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湖北联话(上)

对联中国2019-06-26 04:58:04


吾鄂居华夏之中,人文荟萃,山川壮丽,胜迹名区,随处皆是,此等风光绮丽之地,或琼楼玉宇,或秀水灵山,常有骚人墨君题联,原属江山胜迹,一经名士品题,遂益见佳美,更具形胜,兹择最富历史性,代表性名联若干,逐一条列,藉供欣赏,幷慰乡思。

 

武昌黄鹤楼,历史悠久,风景奇佳,该楼今虽已成为历史陈迹,但在吾鄂同胞心目中,将历万古而常新,曾有联云:

何时黄鹤重来,且自把金樽,看洲渚千年芳草;

今日白云尙在,问谁吹玉笛,落江城五月梅花。

 

「黄鹤」、「白云」、「芳草」、「梅花」等故实与景物,益以「金樽」、「玉笛」乃遣怀韵事,不着议论,而自然淸新,惜未详为何人所作。

 

淸萨湘林联云:

一楼萃三楚精神,云鹤俱空横笛在;

二水汇百川支派,古今无尽大江流。

 

上联空灵,下联写实,气势磅礴,不媿名家机杼。

 

彭刚直公亦题联云:

心远天地宽,把酒凭栏,听玉笛梅花此时落否?

我辞江汉去,推窓寄慨,问仙人黄鹤何日归来。

 

清代中名臣曾国藩登临黄鹤楼曾题一联:

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恨;

大江东去,波涛洗尽古今愁。

 

右列两联,均系对景兴怀,彭联旷达闲适,超脱浑成,曾联则挺拔雄劲,气势豪迈,而皆胜慨豪情,耀然纸上,不媿名家手笔,抗战胜利后,曾联尙见于蛇山公园入口处,想今日亦必不复存在矣。

 

另据传彭玉麟与李鸿章,曾联袂登黄鹤楼,一时兴起,合撰一联云:

一枝笔竖起江汉间,到最上头,放开肚皮,直呑八百里洞庭,九百里云梦;

千年事幻出沧桑里,是眞才人,自有眼界,那管早去了黄鹤,迟来了靑莲。

 

此联寄托深远,淸新自然,幷以先贤诗咏兴怀寄感,风华采焕,别有神韵,具见伟人怀抱。

 

又有别具风韵一联云:

靑莲应怪我来迟,不敢乱题诗,恐被隔江鹦鹉笑;

黄鹤已随仙去久,倘敎重弄笛,定敎远岫凤凰飞。

 

湖南新化曾月辉亦有题联云:

请神仙把黄鹤催归,再看那苍狗白云,如何变化?

待贱子将靑莲唤起,莫辜负晴川芳草,次第吟来。

 

淸代钱裴山巡抚湖北,甫三月即被命内召,濒行留题黄鹤楼一联云:

我去太匆匆,骑鹤仙人还送客;

兹游良眷眷,落花时节且登楼。

 

右列各联,虽均不脱「仙人」、「黄鹤」、「玉笛」、「梅花」,但各自剪裁新颖,各有襟怀,淸新隽永,有如明珠仙露,莹澈动人。

 

他如鲁亮侪七言联云:

到来竟欲凌风去;

吟罢还须借笛吹。

 

短短十四字,有奇想,有故实,诚乃以少许胜人多许。

昔黄鹤之左为太白亭,后改为仙枣亭,游人觞咏,咸集其中,毕秋帆先生联云:

揽胜我长吟,碧落此时吹玉笛;

学仙人渐老,白头何处觅金丹!

 

余本敦亦题该亭一联云:

此地饶千秋风月;

偶来作半日神仙。

 

右列长短数联,情景俱到,语皆活脱,当属上上之作,今该亭与黄鹤楼同一命运,均归乌有,遥忆三楚河山,倍增思古幽情。

 

汉阳晴川阁,与黄鹤楼隔江相对,游人题咏,虽不及黄鹤楼之盛,然亦为吾鄂邻近省垣地区,一颇具历史价値胜迹之一。

 

溧阳宋鏔新题一长联云:

栋宇逼层霄,忆几番仙人解佩,词客题襟,风日最佳时,坐倒金樽,却喜靑山排闼至;

川源揽全省,看不尽鄂渚烟光,汉阳树色,楼台如画里,卧吹玉笛,还随明月过江来。

 

萧湮宣集诗句联云:

汉口夕阳斜度鸟;

楚江灯火看行船。

 

又有李拔集经语一联云:

沱潜旣道;

江汉朝宗。

 

右列三联,长者音韵幽扬,气势回荡,短者精干洗链,以少胜多,尤以与地理情景之运用,自然神化,实觉联中有诗,联中有画。

 

石首县有绣林山,相传汉昭烈帝纳孙夫人于此,锦帐如林,因而得名,旧有昭烈及二夫人合祠,有人撰联云:

锦绣江山,半壁雄心敌吴魏;

风云儿女,千秋佳话掩甘糜。

 

联中甘糜连用,于古未闻,恰亦语涉演义,然联句颇佳,聊作野史观之可也。

 

昔鄂城县署有邓懈筠督部一联云:

官要虚心,总能发伏厘奸,须识我得情勿喜;

民宜守分,若到违条犯法,可怜汝无路求生。

 

仁人之言,出乎肺腑,今之为官为民者,当亦可书作座右铭。

 

汉口昔有同善堂,济孤恤困,施惠社会,邑人朱兰坡题联云:

同德即同心,纵敎济病嘘枯,体天意好善而布惠;

善终如善始,愿得提纲挈领,遵圣言思永以图功。

 

汉口有桃花夫人庙,历史颇久,有联云:

列女传从刘向定;

夫人心祇息侯知。

 

议论自在言外,但不知何人所作。

 

赤壁有二,一在黄州,一在嘉鱼,黄州赤壁,以坡公二赋而盛传,其实周郞用火攻处,实在嘉鱼,故世人皆议坡公之误,朱兰坡题联云:

胜迹到嘉鱼,何须订异箴讹,但借江山滤感慨;

豪情传梦鹤,偶尔吟风啸月,毋将赋咏槪生平。

 

揆情入理,写出坡公心境,苏学士如地下有知,当莞尔称善。

 

汉阳城西,某学校之后有伯牙台,有一联云:

先生大得便宜,祇弄了一张琴,把千古湖山,尽行买去;

我辈适当闲暇,即凭这三杯酒,将两人心迹,仔细评来。

 

该联以轻松俏皮口气,语体行文,别有一番滋味,不知作者为谁。

 

吾鄂西南隅,咸丰县,山深林密,县属之丁寨林麓口,为入川孔道,淸时有一武秀才名秦钟岳者,诗书画皆可观,于其村前桥梁石柱题联云:

岸转涪江,倒流西北三千里;

桥道楚塞,横鎭东南十万峰。

 

此联吐属不凡,武秀才能有此文学素养,允称才兼文武。

 

浠水县北方约七十里处有松山寺,寺前有戏台,台前石柱有一题联,下署可维,不知是否为王摩结,联云:

松风吹解翠;

山月照弹琴。

 

闲文野史中,不少前人逸事,与吾鄂有关,游戏文墨,或为笑谑,或为奬誉,多系人云亦云。

旧瓶新酒、区区后学,安敢臧否古人?兹摘集数则,聊供笑谈。

 

浠水黄季刚先生,文采风流,有声于时,早岁于南京任敎,曾就蓝家庄九华村,自建新居,取名景守庐,幷自题联云:

此地宜有词仙,山鸟山花皆上客;

何人重赋淸景,一丘一壑也风流。

 

联语之后又再题七绝一首云:「此地何人不用疑,蓝庄蒋巇总迷离,先生一醉浑无事,上客为谁也不知」。从诗联中可以看出,黄敎授颇有高卧北窓,旁若无人之槪。

 

黄先生国学渊博,颇受知于我国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其情谊可谓亦师亦友,民国二十四年,先生五十生日时,章先生赠一联曰:

韦编三绝今知命;

黄绢初成好着书。

 

联语适人适地,从文字表面观之,可谓对黄先生推崇备至,但联中暗藏「绝命书」三字,先生见之愕然不快,是年十月八日,因飮酒过量,呕血而终,短短一联,不幸竟尔成谶。

 

値此科学极端昌明世纪,如犹谈神论鬼,或为识者笑为无知,但「生而为英,死而为灵」,以灵魂学言之,令人费解之事,偶竟有之,大冶周学藩弃子先生,为一代诗人与画家,诗文掷地有声,生前与名士张佛千先生友善,周先生逝世,张先生手分挽词中略谓:『周弃子先生之逝,我于八月十二日凌晨四时接电话后,辗转不能成眠,忽闻客室有声,如茶杯搁置几上者三,即见客厅有灯光,入见其光来地下枱灯,此灯已置于几下,三四月未用,今忽自明,我手方伸出,灯即自灭,深为讶异,继念人因急病而逝,精气未散,前来吿别,似思之可通,我挽弃子之联,即用此事:惊梦讶讣音,意气相交,信有一灵来别我。

 

上联说私交,下联说其诗,自「同光」诸老迄民国以来之名诗人,弃子之诗,自是最为杰出,其作皆不自留稿,近十年来,每有诗或书札,必复印一份寄我,注曰「归档」,尝曰:「我随时可埋,公必长寿,必有此麻烦」。因成下联:辑诗残夙约,风骚宜领,定知千载永传君』。

自古才人多寂寞,周先生卒憔瘁忧伤而终,竟能一灵不昧。

 

其生前曾集联云:

人世死前惟有别;

江山从古不宜秋。

 

对人生之暗淡寡欢,溢于言表,名作家高阳先生,集李义山诗为联以挽云:

煎熬亦自求,春蚕到死丝方尽;

摇落伤年日,埋骨成灰恨未成。

 

弃子先生去世前,曾刻闲章两方:「一生负气」、「不悔」,此联略写他心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