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人民日报】武昌区对社区行政权进行整合 让居民办事少跑路

武昌民政2019-06-30 00:43:05


社区行政权上收街道、部门行政权下放社区、街道一站式办事实现“全区通办”……为让办事居民少跑一趟路、少走一道程序,武汉市武昌区在社区层面进行行政权整合、办事点集中、“互联网+”改造,力图打通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


1
“一网打尽”社区大小事


“小张!小张!”一早,武昌区粮道街花园山社区的张阿姨就到居委会问:“我的低保金哪儿去了?”


社区网格员小张赶紧迎出来,搀着张阿姨解释:“阿姨您听我说,您女儿大学毕业工作后,家里人均收入超出了市里低保标准,所以就取消了您的低保资格。”


张阿姨不依:“我老伴身体不好,天天吃药,儿子又没工作,还是挺困难呀!”小张一边抚慰张阿姨,一边为张家寻找提高收入的门路。小张多方打听就业信息,最终介绍张阿姨的儿子到湖北中医院做了一名保安。


小张解决的是居民的“个性需求”,而黄鹤楼街道彭刘杨社区网格员李璟解决的是居民的“普遍需求”,这段时间,她正忙着为老年居民办社保年审。


李璟负责304户居民,她已给所有户主发放了联系卡,上面写着各部门及自己的办事电话。


李璟原是社区计生“专干”,工作便是在社区“坐班”,等居民来办理业务。而现在,她需上门入户询问需求、收集网格内人事物信息。


“过去社区像个‘小政府’,一排人坐等群众办事。现在,我们要让社区从过去行政化的桎梏中走出来,形成精准有效的基层治理。”武汉市副市长王立说。


今年以来,武汉市武昌区将社区行政职能全部上收街道;社区盖章开证明的事项少了。同时,武昌区将所有社区干部职责“清零”,根据新的制度设计重新选拔了1700多名网格员,他们每天帮群众跑腿,在以300户为单位规模的网格内,与公共服务管理相关的大小事务,都是他们的分内事。网格管理服务团队还将街道干部、各垂直部门、驻区民警、社会志愿者等统一纳入,共同参与网格的管理。


2
“一站通办”全区政务事


以往街道和社区都设有办事窗口,群众办一件事要跑多个窗口。社区里,一项政务一个“专干”,对接一个行政部门,“专干”一旦离开社区,这项业务便告“瘫痪”,群众办事不便,社区行政性事务的负担也很重。


针对这些问题,“一方面上收社区行政审批事项,一方面将行政事务统一交街道行政事务服务中心承担,建立街道办事‘综合体’。”武昌区组织部长孙志军说,武昌区撤了177个社区的服务大厅,并入街道行政事务受理中心。每个街道设立1—3个办事“综合体”,居民办事只到一个窗口就能办好。


近日,家住水果湖街道辖区的邱先生要办再婚生育证,咨询网格员后,来到水果湖街道行政事务服务中心,提交材料后第二天,网格员就将办好的证件送到了家里。


“以前社区、街道至少跑三趟才能拿到生育证,现在在服务中心,一次就可办清。”服务中心办事员王蕾说。


在水果湖街道行政事务服务中心,19个服务窗口承担了近30万居民的政务服务,4月20日“开业”后,一个月便受理行政事务7053件、便民服务类事务359件。


“每个窗口都能做所有的业务,群众来办事无需了解各窗口职能。”水果湖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熊云说,服务中心将实现“一窗多能、全科服务、全区通办”。全科服务,类似医院的全科医生,接待窗口工作人员经培训后成为“全才”;全区通办,类似银联跨行取款,居民在武昌区任一街道的办事窗口都能办成事。


孙志军称,全区通办需各街道信息共享,建立大数据平台。另外,武昌区还将整合职能部门信息后台,把部分审批权下放到街道行政事务中心。


3
“互联网+服务”为创新护航


社区职能转变后,网格员成了走门串户解难题的“保姆”,但敲门之后却常遭遇“闭门羹”,为民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仍难打通;街道行政服务中心作为新事物出现,面对全科服务新要求和工作量增大的压力,部分工作人员难以适应。


武昌区探索建立网格化管理指挥中心,利用大数据分析居民需求,实现服务的精准高效。


在积玉桥街道网格化管理指挥中心,“智慧积玉”网络平台与社区网格化管理结合,为每名网格员配备了移动智能终端,网格员在巡查中发现问题,随时可通过手机终端现场记录、上报,社区和街道信息网络平台指挥中心收到信息后,即时将任务分派,接单的部门科室和服务机构就能组织相关人员解决问题。指挥中心主任汪陈琛介绍,网格员可在智能终端上随时查看网格内的信息,和城管、食药监、公安、工商、医院等各部门相关联系人沟通,解决问题。


6月初,积玉桥街道金地花园社区第三网格的网格员汪明慧发现有住户在楼上招贴悬挂广告,要求住户拆除,对方不配合。汪明慧将此事上报给公共事务管理中心的赵文英,交由城管部门处理,事情很快解决。


针对全科服务的新要求,一些街道通过优化再造办事流程,实现网上流转办件。在粮道街行政事务服务中心,针对审批事项流程复杂、接口责任界定模糊等问题,87项行政事务进行了流程再造,缩减办事环节,减轻了服务中心“全科大夫”们的任务。《 人民日报 》( 2015年11月15日 04 版)


基层治理多使点巧劲(快评)

权力一收一放,办事点从分散到集中,管理从网下走到网上,通过这三方面的调整,盘活了基层治理资源,让群众“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街道”,在家门口就尝到了改革的甜头。


社区处于社会治理的“末梢”,直接面对群众,事务纷繁复杂。基层治理是个技术活。传统治理的笨办法往往是投入更多的编制人力“管住”人。而现代治理的巧办法是要盘活存量,纲举目张,让公共大数据跨部门共用共享,让现有的资源在线上线下的整合平台上转起来、活起来,让更多的社区主人自觉参与到基层群众自治的过程中。


多一些家门口的巧办法,使基层治理破除障碍关卡、发力精准高效,带到家门口的实惠看得见、摸得着,群众才能常念改革的好,改革获得感才不会在不断跑腿求人、重复“过关”的折腾中大打折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