!什么意思呢?打相、就是虽然观众不一定认可你,但所有内行都说你好,你算一种红;打空、是所有观众觉得你好、特别喜欢你,但同行未必接受你。真正的好艺人叫相空皆打,什么叫相空皆打?说白了就是内外通吃!说一个例子,就是马东老师的父亲马季先生。马季先生在相声界叫相空皆打,内行外行都佩服。在我看来,做到相空皆打,那就叫红了。


 

“我只做两件事:说好话演好戏。”


奇葩菌:签约米未了,有什么规划吗?

李林:(笑)这事你应该问洛菲(《奇葩说》艺人组导演)。我其实是一个特不喜欢有规划的人,虽然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是我还是说那句话:“这事我说了算吗?”如果我说了算那我就说!如果我都规划好了的话,但这事没有按照我的心理预期去进行,那还算规划吗?不是给自己平添烦恼吗?而且作为艺人来说,艺人不该对自己有那么多规划,而是经纪公司对你有什么规划,经纪公司知道你的特长、特点、性格、为人处世的方式和学识之后,在尊重我个人意见的前提下由它去给你做规划。而我只需要做两件事,说好话、演好戏!就够了。

  

奇葩菌:你觉得现在你的状态是你比较满意的状态吗?

李林:我说实话,不是太满意,但是比以前强太多了。人很难满足,但我知足。这两个事不矛盾。前两年我积累的那些东西,我能从《奇葩说》这个舞台展现出来,我就念知感!而且我觉得我第三季才来《奇葩说》是最合适的,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因为第一季第二季都找过我,也是因为各种原因我都婉言谢绝了。第三季我来了,我挺满足的。你问我满意不满意,我其实觉得自己在《奇葩说》上的表现并不太理想。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很简单,我不是个辩手我是个演员。我所有的辩论思维和辩论逻辑都是演员的思维和逻辑。马薇薇胡渐彪,邱晨黄执中,都是我非常敬佩的人,我跟他们私交也都很好,从他们身上我也能学到很多东西,以后也能用到我的表演和主持上面去。这是我来《奇葩说》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之所以觉得不满足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现在进步的还没有我理想中那么快,表现和呈现的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


 

“我跟肖骁范湉湉肯定不会撞型。”


奇葩菌:你会把自己和肖骁,范湉湉他们归为一类吗?因为你们都是演员。

李林:不会。我跟肖骁和湉湉肯定不会撞型,有好多人觉得李林是个逗逼,是个说书的,是个综艺咖,但是你看我以前参加那些节目就知道,从某种角度讲——当然也有往我脸上贴金的意思——我是一个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的、具有娱乐性质的读书人。



▲“走在家附近的胡同里,浪一浪”他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这样说

 

“我是名校生。”


奇葩菌:这是你给自己的定位

李林:对,我是个读书人。我记得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大学校长跟我们说过一句这样的话,说的非常好:“当你走出南京艺术学院的大门的时候,你代表的是中国文艺界的知识分子力量。”因为现在演员有很多,大学毕业的演员也有很多,但我是名校生——这也是往我们学校脸上贴金的一句话。南京艺术学院到现在建校一百零六年,我们老院长是画坛泰斗刘海粟,我们学校是中国十大综合类艺术院校之首。


 

到现在为止,我从来不给别人做婚礼司仪。


奇葩菌:所以你会有作为名校生的一种,自尊心。

李林:我会,但这个词不能叫自尊心,用我矫情的说法应该叫气节。晓松老师在第一季评价梁植那段说的特别好,名校生是做什么用的?名校生是国之重器。我是一个可以把自己放的特别娱乐化的人,但是我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比如说:到现在为止,我从来不给别人做婚礼司仪。从我大学毕业开始说相声那天,就有很多人找我做婚礼司仪,开的价钱已经是非常高了,高到让人很难不动心的程度。但是我坚决不去做,我不是说婚礼司仪不好,我只是说我不能做。因为我是个根红苗正的科班生,这是我的底线!



我是传统文化的的忠实信徒

 

奇葩菌:既然是把自己当成读书人,那你想传达给观众的东西,会区别于那些把自己当演员的纯娱乐化的人吗?

李林:我觉得是区别于两种人,第一是区别于你刚才说的纯娱乐化的这批人,第二是区别于所有的,大家眼中的读书人。我欣赏史航老师,甚至说我崇拜史航老师,是因为他把读书人的那种东西给降下来了。晓松老师不是读书人吗?马东老师不是读书人吗?都是嘛!跟这些兄长们比,我勉勉强强算是一个小读书人,我想干的事特别简单,就是让大家知道,演员不是没文化的。娱乐咖也不是没文化的,可能我这个文化的概念,我不是知识分子,我是“知道分子”。很多东西我不一定怎么样,但我知道。而且对我感兴趣的东西,我还会花时间去研究。我是一个高考考三百多分的人,但谁说考三百多分就不能是个读书人呢?然后还有一个,我特别喜欢前阵子马老师说的那个“文不远人”,我是一个传统文化的忠实信徒,包括我的着装我的宗教信仰,都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我想告诉大家,喜欢传统并不代表着排斥现代,我今天还骑着大摩托车来公司的,为什么传统文化的人不能骑摩托车?我也用iphone啊,也爱各种高科技的玩意,尊重传统并不是说要墨守成规,并不是当棺材瓤子,而是让大家知道传统的东西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古板那么刻板。传统的东西挺好玩的。他可以运用到你的生活当中,所以我最欣赏的是张之洞和辜鸿铭。我欣赏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我欣赏辜鸿铭先生的绅士风度,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娶妻东洋仕在北洋。这是我喜欢的一种理念,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所以我来到奇葩说的目的特别简单,让大家知道天地间还有我这么一路怪咖,而且不是只在嘴上说说而已,而是身体力行地去完成一些事情,传达给大家一些东西。



▲这个高大的北京爷们儿,像痴恋一个女神一样痴恋着传统文化

 

奇葩菌:刚刚你说,你是一个“知道分子”,不是一个知识分子,就是说很多事情你知道

李林:

 

奇葩菌:如果你知道的东西是别人从其他渠道就可以轻易获取的,你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一天无法单纯只靠自己知道的东西而保证让观众一直喜欢你。你会不会觉得,在你的体系里,知道的比例大大超过了观点的比例。

李林:那请你告诉我观点是什么?难道找一个险恶陡峭的角度,说一通就是观点了吗?而家长里短的,那些大爷大妈坐在胡同里、田间地头上的他们说的话就不叫观点了吗?奇葩说有一个地方是我既欣赏有排斥的,我们会开脑洞,说出很多新观点新理念。但有一期里马老师说的特别好,当你选择新的角度和新的理念的时候,你已经就是在剑走偏锋了。角度就已经很陡峭了,其实那个东西是危险的。

 

普世的大道理也是道理


奇葩菌:你是说传达观点是危险的?

李林:不能这么说。你们现在说的一些观点就代表一些新奇特的东西,在你们看来是观点。而我说一些普世观点的时候,就不是观点吗?老话说的话: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我通过一些有趣的方式,把这些大俗理、大实话传达出来,让一些不识字的人也能明白,难道这就不是观点吗?


 

奇葩菌:你觉得这种演绎本身就是意义了

李林:对,它本身就是意义了,这种演绎就是一种传达方式。我曾经问过大导(林兆华先生),他们说您没有内容,老爷子您认这事吗?他说他们愿意怎么说我管不了,但是有一个问题孩子,形式这种东西对于艺术来说很重要,你内容再好,没有一个好的形式作为载体,把它传达出来大众照样是不接受的。我说那您84年为什么要搞《绝对信号》,他说我只是受不了中国戏剧舞台上只有一种表现形式。奇葩说之所以能够优秀,是我们能够接受多元的价值观。我李林也是这多元价值观里的一种,我多元的形式是什么呢?我不能像执中那样大开脑洞,也没像渐彪那样逻辑严密,但我就是一抹我的颜色。我就是希望,通过我的演绎,能让大家再次认识到生活中的这些俗理。而且我们想一个问题,大家在生活中都知道的道理往往是被大家忽视的,而这时候是不是该有一个人把这些道理通过一种好玩的方式再传达一遍呢?

 

真的有人听了我讲的石秀杀嫂,而去看水浒了,这就是我想要的。


奇葩菌:大家都爱听你在奇葩说上说书

李林: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一定会有一些非议。因为,我在所有学院派的人看来我是一个江湖人,而在江湖人看来我又是一个学院派。我就是这么一个纠结的人,不能叫纠结,多元文化吧。但是当我踏入江湖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人说你说明你有存在感。第二就是我特别喜欢马老师说的那句话,就是文不远人,我们不应该把那些高深的立论和大道理再弄上一个更高深的光环,然后展示在大家面前,那光环上就写仨大字“我牛逼”。何必这样呢?学这些东西难道不是为了学以致用吗?难道不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吗?表演学也算是传播学领域里的,学到的东西就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给大众。我在奇葩来了上讲石秀杀嫂,真的有人为了这个故事去看水浒了,这是我要做的。很多网友跟我说,如果我的历史老师是李林,那我历史肯定不会学这么差。传统的东西要想保持生命力,它需要年轻化,它需要不同的演绎。你不能老穿一大褂,做台子上拍一下,说来我给你讲一段。我也不想像大学教授那样,去研究什么“鲁迅先生一生是怎么想的”鲁迅先生一生怎么想的你他妈怎么知道?所以,为师之道传道授业解惑我可能做不了授业和解惑,我可以传道啊!


“真正颠覆一个东西需要你扎根其中

 

奇葩菌:但年轻一代,九零后,是爱标榜说颠覆一切的。这代人对什么都不服。

李林:你作为一个现代人轻易就说,这东西怎么怎么样,我来评价一下。你凭什么评价?你凭什么?

 

奇葩菌:在你看来这是一种轻蔑吗?

李林:不只是九零后,很多八零后也是这样。我们觉得这个不对那个不对,那你来告诉我什么是对的。这是一种非常浮躁的态度。我前几年演了一出戏,叫《猫城记》,如果老舍先生还活着,那这出戏可能会拿诺贝尔奖。它里头说的一点特别好,一帮年轻人特别积极地推翻了一个政权,他们去批判去打倒,最后成了这个城市的主人,最后发现它推翻了以后,并没有给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只好转过头来,把以前那些被他们打倒过的那些老人请回来,跟他们说:“你告诉我你以前怎么治理的国家”所以,唯物主义有一句话“你今天打倒谁,以后必然会变成谁”这是哲学思辨的东西。现在网友最不爱听的一句话就是“不行你来”,但我最爱听这句话。同仁堂有副对联我特别喜欢“人叫人千声不应,货叫人点头就来”,别老打嘴炮,咱得动真章。



勉为其难推荐一个号:

朝阳公园东七门儿

奇葩说幕后团队的疯癫日常

米未传媒未来的新计划

马东和他的猫儿子

都在这里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