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摩界·我们的骑迹》秘境之旅|拉萨到乌鲁木齐

山西摩旅联盟2020-01-13 13:41:55

欢迎加入《摩界·我们的骑迹》,与我们一起出发,品人事,看风光,GO!GO!GO!!!


                      摩友的温度 

  摩友这个词汇,对我来说非常之新,新到至今依然一知半解。最初提到这词的应该是石头(沈导),他的一些讲述让我了解了这词汇的大概。再听摩友这词,应该就在本次活动出发前,有幸结识了朋友的岳丈王先生,于是有了这样一段文字,写给王先生,也写给诸多摩友。

这生命,澎湃如歌

 

一种生活很静态

菜米油盐

一种活法很动感

万水千山

 

许多时候

生活是个笼子

束缚其中而不觉的正是自己

更荒谬的是

 

一不小心自己还兼职做了狱监

 

有梦想固然可贵

去践行才是真勇敢

活法有太多种

与其梦想不如想干就干

 

听说王先生(网名:骑行天下)有段时间了

他是当代艺术家张永正的岳丈

老先生更精确的身份定位该是摩旅达人

八三年骑行中国至今——骨灰级的摩旅前辈

 

没想起问他为何如此挚爱摩旅

但一玩三十多年已是理想的答案

所知不多的牛逼经历之一是

想念女儿一脚油门四天从兰州就到了云南

 

身边几位朋友都热爱骑行

挚爱这轰鸣间畅行天地的快感

那种与自然无任何阻碍的亲密接触

在四肢精确的操控之间得以实现

 

爱车如马的现代骑士们

深知快乐与危险难免共存

他们选择爱与欢乐

用经验与态度去规避风险

 

人生本来就是最大的冒险

从没有绝对的安全

爱能生恨有聚就有散

风光与落魄可能就在一夜之间

 

与其谨小慎微的活着

何不坦荡逍遥与精彩结伴

钦佩这样的人

看破生活爱生活

 

摩旅与任何爱好没啥本质区别

但做还是想确能决定生命的宽度与走向

碌碌无为还是澎湃如歌取决于自我

但真希望每个人都不是活在笼中还当狱监

  从王先生口中,第一次听到“天下摩友是一家”这个词,在他的朋友圈,见到最多也是这个词。我的感受是一半羡慕、一半怀疑,确实如此吗?这个疑惑在离开拉萨第一天终于有了理想的答案……

  话说二成子的小侉子,体型较多数边三轮都小巧一些,这决定了她的油箱注定不会大。老司机也难免有大意的时候,总之出拉萨不久,一路一直听话的小侉子终于出状况了——没油鸟!虽然问题没啥技术含量,但你给她喝可乐肯定不好使。距离下一个加油站还有几十公里,关键是这里根本不让带散油,一行人都很着急,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最后,决定放个大招儿——从汽车里抽油!结局令人沮丧,备用的管子抽出的油只能用滴来计量,难道这管不好使。正郁闷的功夫,有人居然从路旁地里捡到一根废弃的管子,貌似比自带的管子专业许多,于是接着干起——吸,不行,那就吹,不行。最后晋宇想了个辄,把管子周边弄成密封状,居然好使了,这物理没白学。

  但大家还是放弃了,因为用上吃奶劲,出来的油也只能以杯计量,真是杯水车薪。石头说实在不行就只能再去麻烦藏獒越野的梁哥。说话功夫,岔路上出现一台摩托车,所有人都想到该干什么,拦下买油!骑车的是个藏族老乡,根本不会汉语,一群人情绪激昂的冲他比划好久才终于明白我们的企图。

  对于高价卖油,他确实心动了,没立马走人,小宇宙嗖嗖转了几个来回,大家急切等待他答复的样子就像跪地下求婚等待“我愿意”的男猪脚。这老乡显然是深谙情绪把控的老手,愣把一群人弄个三起三落,最后还是一走了之。无奈之时,神迹出现了,拉萨方向远远来了三辆摩托,护具齐全,每辆车的旅行边箱远远就看个真切,这是真摩友!  


  在我们挥手的同时,他们已集体减速,车停下没顾上寒暄直接问啥情况,得知状况二话没说,抽油吧!那一刻所有人都被深深感动了。那一天,一群人在路旁用俩小时想了N多办法没成,三个摩友不到十分钟搞定,这就是所谓的骑士精神——友爱、互助。

  三位摩友来自山东聊城(音乐人赵照的老乡),去向哪里记不清了,印象最深的是说啥也不要钱,极有风度的与我们挥手告别绝尘而去,帅呆了有木有?这在古代绝逼是位大侠,开放前就是真实版雷锋,现在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摩友!也许平凡但绝不平庸,胸怀山河且敢想敢为,他们太棒了!

  圣地拉萨渐行渐远,内心的感动久久挥之不去,俩小时里,只见到四辆摩托车,两伙人的反应却是天壤之别。摩托车,对许多人来说仅仅是交通工具,对有些人而言却是灵魂的战马,在这个现实得近乎薄情的世界,他们精彩而深情的活着,他们是摩界骑士,为他们点赞!

 

大堵车

  回想起来,入住定日的那天,还是相当曲折的,白天是油荒,晚上就遭遇了大堵车。 

  好不容易买到油后,团队出发,大家都很轻松,为的是成功渡过一劫。除此之外,都相当顺畅,谁都不会想到,夜幕降临的青藏高原会给我们一个更为深刻的下马威。 

具体线路是这样的,拉萨-日喀则-拉孜-定日,加好油大家快马加鞭,日喀则,拉孜很快便甩在身后。 

  那一天路程颇长,穿村越寨也是辛苦,但目标笃定,定日县城是一定要到的。行到夜晚,眼见着过往的大货车越来越多,本就狭窄的路面行车变得愈加艰难,最后,大家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实实在在的大堵车,在海拔近五千米的高原公路上,几百上千辆车都堵在一起,那情景不可谓不壮观。 

  真正致使堵车的只有两辆,都是宽载超过三点五米的大货,但那一线318国道道宽也就七米左右的样子,不堵车才怪。两辆车相持不下,上千辆车跟着遭殃,夜晚的星空格外美丽,但所有人都心急如焚。

  趁着清凉的夜色下去抽烟挺不错,有人玩起了手机,许多人去堵点打探情报,有人试图超车,有人静观其变,这个夜晚真是难熬。时间越来越晚,气温越来越低,最担心的还是在海拔五千多呆太久大家会出现高原反应。情况僵持快俩小时交警终于赶到,大家心里总算见到一丝曙光。但交警也不是万能的,七七八八处理结束也就到了后半夜,住进旅店差不多已到两点,这一天的心情真是七上八下。 

  规则,这俩字真的很重要,放在交通问题上更是如此。有几起交通事故不是因为部分人不守规矩造成的?放在摩托车上说,有多少人骑行不戴头盔等护具?站在规则对立面的就是侥幸心理,心怀侥幸心理的人少了,交通事故自然也就少了,反之亦然。放到摩界骑士信条上说,可以理解为,不戴护具的骑手,做骑士的基本资格都没有,简而言之,骑士信条之一,就是责任与自爱。

 

珠峰大本营 

  几天前,暖男晋宇开始为我们开车,行车技术一如他的为人,那叫一个稳得扎实。令我印象更为深刻的是他听歌的风格,鲜有歌曲,更多是那种气势磅礴的乐曲,非常规八零后一枚。对于乐曲,我始终不太感冒,唯一的例外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疯狂爱上的凯尔特音乐。


  但这几天,确实喜欢上了晋宇播放的音乐,可能是与环境应景,又或许是想到了他曾经的军旅生涯,总之,那些音乐经常能让我感受到一种英雄主义情怀,无关国别。 



  珠峰景区的门票挺贵,车按轮子收费,100元一个车轮,进关口的检查也很严格,原以为路程很短,不想竟在等待中睡着了,当我被惊叹声吵醒,不远处已是闻名太久的珠峰了。天气正好,山顶小小的一片云,仿佛是专为迎接我们临时披上的面纱;音乐更好,雄壮有力又起伏跌宕,完美的呼应着这群朝着者的心情。

   随着音乐的推进,珠峰轮廓愈见清晰,抵达大本营时音乐恰好直抵高潮,完美!

  大本营设施的简陋不出所料,一下车立马就感受到刺骨的寒风,抬头看珠峰,已是云开雾散,据说这种情况极其难得,团队的运气简直爆表。之后的事情是自由活动,我和石头几个人干起了最喜欢的事情——捡石头。当然不是一味的捡,喜欢美景的我们自然是边捡边拍了。


  收获了两个满意的石头后,又参与了视频拍摄的几个镜头,接着就是各种集体大合影,然后去帐篷旅馆每人吃了碗方便面。年轻的藏族老板,会不失时机的试图推销他的宝贝,所有人最后都已谢谢提前终止了交易。

  事实上,有个很不好意思的切身感受,那就是置身大本营的心情,反而不及即将抵达前的情绪激昂热烈。必须承认,它在每个人心中地位都很崇高神圣,但身处其中反而没了那份激情,不知是不是风太大的缘故。

  这让我想起爱情,追求时轰轰烈烈,得手后往往习惯性松懈,争执分歧由此产生,失去后又往往追悔莫及。也许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吧?到底渴望与得到哪个更好?好在,珠峰不会和你谈恋爱,有缘一睹芳容已属难得的荣幸,于是多数人还是心满意足的下山了。剩下来的是摄制组,他们要等到黄昏,拍下日照金山那一刻,这份敬业令人钦佩,最终,他们得偿所愿。

 

神山与圣湖 

  接下来的几天,团队顺利抵达阿里地区,头天夜宿霍尔乡,第二天到了普兰吃的午饭。普兰感觉不错,地处尼泊尔、印度三国边境。没想到的是找旅馆的难度出乎所有人预料,后来得知普兰主街正在施工,千辛万苦在巷子里找到一家,设施堪称恶劣,但总好过于无。

  休息一会,一群人集体逛了当地的口岸集市,档次接近于普通农村集市。不到这里,你感受不到中国人的富足,这点在衣着上体现尤为明显,但各自的幸福指数却很难说。我的纪念品是一个十五块的铜碗和两个单价十元的木质烟盒,纯手工的,对这个市场的感觉是,商品同质化严重,也没啥特色可言。

  之后一行人又去了科迦寺,路上还远远拍到了一群野生动物,据说是黄羊,真心希望它们不会被追逐猎杀,因为它们也是地球的主人。因多数人不信宗教,进科迦寺的只有石头和彭老师,也没想到他们会在里面停留那么久。相信一定收获多多,具体如何请看图片。


  神山,即冈仁波齐雪峰印度教和藏传佛教徒都视其为“神山”。自古以来就是佛教徒心目中的“世界中心” 圣湖玛膀雍湖在神山以南纳木那尼雪峰北侧,是一个面积412 平方公里海拔4587米的高原淡水湖泊。天晴时湖水蔚蓝,雪峰倒映其中,景色奇美。


   藏文史料记载为汉族神话传说中的西王母居住的“瑶池”,印度佛教徒称其为“圣湖”。 每年夏季,印度、尼泊尔和西藏的香客纷纷到此朝圣沐浴以求功德。乃堆拉口岸开放后,印度香客可乘坐汽车途经西藏高速公路抵达山下,随后用较短时间爬上山峰,朝圣之路将缩短到810天左右,节省了一多半时间。这样一来,许多印度年老者和身体较差的香客也将有机会在有生之年前往圣地,实现朝圣的夙愿。

   冈仁波齐雪峰附近,发育了狮泉河马泉河象泉河孔雀河。它们分别是印度河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萨特莱杰河恒河的上源。

         以上资料来自百度,我想神山圣湖之所以神圣,除了“世界中心”与“瑶池”一说之外,它附近发育的这些河流,才是其神圣的现实主因。万物生灵,因水生发,我们的先民深知造物的伟大并进而将其神化——这叫感恩,更是珍惜,甚至饱含质朴的环保理念。仅凭这些,就比更懂杀戮,更为贪婪,极端自私的后代强许多。 

   那几天,团队的活动基本都在神山圣湖附近,冈仁波齐,确实有种神奇的力量。感性地说,首先,它颜值无敌百看不厌;再者,它的外形总能让人想到金字塔;而看得见的山体轮廓,总感觉有种超自然规整——仿佛它是一个超级建筑,而不是一座山,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叹为观止。湖就更不用说了,如此纯净之蓝,足以颠倒众生,至少我是沉醉不已。 

  但,即便如此神圣的地方,依然能看到不少垃圾,这些垃圾时刻提醒你,这里仅仅是貌似天堂。因为这些垃圾人的存在,人间天堂可能永远只是一个构思,我指的当然不只是环境。试想,如果没有战争、饥荒、污染与不公,还需要寻找天堂吗?如果没有语言隔阂、高下之分、门户之见、种族仇恨,还需要祈求来生吗?人人安居乐业、相亲相爱,那不已是置身天堂吗? 

  所以,再美的景色,也不及内心的纯净;所以,守住你内心的神圣,天堂自在心间……


土林中的谷歌王朝 

  进入阿里地区,最大的一个城镇就是狮泉河,很舒服的一个小城,城边有座山,像极了北方人爱吃的开花馒头。团队休整一天,办理边防证、逛逛狮泉河,第二天就去往扎达,一路高原风光,风轻云淡。

  为什么要去札达?因为这里有面积巨大的高原地质奇观——土林,更有神秘伟大的古格王朝遗址,而这个王朝在三百多年前神秘消失了。不管是土林还是古格遗址,都对我具有强烈的吸引力,石头的简述也把我胃口吊得足足,那期待相当迫切。 

  与亲临相比,此前的预想简直就是毛毛雨,扎达土林太壮观了!这片土林分布总面积达二千四百多平方公里(比俩香港还大),分布高度海拔三千七百米以上你能想象这里曾经是一个方圆500公里的大湖吗?

  置身其中,人渺小的就像一只蚂蚁;车辆穿行其中,就像一只老鼠在迷宫中做游戏;每个岩柱,都挺拔伟岸独一无二;城堡碉楼还是佛塔都任凭想象,又超乎想像——这世间罕有的地质奇观,此前竟然闻所未闻,足见当地对旅游资源多不重视。即便随手一拍,图片之美都震撼得令人窒息,如此广袤的土林,我只能用浩瀚来形容。

   奇上加奇的,自然是古格王朝遗址了,拥有千年历史的王朝遗址,就建立在土林中的某个小山之上。神秘的古格王朝300年前一夜之间在历史上消失,留下记录灿烂文化与艺术成就的遗址,以供后人寻幽探密……

  据说至今仍保留比较完整的古格遗址其实是当年的中央政府所在地,有着严格的等级区分,住得越高就地位越显赫。它是吐蕃王室后裔在吐蕃西部阿里地方建立的地方政权,其统治范围最盛时遍及阿里全境。它不仅是吐蕃世系的延续,而且使佛教在吐蕃瓦解后重新找到立足点,并由此逐渐达到全盛 

   9世纪中叶,吐蕃王朝崩散,部分王室后人逃往阿里,建立了三个小王国其中德祖衮在10世纪前后建立古格王朝。偏居此地700余年,传承20余代国王,于十七世纪灭亡,如今保存完好的遗址,则更像一首悲怆凄凉的挽歌……

  导致这个王朝灭亡的主因,源于一场兄弟之间引发的宗教战争,作为哥哥的古格王,试图借助西方传教士的力量削弱佛教的影响,以达到巩固势力的目的。此举触及了作为宗教领袖的弟弟的底线,导致僧侣叛乱,弟弟勾结拉达克军队攻打都城,惨烈的攻坚战就此打响。 

   但古格王宫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久攻不下,攻方便逼迫百姓建石楼以达破城目的,据说古格王为挽救百姓而投降,最后被囚于拉达克都城监狱。以上是来自百度描述做的总结,那么问题来了:他弟弟干嘛不继续统治?拉达克人为何不占领这里延续统治?我观测过古格著名的藏尸洞,貌似空间不大,那么王城的十万百姓哪儿去了?他们的去向再无记载也没发现。 

  三百多年后,当我置身这建筑规划至今堪称奇迹的王宫,内心的震撼难以言述,遥想着当年的此地该是何等荣耀辉煌。七百多年不算短,远超内地绝大多数朝代的寿命,除了最后的亡国之战,这个王国该曾是何等安宁祥和?内心丰盈的古格人该是何等安居乐业?尽管许多人住的是洞穴,总好过远古时代的茹毛饮血,我想到的问题是,是不是越先进就越幸福?是不是越高速就越快乐——幸福,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幸福应该首先源于安全感,缘于对带头大哥的信赖,而大哥又能不负众望,你吃肉大家也有汤喝,干得好的还能多领工资多娶几个老婆,有着质朴的鼓励机制,更有一份对来生的向往——如此,大家方能幸福的该干嘛干嘛,一代又一代,过个几百年多好,你不过分,纷争何来?你不压制,何来亡国? 

  总之,这里曾经真是个理想的国度,再精美的图片,也不及亲临的震撼与触动:那些精美的壁画,至今栩栩如生;多数屋宇架构,至今保存完好;每栋屋舍,都依势而建;拾阶而上,步移景异——三百米高的一座小山,竟有房屋445间,窑洞879孔,碉堡58座,暗道4条,各类佛塔28座,洞葬1武器库1座,石锅库1座,大小粮仓11座,供佛洞窟4座,壁葬1处,木棺土葬1…… 

  这都城的规划者,即便今天,也绝对是空间布局与系统规划方面的大师!放在当年,这绝对是选址最精妙,规划最独特,设计最完美,景观最壮阔的都城。如果讲可以媲美的,我能想到的只有传说中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了,但那毕竟只是花园,而这,是一个最有创意和设计感的都城,拥有上千年历史的遗址实体。所以说,古格人很牛逼,远在深山无人知……

 

总要有点磨难

  其实与后面的磨难相比,最令大家难过的,是晋宇的离队。其实在胆囊炎确诊之前,他的身体已经明显出现了问题,并非大家没留意,他确实是在硬撑着。他是个很有大局观的人,做事更多是想的别人。

  作为一个二炮退伍的老兵,他硬是能把车,在搓衣板似的路上开得润滑无比;他吃素,完全可以自顾自的吃,但总是看到他为这个添完饭为那个添;二成子穿骑行服行动不便,有次他跑过去哈下腰为他绑护膝、换鞋,看在眼里,我是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但人不是铁打的,确诊之后就是紧急输液。尽管不舍,大家还是集体建议他暂时离队回家调养,临别也没有太多煽情的话,但盼他早日归队该是所有人的愿望。他带给我们的感动太多了,深深想念这位相处不到半月的好兄弟,而此时,骑迹团队的现实磨难才刚刚开始……

  赶上军演,意味着接下来219只能夜行,夜路难走不奇怪,奇葩的是,意想不到的奇葩事故接踵而至:夜行第一天,车满为患,大堵没有,小堵不断,走走停停,疲惫不堪。后半夜两点,终于抵达目的地多玛,发现小镇上更是车满为患,所有人都担心,还有住的地方吗?谢天谢地,石头居然找到了!清一色普间,条件甭提多差,但大家都很满意,有住的已是烧高香了好吧。

  我居然睡得很香,一觉醒来,开门伸懒腰,忽然感觉不对,发现隔壁女生的房间居然被拆了!也不算全拆,框架还在,但房顶和门窗是的确没了——我草,见鬼了,不会是住进聊斋了吧?再看院子里,铲车、起重机、大卡车已经有模有样的停那了。打电话给石头赶紧回来出事儿了,如果不是他制止,又一个房盖也没了,这特么啥情况?几个藏族老乡一脸无辜的理所应当。旅店老板足够缺德,中午才回来,协商的结果是保留其它房间给我们到晚上离开。  后来我们还是提前离开了,一院子的叮叮当当尘土飞扬,谁能呆得住睡得好?可怜我们几位驾驶人员,都没得到好好的休息。好不容易熬到晚八点,继续上路,过关卡用了差不多一小时,车太多了,一过关卡大家使劲蹽,一路情况差不多,天亮前终于到了目的地,很军工的名字,三十里营房。

  这地方太小了,在地图上放大N倍愣没找到,还好石头提前联系好了当地一个客栈,不然即便有客栈估计也没人会给你开门,睡觉是多神圣一件事儿啊。美女老板不错,睡眼惺忪的接待了我们,一进房间,一切崭新得令人感动,去个卫生间才发现不对,没水!刚进房间一会,没电了!老板说店确实刚开,这里的电力主要依靠柴油发电。昨天住进的客栈刚关门,接茬儿这个居然是全新的,这旅行实在太有戏剧性了。 

  睡到中午,大家开始为晚上出发做准备,第一件事加油。不幸的是加油站没油了,明天可能有,更可能没有,没人能给你靠谱的定论。咋整?想辙呗!最后还是出发了,油的来源极其复杂,有客栈老板的存货,有附近老乡的散油,还有一位摩友的友情赞助(他准备多住一天,把油箱里的都给我们了,仗义!)。 

  再往前走,安检级别明显规格高了一级,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小伙伴们一个个规规矩矩的接受安检,虽然麻烦但不是坏事,原因你懂的。每个开车的人都提心吊胆,其实所有人都一样,油箱里可怜的存货够不够跑到加油站?跑不到,麻烦真就大了。 

  这过程中,所有驾驶员使出浑身解数省油,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跑到了库地,这帮哥们儿真牛逼!一进小小的库地,迎接我们的又是更残酷的现实,客栈都满了,更严峻的是加油站同样没油,吃饭更是想都别想。最后决定集体睡车里,石头摸黑找油的过程中吵醒了一客栈老板,幸运的得到四个床位,驾驶员们终于有地方住了。其他人半开车窗入睡,为何如此?海拔的问题,这地方含氧量不及内地的一半,不开窗还是很危险的。也因为开窗,猫咪牛奶不见了…… 

一觉醒来,又是继续找油,两辆车去下一个加油站,一个半路抛锚了。

剩下的人边找牛奶边找油,牛奶苦寻未果,它终究还是走丢了,只希望它能遇见一个好人家收留,如果途径库地或219线的朋友看到它的,请跟我们联系。不过万幸的是在一个工地买到了救命的油。有消息说三十里营房终于有油了,一会更确切的消息是油车被堵在半道了,总之,这是一个集各种不靠谱于一身的神奇之地,万不得已,不来为好。

  那天买到油的车微乎其微,我们是运气爆棚的车队,晚八点终于顺利出发,存油依然紧张,但总好过不动,到了终于正常的加油站,一次性把所有油箱喂个满满当当,哈哈!到了叶城,噩梦终于结束,酒店太舒适了,吃到了闻名已久的新疆烤肉,大碗喝酒,大块儿吃肉,美美睡上一大觉,仿佛置身天堂,正所谓——苦尽甘来。

 

大爱新疆 

  你必须相信,新疆很可能是中国治安最好的省份之一,尽管这份安全感,可能会让你不大习惯;你必须相信,新疆有最好吃的水果,糖分之高,水分之足,价格之低,包你满意到偷着乐;你必须相信,新疆的美食,简单却极致,烤肉太浓香,抓饭太独特,拌面太劲道,最棒的是羊肉,肥而不膻,香而不腻,做啥啥好吃;当然,更迷人的,是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上,拥有太多独特地貌造就的大美景观,你必须相信,语言描述再好,也远不及亲临的体验……

  离开叶城,下一站就是喀什了,喀什真好,更好的是还有朋友,当晚,石头的同学彭焱就热情接待了我们,正宗的老火锅下酒,美食有热度,友情有温度。第二天,彭焱和好友刘洋带团队去了中国真正的最西端,伊尔克什坦,哥们儿确实有路子,并非带我们到口岸拍个合影那么简单。居然把我们带到了他人绝对无法到达的界碑,相距不足百米的对面,就是吉尔吉斯斯坦了。

  回程路上,大家又去了一口岸商店,买到不少格鲁吉亚的宝贝,晚上的囊坑肉真是一绝,可惜两个队友无缘消受这美味。第二天,早上吃的重庆小面,中午又安排了独特的鲤鱼火锅,大饱口福。唯一的遗憾,就是错过了寻访喀什古城的机会,好在有人去了,据说很棒,有图为证。留点遗憾也好,下次定会再来,感谢彭焱家人朋友的盛情款待。

  离开叶城,就到了阿克苏,小住一晚,第二天就匆忙出发,行程很赶,团队要尽快赶往乌市。主要原因有一个,石头和二成子要去乌市飞重庆,应邀参加一年一度的摩博会。 

  这一天原定路程很长,行到一段,石头临时决定改道独库公路,他说那一路太美,不想大家错过。事实果真如他所言,这条路美爆了!各种地貌大美纷呈,植被、景观迥然各异,对新疆景色的种种想像,在此终于集体呈现了:深红色的神秘天山大峡谷,奇峻幽深;大小龙池一带的景物,胜似瑞士风光;巴音布鲁克,尽显不一样的草原之美,更有动人的东归故事。这条公路不长,但每一段都令人叹为观止,总有惊喜待你赞赏……

   因为独库公路,一天的行程变成两天,所有人都觉得超值,行到奎屯夜已很深。比较令我意外的,是新疆城市建设规划之好,即便一个县城,都说不出的气派——道路宽阔,灯火辉煌,没有北上深的人潮汹涌,却有着实实在在的安逸与大气。奎屯的名字,听上去像个城中村,但怎么看那夜色中样貌,都透着富贵与安详。明天乌市,路不长,也是我们秘境之旅的终点,我期待能买到一把称心的吉他,吃更多美味的烤肉。 

  乌市就像一个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八方来客,这样的直接结果,就造成了漫长的拥堵,谁叫你有魅力呢。为行车方便,团队住在了城边,石头和二成子马不停蹄飞往重庆,其他人自由活动两天半。银钢小侉子终于胜利完成使命,送到物流打道回府,小家伙真可以,从重庆到乌市,辗转几千里,除了速度慢点,其他均无状况。

  第二天,我和队友赶了个大巴扎,原计划在那一带逛逛琴行买把吉他,没想到大巴扎遇到一把合适的,绝不是多牛逼的那种。写歌我算资深,弹琴我是初级水平,再好的琴给我也是浪费,实用才是硬道理。 

  于是意外买了把不知名的薄款古典电箱琴,价格厚道,低于我的预算。冲动之余买了个新疆手鼓,对我确实可有可无,闲置后备箱至今,这是冲动的惩罚。第二天过瘾的撸了一次肉串,就着大乌苏整的有点二麻,这就可以了,我的目的如此简单,达到即深感幸福。 

  石头回来了,二成子回家小住几天然后包头重新会合。当晚当地的摩界大咖“自由人”过来与团队相见,气氛好不欢乐,方才得知,新疆这一路,“自由人”大哥帮了不少忙。无论是路线选择,景观介绍,还是吃住推荐,都给了石头许多建议,没有他,这一路不会玩儿得这么嗨,深深感谢!

  第二天,团队集体睡了个懒觉,起来收拾好行李,才见到真正的重量级人物,新疆豪爵的卢总。卢总就是个低调的大哥,行业资深的大佬,话虽不多句句到位。请大家吃的午饭也令人难忘,囊坑肉、架子肉堪称极品,宾主热情交流气氛融洽。 

  一顿美好的午餐,为我们的秘境之旅画上完美的句号,前方路还长,不知还有多少考验,但骑迹团队的精神就是不畏险阻,因为有梦,更敢于践行,还有什么可怕的? 

  所谓秘境,即是多数人听闻,却无缘亲临的神秘美好所在:比如高原深处神秘的古格王朝遗址;比如新疆腹地的独库公路;比如他人无法抵达的中国西极;比如东归英雄后裔土尔扈特人的巴音布鲁克草原等等。尽管一路略显走马观花,毕竟行期有限,尚有更多美好有待体验,此是其外。窃以为,真正的秘境还在我们心中,你该怎样活着?活成什么样子?这才是更为漫长的秘境之旅。


  风光也罢,恬然也好,不管怎样,骑迹团队衷心希望你能活出自己,这即是我们出发前的初衷——我们和你一样。人生就是一条漫长的路,一路上我们会做许多事,但归根结底,寻找的,不过就是真正的自己。这一路精彩还是平庸,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自己,广义上说来,我们都是流落世间的过客,总有一天都会离去,惟愿——不忘初心,活得精彩!

   原创歌曲《春风》与各位分享,感谢一路有你!我们下期再见。

 

春风

词曲:丑钢

就像母亲的手 温暖慈爱的抚摸
鱼儿于是醒了 江河复活 奔向远方
就像你的眼眸 温柔宁静的漩涡
候鸟飞回来了 大地醒了 披上绿色

牧歌响起 牛羊悠然的漫步原野
花儿开了 最美的是你的
天边彩虹的尽头 是我们的家
炊烟升起 流浪的人回家了


原创文字:丑钢(资深唱作人 音乐制作人 虾米头条专栏作者)

原创摄影:彭世良 石头 严明 王维斌 晋宇 陈琳等


我们有故事,你,有时间么?

如果有时间可以继续、持续的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的详情,同时可以来《我们的骑迹-在路上》微信群(加小编:MOJIECHINA,拉您入群),实时了解团队动向,畅聊你的故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