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与照耀同行2019-11-07 13:21:56

到了吐鲁番先参观一座由维吾尔老村改建的维吾尔博物馆,门口探着头的小古丽在欢迎我们。

一个庭院里挂满了艾德莱丝绸,维吾尔妇女漂亮的衣裙就是用这种丝绸做的。

村落里还有一些维族人家,他们仍保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

吐鲁番最著名的就是葡萄,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土壤使得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是葡萄架,在八月里挂满了一串串沉甸甸的葡萄,这种一伸手就能够到葡萄的感觉太好了。

不过,更壮观的葡萄们还在后面。

玩了半天,肚子饿了。去看维吾尔盛宴的演出,边看维族演员表演十二木卡姆,边吃一顿维族饭。

饭很一般,权作充饥,演出却很精彩,维族古丽们个个都很漂亮,忙不停地拍啊。

饭很一般,权作充饥,演出却很精彩,维族古丽们个个都很漂亮,忙不停地拍啊,单人的,集体的,全景的,特写的,然后让她也来拍,免得说我光照小姑娘,她也拍照了啊。

二千多年前,西汉张骞出使西域,在吐鲁番发现了葡萄种植,并将其引入内地,我们吐鲁番之行的最后一站就是葡萄乡的葡萄沟。这是火焰山下的一处峡谷,沟内有布依鲁克河流过,主要水源为高山融雪,因盛产葡萄而得名。

8月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一进村子到处都是绿荫荫的葡萄架,感觉非常凉爽,与火焰山下真是两个世界。吐鲁番的葡萄天下闻名,主要是由于这里白天温度高,可以加强农作物的光合作用,有利养分的积累,夜间温度低,农作物的吸作用减弱,减少了养分的消耗。因此吐鲁番的葡萄含糖量特别高,葡萄特别甜。

接连的葡萄架就象一个大凉棚,把整个葡萄沟都罩了进去。藤荫下非常凉爽,找个凳子坐下觉得非常舒适。当地维族老乡早就习惯了这种恬静的生活,凑在一起弹弹琴唱唱歌。吐鲁番的东疆维族生活上与内地更接近,只是他们都戴着维族小花帽,而那两个玩耍着的维族双胞胎小女孩,跟我家梦梦一样幸福开心无忧无虑。


葡萄沟内外全是绿油油的葡萄园,里面还有很多镂空的小房子,这些就是用来晾制葡萄干的晾房。晾房被做成通透,便于吸热和空气流动,晾房里有很多架子,一串串的葡萄就挂在上面,经过四个月的时间,葡萄里的水分被吐鲁番干热的空气全部挤掉,就变成了松软甜蜜的葡萄干。

葡萄沟作为一个旅游景点,葡萄架上的葡萄都是用来观赏的,从来没有人摘,时间一长,葡萄在藤架上自己就晒成葡萄干了。

葡萄沟的维族非常开放,家里都接受旅游访问,满足五湖四海游客们的好奇心,顺便做些生意。我们去的这家主人叫加帕尔江,去之前导游教我们问候的维语,“你好”是“亚克西姆塞兹”。一路上念叨着,进了门就忘了。不过招待我们的加帕尔江同志的普通话比我那在北京生活了五十年的南方老爹还清楚。

维族人的家好大啊,是一个三进的大院子,头一进是天棚通贯的小院,而且红砖漫地,

第二进是青藤遮日的花园,头顶全是沉甸甸的葡萄,还有一进是他们做饭和放杂物的地方。这院子放在内地几十年前准叫地主大院,现在要叫土豪庄园了。

加帕尔江一家就住在这个豪宅里啊。老江能说会道,长的也满帅的,看上去不到五十,可他已经是两个五岁孩子的爷爷啦。

老江的庭院真不错,一抬头就是又香又甜的新鲜奶葡萄。

我们坐在院里的大炕床上,按维族习惯男的坐里面,女的坐外面,老江送来自家产的葡萄,我们边看老江女儿跳的民族舞,边吃新鲜大个的奶葡萄。老江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他也很纳闷为什么非有人不愿过好日子。的确,在这个恬静的院落里老江和他的夫人、儿子、女儿、孙子孙女过着温馨的生活,只需要勤劳就能拥有一切。

老江还介绍了他家自产的葡萄干,他特别鄙视内地超市里卖的,说那些在他这两块钱一公斤,真正的好葡萄干要用最好的葡萄在最长的时间里晾成,当然价钱也要是最高的。不过他报的价格大大低于我的预期,况且还作为旅游产品和支援边疆建设,所以大家把老江的高端存货一扫而光。老江介绍时显出一些生意人的圆滑,不过卖货时按维族人的规矩,明确说现在的货都是去年的,因为今年的葡萄刚成熟,要四个月后才能晾成今年的葡萄干。而且老江称货时只报份量不收钱,等大家都买完后拿一个小筐让大家自已算好后自己放钱,给了多少钱他不看。当然,没有人会算错的。

从加帕尔江家出来已经是北京时间晚上8点多了,新疆这里天还是亮的,但也开始感到夕阳的余晖,祼露的土地和土坯的房屋开始变成了金黄的颜色,忙碌了一天的当地人纷纷归家,我们的吐鲁番之旅也即将结束了。

由于行程紧凑,也留下了一些遗憾,比如没有去祖国的最低处负海拔一百多米的艾丁湖,没有去吐鲁番博物馆看天山巨犀,没有去高昌古城。不过已经玩的很开心了,没去的景点留给下次吧,新疆这么好还要再来的。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