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一个外地人眼中的库尔勒!

掌上巴州2019-06-29 19:34:35

写在前面的话——

2016年春节前夕,我去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出差,在南疆著名的石油城库尔勒,我与越冬的天鹅不期而遇,有幸获得近距离观赏美丽天鹅的机会......

提起天鹅,便会连想到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剧情大意是这样的——美丽的公主奥杰塔,被恶魔变成了一只普通的白天鹅,王子齐格费里德游玩天鹅湖时,爱上了奥杰塔。王子杀死了恶魔,白天鹅终于恢复公主的美丽原形,与王子美满结合。

清楚地记得,头次看到《天鹅湖》,是在一场露天电影《列宁在1918》里。屏幕上,7只洁白的小天鹅、脚尖着地,翩翩起舞,跳的那叫一个欢实。屏幕下,情窦初开的我们一帮小伙伴儿,个个坐的端正,瞧的如痴如醉,恨不得立时三刻变成那个王子,骑马扬刀去救美丽的公主。然而,就在这个结骨眼儿上,屏幕上一个苏联红军模样的家伙,走上舞台粗暴地大声宣布:克伦斯基政府的叛军已经打来,军官们立即到苏维埃人民政府集合……

忿怒的我们一帮小兄弟拚命跺脚、吹口哨,强列要求放映员倒回带子,再播放一遍小天鹅们跳舞的镜头。

一时间,响应者如云,直搞得当晚的露天电影无法再放,被迫匆匆收场。

不料,我的出轨举动,被好事者告发。回到家后,被老爹拿着扫帚赶得满街乱跑。

从此,白天鹅的倩影,便长久保存在我的记忆之中……

我飞过天山,来到库尔勒的第一个早上,便拎着相机,沿着横贯市区的孔雀河,寻找来这座城市越冬的白天鹅。

此时,正是新疆时间早上8点,北京时间早上6点。 库尔勒还未从睡梦中苏醒过来,虽然天早已经放亮,但大街上却行人稀少——零下20多度里,只有象我这样的傻瓜蛋才会跑到滴水成冰的河边,找什么梦中的白天鹅。

库尔勒位于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的东北边缘。维语中“库尔勒”的意思是“张望、眺望”。库尔勒历史悠久,是古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唐朝高僧玄奘,去西天(印度)取经时,曾途经这里。如今,这里是新疆南部的交通枢纽,盛产香梨,又称梨城。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库尔勒,已经成为石油重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里,每年开采出超千万吨石油,给这座西域古城带来了滚滚财源。

库尔勒街景很别致,透着浓郁的西域风情。你瞧:位于市区的绿化带上,这座雕像俩个维族人,一个在吹锁呐、另一个则在敲着小鼓儿,在演奏着欢快的《十二木卡木》。

熟悉维族音乐的人们,瞧着它,便会脚尖发痒,想要“旋”起来——比如,现在的我。

哈。

呀、呀、呀!这座雕像,就有点儿色情喽——瞧那女子,竟然当街脱掉了小内衣儿,一脸的羞状;那光头男人则色迷迷地瞅着女人的脸儿。

象是在问:“咦—稀,你这个小女女,咱俩不早都都私定终身喽,你还害羞干啥泥嘛?”(此话请用西北方言说出,最有味儿!)

瞅着这尊雕像,不由人心里痒痒地,没个着落......

孔雀河,亦称饮马河。传说东汉战将班超征西域时,曾饮马于此,故有此称谓。孔雀河的源头来自博斯腾湖,向南绵延785公里之后,最终消失在广阔的罗布泊沙漠之中。历史上,孔雀河是滋养楼兰故国的一条重要水系。

如今的孔雀河,从库尔勒市中心蜿蜒穿过,把一个具有现代品味的西部城市,装点的颇具江南水乡的神韵,被当地人亲切地誉为“母亲河”。

在以沙漠地带为主的新疆,象库尔勒这样拥有一条穿城而过河流的城市,极为罕见。

孔雀河,在维吾尔语发音中叫“昆其达里亚”。其中,“昆其”意为皮匠;“达里亚”意为河流,两者合起来就是皮匠河。历史上,因为当地人常年在河边洗羊皮,河水受到严重污染,孔雀河变成了一条臭水河。

近年来,随着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石油开发,库尔勒市开始富裕起来,投资6亿多元建设孔雀河风景旅游风光带。使得穿城而过的10多公里河水流域,扩展到了如今的30多公里。陆续建成了植物园、孔雀公园、青少年公园、民族风情园等大型公园及风格迥异的沿河景点。

孔雀河风景旅游带已成为“梨城”人民休闲的好去处。

关于孔雀河,还有一个新疆维族人版的民间传说——在好久、好久、好久.....以前,有个皮匠小伙子和巴依家(地主)的女儿的产生了爱情。结果,万恶的巴依老爷(地主)设法害死了皮匠。女儿悲痛投河而死,化为孔雀,沿河飞行寻找心上人儿......

这真是个令人悲愤的故事。

如今的孔雀河风光带,早起锻炼的人们在这里吐故纳新,采天地之精华;傍晚,休闲的人们在这里散步,观夜景之妙。

孔雀河畔日日洋溢着各民族百姓欢快和谐的气氛。

素有“华夏第一大州”美誉的库尔勒,是天鹅的故乡。每年冬天,在南方生活的天鹅,都要万里飞行到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在那里过冬。

多少年来,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就是我国最大的天鹅保护区。

从2007年开始,天鹅连续8年来到孔雀河上越冬。从最初的10余只,发展到现在最多时的200多只;从过去“三九”天时节,天鹅才会飞来,到现在刚进10月,孔雀河畔就出现了有它们的身影。

近年来,飞到孔雀河越冬的天鹅越来越多,而且来的时间也一年比一年提前。

如今,天鹅在孔雀河上越冬已是库尔勒“走出新疆、让世人了解”的一大亮丽名片。

天鹅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穿越新疆库尔勒市区的孔雀河上,越冬的天鹅悠闲自得,惬意觅食。它们的欢鸣声和城市的喧闹声融汇在一起,演奏出人禽和谐相处美妙的乐章,勾勒出了一幅绝妙的返璞归真的现代生活画面。

孔雀河横穿库尔勒市区,把库尔勒市区分为南北两个部份。北面,以市政府及各地方单位为主;南面,以中石油、中石化的各单位为主。

瞧——那些高大的楼房,就是石油、石化集团下属单位的办公和住宅区。我到新疆出差,其中的任务之一,就是在那些楼群中找某一家企业公干。

库尔勒的市民们会经常来到孔雀河观鸟,他们为自已城市拥有这一特色景观,而感到自豪。但凡有亲戚朋友来做客,一定会领到孔雀河的风景带去炫耀一下美丽的白天鹅。全国各地的摄影爱好者们也会在冬天,万里拔涉,来这里拍摄天鹅美景。

库尔勒的这条河两岸,从白天到傍晚,终日凝聚着人流,大伙儿在观赏天鹅美妙身姿的同时,也陶冶了心灵,和谐了这座城市。

库尔勒是一座在西部迅速崛起的现代化石油新城,荣获“国家卫生城市”殊荣。以孔雀河为主的风景旅游带,已成为百姓休闲的好去处。

美丽的白天鹅畅游孔雀河,和梨城人民和谐相处,冬天都不愿长途跋涉飞到南方,而是来和梨城人民为伴,真的是一幅美好的生活画卷。

孔雀河里,除了天鹅,还有成群的野鸭和银鸥,这些鸟儿每天都生活在游人投给的食物快乐之中,争夺食物,大打出手。

这一幅幅美好妙的画卷,令游人快乐不已。

为了让天鹅惬意地越冬,受到更好保护,库尔勒市采取一系列措施:降低孔雀河水位,让天鹅能吃上河底的水草;组织专人在孔雀河边看护、投食喂养;政府投资160万元,在孔雀河流经的繁华市区段上修建了3个天鹅栖息岛。

为不惊扰天鹅,库尔勒市政府还规定:天鹅栖息的孔雀河两岸,不得燃放烟花爆竹。

库尔勒市政府将对天鹅的管理和养护所支出的费用,纳入财政统筹计划内,确保资金充足,所投食物也是定点制作,按需投食。

每天达到200多个馕和10公斤的鲜鱼,还不算游人投给它们的源源食物。这些充足食源,直令这些名贵的“客人”乐不思蜀,个个养得脑满肠肥。

瞧:这是我拍到的最精彩一幕——在孔雀河的水面上,飘浮着一只雪白的天鹅。请好好瞧瞧,这只天鹅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哈,你说对啦——它的嘴竟然被冻住了。

当时有不少市民向河里投食,众多的天鹅和野鸭都来争食,但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伴享用美食,却张不开嘴,急得直甩脑袋。

这下,我可乐坏了,大喊大叫着忙着拍照。不料,我的举动惹恼了几个巡逻队员,他们批评我兴灾乐祸,没有同情心,一看就是“口里人”(新疆人对内地人的称呼)。

一时间,搞得我很没趣,讪讪地离开。

过了好半响,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原来经过巡逻队员们的不懈努力,那只被冻住嘴的天鹅终于被抓住,并给它取下了结在嘴上的薄冰。

我忙奔过去,摸出证件,对巡逻队员们说:“请你们慢点放,我拍下这个难得镜头,放到报纸上。让‘口里人’也瞧瞧新疆人民是乍样爱护动物的!”

我这一通马屁,拍得对方心花怒放,认真按照我的设计动作行事。我兴致勃勃地说:“请这位维族女士抱着天鹅放飞,简直太典型了!”

谁料,那位维族女士闻听,却直往后退。怯怯地说:“维—疆!(哎呀的意思)这个么不行。我滴心里嘛,害怕得很!再说啦,这个么天鹅,胖胖滴、肥肥滴,我也抱不动嘛......”

哄——围观的人群都开心地笑了。

得!那就请巡逻队的男爷们上阵吧。

于是,我选好角度,揣起相机,嘴里喊着“一、二、三——放!”

那位巡逻队的男爷们,将怀中抱着的二十多斤重的天鹅,玩命地往天上一丢,呼拉拉,天鹅飞走了。

周围一片掌声。

顿时,自已象是又回到了戴红领巾的少年时代,做了一件好事儿,很高尚的样子。

嗯——本少爷此时的心情很爽。

瞧——这俩只天鹅中,就有那只被冻住嘴的天鹅。瞧不出是那一只了,没关系,我知道就行了。这是因为,我的相机镜头一直在对准着那只天鹅。

瞧,就是后面那只天鹅,它的脖子上还隐约可见一道暗扛扛——这是刚才巡逻队员们抓它的长脖子时,给弄乱的羽毛。

我说过,我这人长年摄影留下了毛病,眼毒,一瞧一个准儿!

这样多的图片之中,我最欣赏的就是这一幅了——瞧:洁白的冰面上,两只天鹅相聚休息。一只在冰面上翩翩起舞;另一只则精心梳理着羽毛。

色调极佳。超喜欢。

当天傍晚8点,(北京时间6点)我再次来到孔雀河边。此时,晚霞渐渐染红了西边的天际,河面上仍然十分热闹。

孔雀河里,几十只天鹅分成多个方阵,每个家族聚在一齐。它们个个悠闲自得,一会儿追逐嬉戏、一会儿引吭高歌、一会儿凌空飞翔、一会儿尾翘天空······

动静结合,极是诱人。

河里水花飞溅,禽鸟翻飞,鹅歌鸭舞;河岸上指手划脚,欢声笑语,快门闪烁;惟妙惟肖地展现出了人禽和谐相处的现代边塞都市的大美之图。

白天的喧嚣渐渐褪去,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五光十色的霓红灯将孔雀河点缀成了一条绚丽的彩带。

在这样静谧的河面上,成群结伴的白天鹅或展翅盘旋,或者低头静思,或者曲颈自赏,平静的水面成了它们天然的镜子。

它们优雅而美丽的身影倒影在水中,令人不禁联想到那出著名的舞台剧《天鹅湖》。

天鹅们在悠然嬉戏,远远望去,像点点白帆。河面上荡起一圈粼粼的波纹,在灯光映射下闪闪发亮,使人产生一种浓浓的浪漫柔情,心里泛起粼粼波纹......

点点星光洒在蜿蜒的孔雀河上。 天鹅们或振翅舒展,拍打水花;或颈脖扎入水中,尾羽翘向天空,勾勒出了一幅绝妙的人禽和谐相处的生活盛景。

孔雀河,渐渐地从城市的饕餮声色中平静下来了。此刻,岸边几乎已经绝了人迹,我清楚地听见自已的双脚踩在冰雪之上的“沙沙”声。

河岸高楼林立,灯光星星点点。倒映在河面上,给人一种梦境般的感觉......

我有点儿激动。因为,现在的孔雀河,只属于我一个人。

孔雀河的名字恰如其分,它美丽、幽雅、宁静。甚至,我在夜晚的空气中都闻到了一股子浓重的善良的气息。

夜晚的孔雀河,比起白天要秀美很多。河水缓缓地流着,流出了韵律,水面被天鹅们挤出一个个碎面,反映着周围的光亮和颜色。

随着水流的节奏行走,飘渺变幻。这水的源头是天山冰雪融水,沁凉的寒气在河上漾开,我体验到了一种纯粹的干冷。这是一种寒气吸进嘴里,产生出的丝丝甜意冰冷。

在南方,是绝然不会享受到这些的。

水淌多了,城市便有了灵气,连人带景儿,都会湿润和漂亮起来。我不知道孔雀河的归宿在哪里,也许汇入第一内陆河塔里木河,也许悄然消失于戈壁大漠。可我知道:它拥有过流淌的意义。

孔雀河,像一只孔雀,在夜幕下静静绽放。有过哀伤,带来的,却是希望......

走到孔雀河广场上,这儿有一处下坡,修建了十数级宽阔的台阶。在这儿,孔雀河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天鹅们就在近处游动着、轻声啼呜着。我分明听见了河水的“哗哗”声。这声音,在两岸的高层间折返往来,缕缕不绝于耳......

这时,手机响了。一个抱怨的声音炸响在耳畔——“大哥,还在孔雀河边观天鹅,吟诗做赋呢?这都晚上9点多钟了,我们还饿着肚子呢!拜托,大哥,人家新疆美女们等着给你敬酒呢。快回酒店来吧!”

闻听,我笑了。

我在心底里向着孔雀河、向着白天鹅,逐一道别。

然后,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去......



详情咨询:0996-2212682       18609960686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