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新城二陈与曾国藩】陈敷游说荷叶塘,给大丧中的曾府带来融融喜气

风雅黎川2018-08-08 15:11:54

陈敷游说荷叶塘,给大丧中的曾府带来融融喜气

二陈简介

陈广敷

陈广敷(1805—1858),又名陈溥,字稻孙,号广敷,一号悛侯。黎川中田乡人。陈用光之从孙,学者、翰林院庶吉士陈兰祥之第三子。清代文学家、理学家。他天姿超迈,才气宏放,性格豪爽。自少厌弃科举,仰慕豪杰勋业。幼时即随从名士俊杰离家出游,后乃潜心攻读宋五子书,辨析精微。进而折衷六经。其于诗、古文词,初试笔便十分精妙,仿佛老成作家。他游历京师五年,与宣城籍郎中、著名文学家梅曾亮往来,尽得桐城派古文义法,而仍不想以文章自我标榜。他先后游历福建、湖北、江苏、贵州、四川等省,达二十余年,学识更加平实,接近内涵。他论“性”,以孟子为宗,不兼及宋代诸儒“气质”之说;论《大学》,以修身为本,朱熹之“格致”,王阳明之“诚意”,凡以为修身而已。其为文,多理学与讲学之作,诗也多道学气。同乡学者杨希闵在《诗榷》、《客中随记》、《乡诗摭谭》中,都对其诗语言有较高评价。生前著述甚丰,有《陈广敷遗书》三十九种四十八卷,其中较重要的有《陈广敷先生诗文钞》、《霞绮集》、《诗说》、《盱江丛稿》等。很多著作皆散佚。其存者有《性修论》、《食事积微篇》、《五事篇》。又编次《王阳明集》、《陆子集》、《朱子集》各一册(未付印)。县籍进士、太守饶拱辰认为,“此三册非朱、陆、阳明之书,乃溥自叙为学之要也。”诗经有《陈风说》一卷,其评点诗、古文词十余种,皆能抓住要点,指明内蕴,使读者明白古人之用意所在,故得之者如获至宝。《江西通志》载其生平介绍。

陈学受

陈学受(1806—?),又名学寿,字永之,号懿叔,黎川中田乡人。清代文学家,附监生,曾与知名文学家梅曾亮、朱琦等人相友善,向他们学习古文,尽得桐城派古文义法、学务精淳。于是,他绝意功名进取,致力攻研《春秋》、《尚书》,遍览古今解说,契合圣贤心意,对孟子所论,更有深刻理解和认同。其宗旨在于以端正人心。但他能立论有独创见解,不依附仿效前人。他曾主讲于江西弋阳书院。其主要著述有《圈注春秋读本》若干卷、《春秋十种》三十卷、《陈艺(懿)叔集》等。事载:《新城县志》、《养晦堂诗文集》、《乡诗摭谈》等籍。

郭嵩焘五年前中进士点翰林,还未散馆,母亲便病逝,几个月后,父亲又跟着母亲去了,于是他母忧、父忧一起丁。太平军围长沙时,他估计马上就会到湘阴来,遂举家迁移东山梓木洞。在幽深的山谷里,郭嵩焘诗酒逍遥,宛如世外神仙。这几天好友陈敷来访,他天天陪着陈敷谈天说地,访僧问道。陈敷字广敷,江西新城人,比郭嵩焘大十余岁,长得颀长清癯。陈敷为学颇杂,三教九流、天文地理,他都曾用功钻研过;更兼精通相面拆字、卜卦扶乩、奇门遁甲、阴阳风水,颇有点江湖术士的味道。

这天,郭嵩焘正与陈敷畅谈江湖趣事,家人送来左宗棠的信。

“这真是一句老话所说的:洞中方数日,世上已千年。”郭嵩焘看完信,十分感慨地说,并随手将信递给陈敷,“我来梓木洞才多久,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似的。不知季高已当上巡抚的师爷,更不知涤生已奔丧回到荷叶塘。真正是神仙好做,世人难为。”

郭嵩焘说话间,陈敷已把信浏览了一遍,笑着说:

“左师爷请你当说客哩!”

“我和涤生相交十多年,他的为人,我最清楚。这个使命我大概完成不了。”

“也未见得。”陈敷头靠墙壁,悠悠和和地说,“曾涤生侍郎,我虽未见过面,但听不少人说过,此人志大才高,识见闳通,是当今廷臣中的凤毛麟角。他素抱澄清寰宇之志,现遇绝好机会,岂会放过?我看他的推辞,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筠仙此去,我包你马到成功。”

“兄台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郭嵩焘摇摇头说,“曾涤生虽胸有大志,但处事却极为谨慎。一事当前,顾虑甚多。这样大的事情,要说动他,颇不容易。况且他在籍守制,亦是实情。别人墨绖在身,可以戴孝办事,官场中甚至还有隐丧不发的丑闻。但曾涤生素来拘于名节,他不会做那种惹人取笑的事。再说他一介书生,练勇带兵,非其所长,能否有大的成效,他也不能不有所顾虑。”

陈敷笑笑:“你还记得他的那首古风吗?”

“不知你说的是哪一首?”

“曾侍郎的诗文,海内看重,每一篇出,士人争相传诵,我亦甚为喜爱。你是他的好友,于他的诗作自然篇篇都熟。我背几句,你就知道了。”陈敷摇头晃脑地吟唱,“生世不能学夔皋,裁量帝载归甄陶。犹当下同郭与李,手提两京还天子。三年海国困长鲸,百万民膏喂封豕。诸公密勿既不藏,吾徒迂疏尤可耻。高嵋山下有弱士,早岁儒林慕正轨。读史万卷发浩叹,余事尚须效膑起。”

“知道知道,这就是那首《戎行图》了。”

“读其诗,观其人,我以为,谨慎拘名节是其外表,其实,他是一个渴望建非常之业,立非常之功,享非常之名的英雄豪杰式的人物,而不是那种规规然恂恂然的腐儒庸吏。”

郭嵩焘不禁颔首:“仁兄看人,烛幽显微,真不愧为相人高手。”说罢,二人一齐笑起来。过一会儿,陈敷问:“你刚才提起相人一事,我问你一句,曾侍郎是否也信此事?”

“涤生最喜相人,常以善相人自居。”

“这就好!”陈敷得意地说,“在梓木洞白吃了半个月的饭,无可为报,我陪你到湘乡走一遭,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郭嵩焘是个极聪明的人,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连忙说:“好极了!有仁兄相助,一定会成功。

过几天,郭嵩焘、陈敷二人上路了。他们先到长沙见过左宗棠。左宗棠拿出一封翰林院侍讲学士周寿昌的信。郭嵩焘看完信后很高兴,说:“荇农这封信来得及时,正好为我此行增加几分力量。”便向左宗棠要了这封信,继续向湘乡走去。

这一天,二人来到湘乡县城,拣一家不起眼的小旅店住下。夜里,郭嵩焘将曾国藩的模样细细地向陈敷描绘一番,然后又将曾氏一家的情况大致说了说,并仔细画了一张路线图。

第二天一早,陈敷告别暂留县城的郭嵩焘,独自一人向荷叶塘走去。当天晚上宿在歇马镇。次日午后,陈敷远远地望见一道粉白色围墙,便知曾府已经到了。他缓步向曾府走去,见禾坪左边一口五亩大塘的塘埂上站满了人。十多条粗壮汉子正在脱衣脱裤,个个打着赤膊,只穿条短裤。湖南的初冬,天气本不太冷,且今天又是一个少见的和暖日子。那些汉子们喝足了烧酒,半醒半醉的,吆喝一声,毫不畏缩地牵着一张大网走向水中,然后一字儿摆开,向对岸游去。一会儿,塘里的鱼便吓得四处蹦跳。头大身肥的鳙鱼在水面惊慌地拱进拱出,机灵强健的鲤鱼则飞出水面,翻腾跳跃。站在塘埂上的观众,也便飞跃着跑向对岸。塘里打鱼的汉子们开始收网了。两边的人把网向中央靠拢,数百条肥大的草、鲤、鲢、青、鳙鱼东蹦西跳。阳光下,银鳞闪耀,生机勃勃,煞是逗人喜爱。

陈敷这时看见塘埂上站着一位长脸美髯,宽肩厚背、身着青布长袍的中年人,正在对人指指点点说着话,不时发出哈哈大笑声,随着渔网的挪动而移步,像个孩子似的喜笑颜开。陈敷心想:这人大概就是曾国藩了。常听人说曾国藩严肃拘谨,一天到晚正襟危坐,但眼前这人却天真毕露,纯情烂漫。“难道是他的弟弟?筠仙说曾国藩有个弟弟极像他。”陈敷想。他走上前问:“请问大爷,曾侍郎的府第在这里吗?”

“正是,先生要找何人?”

“山人闻曾侍郎已回家奔母丧,特来会他一会。”陈敷见那人收起笑容后,两只三角眼里便射出电似的光芒,心中暗暗叫绝。

“先生会他有何事?”

“山人云游湘乡,见离此不远的两屏山,有一处吉壤,这块地,全湘乡县没有任何一人有此福分,唯独曾府的老太太福寿双全,可配葬在那里。故山人特来告知曾侍郎。”

那人面露微笑说:“鄙人正是曾国藩。”

陈敷忙说:“山人不知,适才多多冒犯大人。”

说罢,连忙稽首。曾国藩爽朗一笑:“先生免礼。国藩今日在籍守丧,乃一平民百姓,先生万勿再以大人相称。贱字涤生,你就叫我国藩或涤生吧!”

陈敷原以为曾国藩必定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见他如此爽快平易,不觉大喜,不待曾国藩问,便自我介绍:“山人乃江右陈敷,字广敷,欲往宝庆寻一友人,路过贵乡,闻大人,”陈敷话一出口,又含笑改口,“闻大爷已丁忧回籍。欲来拜谒,恨无见面之礼,也不知老太太已下葬否,遂在附近私下寻找四五天,昨日觅到一块绝好吉壤,故今日专来拜访。”

“难得先生如此看得起,令国藩惭愧。请先生到寒舍叙话。”

曾国藩带着陈敷进了书房,荆七献茶毕,曾国藩说:“刚才先生说在两屏山觅到一吉壤,国藩全家感激不尽。实不相瞒,家母灵柩一直未下土,为的是在等地仙的消息。”

“寻常地仙,不过混口饭吃而已,哪里识得真正的佳城吉壤。”

“诚如先生所言。鄙人早先本不信地仙,家大父生前亦不信三姑六婆、巫师地仙。”

“混饭吃的油嘴地仙,固不值得相信,但风水地学却不能不信。”陈敷正色道,“当年赤松子将地学正经《青囊经》三卷授黄石公,黄石公又将它传给张良,张良广收门徒,传之四方,造福人类。其中卷《化机篇》说得好:‘天有五星,地有五形,天分星宿,地列山川,气行于地,地丽于天,因行察气,以立人纪。’地气天文本为一体。人秉天地阴阳二气所生,岂能不信地学?地学传到东晋郭景纯先生,他著《葬书》,将地学大为发展,并使阴宅之学更臻完善。《葬书》上说;‘占山之法,以势为难,而形次之。势如万马,从天而下,其葬王者。势如巨浪,重岭叠嶂,千乘之葬。势如降龙,水绕云从,爵禄三公。势如重屋,茂草乔木,开府建国。势如惊蛇,曲屈徐斜,灭国亡家。势如戈矛,兵死形囚。势如流水,生人皆鬼。’可见,这阴宅之学,功夫深得很,不是轻易能探求得到的。”

节选自唐浩明:《曾国藩血祭》

作者简介

唐浩明,1946年生,汉族,衡阳市人,著名作家、湖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著名学者唐翼明胞弟,又名邓云生,毕业于河海大学、华中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后入岳麓书社工作;任编辑室主任、总编辑等职;著有长篇历史小说《曾国藩》、《彭玉麟》、《杨度》、《张之洞》等,整理出版《曾国藩全集》;《杨度》获国家图书奖,《张之洞》获中宣部第九届“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唐浩明是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第六、七届全委会委员;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人物奖等荣誉称号。先后获过第一届、第二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国家图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曾国藩》被香港《亚洲周刊》评为20世纪中文小说百强。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