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周末读史】中共特工李克农 若非遇到钱壮飞可能成艺术家

期权俱乐部2019-06-24 04:02:22

编者按

  1955年,他被授予上将军衔,是惟一一位没有带过兵打过仗的将军。毛泽东称他为“共产党的大特务”。他认为,搞情报主要靠交朋友,不能靠金钱和美色去获取情报。
  他就是有着“中共特工王”美誉的李克农。
  本期堂主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徐焰,为您讲述我党隐蔽战线的杰出代表李克农。

  毛泽东主席曾经指出,要战胜敌人,必须打两种战争:一种是公开战争,一种是隐蔽战争。1955年,当毛泽东把军衔授予诸多身经百战的元帅、大将、上将的时候,一个从来没有指挥过火线交锋的神秘人物也被授予上将,他就是有着“中共特工王”美誉的李克农。
  毛泽东曾对李克农的女儿李冰说起其父的职业:“他是个大特务,不过是共产党的大特务。”

遇到钱壮飞,他可能会成为艺术家

  李克农,又名漫梓,曾用名和化名极多。1899年,他出生于安徽巢县一个小康家庭中,少年时代在芜湖长大,在小学时期便受到辛亥革命的影响,在安徽公学时又积极参加了五四运动并成为当地学生领袖。他早年的志向是当文学家、艺术家,经常给刊物写小说和剧本。1925年,李克农在芜湖创办民生中学,后任校长,翌年在北伐战争的洪流中加入了共产党。
  1929年冬,胡底向李克农引见了一个刚刚被敌特头子徐恩曾委任为秘书的人钱壮飞(周恩来曾把钱壮飞与李克农、胡底并称为我党情报工作的“前三杰”,又称“龙潭三杰”)。李克农认为可乘机打入敌特内部,便报告了中央。周恩来得知后当机立断,马上召见李克农,让他与钱壮飞、胡底组成一个秘密小组。
  从那时起,李克农在中央特科领导下开始情侦工作。他与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很快成了“朋友”,并被委任为上海方面的情报组织负责人,挂着国民党的牌子为共产党做事。此时,徐恩曾到上海公出或个人玩乐时,大都由李克农安排,他的许多机密特别是密码本就此被共产党掌握。
  1931年4月,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在中共中央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钱壮飞从南京向李克农告警。李克农协助周恩来迅速实行了转移,他本人也随之进入中央苏区。
  若不是遇到了钱壮飞,李克农很可能会成为一个艺术家。因为李克农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创作过不少剧本并组织过多场演出。长征时,他是红军中惟一背着照相机的人,拍下许多极为珍贵的镜头。可惜红军到陕北后这些胶卷没有条件冲洗,送到国统区冲洗后,照片在国民党抄查八路军驻贵阳办事处时遗失,成为李克农的终身遗憾。

  应对经验丰富,与国民党特务斗智斗勇

  1935年秋,红军长征到陕北后,李克农负责东北军工作,为促成“西安事变”发挥了重大作用。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李克农随周恩来到国统区工作,先后担任八路军驻南京、武汉和桂林的办事处领导,以中共代表的公开身份从事秘密工作,与昔日的“老朋友”徐恩曾、戴笠等特务斗智斗勇。有一次,李克农在重庆遇到了正担任中统特务头子的徐恩曾,便以多年未见的熟人身份询问他身体可好。当时徐恩曾指着自己的鬓角,以气恼的口气说:“看看!都是让你们闹的,我的头发都累白了!”
  当时在国共两党的知情人中,李克农威名远扬,使国民党的特务望而生畏。1938年4月,中共中央领导人之一的张国焘叛变跑到汉口,被李克农在车站截住,张国焘身边的两个国民党特务得知来人是李克农后竟吓得转身便逃。
  李克农长年在国民党区域活动,应对特务的经验十分丰富。他在八路军桂林办事处任处长时,总有国民党特务伪装成洋车夫守候在门口,见他一出门便进行跟踪。李克农有一天出门时,故意叫
  守在门口的特务来拉洋车。他又胖又重,上车后故意挑最难行的路走,把那个假车夫累得大汗淋漓。李克农就此甩掉盯梢,奔向预定地点,完成了秘密接头任务。

  离开延安后,不顾生死一再进入国统区

  国民党中统和军统两系特务头子都吃过李克农的大亏,对他恨之入骨,多次策划过绑架和暗害的阴谋。身为共产党情报组织的负责人,李克农本可留在延安,却不顾生死一再进入国统区,在公开身份掩护下为党建立秘密关系。
  1946年1月至9月,李克农作为中共驻北平军调部秘书长住进北平翠明庄招待所,很快发现“服务员”总盯着走廊和垃圾箱,对中共代表扔的每个纸片都很感兴趣,便设计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数字让大家写下故意遗失。后来得知,军统组织正在绞尽脑汁地对这些拣来的废纸进行研究。
  李克农以军调部的公开身份为掩护,在北平工作了八个月,发展了国民党战区少将处长、军法处少将副处长等许多人为我党情报人员,并利用军调人员可乘美军飞机四处奔走不受检查的便利条件,在东北、华北和华东等地建立了地下关系。
  李克农又通过在国民党高官胡宗南、白崇禧等人身边的地下工作者,掌握了大量的敌军内情。国民党军进攻陕北时,蒋介石、胡宗南的作战命令下发到军长、师长之前,毛泽东、周恩来便已先看到,中共中央下决心留下来转战陕北也与情报保障有重要关系。

  身体日渐衰弱,却仍然坚持努力工作

  李克农离家在外多年,对感情却始终如一。抗战后他从家乡把同龄的妻子接到延安,一直相敬如宾。妻子赵瑛去世后,李克农一直保持她住房的陈设不变,每晚就寝前都要到夫人的床上坐一会儿,再鞠一躬才肯离开。在孩子们面前他也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却从来不许子女沾自己的光。
  李克农的特殊工作,使他多年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几天几夜不睡是常事。上世纪40年代后期他重病缠身,仍一把把地吞着药片坚持工作。
  1951年朝鲜停战谈判开始后,毛泽东点名要李克农任朝中谈判代表团的幕后指挥,会场上如何发言、起立或坐下,往往都要由他在后面的屋里递条子指导。当时李克农的哮喘和心脏病都发作过,并出现昏迷状况,却仍坚持到停战之后才离开。
  李克农作为我党早期隐蔽战线斗争的光辉代表,不仅在于他是建党初期的特定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优秀干部,还在于他能根据中国特色制定了情报保卫工作的正确原则。
  1950年,李克农专门用了半年时间组织总结党的情报工作经验。当时苏联情报专家来华介绍经验时,曾说用金钱、美色才能获得有价值的情报,李克农对此气愤地反驳道:“我们过去没有这样干,今后也不会这样干!我们主要靠交朋友、做政治思想工作,有时也用一些金钱,但只是辅助手段。”
  1962年李克农病逝,党内军内齐悲。董必武曾赋悼诗:“三十年前事已赊,知君才调擅中华。能谋颇似房仆射,用间差同李左车。”其意思是说李克农的功绩远胜于唐太宗时期的房玄龄,秦汉时期的谋士李左车。
  堂主小传
  徐焰,1951年生,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军衔,军事史专家,博士生导师。
  兼任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历史分会副秘书长,曾任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兼职教授,曾赴美国斯坦福大学、日本防卫大学等讲学。
  著作有《中国抗日战争史录》《金门之战》《第一次较量》等。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