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孟杨访谈录】天工人物方为品

第三方资讯2020-03-15 15:18:04


图为 陈淞贤 先生


“问其制: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未知然否?”

—— 明•文震亨 《长物志》


七十四岁的陈淞贤老师依旧精神矍铄,闲适地坐于木椅之中,身子微微偏向谈话者,目光透过眼镜浅浅地落在谈话之人身上,柔和含笑自带慈意;说起话来语气平稳,不急不缓,颇有几分讲堂授课的风采。“我是个老师,在美院(中国美术学院︱杭州市南山路218号)待了五十多年,做了一辈子老师,这一生几乎都在南山路”。陈老师喜静,多数时间也是看书写字、钻研陶艺。“人老艺术不能老”,他至今艺术探索精神不衰。

聊起陶艺来,陈老师十分有自己的立场和见解。

上至中国数千年的陶瓷史,从唐代唐三彩、铜官窑的富丽饱满到宋代五大名窑(官窑、哥窑、汝窑、定窑、钧窑)的首屈一指历史巅峰再到清王朝陶瓷艺术的衰退,细细侃来那古代经济、科技、文化对于陶瓷发展的深刻影响。唐之雄强并蓄,画风色彩丰富、珠圆玉润;宋代理学兴起,市民文化极度繁荣,街头巷尾浓重的下里巴人与阳春白雪兼容之景似乎连宋代的空气都卷着书墨气息,陶瓷自然被赋予了与唐代不一样的色彩;而清朝则是行动迟缓的庞然巨物,政治经济的落后,社会的动荡,却让人可惜此时陶艺的衰退。

下至当代国际陶瓷形势到东西方艺术之差异。陈老师感叹,当今国际以西方产业陶瓷为优,中国生产的陶瓷比较少进入一流市场之中,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国从技术到理念早已走在中国前面许多年。曾有日本陶瓷专家直言不讳:“过去是我们日本学你们中国的,但现在你们比我们落后五十年。”,这种感受无以言表。“China”似乎已经无法代表“China”,这让他经常想到一定要把“China”的名声拿回来。

作为最早引进西方现代陶艺理念教学的开创者,陈淞贤老师深刻感受到现代陶艺与传统陶瓷、东方与西方文化艺术表现之间的差异。陶瓷最初的定义为生活日用品,而随着时代和技术的发展,陶瓷的范围不断被扩大,从而产生了现代陶艺这种纯粹艺术表现形式。现代艺术更加强调‘个性’。有个性就有表现力。传统陶艺还是以实用为主,大量是器皿,但是这里面也是有思想的,强调“道器并重”;现代陶艺是纯艺术表现,几乎不考虑实用性,对现代陶艺来说,陶瓷更像是媒介,就好似国画的宣纸、油画的画布油彩,传达的更多是艺术家的创作理念。“但不管怎样,文脉是不能割断的,中国当代陶艺还得保持中国当代文化的特色。

中国人的创作理念和审美观念与中国传统文化脱离不开关系。自古追求“简”、“雅”、“逸”、君子风度,遵循儒家之理念,追求人的高尚品格和道德水准,就是像玉器一样,冰清玉洁。这种含蓄之美,却是极尽东方美之神韵。陈老师退休之后一直专注于青瓷的传承与创新,他曾说“青瓷如玉”。青瓷是“瓷器之母”,是中国历史最悠久、文化价值最高、最能体现中国人内在气质的瓷器作品。他将现代陶艺的理念与青瓷相融合,创作出一批突破性的作品,并鼓励学生能够做出学院人文气息浓厚和个人色彩浓重的青瓷作品,在传统的青瓷之中融入现代陶艺理念。

“梦瓶生花”是陈老师去年(2014年)的创作。从外观感觉上打破常规,有逆反,创造一种新奇感。这是陈老师的一件实验性作品,采用异质同构(囊括万姝、裁成一相)之法,以一种寓真与假设之中”的理念去追求“趣味在理法之外”的艺术陌生感。同时强化它的形、色、质的对比关系,从而加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体现了后现代的创作理念,是对当代青瓷艺术的大胆探索。

“引领大众审美文化,这才是艺术家的任务和使命。”陈老师如是说。

陶瓷艺术的创作并非易事。陈老师从事陶艺一辈子,对此深有体会。陶瓷创作一半“尽人事”,一半“听天命”,天工人工相结合才是完整的创作的过程,讲究“金、木、水、火、土”五行齐全。只是难在天工难掌控,火烧过程谁又知道这其中究竟是什么样子。所谓“天时地利与人和”,则要求陶艺家们要懂工艺、懂科学、懂艺术、懂天文地理。这是中国最最传统的“天人合一”的理念,既要懂人性又要懂天性。却又是这种天工给予的浑然天成的自然感,才让中国陶艺独树一帜。“过去很多人存有偏见,文人会轻视这一块,觉得这是工匠之事,不入大雅之堂。但是历史也是会开玩笑,现在很多文人偏偏爱往陶瓷这一块钻,发现这是一个“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神秘领域,陈老师谈起如今陶艺良好的发展现状,也颇感欣慰,“昨天我出席一个瓷板画的展览,就是在陶瓷的瓷板上作画。现在工艺进步,做大的瓷板不在话下。瓷板画这一块越来越热闹,吸引了全国很多的画家奔赴景德镇。但应切记:“瓷画”前面还有个瓷字,在创作瓷画时,文与质的关系是不能忽视的。”

陈老师如今早已是陶艺领域的顶尖大家,但是无论头衔多么长,他总是把“老师”放在最前面。对他而言,自己就是一个老师。“我们都是种树的人,开花结果都是下一代的事情。我在做的许多都是把我的想法传达给我的学生,我只是先做了尝试,没想过这些作品能卖多少钱,这是我们做老师的责任。”他说起几位得意门生,眉眼之间也尽是欢喜,遇到有“专心想做陶艺”的孩子,就让他很是宽慰。市场的诱惑太大,艺术之路并不好走,有半途而废之人,有妥协于金钱市场之徒。“搞艺术的人,要能心胸宽广,要有悟性和修养,更要有牺牲精神。”

陈老师用一生奉献给了陶艺。如今退了休的他喜欢看书写文章思考灵感,有时候与美院的师生交流几番,有时候兴致所起去烧制陶瓷。他笑着说:“要把艺术当作一场游戏,当作玩泥巴才能做的好。”这样烧制出来的陶艺才会有随性的灵气,每件作品才有其绵长的气韵。

此所谓,天工、人、物皆齐全,方为上品。

相聊终了,时间走过一个时辰,有意外的沉淀质感,是陶艺,是艺术,是时光。

图为陈淞贤(左)与孟杨(右)


【完】

嘉宾简介:

陈淞贤,1941年生,浙江省上虞县人。1965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同年留校任教。历任浙江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主任、中国美术学院工业设计与陶艺系主任、院学术学位委员会委员。现为中国陶艺大师、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陶艺学会中国大陆首批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陶艺专业委员会委员,全国第七届陶展评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陶艺大师联盟副主席。因其为发展中国陶瓷事业做出突出贡献,1992年被国务院授予“政府特殊津贴”。2010年被授予中国陶瓷艺术终身成就奖。



第三方资讯支付行业代理商交流QQ群
464418216

(欢迎您的加入!加群请备注地区和品牌)

版权声明:【孟杨访谈录】系列由孟杨老师亲自授权,转载时请联系本平台和注明出处!

↓↓↓点“阅读原文”进入【联盟成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