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追踪 | 守不住的是浮盈守得住的叫资产 讲一讲业内三段走钢丝的故事

文交在线2021-09-08 15:15:15


「文交在线·星座投友群」入驻十二星座投友群 共享行业一线大消息! 本页底部扫码


本文长度:3000字左右;建议阅读 8 分钟


简概:世间有句话,叫苟富贵,无相忘。说的是,人在失意之际起誓,若有朝得了富贵定会提携周边。但富贵这条路就好比是那根架在万丈沟堑之上的晃荡钢索,能过去的少之又少,绝多数都在追逐富贵二字过程中一不留神失了足,善始善终的凤毛麟角。



作者 | 刘繁(综合采编)

首发 | 文交在线



注:以下故事为保护主人公隐私均为化名


1、富贵缘起


世间有句话,叫苟富贵,无相忘。说的是,人在失意之际起誓,若有朝得了富贵定会提携周边。


但富贵这条路就好比是那根架在万丈沟堑之上的晃荡钢索,能过去的少之又少,绝多数都在追逐富贵二字过程中一不留神失了足,善始善终的凤毛麟角。

 

孔尚任在《桃花扇》里一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被今日走钢丝的你和我背的是字句入脑。


投机的游戏是一场又一场的击鼓传花,鼓点未停人声鼎沸,戛然而止那刻可能会遭遇一场虚空寂静大地平沉,摆在你我面前的富贵,也许只是一笺纸面虚财。

 

有看透的人把人生的这起伏无常视为梦幻泡影,不甘心的会喊一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无论是真富贵还是纸面财,坐了2年的过山车,我们把时钟的指针往回拨一拨,一起跟着文交在线来看看行业内三个角色走钢丝的小故事。



2、散户篇:一个回马枪要了我全部家当


2014年,邮币卡电子行业炙手可热,行情飞涨平台迭出,不断外溢的赚钱效应让众多参与者几近疯狂。

 

528大跌之后,人潮并不退却,一波接一波的涌向下一个平台,鼓点没停之前,人们便愿继续相信造富的浪潮下个卷携起的便是自己。

 

暴涨后必有暴跌,市场回调之迅速,远超预期,大部分投资者深陷其中,甚至有人一天折损80%。


文交在线的好友冯林是行业最早一批参与者,来自现货市场周边,现在是一家礼品公司的渠道经理,2014年底开始介入邮币卡电子盘,那时行业繁华鼎盛,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我们单位做邮票现货,接触行业比较早,最初老板在南京赚不少钱,带动公司好多员工参加,大家抱着尝试的心态凑了一份基金,由老板操盘,一个月后分红,我投的2000拿回来6000,跟捡钱一样。

 

随后,人群效应带动了平台规模的迅速扩张。

 

“那时中南上线,同事说新交易所机会多,我买的红楼梦,当时200多块没几天就翻倍,后面回调时因为没什么经验,急于锁定利润,300多就都抛,没想到后期飙涨到3035。

 

还买过湖南民居,100多开版买300多出,3倍利润,感觉很够,后面也是天天涨停,当时拿稳一点能到100来万,2015年在北京够付个首付,那会挺后悔,但最后悔的不是这些“煮熟的鸭子”。

 

中南的造福故事在中艺、东北、福丽特等所继续重演,在暴利面前,人群迸发出的热情乃至几近疯狂的姿态让人难以招架。

 

冯林感慨,平台和平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模式,花样派发原始股抢夺会员资源,根本没有风控机制,也不考虑落地。

 

我有次走在马路上跟我老婆说,当卖菜的都在谈论股票时,就是离场的时候,所以我没参与任何模式。对这些模式,一方面我非常抵触认为是耍流氓是传销,但人家进的早确实赚到了,我心有不甘,但还是一直克制,准确的说在克制中等待杀个回马枪的机会。

 

我没有倒在任何模式里,却倒在了最初的梦想-中南,冯林接着谈道,散户都恋旧心态,比较感性,在哪个交易所赚过钱,就会有特殊感情。

 

2016年年末,我看我最初转到钱的中南行情已经有低位企稳迹象,刚好传出汤一壶要集结入场,外头宣传沸沸扬扬。我打算杀回一个回马枪,但没想这个回马枪连本带利要了我的全部家当,结果中南汤一壶那场拉起的行情结局大家应该都知道。

 

冯林最后提到,我最后学到一点:投资是纯粹的,讲不得感情尤其是私人感情。

 


3、经纪商篇:时间点才是最大的成本


赵家斌是一个广告工作室的小老板。在提到入行契机时赵家斌对文交在线介绍到是为熟客设计邮币卡电子盘宣传品时,接触到这个行业,经自己客户推荐,在2015年6月时拿了一个经纪商资格。

 

随后,赵家斌山跟着推荐自己的客户一样寨了交易所官网利用网络竞价推广开户业务,赵说那会人人都这样,百度竞价巅峰时点击一下要到20来块,自己只好转投360,加上自己懂一些网络营销知识,利用微信、QQ群做引流,最后会员人数竟然在1个月里破了1000。

 

当时工作人员只有我和一个小助理,2个月后佣金拿到近17万,是我以往半年的收入,赵家斌表示。


随后他将这些钱全部用于扩大规模。却未料到12月行情急速下滑,又开始忙裁员缩减成本,半年时间把别的行业10年的历程都走完了,到17年,赵的月佣金已经只剩几千块。

 

随后,赵依靠开羊毛户拿原始票,再加上交易所补亏损之类的配售维持着自己的业务规模。

 

   赵最忙的时候雇大巴车在河北邯郸、邢台等农村“拉人”,排队去银行做银商绑定,一个这样的“会员”价格最高时能卖200多元,甚至有个交易所负责人为做大规模直接跟赵谈,求他带会员转战平台,靠着持续派发原始股,赵最高月入超过了最高时的佣金收入。

 

赵刷羊毛的团队一下也扩张到8人,广告设计的主业也完全成为了副业,可半年还没到羊毛也不能刷了。


赵家斌颇感无奈,我觉这条路跌宕起伏,晴雨转瞬即变。现在经纪业务就我一个人在做,平时主要精力又回到设计老本行,一切又回到原点。

 

当谈到对的投资认识时,赵家斌认为2年多的时间里,行业冷热快速转变,行业1年世上10年,抓住形势快速下手,容不得有丝毫犹豫,清明时就该播种,立夏前后就该插秧,你要过来这个节气,便要等下一年,成本不是你手里的本金,而是你所处的时间点。



4、主力:被现货商、羊毛党轮番洗劫


在文交在线看来,罗晋一入行便站在邮币卡行业食物链靠顶端的主力角色位置。


15年10月罗晋在国内某所上一个品种,公开托管,公告发布后,现货市场价涨到160多一枚,彼时挂牌价才28,缴纳各种挂牌费用后,罗持有成本非常高。主力控盘不到30%,申购出去5%。

 

当时市场行情非常好,为尽早开版吸引更多会员参与,200来块时就抛出去不少货,所以最后实际控盘只有18%左右,低控盘使拉升作盘都很吃力,只好一直买买买。

 

罗晋提到这里,自己也苦笑:什么主力,我们就是一个大散户。

 

主力也有一个成长过程,不专业让罗在运作过程中吃了很多亏,当年10月底,一拨游资在拉升后卸货,罗晋傻乎乎的在底下护盘, 2个交易日抽走罗晋2000万,再加上接托管商抛售,6000多万项目资金很快损耗一空,唯一成果是控盘涨到80%以上。

 

为了扩大会员规模,罗晋随后开始为新开会员派发原始股,活动发布后,一个晚上能开进来上万人,真实会员还没反应过来,活动藏品已经被羊毛党薅完,一个羊毛党负责人一晚上从罗晋这赚走一辆法拉利。


那时那位羊毛党当面告诉罗晋说他没有罪恶感,并提到罗的活动方案漏洞太多,自己才有洞可钻要怪就怪罗自己。


罗对文交在线表示,亏钱不是最难受的部分,自己的品种,亲戚朋友都很信任,拼命买入亏了就补,很多人本金只剩十分之一,结伴上门来闹、绝交都有,亲兄弟见面都不跟我打招呼。



罗晋谈到多年的人脉圈毁坏殆尽,虽然他们的心情我也能理解,可惜会员的亏损不等于主力盈利,我也是一脑门外债,唯一的安慰方式是给他们看看自己亏损更严重的账户及持仓,自证绝对没有卸货套现。

 

春节时外面鞭炮噼啪乱响,罗却跟另一个合伙人在小酒店躲清静,他刚离婚。躺在床上枕着手臂望天花板,对合伙人说:“以前在路边吃烧烤,媳妇在旁边剥毛豆花生给我下酒,也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那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经历这一次,罗的整个团队也已成长,品种还是要继续运作,投资人近期大幅增资,不是有句话说:低位利空,猛打猛冲,跌无可跌的时候,我们还是想为维护市场稳定做一点事,毕竟被会员和朋友骂这么久,实在憋气,也是时候好好刷一下存在。

 

聊天接近结束时,罗晋对文交在线突然说道:兄弟,这个世界上,我们这种人对现在做的这些事要要懂得认命。这就是命,不管投资也好还是投机也罢,守不住的叫浮盈,守得住的才叫资产。

 

回首2年繁华梦渺。邮币卡电子盘行业改变了许多人生活,对于行业发起人来说或许对现在的状况也难以预料,希望那些手握权柄能够左右行业未来的人,能够审慎决策心存悲悯。


毕竟每一个决定做出后,都将改变一群人的命运。作为浮沉其中的普通人,我们能做的就是用心读懂一个故事,尽力避免每一场事故。




主编推荐

1- 追踪 | 严澂:京城九少 630后谁能当家做一哥

2- 专稿 | 无崖子:行业模式转型之困 上海模式中的交易与发行模式分析

3- 追踪 | 清算中心也有灰色地带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特别声明:

网站、APP等互联网平台用于长期商业目的的内容转载须同文交在线签订《内容合作协议》,文交在线保留对各平台内容侵权之一切法律追诉权,“文交在线”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均为“文交在线”所有,欢迎各方转载转发!


▪ 商业&合作:hezuo@ewenjiao.com

▪ 报料投稿:baodao@ewenjiao.com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